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122 我歡喜啊

北部冰原,地下深處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洞窟大廳中,石凳、石桌圍成一個圈,粗藤攀附周壁,青草生長在石縫間。
  三堆火焰,在大廳中央熊熊燃燒。
  據說,這是上古時代就流傳下來的風俗。異人族群中來了貴客,就要設宴款待,并燃起三堆大火。
  雪人、石人、毛民以及方源,諸多蠱仙,在這里齊聚一堂。
  火光映照在每個人的臉上,都見笑容。
  各種瓜果擺賣了個人面前的石桌上,很快,又有石人侍從為每人端上了一大碗的酒。
  “來來來,這是我石人一族的唇魚酒,都喝喝看!”石宗招呼著,從座位上站起身來,端起酒碗。
  石宗乃是這支石人族群中的太上大族老,并未參與剿滅方源的戰斗。
  他全身都五光十色,身上鑲嵌雕綴了無數金銀珠寶,很是華麗。
  這是石人一族的風俗。
  石人全身都是石頭,在漫長的生命中,會生長出各種金銀銅鐵。石人以此為美為榮,地位越高的石人,身上的金銀銅鐵都會越多越奢華。
  不只是石宗,在場的其他幾位石人蠱仙,亦都如此。
  石宗既然號召,眾仙都隨之響應,紛紛高舉酒碗。
  石宗等仙大口喝下,毛民們也是一樣,唯有方源小口抿著。
  石宗喝完之后,將酒碗朝下,一滴酒都沒有剩下。
  叫好聲頓起。
  其余蠱仙亦跟著效仿,將碗口翻下,皆是一口干掉,不剩分毫。
  眾仙大笑,原本平淡的氣氛變得有些歡燥起來。
  惟獨方源一人,將酒碗放下,唇魚酒只喝了一點點。
  雪人、石人一方蠱仙,都看在眼里,視若無睹。
  反倒是毛民蠱仙中,毛六開口指責方源道:“方源長老,你這是做什么?難道你不知道,你這行為太不禮貌了嗎?主人都喝掉了碗中的酒水,你身為客人,亦要隨之,碗底不能有任何殘留,這才是對主人的尊重。啊,我忘了你是人族,不是我異人種族,不知曉這個從遠古時代就傳承下來的風俗啊。”
  毛六乃是影宗安插在瑯琊派的內奸,見縫插針,也要給方源找點麻煩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目光掃視一周,慢條斯理地道:“這個風俗我豈不知?只是這唇魚酒,乃是地下石魚流下的口水,我并不喜歡飲用。”
  “你這家伙……”毛六臉色陰沉,心中卻歡喜。方源此言,無異于得罪對方,這正合他意。
  方源去信瑯琊派通知地靈,自然是沒有說清事情,只說了大概。毛六等人并不知道,方源和雪人、石人激戰死斗過,最后搬出太古上極天鷹,才令對方妥協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加入瑯琊派之后,瑯琊地靈就發布過一個任務,便是尋找在這里生活的異人盟友。
  方源既然找到了他們,自然就完成了這個任務,必定會得到瑯琊派的嘉獎。
  作為影宗的一員,毛六不愿看到方源得利,發展下去。此刻開口,就是千方百計地打壓方源。
  “哈哈,方源長老既然不喜此酒,那就換一種。來人,將我自釀珍藏的冰狼酒拿出來。”一位雪人蠱仙立即笑道。
  雪人有雪白的皮膚,冰藍的瞳眸,水藍的頭發。
  這位雪人蠱仙身軀矯健,袒露上身,胸膛上有深藍紋身。水藍頭發都扎起來,露出線條剛硬,精悍干練的臉龐。
  此人姓名冰卓,正是讓方源陷入苦戰的雙槍蠱仙。
  很快,就有雪人侍從將酒端上來。
  這是冰做的酒碗,里面的酒水也近乎成冰,冒著寒氣。
  “老實講,我本人也不太喜歡喝唇魚酒,所以自己釀的這個酒,貴客不妨嘗一嘗。”冰卓熱情地道。
