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35 仙蠱道可道

片刻之后,方源控制住藏嬌蚌,成為它的新主人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啪啪啪。
  他拍拍青年蠱仙的臉頰:“小子,算你識相。”
  青年蠱仙神情僵硬,不敢動彈,眼眸中都是羞憤和仇恨。
  方源卻視若不見。
  隨后,他跳上藏嬌蚌,坐在青年蠱仙曾經的位置上,揚長而去。
  臨走之前,還留下一句話:“本大人姓名楚瀛,就是我搶了你的藏嬌蚌,記得回去告訴你爺爺。”
  望著藏嬌蚌貝殼合上,投入巨流之中,消失不見,青年蠱仙這才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來:“好,楚瀛是么?你放心,你的模樣我早就通過蠱蟲,告知我爺爺了!”
  “少爺,我們接下來怎么辦?”兩位美人泫然欲泣,緊緊攥著青年蠱仙的衣袖。
  青年蠱仙神情一僵,望著周圍的空間越發狹小,幾股巨流已經開始要轉向變化,他的臉色再度陰沉幾分。
  依憑他的實力,不能闖到這里,全靠剛剛的藏嬌蚌。
  “放心,雖然藏嬌蚌失去了,但我有爺爺給我的游子蠱,可以回到慈母蠱的身邊,也就是爺爺那里。”青年蠱仙咬著牙道。
  “那真是太好了,我們有救了!”兩位女子大喜。
  砰砰!
  兩聲悶響猝然發生,兩位美貌女子瞪著驚駭欲絕的目光,一位看著胸口的血洞,另一位著望著青年蠱仙:“公子,你……”
  青年蠱仙臉色陰沉如水:“誰讓你們目睹了整個過程,哼!”
  旋即,他的臉上又涌現出痛惜的神色。
  他伸出手來,撫摸兩位美人的細嫩臉龐:“可惜了這對臉蛋兒,是挺漂亮。要怪就怪那個楚瀛罷。”
  說完,他便將這兩具尸體隨手推入一旁的巨流當中。
  沒有蠱仙的防護手段,凡人尸軀在剎那間,就被巨流沖刷成渣。
  眼看著這片空間已經面臨崩潰,青年蠱仙只要咬著牙關,催動了游子仙蠱。
  這片亂流海域,各種道痕雜亂不堪,宇道也是如此,蠱仙不可以隨意動用宇道仙蠱,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徒步跋涉。
  但青年蠱仙此刻運用的仙蠱,卻不是宇道,而是情道。
  情道這個流派,脫胎于智道。智道三元,就是念、意、情。
  游子蠱、慈母蠱,乃是情道中赫赫有名的一套仙蠱。
  亂流海域形成之時,情道流派還未正式開創來,所以此刻,青年蠱仙可以安全地運用游子蠱,并無任何危險。
  青年蠱仙任憑游子蠱的力量,拖拽自己。
  他像是進入了一個漫長的河流之中,整個人混混沌沌,思維迷糊。大約過了半柱香的功夫,他清醒過來,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任修平的福地之中。
  “爺爺,我……”青年蠱仙面露惶恐不安之色。
  “哼,趁著爺爺我坐落仙竅,吸收天地二氣,穩固福地,你居然敢偷偷跑出去玩耍。早知如此,我就不把藏嬌蚌送給你護身了。”任修平冷哼道。
  “爺爺,藏嬌蚌被人奪了。”青年蠱仙委屈地道,“我遇到一個魔頭,他搶了我的藏嬌蚌,還殺了我那兩位侍女!”
  “哦?”任修平揚起眉頭,“你詳細說說。”
  青年蠱仙便添油加醋,說了一通。
  “楚瀛……”任修平口中咀嚼著這個名字,皺著眉頭。
  這個名號,他還是第一次聽聞。區區兩個凡人女子算不了什么。七轉蠱仙主動為難自己,搶奪了藏嬌蚌,這的確是魔道行徑。但為什么,他要特意留下姓名呢?
  難道他并非楚瀛,而是其他人,故意栽贓陷害?
  還是有其他什么圖謀?
