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18 身陷絕境

“時間還是太短,不足以將過往來動演練純熟。”方源嘆息一聲。
  若單獨只催動過往來動這招,成功的可能十之**。
  但落實在實戰中,就不一樣了。
  譬如方源,要時刻催動血染征袍、見面曾相識、三息后現等等這些仙道殺招,這些殺招涵蓋了大量的蠱蟲,牽扯了龐大的心力。
  在這種基礎上,催動“過往來動”這種還演練不純熟的仙道殺招,能夠在第三次才運用失敗,已經說明方源的運氣足夠的好了。
  仙道殺招的效果雖然上佳,但是心神消耗太多。更何況生死激戰之中,還要時刻觀察對手,考慮戰術,及時做出反應等等。
  所以,仙道殺招在戰斗中,也不是催動越多越好的。
  萬一因為心神被牽扯太多,對敵人的突襲應對不正確,或者反應不及時,導致落敗身亡。那就成了一個笑話了。
  事實上,這種笑話在蠱仙歷史上一直在層出不窮。
  一些極其強大的殺招,因為催動失敗,直接導致蠱仙當場身亡的例子,也有不少。
  “要解決這個難題,就能將我的戰斗力再提升一籌!”
  “除了多加練習,以及改良仙道殺招,讓它們更加精簡之外,那就是從智道方面解決。”
  說到底,仙道殺招是無數蠱蟲的搭配。
  調動每一個蠱蟲,至少要耗費蠱仙的一個念頭。成功催動一個仙道殺招,蠱仙消耗的念頭往往成千上萬!
  智道正是專門解決這個難題的流派。
  智道蠱仙往往能較其他流派的蠱仙,運用出數量更多,或者更復雜的仙道殺招來。
  “我得到的智道傳承,最主要的還是東方長凡的智星真傳。它長于推算,并不擅長指揮蠱蟲,催成殺招。不過我現在乃是智道宗師,完全可以憑此基礎,往這個方向上發展,以期做出突破。”
  方源打跑了上古鷹犬之后,在回轉的過程中,自我反省,敲定了智道方面的下一步發展方向。
  落到地上,方源一拍小腹,開啟仙竅門扉。
  門戶大開,露出至尊仙竅中的部分光景。
  毛六直勾勾地看著,但光從門外看,哪里能看出什么東西來?
  他只看到了一片冰天雪地,荒蕪一片的景象。
  那是至尊福地中的小北原。
  毛六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看來他是著重提升戰力,仙竅經營方面就落下了。也難怪,畢竟這至尊仙竅可是兩個月就渡劫一次呢。”
  毛六根本不知道方源已經全面掠奪了黑凡洞天。他以為方源還是個窮小子,殊不知在至尊福地的其他地方,一片山清水秀,林木森森,資源豐富得嚇人。
  “盡管如此,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七轉戰力。”毛六望著雞年獸,眼角抽搐了一下,“方源雖然只是六轉,但已經有七轉占領。再添加一個七轉戰力……此事我定要匯報給影無邪大人,讓他知曉!”
  雞年獸喔喔地叫著,十分愉快。
  方源喂給了它大量的年蠱,讓它十分滿意。
  最后,它雙翼一扇,跳入光陰長河,身形徐徐消失不見。
  將鷹犬一個個塞入仙竅里(落星犬也包括在內),又順利打發了雞年獸后,方源轉過身來,面對在場的毛民蠱仙。
  “這一次任務,應當是算我做成的吧?”方源淡淡笑著,以征詢的口吻詢問這些毛民。
  毛民蠱仙們點點頭,臉上都或多或少有些不情愿,無奈還有尷尬。
  事實如此。
  沒有方源出手,他們甚至連性命都有危險。
  毛十二張口,想說話,但嘴唇翕動了幾下,始終沒有說出什么話來。
  他想到自己之前的表現,簡直是淺薄至極,不知天高地厚,心中不免生出慚愧之情。
  毛六察言觀色,這時陰笑一聲,開口道:“方源長老你真是厲害,居然一個人直接打跑了一群鷹犬!如果我們不是親眼所見,根本不會相信的。要是你能早些出手,什么落星犬根本不在話下吧。”
  毛民蠱仙們聽到此話,臉色微微變化,心情更加復雜。
  “我亦有苦衷,也不想和你解釋。其中的原委,太上大長老知曉一二。”方源淡淡地笑了笑,環視眾人一眼之后,看向毛十二,“好了。事情已經了解,我們回去吧。”
  通過傳送蠱陣,眾仙十分方便地,就回到了瑯琊福地。
  聽到眾人的匯報之后,瑯琊地靈的態度也緩和許多。
  他倒對方源的戰力,沒有多大驚訝。
  因為他知道,方源曾經擁有春秋蟬,是重生之人。六轉修為擁有七轉戰力,這雖然少見得很,但擱到方源身上,并不難理解。
  有了這種緩和的態度,還有落星犬任務完成后獎勵的上千貢獻,方源順利地借得蠱蟲,能夠再用仙劫鍛竅。
  接下來的日子里,方源便安心修行。
  主要是利用蕩魂山、落魄谷修魂,另一方面,私下里演練過往來動等全新的殺招,閑暇功夫,就稍微照看一下剛剛得來的落星犬幼體,還有那群鷹犬。
  對于這些荒獸,還有一頭上古鷹犬而言,只是環境換了一下,稍稍適應之后,就安心在這里生存了。
  在哪里生活,不是個活?