  方源用眼光余角一掃,故意輕慢地道:“且讓我先喝一口,看看喝不喝得慣。”
  “請喝,請喝。”冰卓笑著。
  方源喝了一口,起先這酒剛入口時,冰寒雪冷,但是入喉之后,卻變得火一般熱烈。冰火兩重天的感受,讓方源頓時眼****芒,脫口而出,叫了一聲:“好酒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冰卓仰頭大笑,“既是好酒,那就多喝一些。”
  話剛說完,群仙就見方源端起酒碗,仰頭一口喝掉。
  群仙微微一愣,頓時轟的一聲,爆發出熱烈的叫好聲。
  方源不著痕跡地瞥了毛六一樣,心中一笑。
  毛六的心思,他早就心知肚明。
  毛六是不會讓方源遭到什么不測的。因為影宗救下幽魂本體之后,下一個目標必然就是他方源。正因為此點,毛六就不會害了方源性命。
  所以,毛六最多是打壓方源,拖延他發展速度。好讓影宗在今后更方便下手。
  這一點,毛六之前就已經做得很好,讓方源和瑯琊派的關系變得十分冷淡。
  不過,他怎么也不會料到,方源手中有太古上級天鷹,并且還利用它成功地震懾了雪人、石人群仙。
  太古戰力在手,由不得這些異人蠱仙不敬重!
  這就是實力!
  在他們的心中,不管毛六怎么挑撥和詆毀,方源的分量都要比其余毛民蠱仙的總和加起來,還要重要得多。
  事實上,異人種族對力量的崇拜情節,普遍都很濃重。這是太古、遠古、上古時代,一直流傳至今的異人特征之一。
  因為不管在茹毛飲血的獵食時期,還是各族大戰時期,亦或者被人族屠殺的年代,強大的力量能帶給異人們更多的生存空間和機會。
  反倒是人族,在成為五域的霸主之后,地位巋然不動,反而對力量崇拜的情結有所減退,遠遠不如這些在世界角落里茍延殘喘的異人們。
  方源故意拿捏,在這些異人蠱仙看來,這是相當正常的。
  哪一位強者,沒有點脾氣?
  若方源不發作,他們反而要惴惴不安呢。
  方源深諳這些異人蠱仙的心理,當然他的用意還有一層,那就是試探對方的心意。
  現在,方源已經基本確信,他已經安全了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看著眼前異人蠱仙們笑逐顏開的樣子,他心底大為吃驚。
  接下來,雪人、石人蠱仙們幾乎是圍繞著方源轉,反而把其余毛民蠱仙,都放置一旁。
  “方源長老,來,我敬你一碗。”
  “方源長老,果然是好酒量啊!”
  方源來者不拒,一一飲了。
  毛民蠱仙們看得面面相覷。
  毛六心中納悶至極:“這方源到底給他們灌了什么**湯,居然受到他們如此歡迎?”
  要說方源變作毛民形象,興許還符合常理。但偏偏他露出原形,乃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純正人族啊。
  “方源長老,雪兒來為你斟酒。”席間,一位雪民中的女蠱仙,靚麗嬌美,竟親自走到方源面前,接過侍從的工作,為方源倒上滿滿一碗冰狼酒。
  其余的毛民蠱仙們,眼睛都瞪得溜圓。
  毛六幾乎要脫口大喊:“你們搞什么鬼!你們到底還是不是異人啊?眼前這個方源,可是人族蠱仙!人族!把你們異人大肆屠殺,打垮排擠的人族!!”
  “雪兒,你就是那個發現我真身的雪人嗎?”方源上下打量雪人女仙,神態肆意,直接問道。
  雪人低下頭,嬌羞地笑道:“雪兒只是擅長一些偵查手段,方源長老你才是大英雄呢。”
  毛十二正在飲酒,聽了這話,忍不住把酒一口噴了出來。
  毛六看得火冒三丈,差點要指著女蠱仙雪兒咒罵:“你這什么意思?喂喂!你臉紅什么?低下頭一股嬌羞是何意?還偷偷打量方源,你這眼神以為我看不到嗎?該死!你到底還是不是雪人啊!注意你的身份啊!”
