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34 奪蚌

和花蝶女仙的交談,只是一個小插曲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方源正式闖入亂流海域。
  海水中,無數股動亂的水流,好像是糾纏一起的麻花,又仿佛混亂至極的線團,充斥方源的視野。
  力道大手印!
  見左右無人,方源使出這個仙道殺招。
  大手拍碎了十多股亂流,使得海水一片混亂。
  方源循著某個方向,橫沖直闖。
  這只是亂流海域的外圍,所以可以強行突破。
  但片刻之后,一道巨大的淡黃色亂流,橫亙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“這是黃泉水。”
  方源停下腳步。這股水流如此巨大,力道大手印都拍不碎。反過來,還可能殃及自身。
  黃泉水,來源于黃泉海域。
  那是僵盟總部的地盤。
  堪稱五域中第一的養尸場,黃泉海域中充斥僵尸骸骨,隨波飄蕩。海底深處還有無數的腐爛珊瑚,珊瑚之間,生長著密密麻麻的繃帶海草。
  黃泉水,本身蘊藏道痕,也是一種煉蠱良材。
  方源撐起防護手段,直接投身進去。
  這股黃泉水流,自有流動的方向。但方向并不和方源的目標相符,方源只得橫穿這股水流,催動仙蠱帶動自身,消耗仙元不在少數。
  小半盞茶的功夫,他才橫穿了黃泉水流,來到另一道亂流之中。
  這股流水呈現蒼白之色,方源進入其中,宛如在云海中穿梭。
  一幕幕的幻景,浮現在他的眼前。
  千幻水,來源于東海的千幻海域。
  方源動用智道手段,輕松抵御住眼前的幻覺干擾,花費不少功夫,進入第三股亂流。
  火漿亂流。
  這股亂流,卻不是來源于東海,而是西漠最大的天坑——炎煌天坑。
  天坑深不見底,通達地底極深處。每隔百年,都會從地脈中涌現出海嘯般的巖漿。炙熱的巖漿,不僅灌滿整個天坑,還會漫溢出來,延禍方圓十數萬里,改變地貌。
  火漿亂流,就是來源于巖漿深處,溫度極高。
  方源進入其中,必須催動仙道殺招進行防護。尋找的六轉蠱仙,沒有仙級防護手段,只能躲避這股亂流。
  仙元消耗的速度,是之前兩道亂流的數倍!
  但好在這股火漿亂流,并不龐大,方源耗費了幾十個呼吸,就穿過來了。
  這一次,他沒有遭遇亂流,而是進入了一個空無一物的空間里。
  除了方源之外,沒有任何存在。
  回首望去,方源的身后,正是火漿亂流在滾滾流淌。
  而在左前方,是另外一股,漆黑如魔,浪花在內部翻濺,仿佛萬千冤魂哀嚎。這是黑魂水,來自黑魂海域,內蘊魂道道痕、暗道道痕。
  另外在右前方,還有第三股亂流。一片黃金燦爛,仿佛無數碎金混雜一起,緩緩前行,璀璨奪目。
  方源見此,有些驚異:“若是我沒看錯,這是碎金流。傳聞中,太古黃天中有許多條金屬天河。太古黃天破碎,絕大多數的金屬天河都隨之泯滅。這道碎金河流,恐怕是某處太古黃天碎片世界中的。因為亂流海域的特性,匯集了天下各種河流于此處,所以我才能在此親眼目睹。”
  火漿流、黑魂流、碎金流。
  這三股亂流相互糾纏,不分勝負,在三者之間,力量達成某種玄妙的平衡,就開辟出了一個空白的空間。
  這就是方源存身之地,仿佛是龍卷風當中的風眼一樣,不能長存,但能夠蠱仙提供寶貴的休憩機會。
  方源并沒有休整,他實力大增,仙元儲備眾多,此時還遠遠未到達他的極限。
  他辨別方向之后,身形如電,鉆入碎金亂流之中。
  前進的阻力很大,是之前在火漿亂流中的十幾倍。但是仙元的消耗,卻減少很多。
  畢竟火漿亂流過于炙熱。
  方源橫穿整個碎金亂流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他隨手收取了上千斤的碎金。
  這要擱在地球上,必定是一筆天大的財富。但在這個世界,也就如此,碎金只是一種比較普遍的蠱材而已。
  除了碎金之外,碎金亂流中還有大量的蠱蟲。
  幾乎都是金道。
  有金龍蠱,形似蚯蚓,但仔細看的話,有爪有頭,像一頭小龍。
  還有金霞蠱,這是可以令蠱師飛行的移動蠱蟲。
  更有一種讓凡人蠱師為之瘋狂的罕見凡蠱——渾金蠱,這種蠱是一次性的消耗蠱,但可以增強蠱師的資質!
