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40 試用道可道仙蠱

道可道仙蠱!
  這只仙蠱頭尾圓潤,通體漆黑,分有多節,一被方源催動起來,便開始綻射著微微星芒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湛藍的星光,映照在方源的全身。
  方源屏氣凝神,細心觀察,全神戒備,以防任何不測。
  蠱師用蠱,并不安全。很多蠱蟲,都有后遺癥或者弊端。
  仙蠱同樣如此,甚至因為極端強大,后遺癥、弊端也隨之更大。
  這尚是方源第一次運用道可道仙蠱,雖然事先用過智道手段進行了推算,但多加小心總不為過。
  起初,星光只是覆蓋方源全身。但幾個呼吸之后,星光積累起來,像是一層薄薄的流水,覆蓋在方源渾身上下。
  星輝凝聚成的流光,越積越厚,積蓄在方源的面龐、四肢、軀干之上。
  然后,隨著時間推移,流光又漸漸減少,十幾個呼吸之后,逐漸減緩至無。
  道可道仙蠱周身的星芒,消失無蹤,變成漆黑無光的狀態。
  但是方源的腦海中,卻多出一股信息,讓他知道了自己身上的道痕多寡。
  雪道、冰道的道痕,數量最多,竟有一萬六千余!
  方源乍然得知,心頭也是微微一跳。
  一百道痕,就能增幅相應的仙蠱效果,多達一成。一千道痕,便能增幅效果達到原有的一倍。那么一萬六千冰雪道痕,自然就是多了十六倍數的增幅效果!
  這也就意味著,方源運用某個冰雪流派的仙蠱,效果將十分拔群。假設一位蠱仙,渾身并無道痕,單純催動一只冰雪仙蠱,那么方源催動的威能,是這位蠱仙整整十七倍!
  最關鍵的一點在于,威能是原先單純的十七倍,但方源消耗的青提仙元,仍舊是和其他蠱仙一模一樣。
  不像市井,雖然仙道殺招的威力膨脹了數十倍,乃至上百倍,方源消耗的青提仙元也隨之上漲,消耗暴漲到了數十倍、上百倍!
  這點就非常可怕了。
  蠱仙為什么修為越高,戰斗力之間的差距就越大,正是因為如此。
  冰雪道痕之下,最多的道痕,竟然是運道道痕,高達一萬五千余!
  “我的運道道痕,基本上都是吸收的馮軍身上的積累。此人的底蘊強大,是親自闖蕩繼仙山成功,從傳承中直接獲得了大量運道道痕加身。”
  “哦,對了,有一次地災,生成巨禍焚木,渡過之后,也為我增加了運道道痕。”
  居于運道道痕之下的,是氣道道痕和音道道痕。
  兩者皆有一萬三千多。
  “氣道道痕主要來源于戚災,他是七轉蠱仙,主修氣道,一身氣道道痕幾乎都落到我身上,被我汲取。”
  “音道道痕來自湯誦,此人也是七轉蠱仙,而且是東海超級勢力湯家的太上長老。”
  再下,就是血道道痕,有一萬兩千余,得自黑凡洞天中的血道蠱仙鄭馱。
  方源思考了一下,發現接下來的道痕,數量上萬的都是來自七轉蠱仙的尸軀。
  其中,律道道痕有一萬二的樣子,來自黑凡洞天中的律道蠱仙陳尺。
  水道道痕在一萬一左右,是方源吸收了散仙周禮的水道底蘊。
  再下面,就是變化道、力道的道痕,總和加起來,有九千余,接近一萬。
  其余流派的道痕,雜七雜八。
  多的,例如風道、木道,還有食道。
  “我渡過的災劫中,有地災風花、春曉翠鸝,所以有風道、木道的道痕數額增長。食道居然比這兩者還多,看來玄白飛鹽劫,增長的就是食道道痕了。”
  少一些的,有土道、宙道、信道。
  “之前加入異族大聯盟,他們用的手段就是土道手段,達到信道效果。所以土道道痕增添了許多。”
  “至于宙道,應當是我和楚度定下的百年好合吧,情況和異族聯盟類似。”
  “而這些信道道痕,應當就是加入瑯琊派的盟約所致了。”
  最少的,比如虛道,還是一百的數量。這是至尊仙胎自帶的道痕基礎。
  方源根據這些數據,進行思考,順勢洞察到了一些災劫的本質。
  他總結了一下。
  最多的是冰雪道痕,下面依次是運道、氣道、音道、律道、水道、血道,都有一萬以上。
  之下是變化道、力道。
  再下面則是食道、風道、木道、土道、宙道等等。
  “我作戰時主要是力道、劍道、宙道手段。見面曾相識、血本仙蠱這些,只能算是補充。”
  “五大宗師境界,則分別是智道、力道、星道、血道、變化道。”
  方源對照了一下自己的具體情況,不免有點尷尬。
  道痕超出一萬的流派,和他的主要手段和四大境界,幾乎都是岔開的。
  按照方源原先的修行計劃,重點放在變化道上。
  但現在,因為加入了五族大聯盟,這個計劃執行方面就有了不小的阻礙。無法在北部冰原渡劫,方源就沒法抽取狂蠻真意。影響不了地災,變化道痕的收獲就沒有了,更別提變化境界的上漲。
  方源的思維繼續發散。
  “以此看來,一般的七轉蠱仙,身上的主修道痕底蘊,幾乎都在一萬以上。”
  “但我只是渡劫四場,卻有冰雪道痕一萬六千多,變化道、力道道痕接近一萬。再加上木道、風道、食道道痕數量。渡劫的總體收益,就有三萬多。”
  很顯然,這個數字十分不正常。
  蠱仙修為達到七轉,平均要渡地災四五十次,天劫四五次,浩劫在一次到三次之間。
  一路下來,增添的主修道痕,才一萬多。
  方源才僅僅渡過地災四場,道痕收益就超過了他們的三倍!
