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43 第五次地災

“百足天君擁有入侵洞天的手段,但本體似乎不能,只能差遣分身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”
  “黑凡洞天空間廣闊,黃鐘地靈又被柳貫一毀了,我無法查看全局,不知道此時此刻,百足天君的分身,究竟來了多少!”
  “每當我要斬殺對方時,就有新的戰力出現。這只能說明一點,那就是對方的分身,絕不只眼前這三個,必定有其他分身,早就成形,只是不現身參戰。只有等到我摸清楚敵方手段,占據上風,就要痛下殺手時,他們才出現救場。如此舉動,必定是要拖延時間!”
  楚度腦海中電光激閃,不妙的感覺越發濃重。
  百足天君故意拖延時間,必定有所圖謀!
  楚度雖然還洞察不了他的真實意圖,但毫無疑問的一點便是——不能再按照對方的節奏去戰斗。
  念及于此,楚度陡然爆發,身軀猛地膨脹,化為三丈小巨人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戰力蒸騰!
  他渾身泛紅,周身五萬八千個毛孔張開,無數汗水升騰成蒸汽,籠罩他的全身。
  然后,他高舉右手掌天,左手低垂握地,同時他口中低吟出聲:“嘗嘗我這一招——天地合力。”
  百足天君的三個分身,頓時動彈不得,感覺到天下地上,傳出無以倫比的恐怖力量,將他們牢牢禁錮住,然后緩緩碾壓過來。
  楚度也不好受。
  他渾身上下,肌肉賁發,使出了全部勁力。汗水蒸汽中,他的臉部振奮得通紅,一對眼球充斥血絲。尤其是他的一對手臂,上面青筋暴起,宛若一條條蚯蚓拱起,猙獰可怖。
  他的右手向下,左手向上,仿佛帶著兩座小山,緩緩地、艱難地向中間靠攏。
  仙竅中,紅棗仙元劇烈損耗。
  伴隨著楚度的這個動作,百足天君的三個分身更加不好受。他們感覺到周身的力道,急劇增大,碾壓得他們幾乎要粉碎開來。
  眼看這三個分身就要被碾壓爆炸,但就在關鍵時刻,第四個、第五個、第六個天君分身一齊趕來救場。
  砰砰。
  兩聲悶響,第一位、第二位天君分身被楚度當場壓爆,渾身化為齏粉,但仙蠱、仙元卻消失無蹤,沒有被摧毀。
  “好厲害的殺招,攻防一體,還有強大的控制手段,幾乎就是戰場殺招的雛形!”第三位天君分身被救出來,仍舊是心有余悸。
  “再來多少的分身,都是無用!接下來這招,是我專門為八轉存在準備的。百足天君,你的本體若再不現身,這些分身就都救不了了。”楚度長嘯一聲,擺開架勢。
  他整個人成大字型,雙臂雙腿都伸展開來,雙手手心朝天,身上各種仙蠱、凡蠱的氣息層出不窮,變化不休,單單氣勢就比剛剛的天地合力殺招,更加磅礴,震懾人心。
  百足天君的幾大分身,無不稍稍后撤,催動防御殺招,全神戒備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下一刻,天君分身陡然自爆開來,毫無預兆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招數?”黑凡洞天之外,百足天君的真身本體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的分身雖然盡數滅亡,但戰斗記憶卻是傳達出來,讓百足天君洞悉了一點楚度殺招的奧妙。
  “這個殺招,無形無色,覆蓋范圍。陷入其中,就會由內而外,產生一股巨大的內力,引爆自身。嗯?覆蓋范圍竟然擴張得如此厲害!”
