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19 殘存的一線生機

周圍天地,已成一片霜白之色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無數的灰色云朵,如馬車大小,漂浮在方源的身邊。
  雖然方源沒有感到一絲的風,但這些云朵卻在飛速漂行,圍繞著方源,仿佛是群群惡鯊,又宛如饑餓狼群。
  “這絕對是仙道戰場殺招!還是我不清楚根腳來歷的那種。似乎是云道居多……”
  方源全神戒備,震驚之后,他腦海中好像電光激閃,在迅速分析局勢。
  “仙道戰場殺招也就罷了,關鍵是竟然有九位蠱仙,還有一頭龍形太古荒獸!”方源掃視那九位身影。
  這些神秘的蠱仙,各個身上都包裹著一層灰云,遮擋了真面目,只露出眼睛。
  至于蠱仙氣息,也無法遮掩,流露出來。
  還有那頭龍形猛獸,也覆蓋著薄薄的灰云,盤踞在方源的前方。澎湃磅礴的氣息駭人至極!在方源的感知中,就好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,而方源他自己卻仿佛是山腳下的一只小螞蟻。
  方源心神震動。
  這個陣容太強大了!他根本不是對手。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。
  “奇怪!怎么會有這么多的人手來埋伏我?”方源震驚之余,也有巨大的疑惑。
  北部冰原人跡罕至,幾乎什么資源都沒有。
  這是狂蠻魔尊一手塑造的荒地,唯一的財富就是狂蠻真意,被楚度看中。
  所以,蠱仙很少來這里。
  另外,每一次渡劫之前,方源也都會通過寶黃天、瑯琊派,甚至是楚度那邊,收集一些情報。
  北原正道的那些超級勢力,都沒有什么大動作。
  因為黑家覆滅戰,大伙兒都在消化戰果,努力適應全新的勢力格局。
  這些正道勢力,幾乎都在北原有地盤,蠱仙們分別駐守。其實黃金部族,很難一下子抽調出三四位蠱仙出來,除非是發生什么大事件。
  而魔道、散仙之流,雖然自由自在,但通常都是獨來獨往,怎么會忽然集結在一起?
  “還有,我幾乎都縮在瑯琊福地中,避免智道蠱仙推算。本身亦有暗渡等等手段護持。行蹤不太可能被算得這么清楚!這群蠱仙究竟是哪里來的?難道是中洲?”
  之前為了探查八十八角真陽樓兇案的真相,中洲十大古派聯合起來,集成了一隊蠱仙,專門前往北原探索。
  如今天庭千方百計要對付影宗還有方源,再派遣一隊出來,并不出奇。
  但是!
  中洲蠱仙,尤其是十大古派,或者天庭蠱仙,都是正大光明,堂而皇之的風格。怎么可能像現在這樣,藏頭露尾?
  這些蠱仙都隱藏面貌,就連太古荒獸也是如此,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形。
  “或許,這只是戰場殺招營造出來的諸多幻象?”方源的腦海中,迅速閃出一個猜測。
  從他收起仙竅,準備返程,到被打埋伏,落入陷阱,再到現在分析對策,時間其實很短,只是幾個瞬間。
  至尊仙胎的腦袋瓜本來就聰敏,又有智道手段輔助,方源已經完全反應過來!
  若真是如此恐怖的敵陣,方源完全沒有希望。
  不過!
  他覺得這是幻象的可能性很大,因為這群蠱仙來歷根本無從解釋。
  方源眼中精芒驟盛,下一刻毅然催動劍遁仙蠱,向蠱仙們沖殺過去。
  那九位蠱仙沒有反應,似乎在發愣。
  方源飛到近前,卻立即停步,三息后現、血染征袍已經催動起來,然后他伸手一指,劍光****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劍痕索命。
  一位六轉氣息的蠱仙身影動了。
  但旋即被身旁的一位七轉女性蠱仙按住肩膀:“此招你接不下,我來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她伸手一點,半空中頓時出現一方冰鏡。
  劍痕索命凝聚的劍光,射中冰鏡,卻沒有洞穿,而是折射出去,方向大變。
  “居然能改變我仙道殺招的方向!”方源心中一凜,連忙指揮劍痕索命重回正軌。
  他的劍痕索命,在發出之后,也能憑借心意,操縱方向。
  只是這殺招速度很快,不太容易讓蠱仙操縱。
  劍痕索命好不容易改回來,沒料到前方又忽然出現第二面冰鏡。
  方源只能無奈地看到,劍痕索命被再次彈飛。
  然后,第三面、第四面等等冰鏡相繼出現,圍繞著劍痕索命,竟讓它在空中轉起了圈子。
  “糟糕!這蠱仙手段十分克制我的劍痕索命。”方源心中一沉,正要應變。
  第二位七轉蠱仙,忽然邁前一步,低吼一聲,一道冰槍瞬間凝聚在手。
  然后他單臂拉開,像是在拉一張勁弓,拉伸到極限之后,猛地向方源投射。
  冰槍飛行在半空中,刺破空氣,發出令人心悸的尖嘯之音。寒氣四溢,沿途水汽都被凝結,化為短暫的點點冰霜,漂浮在空中。
  美麗的景象,卻透出凜冽的殺機。
  “這絕對是以七轉蠱仙為核心,形成的仙道殺招!”方源連忙避退,想要閃躲。
  但這冰槍也和劍痕索命一般,可以操縱方向。
  方源閃躲不了,暗暗咬牙,心知單憑血染征袍絕對擋不住這招,便發動力道大手印。
  大手印倏忽出現,豎起一道掌墻,擋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冰槍射來,頓時洞穿大手印,余勢未消,打在方源身上。
  方源被打得往后倒飛,渾身結上一層厚厚的冰霜,就連吐出的血,也是凝凍成了血塊。而血本仙蠱也受到創傷。
  若是繼續催用,血本仙蠱恐怕要不堪重負而毀滅。
  但此時此景,哪里容得方源顧及這些?
