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44 葉凡vs白凝冰

“呼……”方源看著眼前一片黑色的腐臭坑地,長長地舒了一口氣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“第五次地災,總算是渡過去了!”
  腐蝕暗流讓方源疲于應付,不過好在他掌握了黑凡真傳,沒有一塊短板。堅持下來之后,將此劫難渡過。
  這里的地貌,徹底改變,需要花大力氣治理一番,才能重現之前的狀態。
  好在方源的至尊仙竅足夠廣大,這片地方位于小西漠當中,原本也是片荒涼之地,所以方源的損失微乎其微。
  甚至,他完全可以保留這片地域,不做任何治理。
  福兮禍兮,凡事都要兩面看待。
  這塊地方雖然不能栽種尋常植株,但卻可以看做是一種極端的環境,可以讓許多特殊的猛獸、植株,在這里生存繁衍。
  當然,這里殘留的天意,方源是需要用大量的我意凡蠱,來徹底清除的。
  不過,這只是小事一樁了。
  重點是第五次地災算是渡過去了。
  順利地返回瑯琊福地,方源總結一下,他發現第五次地災雖然威力強盛,超過之前任何一次,但卻也沒有超出自己的原先估算。
  能夠渡過地災,關鍵的原因在于——方源的實力增長程度,大大超過地災威力的增長。
  “看來地災并不可怕,目前為止,地災已經阻擋不了我了。可怕的是人劫!”
  方源回想起第四次地災,人劫的恐怖,他心底還是冒寒氣。
  那場人劫相當可怕,連太古石龍都登場了。人劫威能大大超過方源的極限,全靠他坑蒙拐騙,臨危不亂,才險險渡過。
  “這么一想,天意之所以醞釀人劫的原因,豈不就是單靠地災已經扼殺不了我嗎?”
  “正因如此,天意才千方百計地布局,利用人劫來毀滅我。”
  “我這一次渡劫,就沒有遇到什么人劫。那是因為,我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天意無法捉摸出我的計劃圖謀。再加上我行動迅猛,讓天意沒有足夠的時間來醞釀人劫!”
  天意不是假意,影響能力沒有假意那么顯著。尤其是對修為更高,靈性最強的人族蠱仙而言。
  這么一想,方源覺得以后,還是不要固定在某個地方渡劫為好。
  總是在北部冰原渡劫,才讓天意有機可乘,潛移默化地影響到了許多異人蠱仙,真的差點害死方源。
  “只是這一次,我刻意選擇地溝,就是想遇到土道災劫,幫助我的至尊仙竅增添大量的土道道痕。結果卻碰到暗道地災。”
  地溝中,土道、暗道兩種道痕最為濃郁。
  方源這一次成功催動了仙劫鍛竅,災劫的類屬就在這兩者中選擇。
  但天意顯然不想讓方源如愿以償,沒有形成方源最想要的土道地災,而是暗道。
  方源用道可道仙蠱偵查一番,發現自己身上的暗道道痕,數額暴漲,已經十分接近一萬了。
  “之前暗道道痕有些基礎,但十分薄弱。這一次地災,起碼增長了九千道痕!也不算毫無收獲。”
  方源雖然暗道境界很渣,但是他卻掌握著一只暗道仙蠱——暗渡!
  這只仙蠱對他大有用處,能夠遮掩自身,一定程度上屏蔽天意感知。姜鈺仙子曾用此,為黑樓蘭完美地遮掩過十絕氣息。
  這一次渡劫,方源只花費了數天而已。
  黑凡洞天那邊,還在僵持狀態。
  楚度是七轉巔峰戰力,黑凡洞天又被他布置嚴謹,防守滴水不漏。
  不過,方源卻可以看出,真正占據上風的,還是百足天君,雖然他屢次突進沒有成功,看起來有些灰頭土臉。
  因為百足天君純粹是進攻,是打是退,什么時候打,什么時候退,完全由他決定。而楚度只能依賴洞天進行防守,不知道什么時候百足天君動手,又用什么方法。這就很被動了。
  “楚度守久必失。不過距離他的極限,肯定還有一段時日。”方源暗暗揣摩戰況。
  他開動腦筋,開始琢磨楚度若是戰死,對他自己有利還是有害?
  一番思考,方源覺得:楚度還是不死為妙。
  原因主要有幾點。
  第一,楚度身上有著方源的投資。最大的一筆投資,就是七轉仙蠱招災。楚度若死,招災必亡。
  第二,楚度和自己身上有著盟約,見死不救是不行的。
  第三,今后災劫會越來越強,楚度掌握招災,能夠替方源分擔很大一部分壓力。他的存在,更有利于方源的發展。
  第四,若是幫助楚度護衛住黑凡洞天,那么方源就可以移栽天晶的蓄養池,利用黑凡洞天,源源不斷地產出天晶,為再次孵化、豢養上極天鷹做準備。
  “看來我還是要出手,對付百足天君的。”方源暗下了這個決定。
  不過,此時他卻不忙出手。
  就讓楚度再苦捱一段時間,自己剛剛渡劫,需要休整,青提仙元更需儲備積累。
  這理由正正當當,不算違背盟約,就算楚度得知,也無法詰難方源。
  南疆,日冠山。
  此山巍峨蔥蘢,佇立大地之上。每當朝陽時分,便有日暈籠罩山頂,宛若一頂光明高冠,因而得名為日冠山。
  此刻卻是夜晚。
  明月清輝,灑遍山間。
  “還有誰來?”葉凡傲立,雙臂懷抱在胸口,駐足在一塊巨大的山石之上。
  在他的對面,一群蠱師畏畏縮縮,猶豫不前。
  他們已經被葉凡殺怕了!
