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128 欲取信道傳承

大風迎面吹來,夾裹著海水的咸味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方源端坐在一朵祥云之上,一邊趕路,一邊分出心神,探入手中的信道凡蠱之中。
  這凡蠱,來源于冰卓。
  那位手持雙槍,擅長近戰的雪人蠱仙,在信中告知方源:淚冰對于雪人一族的意義,絕非單純的蠱材那么簡單,而是表達愛意的定情信物。
  “哼。”方源冷笑一聲,隨手將這只信道凡蠱捏碎。
  潔白的祥云載著他一路飛馳。風吹得他一頭長發飄揚,白皙如玉的面龐,英俊至極,近乎姣麗,深邃的黑眸俯瞰云下的深藍海面,透射出一縷縷的漠然冷芒。
  淚冰對于雪人的意義,方源又豈會不知?
  別忘了,他可是有五百年重生過來。前世修為不算多高,但見識絕對豐富。
  不僅這淚冰,方源對于異人的酒文化,也知之頗深。
  曾經在酒宴上,毛六指責方源不知道異人飲酒的風俗。事實上,方源只是裝作不知道,借機試探雪人、石人一方的態度而已。
  有時候,裝裝糊涂,更能令自己進退自如。
  淚冰一事,也是如此。方源故作不知,其實心中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  接受淚冰,就是接受雪兒的情義。但若不接受,勢必破壞自己和雪人、石人聯合部族的關系。
  和雪兒結合?
  此事弊大于利!
  雪人部族圖謀的,是方源的八轉戰力太古上極天鷹。
  且不說方源能從雪人一族中,獲得多少利益,單這一點,方源就滿足不了對方。
  上極天鷹現在已經成了鳥蛋。
  方源雖然花銷了部分瑯琊門派貢獻,換取了一些天晶,但儲量遠遠不夠。孵化上極天鷹并不適宜。
  “和雪兒成婚,就等若將自己捆綁在了雪人一族的戰車上。必定還要定下婚約。我現在身上,有和瑯琊派的門約,有和楚度的盟約,有四大異族聯合的條約,已經極大地限制了我的自由。再加上婚約,豈不是自討苦吃?”
  方源從這些盟約中得利的同時,也背負著相應的義務。
  比方說,瑯琊福地被強敵攻打,方源必須前去支援,要與瑯琊福地共存亡。
  瑯琊地靈還算守規矩,畢竟是地靈,沒有人類的花花腸子,凡事按照瑯琊派的門規行事,并沒有過多地拘束方源。
  雪人一族就不一樣了。
  他們是異人,靈性僅次于人族。被打壓了這么多年,在北部冰原茍延殘喘,巨大的生存壓力,養成了他們強大的戰力,和精明的思維。
  方源若要和雪人成婚,雪人一族必定會想方設法,來榨取方源身上的利益!
  到那時,方源就身不由己了。
  “雪人和石人,在北部冰原地下生存。石人一族擁有太古石龍,八轉戰力,而雪人一族卻是沒有的。所以,他們更希望我和雪兒結合,能夠間接地掌握八轉戰力,從而和石人一族分庭抗禮。”
  別看雪人、石人蠱仙們,在招待方源期間,表現得十分融洽。
  但真的有這么和諧融洽嗎?
  雙方擠在冰原底下,一塊土地上生存,空間狹小,平時怎么可能沒有摩擦?畢竟是兩個種族。
  只是礙于大局,心存理智,才相互扶持容忍。
  可想而知,擁有太古石龍的石人一族,在平時的矛盾中,是往往得利的一方。雪人吃的癟不會少,只是都隱忍下來了。
  石人一族的地位還是比較高的。
  這點從聯盟前后的細枝末節中,都可以看出來。
  就比如,石宗這位蠱仙,往往都是他第一個代表發言,并非是其他的雪人蠱仙。
  “我若和雪兒結合,不,哪怕是公開接受雪兒的情義,就代表著親近雪人一族。不可避免地,就會被牽扯到雪人、石人兩族的內部矛盾之中了。”
  一旦有了內部矛盾,雪兒便找到方源,請求方源出面調解,方源作為盟友之一,不好拒絕。
  偏偏石人一族給與方源的利益更大。
  畢竟雙方有膽識蠱的貿易往來。
  方源怎可能因為一點美色,惡了和石人一族的關系,讓自己的收益損失?
  這些天來,其實不止冰卓的來信,還有其他墨人、雪人、石人蠱仙的信。
  其中就包括雪兒的。
  背后的意圖,都是想要拉攏方源。
  八轉戰力的誘惑,實在是太驚人了!