  百足天君眉頭擰成一個疙瘩。
  黑凡洞天中,楚度將他的這一神秘的力道殺招,直接覆蓋了整個黑凡洞天。
  導致所有的百足天君分身,都自爆而亡。
  百足天君笑了笑:“有趣。看來不出動真身,是對付不了楚度的了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他便催起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一道玄白蜈蚣似的光影,從他身上飛出來,鉆破空間,在黑凡洞天中瞬間形成大片的扭曲光影。
  隨后,百足天君邁開大步,踏入光影之中。
  “想進來?”楚度大笑一聲,抬腳猛踹。
  一個力道大腳丫子飛了出去,打中扭曲的光影,將百足天君打退出去。
  百足天君愣住,旋即臉上露出一抹惱怒兼有無奈的神色:“這黑凡洞天易守難攻,我鉆入進去,至少需要二十個呼吸。在這過程中,卻足夠楚度斷我施法。送去天君分身,又會瞬間自爆,無濟于事……”
  楚度全力防守,龜縮在黑凡洞天里頭,百足天君對此就像面對縮殼烏龜,很是有種無從下手之感。
  “百足天君進攻黑凡洞天?”方源手中捏著楚度的求助信,吐出一大口濁氣。
  他的擔心,頓時放下。
  楚度雖然是他的盟友,但如今為了維護黑凡洞天,依靠洞天頑強據守,和百足天君分庭抗禮,這點對方源而言,卻是有好處的。
  瑯琊地靈要策反楚度,此事難度極大。成功了,楚度加入瑯琊派,將極大地影響方源如今的地位。失敗了,方源和異人聯手的情報,就會曝光,后果無法預測。
  方源只好能拖就拖,能隱瞞一天就是一天。
  因為雙方的盟約關系,方源不能哄騙楚度,尤其是在渡劫方面。方源又不能繼續在北部冰原渡劫,如此一來,楚度自然要猜疑,這就會暴露出北部冰原之下的雪人、石人的聯合部族。一個處理不好,惹來楚度攻擊這個部族,方源夾在中間,處境將非常尷尬和危險。
  所以,結盟不能隨意,很多蠱仙結盟都是慎之又慎的。
  方源原本打算,利用宙道殺招,延長仙竅的時間,然后告知楚度這個情況。
  這就不算哄騙了,畢竟是事實。
  然后,方源再縮短仙竅時間,在渡劫開始前一刻,告知楚度情況有變。如此一來,楚度來不及趕到這里,雖然會破壞和楚度的關系和信任,但也只能如此處理。
  楚度是很謀略的,和他的盟約沒有什么漏洞可鉆。方源能想到的,就只有偷奸耍滑。
  這樣做,自然非常麻煩,耗費方源許多仙元不說,還會讓他和楚度之間產生罅隙。
  總之,十分糾葛。
  但現在,楚度被迫防守黑凡洞天,和百足天君糾纏在一起,無法脫身。
  方源不禁在心中贊嘆:這百足天君來得正是時候,相當于為自己暫時解決了一個大麻煩啊!
  “此番際遇,倒也是運氣不錯了。”
  方源按住一只信道凡蠱,開始回信。
  在信中,他對楚度的遭遇表示強烈的關心和同情,對百足天君的入侵表達最激烈的憤慨和仇恨。并且表示,一定會配合楚度,絕不會背棄盟約。但是!
  自己渡劫時期將近,得先渡過這個關口,才能幫助楚度,解決掉百足天君的這個大麻煩。
  希望楚度能夠理解一二。
  楚度很快回信。他表示相當理解,并且告知方源:解決百足天君的入侵并不困難,他已經號召了其余幫手,希望方源解決了這個麻煩之后,迅速出手。
  方源立即回應:盡自己最大所能,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請楚度堅持!
  幾天后。
  方源離開瑯琊福地,利用超級蠱陣,傳送出去。
  隨后,他馬不停蹄地趕到地溝中,選擇了一處不深不淺的地方,落下了仙竅。
  北原的地溝,主要有十七條。是由北原的僵盟掌管。但義天山大戰之后,僵盟被影宗算計,被魔尊幽魂主動犧牲,用來煉制至尊仙胎蠱,導致五域各地僵盟都一夜盡亡。
  不過,影宗方面也有所布置。
  北部僵盟這塊,大本營陰流城就沉沒于地溝之中,除了影宗余孽之外,沒有任何蠱仙能尋找到它。
  方源來到的這處地溝,自然不是僵盟地溝。那里有大量的散仙、魔仙身影,都是尋找陰流城的投機之輩。況且還有陰流城隱藏,說不定影無邪等人,就偷偷跑到這里去了。方源除非是傻,才會選擇那里作為渡劫地點。
  大部分的地溝,都被各大超級勢力瓜分,或者被蠱仙強者占據。
  方源選擇的這條,已經被開發殆盡,舅舅不疼姥姥不愛,又經歷過數十次激戰,荒涼貧瘠,中部還有斷層,總之人跡稀少。
  方源選中此地,純粹是因為這里有豐富的土道道痕,暗道道痕的量也很豐富。
  仙劫鍛竅!
  方源成功催動了這個仙道殺招。
  隨后,他徹底敞開仙竅門戶,天地二氣洶涌而入。
  不久,第五次地災成形。
  天空晦暗下來,一只巨大的骷髏頭黑影,占據了大半天空。
  骷髏頭桀桀大笑,張口一吐,吐出一股黑蟒般的暗流。
  暗流穿梭,速度飛快,所到之處,沙碩土壤無不被侵蝕得面目全非,頃刻之后,盡數消融,化為一灘灘的黑色腐水,散發陣陣惡臭。
  地災——腐蝕暗流!
  方源認出地災跟腳,連忙出手應對。
  腐蝕暗流十分難纏,方源其實也沒有什么針對克制的方法,只能是用攻伐殺招強硬對抗。
  骷髏頭張口連吐,一股股腐蝕暗流,仿佛是群蟒來襲,讓方源疲于奔命。
  天意將災劫威能提升到了極限,方源狼狽不堪。
  這一次地災,沒有狂蠻真意的參與,導致全部受到天意的掌控,唯純唯一,威能比前幾次都要浩大恐怖。
  不過,方源實力暴漲,東海信道傳承就算了,黑凡真傳他全部得到,如今各種宙道仙級殺招催發出來也是有模有樣。因此他雖然狼狽,疲于奔波,但一直留有余力,以防其他不測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