  總之,任修平將楚瀛這個名號,暗暗記在心中。
  他板著臉,繼續教訓孫子:“現在你知道蠱仙界的殘酷了吧。一直以來,你跟在我的身邊,見到的都是與我交好的仙友,他們對你態度寬容,甚至因為我而巴結你。這次,你要牢牢吸收教訓,罰你閉關修行十年。十年之內,都要待在我的仙竅中,不得外出一步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青年蠱仙大驚。
  “滾。”任修平一揮袖,青年蠱仙視野驟然大變,已經陷入一座山洞之中。
  “玉不琢不成器啊,孫子。不能再讓你胡鬧下去了,否則,就算有我的庇護,這個東海也有大把不買你爺爺賬的人吶。至于這個楚瀛,爺爺早晚會收拾他!”念及于此,任修平的眼中閃過一抹狠意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既然要交好廟明神,不妨就得罪一下任修平吧。”
  “話說回來,這藏嬌蚌還挺好用的,可以隨身攜帶。只要不是特別強大的亂流,完全可以在里面歇息,以逸待勞。”
  方源藏身在藏嬌蚌中,讓后者順著亂流前行。
  就這樣,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。
  但是在亂流海域中,距離并不代表行程。
  奪走藏嬌蚌之后,方源開始運氣低迷,連續碰到好幾道亂流,方向錯亂。讓他不得不走了許多冤枉路。
  輾轉了一大圈之后,他在一天之后,才到達了亂流海域的中心地帶。
  這里的亂流,規模更加巨大,方源進入其中,宛若螻蟻墮落江河。
  尋常的亂流,可能會每隔一段時間,改變流向,或者位置。
  但亂流海域中央地帶的亂流,因為規模太過龐大,反而挪移不易,雖然每時每刻都在改變,但程度很小,所以相對穩定。
  在這些亂流中,夾雜著許多氣泡。
  氣泡有大有小,小的如人頭,大的堪比山岳。
  這些氣泡也是大戰中形成,不知道是哪位大能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氣泡當中,往往有不少殘骸或者遺址。更有許多氣泡里面,包含著海水和小型海島。
  “找到了,就是這個!”方源尋覓到目標,艱難地接近,然后一下子擠了進去。
  氣泡薄膜被他擠破,但旋即就愈合起來,只是漏進去了一些流水,微不足道。
  方源視野大變。
  一片平靜的綠色海面,波瀾不驚。
  天空是蛋白之色,純潔一片。
  簡直是另外一個世界!
  海面中央,有一個小島,小島上長著野草,草叢中聳立著許多高大的石柱。
  有人說,氣泡里的世界,其實就是亂流海域曾經的一角。只是大戰之后,空間被撕裂成一塊塊。
  也有人說,這是某位大能的仙竅碎片世界,因為某個玄妙無比的仙道殺招,最終產生了這些氣泡。
  氣泡的成因,方源沒興趣關注。
  他來到石柱之間,取出飛劍仙蠱在手上。
  似乎是感知到了飛劍仙蠱上的信道印記,這些石柱開始散發出赤紅的光輝,隨后不久,它們開始自行緩緩地移動起來。
  當它們緩緩停下的時候,一片水缸大小的空間陡然敞開,掉落下一具骸骨。
  方源小心翼翼,走近查看。
  這具骸骨上面,印刻著豐富的骨道道痕,可算是一副準八轉的仙材。
  骸骨的右手中,拿捏著一個墨綠氣團。
  方源取出這個墨綠氣團,參看一番后,輕輕捏破氣團,露出里面沉眠著的幾只蠱蟲。
  一共兩只仙蠱,五只凡蠱。
  但可惜的是,絕大多數都已經死了,只是一具軀殼。風一吹,化為飛灰。
  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,保管蠱蟲的手法也不是特別好,難敵時間的沖刷。
  最終,只剩下一只六轉仙蠱。
  方源連忙挽救,勉強吊住了一絲生機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蠱蟲?”方源納悶,他不認識。
  又翻看骸骨,再無任何類似的氣團了。
  “看來這就是所謂的信道傳承了。”方源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換做尋常蠱仙,當是歡喜一場。但是剛剛取得了黑凡真傳的方源,卻感覺不佳。
  再仔細檢查骸骨,方源發現,這具骨骼的頭顱中,還封印著許多念頭。
  念頭已經不全了,幸好方源乃是智道宗師,十分勉強地從中挖掘出了許多信息。
  留下這個傳承的蠱仙,名諱不可考證。方源只知道他是在激戰之后,勉強吊住一口氣,進入這個氣泡中,布置下的傳承。
  關于傳承,的確是信道傳承,但絕大部分的內容都喪失了。
  不過方源并非毫無收獲。
  他知道了自己救下的這只仙蠱的名號——道可道。
  道可道仙蠱,信道的偵查仙蠱。作用似乎很是雞肋,就是幫助蠱仙數清楚目標身上的道痕數目和種類。
  至于這具骸骨的來歷,卻并非傳承的布置者,而是被信道蠱仙斬殺的仇敵。
  念頭中,這位留下傳承的信道蠱仙,告訴繼承者,可以將這具骸骨當做仙材直接用了。因為這位仇敵身上的道痕,都集中在這具骸骨上。
  這點倒讓方源感到一絲驚奇。
  因為蠱仙死后,道痕往往集中在仙竅之中。除非是仙僵,仙竅沒了,道痕才留在體內。
  “這位信道蠱仙,顯然有著不一樣的手段,能夠將蠱仙的道痕都集中在骨骼上,保存下來。可惜傳承內容缺失了太多,根本無法還原了。”
  方源感到十分遺憾。
  他本來還寄托希望,可以借助這份信道傳承,讓自己擁有解除盟約的本領。
  可惜,世間之事不如意者十之**。
  他最終得到的,只是一只道可道仙蠱而已。
  將仙蠱收入仙竅,方源就準備離開。
  “兇手,哪里走!”就在這時,一道血紅的身影,沖進了這個巨大的氣泡當中。
  赤紅的雙眼,惡狠狠地盯著方源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