  只有狂催血本仙蠱,勉強維持住血染征袍。
  “其中兩位七轉蠱仙,并非虛假。那么其他人呢?”方源咽下一口鮮血,雙掌一拍,施展出殺招萬我。
  剎那間,大量力道虛影噴涌而出,眨眼功夫就密密麻麻,充斥眾仙視野。
  這些神秘蠱仙明顯楞了一下。
  然后第三位七轉蠱仙笑了笑,高聲道:“讓我來。”
  他雙臂齊揚,鼓起腮幫,猛地吹吐。
  呼呼的旋風,從他嘴中旋轉而出。
  眨眼間,就膨脹擴大成一道巨大龍卷風。
  龍卷風高達十丈,兩端大,中間小,墨綠之色。瘋狂自轉中,風如刀割,將沿途的力道虛影全都席卷進去,然后輕輕松松地絞成碎片。
  很快,萬我大軍的規模,就銳減了一半還多。
  方源連忙再催一次,補充數量。
  “老兄,讓俺來助你一臂之力。”第四位七轉蠱仙甕聲甕氣。
  他伸出食指,照準龍卷風遙遙一指。
  瞬間,某個玄妙的仙道殺招發動,龍卷風一變二,二變四。眨眼間,四道巨大龍卷風肆虐戰場!戰力直接膨脹四倍!
  “這!!”方源心頭再次狠狠一震,感到不妙。
  交戰開始,他已經身負輕傷,血本仙蠱受創,持續催動有毀滅的危險。
  而對方陣容中,那只太古荒獸未動,鎮壓戰場,九位蠱仙中有四位七轉,各自使出一道仙級殺招,不是神威赫赫,就是精妙絕倫。
  “難道說……這些并非幻象?”仿若墜入深淵,方源的心直往下沉。
  呼呼呼!
  狂風呼嘯,短短功夫,萬我大軍就損失殆盡,哪怕方源不斷補充。
  力道虛影的質量還是太低了,在七轉殺招面前,數量也不起作用。
  一直無往不利的萬我,首次落到尷尬境地,不能再為方源改變戰局。
  “不,萬我的優勢還是有的,至少消耗仙元方面,我這邊還占據優勢。但對方人多勢眾,我獨自一人,這點優勢有若于無。該怎么辦!?”
  雙方實力對比下來,差距太大,任何戰術都蒼白無力。
  其實,這些神秘蠱仙并不會配合。每次動手,都是輪流出手。若沒有這道仙級戰場殺招圍困,方源說不定就可以逃之夭夭。
  可惜對方已經布置得當,方源又缺乏宇道手段,如何掙脫這里,就已是難題。更何況還要面對四位七轉,五位六轉的蠱仙聯手,另外的那頭太古荒獸,更是難以跨越的天塹!
  情勢險惡至極。
  比之前世五百年,遭受正道蠱仙圍攻的情景,還要更危險無數。
  畢竟,那個時候,可沒有太古荒獸鎮場子!
  方源試探這些蠱仙,但是對于太古荒獸,他連試探的心思都沒有。
  方源靠著不斷催動萬我殺招,茍延殘喘。
  接二連三的,有蠱仙出手,力道虛影幾乎剛剛形成就被剿滅。一直以來氣勢洶洶的萬我大軍,根本形成不了什么規模。
  “難道我今天,就要在這里折戟沉沙不成?”強烈的死亡的危機籠罩方源心頭。
  求援不行,在這個戰場殺招中,方源連寶黃天都溝通不了。
  但是他仍舊沒有放棄。
  腦海中仿佛一道閃電劈過,他忽然想到:“不,我還有一線生機!”
  這線生機,并不在于春秋蟬。
  春秋蟬中有天意,天意要千方百計地鏟除方源。動用春秋蟬,就是直接找死。
  這線生機所在,在于上極天鷹。
  若是方源未得到黑凡真傳之前,此時此刻,他是十死無生。但現在卻不一樣,還殘存一線希望。
  上極天鷹也是太古荒獸,只是現在是幼體,所以只有荒獸級戰力。
  但黑凡真傳中,自有宙道仙級殺招,可以加速上極天鷹的時間,短時間內將它催熟!
  如此一來,方源就有了八轉戰力。
  偏巧上極天鷹還是宇道太古荒獸,能夠進出洞天,太古九天,穿透這層戰場殺招,也有很大的成功可能!
  “堅持!堅持到上極天鷹成就八轉!!”方源想到這里,立即改變戰術。
  ps:今晚兩更,8點15分,第2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