  這就是沒有智慧,顯得有些沒心沒肺。
  至于那些從黑凡洞天中搬遷過來的無數資源,方源將其大部分,置入小南疆當中。
  因為小南疆的環境,比較貼近黑凡洞天。
  盡管如此,因為道痕比不上黑凡洞天,所以還是有無數資源減產,更有一些瀕臨滅亡。
  所以,方源還有一個煩心事,就是趕緊將那些養不活的資源,都往外賣。
  除了和瑯琊地靈交易之外,重點就是在寶黃天。
  方源在很短的時間里,囤積了海量的仙元石。用了一部分之后,之前稍顯不足的仙元儲備,就都不再是隱患,反而成了方源的一項長處。
  “這么多的青提仙元!就算催動劍浪三疊這種仙道殺招,持續上百次,也不擔心了。”
  方源還從未擁有過這么的青提仙元。
  這讓他對第四次地災,更具信心。
  時間匆匆,終于又到了方源再次渡劫的時候。
  他離開瑯琊福地,來到北部冰原。
  選擇一個地點之后,他就坐落仙竅,打開門戶,汲取天地之氣。
  這一次汲取天地之前,持續的時間是之前的數十倍!
  原因就在于方源仙竅中的資源猛增了數百上千倍,消耗了仙竅本身大量的天地之氣。
  之后,方源再布置下仙劫鍛竅。
  一切駕輕就熟。
  準備妥當之后,方源關上福地門戶,開始迎接第四次地災。
  仍舊是在小北原。
  方源迎來了漫天的飛霜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玄白飛鹽劫?”
  方源楞了一下,辨認出來。
  他有些意外。
  這個劫并不強大,反而是比較容易渡過的那種。
  天空中,結成一長片的淡黃云朵。
  大量的鹽霜,從高空中悠悠下落。整個過程寂靜無聲,鹽如白雪,一絲風都沒有。
  大量的飛鹽落到地上,將地面上的冰雪融成液體。
  冰雪中還生長了一些耐寒的野草野花,被飛鹽腌過后,很快生命垂危,不久就徹底死亡。
  “這是想破壞我的小北原的生態?”方源有些納悶。暫時,他沒有行動,只是作壁上觀。
  雖然有些損失,但他大部分的資源,目前都集中在小南疆中。
  小北原一直是方源用來渡劫之地,這些損失方源以前就完全能夠承受。更別談現在,他收獲了黑凡洞天的積累,億萬身家,財大氣粗了。
  等了一會兒,一只只雪人在漫天的鹽霜之中出現。
  這是狂蠻意志的影響。
  只要方源斬殺了這些雪人,他就能得到狂蠻真意的灌輸,令自己的變化道、力道的境界突飛猛進。
  這個時候,可不像第三次時有楚度分羹,方源完全是資源獨享。
  方源連忙動手。
  這些雪人剛剛出現,就被飛鹽融化。天意的意圖,似乎在此刻彰顯出來,那便是——盡最大可能削弱方源在地災中的收益。
  方源與天意搶出手。
  萬我再次催動起來,剿除這些雪人。當然還有其他一些手段。
  此時,只能是由方源動手。
  其他存在,不管蠱仙還是荒獸,誰殺了雪人,誰就得狂蠻真意。
  一股股狂蠻真意,灌輸到方源心間,迅速提升著他的流派境界。
  至于玄白飛鹽本身,乃是劫數,不是方源能直接鏟除扼殺的。
  第四次地災,持續的時間很長。就算將前三次的時間加起來,都不及第四次的一成。
  三天之后,玄白飛鹽的規模才開始有些下降。
  “這是要打消耗戰么。”方源皺起眉頭,心中有些疑慮。
  又過數天,玄白飛鹽劫終于停止。
  方源望著漫地的霜鹽,心中的疑慮越加濃重。
  按照他之前的推算,第四次地災應當更強,應對要更加困難。但事實卻是,玄白飛鹽劫總是不溫不火,徐徐落下,方源一直都沒有感受到什么壓力。
  就連雪人,他都鏟除了絕大多數,沒有浪費多少狂蠻真意,收獲頗豐。
  方源都有種錯覺,似乎天意準備放過他了。
  “之前,我在太丘中運用一些宙道殺招,也是為了測驗天意的推算能力,看看它如何對付我。結果卻是玄白飛鹽劫。”
  “不管如何,第四次地災終究是渡過去了。”
  “這些鹽地也可以保留下來,用我意沖刷之后,完全可以當做一個特殊的環境經營下去。”
  這一次地災,出乎意料的輕松。方源甚至連一絲傷,都沒有受著。
  方源收起仙竅,就要趕回瑯琊福地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!
  天地驟變,方源陷入一個戰場殺招之中。
  近十位蠱仙浮現出身影,更有一頭龍形猛獸,氣息磅礴浩蕩,對方源虎視眈眈。
  太古荒獸!
  方源的心頓時沉入谷底,他腦海中閃電般明悟過來:“人劫!原來天意是故意拖延我的時間,布置出了這個必殺的局!”
  剎那間,方源深陷絕境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