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33 花蝶女仙

既然追查不到對方位置,方源就明智地放棄了追殺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重獲新生之后,這是方源第二次和影宗交鋒。第一次是影無邪被迫,和方源交易,結果被方源大占便宜。
  第二次交鋒,方源卻只是稍占優勢。盡管方源的實力,因為黑凡真傳的原因,暴漲了許多倍數。但最終,方源沒有達到本來的目的,只是斬殺了影宗一位成員,對影無邪等人稍有削弱。
  方源的實力在增長,影無邪的實力也在增長!
  并且,方源實力的增長,不穩定,不長久。畢竟黑凡真傳這樣的好事,堪稱千年機緣,絕不容易碰到。
  反過來,影無邪這邊的實力增長卻是穩定得很。
  因為他是去繼承各域的影宗傳承,本來就是屬于他的東西,自然穩定而且可靠,可以預期。
  從這點而言,方源提前打殺的計劃,無疑是明智的。
  因為再不趁著這個機會去行動,雙方的差距就會越來越明顯。一旦最終,魔尊幽魂被拯救出來,勢必就是方源的末日。
  而影無邪主動避退的決策,雖然無恥了一些,但也是絕對的理智、果斷。
  對影無邪而言,只要他不斷接收影宗的殘余勢力,實力就能十分迅速地膨脹起來,并且最終膨脹得相當厲害!
  亂流海戰,雖然雙方沒有親自交手,但隔空對決了一次。
  方源得到了影無邪等人的不少情報,尤其是見識了上古戰陣四通八達,還有影無邪、黑樓蘭等人的最新情況。
  而影無邪卻是窺破了方源的偵查殺招,雖然只是暫時解決,治標不治本,但他前進的腳步沒有被阻止,他的戰略仍舊在順利執行。
  方源和影無邪之間,必有生死激戰。
  但現在,卻不是決戰的時機,影無邪選擇了主動避退。
  總有一天,方源和影無邪,必有一人死亡。雙方的恩怨,還遠遠沒有到了結的時候。
  方源轉身回到了亂流海域。
  蒼穹中白云蒼茫,海水里激流涌動,一副混亂景象。
  方源正要進去,這時從西邊來了一女仙,嬌呼道:“仙友慢走。”
  方源轉頭看去,只見此女身著宮裳,衣袂飄飄,粉嫩若膩。一雙美眸,外溢秋波,美不勝收。
  當下,方源他眉頭稍揚,停下動作,靜待女仙過來:“原來是花蝶仙子。不知仙友喚在下,所為何事?”
  花蝶女仙笑了一下,櫻紅的小嘴露出珍珠般的牙齒:“真是慚愧,仙友知曉我名,我卻不知仙友貴姓?”
  “在下楚瀛。”方源隨意報了個名字,他此時模樣自然也是偽裝。
  楚瀛,除影也。
  雖然此行未能達到方源的本來目的,但方源對付影宗的決意,反而更加堅決。
  “楚瀛仙友,我觀仙友似乎想進入亂流海域。有一事相煩,若是有成,對仙友自有好處。”花蝶女仙道。
  “請說。”方源笑了笑,態度很溫和。
  心中卻在打著主意:不知道殺掉這花蝶女仙,成功的機會大不大?
  美人美矣,但在方源心中,自然不如轉化成他的道痕積累。
  花蝶女仙的情報,方源也知道一些。此人乃是東海的變化道蠱仙,六轉修為,已經渡過了兩次天劫。
  戰力方面,考慮以往戰績,應當在六轉巔峰左右。
  對于方源而言,自然不足為慮。
  變化道!
  關鍵是這一點。
  目前為止,方源的變化道境界是宗師級,變化道痕不少,但積累更多一些總沒有什么壞處。
  花蝶女仙也笑了笑。
  她感覺方源雖然貌不驚人,但待人接物態度溫和,并非那種喪心病狂的魔道蠱仙,估計和自己一樣,是東海的散修。
  若是讓她知道方源現在的心理想法,不知道又作何感受。
  “我雖然無法鋪設戰場殺招,但戰力明顯強上一截。但花蝶女仙卻是和廟明神關系密切。我若殺她,有不少把握。”方源考慮此中的可能。
  廟明神乃是東海的七轉強者,地位類似于未恢復記憶的秦百勝。
  關鍵廟明神乃是宇道蠱仙,擁有可以擴張仙竅空間的手段。因此,很多東海蠱仙,尤其是散修,都要求到他的身上。
  畢竟,仙竅空間有限,很多蠱仙要栽培修行資源,都要精挑細選。廟明神能擴張仙竅空間,很多時候帶給了其他蠱仙生相當巨大的便利。
  加之廟明神本人,又頗有雄心壯志,擅長屈己待人,可說是富有人格魅力。所以,在他的身邊,已經結成了一個蠱仙的利益團伙。
  這個利益團伙一共有四人。以廟明神為中心,花蝶女仙、蜂將、鬼七爺為廟明神馬首是瞻。
  其中,花蝶女仙、蜂將皆是六轉修為,鬼七爺是七轉蠱仙,廟明神的修為和戰力,都是此中最高。
  方源若是殺了花蝶女仙,無疑是和其余三位結死仇。
  廟明神關系眾多,交游廣闊,很多東海蠱仙都想和他交好。就算是超級勢力的成員,也不愿得罪他。說不定哪天,就求到他的手上呢。
  若是廟明神和方源結仇,他必然會牽動身邊的關系網,號召大量的東海蠱仙排擠方源。
  不過,那又如何?