  災劫的威力越強,渡劫之后,蠱仙收獲的道痕就越多。
  普通的蠱仙,一路渡劫,較為順利。修行到七轉后,主修道痕是一萬以上。
  資質更高一些,擁有上等福地,甚至十絕仙竅,或者說福地中資源極多,福分極強,惹來更強災劫,渡過之后得到的道痕也會更多。
  方源的情況,世間只此一例!
  至尊仙竅就算沒有資源在里面,本身就是巨大福分,惹來的地災威力要提升無數檔次。
  再加上完整的天外之魔,天意千方百計地要打殺方源,導致他每一次地災都是提升到了天道運轉的極限程度。
  前四次地災,不管哪一次,方源渡過去都是十分驚險,仿佛懸崖上走鋼絲。不過現在看來,風險雖大,但收獲也絕對不小!
  “盡管和我現在的路數、手段不相符合,但道痕是實實在在的。照這樣下去,一次次地災、天劫積累過來,我的底蘊將提升到一種恐怖的境地!”
  這么一想,方源忽然覺得之前他品嘗的艱辛,付出的血汗都完全值得。
  就連對待地災的態度,方源隱隱有點發生了變化。
  每一次地災,都可看做是道痕極大增長的良機!
  “再渡幾次地災,我能成長到什么地步?底蘊能暴漲到什么程度?”就連方源自己,都估算不到以后的情景。
  至尊仙竅,實在是超過尋常太多太多。
  成長的潛力和速度,絕對驚世駭俗!
  方源渡過四次地災的道痕收獲,就是普通七轉蠱仙一身主修道痕的數倍!
  探查清楚自己身上的道痕之后,方源又取出其他仙蠱,利用道可道分別對其偵查。
  但可惜的是,雖然有星光流水覆蓋在各種仙蠱的表面,但是方源卻得不到任何結果。
  他心中了然:“人是萬物之靈,蠱是天地真精。凡蠱有道痕,仙蠱則是大道碎片。而道可道只能偵查道痕,對于大道碎片是無能為力的么。”
  果然,接下來他用道可道仙蠱,針對一些凡蠱進行偵查,皆是無往不利。
  這還遠遠不是結束。
  方源接下來,又取出各種仙材,運用道可道仙蠱依次察看。
  他發現,雖然仙材身上的道痕,都能被他探知清楚,但消耗的仙元卻隨著仙材的品級而升高。
  “道可道仙蠱是信道仙蠱,偵查純粹的信道仙材,仙元消耗要少。除此之外,察看任何一種其他仙材,都要考慮到不同道痕相互掣肘的因素。所以,仙元才耗費更多。”
  “至于用在我身上,為什么不會有仙元更多損耗。那定是因為我身上的道痕,從不相互內耗罷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的臉上閃過一抹凝重之色。
  至尊仙體上的道痕,不相互掣肘內耗,這對于方源而言,既是好事,也是壞事。
  對于通常蠱仙而言,異種流派的殺招打中自己,首先會被自己一身道痕抵消許多威力。但方源若是中了,卻是實實在在,百分之百,甚至會因為自身道痕中有一部分和殺招流派相同,還會增長威能!
  單這一點,方源就和近戰基本上無緣了。
  他適合的是遠戰,距離拉遠之后,才能有充分的時間進行思考和閃躲。
  “道可道仙蠱,偵查仙蠱沒有效果,偵查蠱仙、仙材都要考慮異種道痕的抵消。總體而言,算是一個雞肋吧。”方源一番試用下來,在心中做出了評估。
  他暫時能想到的,有三個能利用道可道仙蠱的地方。
  一個是辨別仙材,防止別人弄虛作假。
  第二個是偵查蠱仙的道痕,推算他的底蘊和實力。不過很不實用,需要時間并不短,而且星光流水的效果未免太過明顯,容易被他人針對。
  第三個就是煉制仙蠱。
  道可道的偵查效果,能夠讓蠱仙在煉制過程中,十分有效地查看到每一個步驟的道痕種類,以及數額對比。
  不過道可道仙蠱,無法查看到道痕的具體位置,更沒有直接影響道痕的效果,所以提供的幫助其實很有限。
  頂多,讓蠱仙從“盲人”變成一個“睜眼瞎子”罷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