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23 一朝煉蠱風云動

雪靜靜地落著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無風。
  雪峰連綿,一片靜謐。
  一對夫婦相互偎依著,打開窗,看著雪景,均都沉默不語。
  空氣中,醞釀著溫馨氛圍。
  妻子容顏端麗,發間已見白霜,她偎依著丈夫的臂膀,懷念地道:“好久了,沒有和這般你如此靜靜地看著雪景……”
  他的丈夫已經顯出老態,不過精神矍鑠,他伸出枯手,安慰地拍拍老妻的手背,緩緩開口道:“我愿一直陪著你,看著雪花靜靜落下。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?”
  他的妻子輕笑出聲,幸福的回憶似乎浮現在眼前:“那也是個下雪的天氣,你還是個愣頭青呢。一心要變強,再變強。”
  “我要變強,還不是為了能配得上你?你說過,等我修成八轉,你就嫁給我。嘿嘿。”老人笑道,笑容中有些狡猾,有些驕傲。
  他的妻子臉上的笑容卻收斂了一些,眉頭微皺:“說實話,我有些后悔了。我寧愿你的修為更低一點。”
  “要做你的丈夫,怎么可能修為低下?放心吧,只要這次煉成鴻運齊天仙蠱,我就有把握渡過這一次的萬劫,便是海闊天空,我又能和你長相廝守。”說道這里,老人的目光漸漸變得犀利起來,展露出異于常人的強勢氣息。
  他的氣勢由弱升高,不斷增強。隨著時間推移,竟外溢而出,使得周圍的雪花都停止落下,靜靜地懸浮在他的眼前。
  他的妻子慢慢和他分開,不再偎依在他的身邊,靜靜地看著雪景,目光中涌現出堅決的斗志。
  “讓我們開始吧。”良久,老人開口,打破沉默。
  他的妻子只答了一個字:“好。”
  雪胡老祖、萬壽娘子開始正式煉制鴻運齊天仙蠱!
  這一天,大雪山福地華光沖天,不遮不掩!
  北原蠱仙界還未從黑家覆滅的動蕩中,喘息調整過來,就再次陷入動蕩不安之中。
  雪胡老祖開始煉制八轉鴻運齊天仙蠱!
  這個消息像是一陣颶風,將北原蠱仙界所有人都席卷在內。
  鳳仙洞天。
  “如此大張旗鼓,就怕別人不來破壞似的。倒真是雪胡老頭的風格呢。”鳳仙太子接到消息,淡笑一聲。
  “大人,若是讓雪胡老祖煉成八轉仙蠱,恐怕會如虎添翼啊。”鳳仙太子身旁的幽蘭蠱仙覲言道。
  “若是沒有鴻運齊天仙蠱,他仍舊是這北原第一。無妨。我們現在的任務,是拘拿方源。那邊已經傳來消息,天庭方面經過推算,已經確認方源就身在北原!”鳳仙太子笑著,眼眸中卻透著冷光。
  他對方源恨之入骨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因為鳳仙太子本來的任務,就是入侵八十八角真陽樓。結果大計被方源破壞,讓他辛苦潛伏多年的努力,還未見到結果,就打了水漂。
  鳳仙太子能不恨嗎?
  百足洞天。
  “雪胡老祖,折騰了這些年,終于是要動手了嗎?”百足天君沉吟一番后,微微搖頭。
  和雪胡老祖交手的那一次,讓百足天君更明白對方的強大。
  “單靠我一人之力,絕非雪胡老祖的對手。而且要破壞他煉蠱,勢必結成死仇。而我現在卻建立百足家族,這是歷經多年謀算、辛苦的成果,卻不能輕易出手。”
  “除非是藥皇,還有其他幾位要動雪胡……在他們沒有動向之前,我還是將那黑凡洞天強攻得手了再說。”
  藥皇洞天。
  藥皇的面前,懸浮著一座大鼎。
  正是鼎力仙蠱所化。
  鼎中仙材無數,火焰蒸騰,正不斷融燒這些仙材,將它們融合成汁液,混雜一體。
  聽到雪胡老祖煉蠱的消息之后,鼎中的火焰為之一顫。
  藥皇嘆了一口氣,自語道:“雪胡老兒,與其爭鋒,不智也。反不如將我這起死回生仙蠱也煉成,如此我也擁有八轉仙蠱,解決壽元短缺的難題了。”
  長生天。
  “看那沖霄的華光,哼!雪胡老祖竟然真的要煉鴻運齊天仙蠱!”
  “就算是八轉蠱仙,也是膽大妄為,居然敢覬覦巨陽祖尊的仙蠱!!”
  長生天乃是巨陽仙尊的本身洞天,里面生活著的蠱仙,亦都是和巨陽仙尊關系最為緊密的血脈后人。
  他們當然不愿意看到,鴻運齊天蠱落入外人手中。
  但是!
  他們卻無法行動。
  因為一個人——五行**師!