  方源有見面曾相識,可以自由變化身份,管你是不是廟明神!
  只要不是八轉蠱仙就好。
  “只是,我殺了花蝶女仙。見面曾相識卻不可遮蔽智道推算,不能保證我身份不暴露。”
  見面曾相識,不是萬能的。
  當初,盜天魔尊依靠此法,設計算計了兩位八轉蠱仙,也是對方沒有針對的偵查手段。
  這個戰績雖然顯赫,但引發他人警惕,盜天魔尊在此之后,就再不能復制輝煌。
  不久前,方源和影無邪碰面。
  影無邪只用察運仙蠱,觀察方源頭頂氣運,就洞察出他的身份,瞬間果斷撤退。
  區區一個六轉察運仙蠱,就能讓見面曾相識無效。看似匪夷所思,實則不然。
  天道平衡,萬物生來,都有食物,也都有天敵。仙蠱也是如此,仙道殺招本質上就是蠱蟲的組合運用,無法脫離這層規律。
  所以說,沒有最強的仙蠱,只有最強的蠱仙。
  “但我還是智道宗師。只要將來我的智道手段提升上來,將真實身份遮掩住。再用見面曾相識千變萬化,誰又能知道我的身份?”
  尤其是他至尊仙體的特殊,穿越界壁輕輕松松,還能徹底轉化氣息,到哪里都是當地人。
  不像黑樓蘭他們,頂著北原蠱仙的氣息,在東海還好些。到了南疆、西漠、中洲這些地方,就要遭受當地蠱仙的強烈排擠。
  “只是……我好像記得,這廟明神有發現了那頭太古荒獸蒼藍龍鯨的手段,曾經秘密招攬過十多位東海散仙,一起前往其中探索。我是不是該和他搞好關系,借助這層關系,也進入那蒼藍龍鯨中分一杯羹?”
  這樣考量下來,蒼藍龍鯨顯然比區區花蝶女仙要重要得多。方源便悄然打消了斬除花蝶女仙的打算。
  若能和廟明神交好,方源還有一個好處。
  東海的修行資源,在五域中為最。東海蠱仙時常舉辦聚會,相互換取修行資源。這些資源往往都十分珍稀,規格很高,動用壽蠱交易。相比較而言,寶黃天只是大眾市場,不是這種私人的拍賣會。
  廟明神恰恰是這種私人拍賣會的常客。有他擔保,方源也能混入其中交易了。
  花蝶女仙卻不知道,自己已經在鬼門關轉了一圈。就因為自己和廟明神的關系,才險險避開死劫。
  她微微帶笑,道明來意:“楚瀛仙友,既知我名,想必也知道廟明神大人。廟明神大人,已經考察亂流海域多年,希望從中尋出無數亂流中的那一股光陰支流。若是仙友此番有所機緣,見到了那股光陰支流,還請仙友跟隨追蹤,并告知我等。我等屆時,必有重謝。”
  至于廟明神一位宇道蠱仙,為何要追尋光陰支流,花蝶女仙顯然不想解釋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方源欣然答應下來,“廟明神大人,我早已聞名已久。重謝不敢當,能和廟明神以及花蝶仙子你們結一場善緣就好。”
  方源這么識趣,花蝶女仙臉上的笑容不免更盛一分。
  方源并非她交談的第一位,事實上,花蝶女仙、鬼七爺、蜂將每隔一段時間,都輪流看守亂流海域。遇到每一位前往亂流海域探索的蠱仙,都會上前交談,希望他們出手幫忙。
  有人拒絕,但更多的人會選擇同意。
  原因自然是廟明神那可以開拓仙竅空間的手段。
  所以,方源答應下來,花蝶仙子也沒有什么意外。
  “那就祝楚瀛仙友佳運了。”花蝶女仙轉身就要離開,她對楚瀛并不看好。
  因為她從未見過,也未聽過東海有這號人物。
  當然,隱修蠱仙東海從來不缺。只是花蝶女仙自詡交友廣泛,楚瀛這種連名聲都聽不到的人物,又只是六轉修為,能強到哪里去?
  “廟明神大人尋找光陰支流的事情,不需要修為,需要的是運氣。說不定這位楚瀛,就能尋到呢?唉,每一次我都有了這種念頭。可惜,已經尋找了十幾年,都不見那條光陰支流的蹤跡。”
  花蝶女仙心中嘆息,和方源告辭。
  不過,遠離了一段距離,花蝶女仙又利用信道凡蠱,傳過話來。
  “差點忘記告訴仙友了。亂流海域中來了一位血道魔仙丁齊,此人的弟弟丁言,曾因為掌握了一份信道傳承的關鍵線索,遭受劉青玉、周禮、湯誦等人的追殺。丁言已死,丁齊矢志復仇。前不久聽聞劉青玉來到了亂流海域,似乎是要開啟信道傳承,所以趕來。血道魔仙都是喪心病狂之徒,不像你我,他們的心理已經魔化病態。見到一位蠱仙,他們就考慮是不是殺了,來增添自己的戰力。仙友若是遇到此人,還請小心為上。”
  方源緩緩收起信道凡蠱,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
  花蝶女仙的關照之言,顯露出此女的善良品性。不過她卻不知道,她叮囑的這人,正是血道魔頭,而且曾經是在中洲崛起,恣意屠戮千萬生命,罪孽深重之人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