  “英雄之名,我愧不敢當。”方源哈哈一笑,敷衍道。就連他自己,心中都有些詫異。這些異人蠱仙的前后態度,似乎轉變得有點大。
  冰卓這時也走過來,端著酒碗:“方源長老若不是英雄,誰還能堪稱英雄?”
  雪兒適時地介紹道:“這位是冰卓大哥。他可是我族第一戰力呢,平時他都冷冰冰的,十分傲氣。也只有和方源長老你說話,他才這般熱情。”
  方源站起身來,打量眼前蠱仙,沉吟道:“若我猜得沒錯,你便是那位手持雙槍,和我大戰數十回合的那位吧?”
  冰卓哈哈大笑,直接豎起大拇指:“方源長老你好眼力!”
  方源不再多說閑話,直接一口干了。
  冰卓大喜過望,連忙仰頭,一口飲下碗中之酒。
  叫好聲又響起,雪兒在旁邊拍掌:“這就叫英雄惜英雄。”
  毛民蠱仙們巴巴地看著,沒有人搭理他們。另一邊的蠱仙們,目光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毛六差點要拍桌子了。
  冰卓的態度,讓他更加不爽。
  他在心中大叫:“你們究竟是搞什么啊?!那個叫雪兒的女蠱仙也就算了,方源這模樣是挺俊俏。你一個男人來湊什么熱鬧啊!看你這笑嘻嘻,恨不得要和方源拜把子的樣子,是想干什么?你還第一戰力,還族中英雄?你和一位人族蠱仙這么親近,想叛族嗎?!”
  冰卓嘆息一聲:“和方源長老相比,我哪里算得上什么英雄?方源長老的麾下,竟有太古上極天鷹。若非方源長老是自己人,恐怕我們已為我族惹下滅族的大禍了。”
  “什、什么?太古上極天鷹!”一時間,毛民蠱仙們面面相覷。
  “方源長老,我剛剛沒聽錯吧?你竟然有一頭太古上極天鷹?!”毛六終于忍不住了,他騰的一下站起身來,用尖銳的目光,死死地盯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,道:“前不久,我與楚度聯手,攻取了黑凡洞天,盡奪黑凡真傳。這頭太古上極天鷹便是其中的收獲之一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毛民蠱仙們頓時驚呼一片。
  另一邊的雪民、石人蠱仙,亦都紛紛交換眼色。
  毛六倒退一步,難以置信的死死地望著方源,然后又看向其余蠱仙。
  剎那間,他終于明白過來,也完全理解過來,為什么這些異人蠱仙會這么看重方源!
  太古荒獸,八轉戰力啊!!
  撲通。
  毛六受不住這個巨大的打擊,一下子又坐到石凳上去。
  “這些我還未來得及告訴你們。來,咱們瑯琊派自己喝一碗,這可算得上喜酒呢。”方源笑著,舉起酒碗。
  毛民蠱仙們反應過來,紛紛笑逐顏開。
  “我們瑯琊派竟也有八轉戰力了啊!”
  “方源長老,你真是深不可測,太厲害了!”
  “方源長老,之前的事情,是我錯了,我是有眼不識天梯山啊。”
  毛民蠱仙們都一臉“我服氣”的樣子。
  這就是八轉戰力的聲威!
  毛六也舉起酒碗,臉上在笑,暗中卻在氣得噴血。
  方源打量他一眼,笑道:“毛六長老為何雙手發抖啊?”
  毛六向他笑著,不愧是潛伏多年的內應,神情沒有絲毫破綻,只是聲線變得有些沙啞:“我這是激動萬分,為方源長老你,為瑯琊派上下……歡喜啊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