  對于此時的方源,渾金蠱自然用處很小了。
  他很隨意地收取了一些,只是隨手而為。
  成功地橫穿了碎金亂流,方源的至尊仙竅中,就增添了一條碎金小河。
  方源將這條小河,擱置在了小黃天之中,只能算是增加一些風景。靠這條細小的碎金小河,可收獲不了什么東西。
  蠱師估計會如獲至寶,但方源這等蠱仙,就完全不放在眼中里了。
  方源穿過一條條的亂流,漸漸從亂流海域的外圍,向中央靠攏。
  片刻之后,一道恢弘的巨流,攔截在方源的前方。
  巨流通體深藍,每一滴水上都電光微閃,使得整個巨流都熠熠生輝,奪人眼目。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知道這是雷水流。
  雷電一旦積蓄到某個極限,就會質變成水液。由狂暴的毀滅力量,轉變成了可以激發潛能的生機之水。
  雷道的蠱仙,常常建立雷池,池子中就是盛滿這種雷水。
  雷道蠱仙用這種雷池,豢養出大量的雷道凡蠱。
  雷池對于雷道蠱仙的意義,就相當于五光山對于光道蠱仙。
  方源到達這里,已經是亂流海域的中部地帶。
  依憑他的實力,他再也不能橫穿亂流了。亂流的力量,已經變得更加龐大。方源一旦被卷入其中,只能隨波逐流。
  這個情形下,他要前往目的地,就要看運氣了。
  運氣好,碰到一股亂流,水流的方向和方源的目的地匹配,方源就能順利前行。
  運氣不好,數十股亂流之后,蠱仙只能原地轉圈子。
  這就是亂流海域的奇特地貌。
  方源進入雷水亂流當中。
  這股亂流十分龐大,方源就好像是掉進了湍急大河中的小兔子。
  好在雷水的力量,十分溫和。只有浪花尖端,才會爆發出雷電,擁有摧毀萬物的猛烈威能。
  方源只管沉入雷水深處,仙元消耗很少,平靜而又安穩。
  他順著這個巨流向前穿行。
  約莫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方源來到雷水亂流的盡頭。
  盡頭處,是另外一股亂流,規模和雷水流不相上下。
  方源又鉆入其中,順著水流不斷前進。
  他的運氣不錯。
  雖然有些波折,但總體上,還是不斷接近目標的。
  一天一夜之后,方源來到了一處亂流相互掣肘,形成的平衡空間。
  這已經是他一路上,遇到的第十二個空間了。
  “這處空間才剛剛形成不久,周圍的亂流暫時不會改變,就在這稍微休整一下吧。”方源打算在這里休息片刻。
  因為即便是他,此刻也感到了疲累。青提仙元的消耗,也不算小。
  哪知剛剛休息了不久,從方源頭頂上的亂流中傳出了一些動靜。
  隨后,一只巨大的水蚌,從巨流中鉆了出來。
  這頭水蚌有三四頭大象的大小,散發出上古荒獸的氣息。表面白金之色,無一點雜斑。
  見到方源之后,這頭水蚌的動作明顯楞了一下。
  隨后,一個聲音從水蚌中傳來:“咦?這里居然有人。你區區一位六轉蠱仙,怎么可能深入到這里?”
  方源默不作聲。
  水蚌緩緩展開兩片貝殼,露出里面的淡紅軟肉。
  這層軟肉就像是床榻靠椅,軟肉上坐著三人。
  兩位凡人女子,甚是美貌,衣著暴露,偎依在中央的蠱仙男子身上。
  這位蠱仙男子,青年模樣,身材削瘦,目光輕佻,居高臨下地看著方源,肆意打量,有些奇怪地道:“古怪,古怪。真的是六轉修為,快快報上名來。”
  方源靜默,目光從蠱仙男子身上,轉移到了巨蚌。
  蠱仙男子有些生氣:“喂,我問你話呢。你是聾子還是啞巴?”
  方源不答反問:“這就是傳聞中的珍獸——藏嬌蚌么?”
  蠱仙男子頓時倍覺有面子,哈哈大笑:“你倒是有些眼光,這可是小爺我好不容易從我爺爺手中討要過來耍的。我爺爺便是東海中大名鼎鼎的奴道蠱仙任修平!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淡淡地道:“任修平我知道,此人是七轉巔峰強者,前不久傳聞,他終于找尋到失散多年的親孫子,并耗費不菲代價,助他成仙。就是你吧?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蠱仙男子再笑,“不錯,不錯。我看你有些順眼了,眼光不差。”
  “嗯。乖乖地獻上藏嬌蚌,我就饒你一命。”方源神情平淡。
  “什么?!”蠱仙男子差點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。
  他神情一僵,旋即怒極反笑,手指著方源:“好,好!看來我是夸錯了,你長著一雙眼睛,卻是睜眼瞎,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!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!就讓小爺我——啊!”
  蠱仙男子說了一半,就發出大大的一聲驚呼。
  原來方源已經動手。
  力道大手印將藏嬌蚌狠狠抓住。
  蠱仙男子滿臉惶急驚恐之色,因為他發現以為屏障的藏嬌蚌,正被力道大手肆意蹂躪,兩片貝殼都開始發出咔嚓的微微聲響。
  “誤會,誤會。”他連忙大叫,“我可是任修平的親孫子。你是哪位蠱仙,說不定咱們還有交情呢!”
  “誰和你有交情?要我放過你也可以,把控制藏嬌蚌的蠱蟲交出來。”方源冷笑,“否則的話,你就死在這里吧。”
  “你是魔道蠱仙!你不能這樣,我爺爺不會放過你的。你要好好考慮!”
  “任修平而已,算得了什么。”方源嗤笑一聲,旋即身上氣息升騰起來,從六轉一路拔升,成為七轉巔峰的氣息。
  青年蠱仙頓時面如土色,身邊的兩位凡人美女渾身顫抖,早就花容失色,縮成一團,瑟瑟發抖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