  ……
  “方源長老,請進。這里就是我族的圣地——地母壇!”前方的石獅誠客氣地為方源引路。
  別看這位石人蠱仙只是六轉,但他卻掌握著灰云戰傀仙道戰場殺招,乃是石人一族中新一代蠱仙的代表人物。
  隨著他一同的,還有雪人族的六轉女蠱仙雪兒。
  此時,距離上一次酒宴,已經過去了數天。
  在這里生存的雪人、石人的聯合部族,盛情款待了方源和毛民蠱仙們。
  按照瑯琊地靈的安排,由毛六等人,負責洽談雙方的合作和聯盟。至于方源則在陪同下,瀏覽各處景致,熟悉這群異人的生活面貌。
  這些天來,方源感觸很深。
  這些雪人、石人,雖然蝸居潛伏在北部大冰原地下極深處,卻是充滿了憂患意識,對后代的培養十分嚴苛,近乎殘酷。
  正是因為如此,造就了一代代的戰力強大的異人蠱仙。
  和他們相比,黑凡洞天的蠱仙就形成了明顯的落差對比。
  “方源長老,昨天你不是詢問我們,為什么這北部冰原之下,會有大地和土壤嗎?你進去看看,就知道了。”雪人笑嘻嘻地道。
  “嗯。”方源點點頭,被勾動了一些好奇。
  待他進入地母壇中,看到最中央被供奉的兩座雕像之后,為之一愣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
  他驚異不已。
  因為他看到一位人族女仙,正抱著一位石人蠱仙的胳膊,兩人舉目遠眺,一臉幸福、白頭偕老的模樣。
  “這是我族第二十七代太上大長老石牧,他身旁的這位,就是他的妻子,我族最尊敬的地母大人。當然,正如方源長老你看到的這樣,地母大人她是一位純正的人族蠱仙。”石獅誠介紹道。
  有些難以想象。
  一位人族女仙,居然和一位石人蠱仙相愛,并被石人后代供奉尊敬如此地步。
  雪兒跟著開口道:“地母大人寬容仁愛,她的愛是跨越種族的。正是因為她有感于石人友族沒有土地生存,才在石牧大人死后不久,主動殉情而亡。她遺澤后代,一身道痕和福地都轉化為了這片地下的土地,讓石人友族有生存的根基。”
  方源定定地看著這對塑像。
  他的心中,不禁掀起波瀾。
  因為他認出來,這位被石人、雪人們尊敬、供奉的地母,他居然認得!
  當然,地母和他不是同一個時代的人,本來不會有什么糾葛交際。方源能夠認出地母身份,是從黑城搜魂得來。
  因為地母,就是黑家失蹤的黑風月,黑凡老祖最疼愛的孫女兒!
  “沒想到黑風月失蹤,是她主動隱藏身份。她和石人蠱仙相愛,這肯定不被家族接受,更不會被北原人族蠱仙們接受。”
  “至于她為何能和石人蠱仙石牧相愛廝守,必定有一段隱秘的往事吧。”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只在心中一嘆。
  不管往昔的真相是什么,他已經無意去打聽。
 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軌跡,都有自己的愛恨情仇。不是么?
  雪兒對方源一直暗暗觀察,待見到方源沒有任何反感或者憤怒的神色后,她的整顆心都歡悅起來。
  然后,她癡癡地望向石牧和地母的雕塑,有意無意地道:“不瞞方源長老,其實在雪兒看來,愛是無界的!不管是石人,還是人族,都有共存的可能,都有相愛的權利!”
  方源恍惚了一下。
  他的眼前浮現出了一抹白色的麗影。
  旋即,又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五百年前世……”他的目光變得深幽起來。
  他有些明白了。
  為什么這支雪人、石人部族的蠱仙們,在知道方源是自己人后,對他這么容易接受了。
  從某個方面來講,方源也算是得了地母的遺澤了。
  “其實我們和方源長老你交手,也是迫不得已的。北部大冰原的歷史成因,方源長老想必也清楚。這里先前純粹是一片冰霜,地母大人手段高妙,才收聚地氣,凝造出這片土地。”
  石獅誠誠懇地繼續道:“然而,北部冰原上一旦有蠱仙渡劫,就會牽動天地二氣,消耗它們。地氣每被削弱一分,北部大冰原就越動蕩一分,而我們世代生活的土地,也會減少一分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這個原因他已經在第一次酒宴上就得知了,現在他的理解無疑更加深刻。
  “這是我不好。若我早知如此,絕不會在北部冰原渡劫!”方源懇摯地道。
  石獅誠、雪兒笑逐顏開。
  “誤會解開,那就最好不過了。”石獅誠感慨一聲。
  就在這時,石獅誠面色一變,隨后雪兒也接著動容。
  “怎么了?”方源忙問。
  “大雪山福地華光沖天,有情報稱——雪胡老祖開始出手,正式煉制鴻運齊天蠱了。”石獅誠語氣沉重。
  任何人族的強盛,對于異人們而言,都是噩耗。
  雪兒眼珠子一轉,看向方源:“方源長老,你是擁有春秋蟬的重生之人,天外之魔,是你親手搗毀了八十八角真陽樓。我想請問你,在未來雪胡老祖究竟有沒有煉成鴻運齊天仙蠱呢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