  “葉凡,你是給家族驅除流放出來的,你也是一個散修。我們都是散修,何必自己人為難自己人?”一位蠱師開口道。
  葉凡冷笑:“交手之前,你們依仗人多勢眾,怎么不說這話?更何況,你們算是散修嗎?霸占此山,劫掠四周,身為蠱師,恃強凌弱,恣意欺辱甚至屠戮凡人。你們統統罪大惡極,根本就是魔修,算不上散修!”
  “冤枉啊。罪魁禍首都已經伏誅在葉凡的手中,我們只是被逼才這么干的。”
  “還有,自從我們俯首于白煞老大,我們已經再不為非作歹了!”
  蠱師們嚎叫起來。
  葉凡的臉色微微一緩。
  據他打探得到的情報,情況的確如此。
  自從白凝冰執掌日冠、靜流兩山,壓服群魔,就約束收下,沒有做過什么令人發指的惡行。
  “哼,若非如此,你們現在都已經喪命,我怎可能留你們到現在?”葉凡冷哼一聲,又繼續道,“此次我代表商家,就是來打通日冠、靜流兩山的。我在這里等候,你們速去叫白煞出來見我。否則,到了天明時分,我就將這里屠戮一空!”
  葉凡十分機敏,不是單憑勇猛的莽夫。
  他知道靜流山的防御,遠比日冠山要周到嚴謹數倍,自己孤身一人前來,不可強攻蠻干。
  打草驚蛇,把白煞主動吸引出來,方是良策。
  不過他此話話音剛落,就聽到一個冰冷清澈的聲音響起:“不必叫了,因我早已經來了。”
  說著,十幾道身影,出現在山腰那處。
  群魔見之,狂喜大叫:“白煞大人!”“是白煞大人來救我們了!”
  葉凡舉目視之,只見來者皆是蠱師,修為方面比日冠山要普遍高出一層。其中不乏魔道、散修中的好手,還有幾位,已經成名多年,各具特異的風度。
  但真正吸引他眼球的,乃是最中央的那一名女子。
  此女一身白衣,銀發晶瑩,宛若流蘇,垂至腰際,深藍的眼眸清澈如湖,波瀾不驚,肌膚若雪,面容冷漠,難掩絕美的容顏。
  此刻,她正躺臥在一個竹制的躺椅上,好整以暇,雙眼似閉,仿佛假寐。竹椅前后,由四位雪人擔負。
  葉凡心中一動。
  他流浪在外,也算見多識廣。
  單論外貌,白凝冰的容顏絕對是絕美!能和其相提并論的,唯有商心慈一人。
  “白煞大人,小的們拼盡全力防守,等你等的好苦啊,您終于是來了。”這時,一位魔道蠱師跌跌撞撞,爬到白凝冰的面前,口中大叫,滿臉諂媚之色。
  “你,畏敵避戰,該死。”白凝冰微微睜開一絲眼簾,眼眸中藍光一閃,下一刻那位跪在地上的蠱師,就徹底凍成了冰霜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  群魔頓驚,白凝冰身后的幾位強者更是身軀發顫,回憶起了當初初見白凝冰的恐怖。
  葉凡也是一驚,旋即勃然大怒。第一眼看見白凝冰的好感蕩然無存,取而代之的是怒火熊熊。
  “果然是魔頭!連自己人都殺!”葉凡口中呼喝,跳下巨石,怒視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微微一笑,伸出如蔥玉指,對著葉凡輕輕一點。
  剎那間,葉凡只感覺一股冰冷之氣,籠罩自己的左腿。
  他定睛一瞧,只見自己的左腿上,竟然在轉瞬間結成了一大塊的透明冰塊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招數?我早就催著防御殺招,但竟然連一絲抵擋之力都沒有?!”葉凡十分震驚。
  一直以來,他運用這些手段,無往不利。但現在,卻在白凝冰的手中,連一個回合都撐不過。
  “白煞究竟是什么修為?我的手段,可是蠱仙周青青大人親自授予的!竟然如此不濟!!看她模樣,似乎還留有余力。難道我這一次要戰死于此?”葉凡心頭猛震。
  他太低估白凝冰了,沒有料到雙方的差距如此巨大。不過震驚之后,葉凡很快平定心境,絕境中戰意更加旺盛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