  方源離開北原,前往東海的原因之一,就是主動避開這些蠱仙。也就意味著,提前避免了將來很多的麻煩。
  “對于這些異人,純粹是利用。可惜現在我和他們的關系,是陷得越來越深。一旦發生意外,我也要跟著遭殃。必須盡快脫離,方能進退自如。”方源心中早有覺悟。
  并且,瑯琊地靈想要招攬霸仙楚度的意圖,也讓方源感覺到越加的不妙。
  一旦楚度加入進來,將極大地威脅到方源在瑯琊派中的地位。
  瑯琊地靈想要招攬楚度的原因,也值得深思。
  雖然瑯琊地靈交代了這個任務,但方源私下決定,能拖就拖。他絕不會傻乎乎地全力策反楚度。
  “東海信道傳承……”方源在心底呢喃。
  這正是他此次前往東海的目的之一。
  若是方源能夠在這個信道傳承中,獲得什么手段,讓他單方面悄悄地解除身上的盟約,那就最好不過了。
  方源的外交,將徹底占據主動!
  不過,這支信道傳承只是次要目標,方源此行還有另外的主要圖謀。
  數天之后。
  東海,亂流海域。
  “饒命,我,我投降了!”劉青玉雙膝跪在地上,他傷痕累累,斗志全無。
  他是七轉散仙,此行更糾結了三位六轉同道。
  沒想到在這亂流海域中,卻遭逢埋伏,三位六轉蠱仙受他邀請出手,此刻都已陣亡。
  他們的敵人,是四位來歷神秘的蠱仙。
  劉青玉也算是見多識廣之輩,但他從未聽聞過東海蠱仙界,有這樣的四位強者!
  這四個蠱仙,都很特別。
  修為最高的,有七轉氣息,卻是一位石人蠱仙。
  其余三位,都是六轉蠱仙。一位極美的英武女仙,一位看起來相當和氣的老者,還有一位面容普通的仙僵。
  不管當中的哪一位,都是相當厲害的蠱仙強者。但叫劉青玉感到疑惑的是,他們中的首腦卻不是石人蠱仙,也不是英武女仙或者老者,而是那位貌不驚人的六轉仙僵!
  “哦?主動投降,呵呵,也算是識時務了。”六轉仙僵摩挲著下巴,笑嘻嘻地道。
  若是方源在場,必定認出他的身份。
  沒有錯,他就是影無邪!
  “哼,毫無骨氣之徒,難怪不是我的對手。干脆直接殺了,給石奴增添土道道痕罷。”黑樓蘭的身上,繚繞著橘黃的火焰。
  石人蠱仙石奴面無表情,看了一旁的影無邪一眼,緩緩地道:“一切聽憑大人做主。”
  “別,別!”劉青玉連忙大喊,神情惶急,又有委屈,“我雖然是七轉蠱仙,但我身上的仙蠱,只有六轉而已。反倒是仙子你,卻有七轉仙蠱,還有那么多的炎道殺招。我敵不過你,也是很正常的啊!”
  影無邪哈哈一笑,擺擺手:“現在我影宗正值用人之際,不妨就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就是了。乖乖地不要反抗,我來催動仙道殺招,訂下盟約!”
  “謝大人不殺之恩,謝大人不殺之恩!”劉青玉大喜,感激涕零,一時磕頭不止。
  影無邪的盟約,自然極為苛刻。但劉青玉是要保存性命,其他的東西已經是次要的了。
  “的確是魂道手段……”一旁的黑樓蘭注視著整個過程,影無邪是用魂道手段,達到信道效果。一如方源的百年好合,乃是其他流派觸類旁通的成果。
  “從現在起,你就是影宗的一員了。起來吧。”訂下盟約,影無邪笑道。
  “我愿將仙蠱都獻給大人。”劉青玉卻并未起身,而是取出自己的兩只六轉仙蠱,舉過頭頂。
  影無邪哈哈大笑:“這兩只仙蠱我還不放在眼里,你都留著,今后好好表現,賜給你七轉仙蠱或者真傳什么的,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  “謝大人恩德!”劉青玉一臉感激涕零之狀。
  “話說回來,這里地處偏僻,周圍海島也不少,你們為何偏偏要來這處小島?”影無邪旋即問道,他懷疑自己這邊是不是有什么行跡泄露了。
  劉青玉提到這事,苦笑不已:“啟稟大人,這一切都是個誤會。我不過是想尋找一個歇腳之地罷了。唉,這一切還得從頭說起。在這亂流海域,我發現了一個信道真傳的線索……”
  原來當初,劉青玉追殺血道魔仙,想要奪得信道傳承的關鍵線索。結果他是殺了此人,卻毫無成果,反倒被參與此事的其他兩位七轉蠱仙懷疑。
  他事后反復回想,覺得方源嫌疑最大,極可能信道真傳的線索被他暗中得了。
  劉青玉非常不甘心,便糾結了一批蠱仙,再度秘密潛入亂流海域,企圖尋找其他線索,或者等候方源上門。
  聽完劉青玉的故事,黑樓蘭、影無邪等人,都不由地浮現出笑意。
  這劉青玉也太過倒霉了。
  想尋找一個歇腳的地方,結果好死不死地撞到影宗在這里布置的秘密基地上。
  影無邪忽然面色微變:“等等,你剛剛說你那最懷疑的蠱仙,長的是何種模樣?”
  Ps:晚上臨時有事,今天只好一更了。欠的一更,會找時間補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