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54 不在乎

“哦?”方源聽到胖山的回答,心中驚訝不已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最近一段時間,他自己苦苦追尋的解除盟約的方法,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,出現在他的眼前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情緒變得有些復雜。
  他原本以為楚度是要他來這里邀請人手助力,沒想到楚度的真正用意,卻是解除盟約。
  “楚度有這樣的后手,但是一直留著不用,到了現在才啟用,顯然讓瘋魔三怪出手相幫,是有代價的。”方源心中揣摩。
  瘋魔窟這種地方很特殊,時常有魔音出現,讓道痕混亂,一切仙材都是廢材。因為特殊的環境,在這里的蠱仙,甚至連寶黃天都溝通不了。
  瘋魔三怪是處于與世隔絕的狀態。
  而霸仙楚度因為要時刻防備百足天君的進攻,也是分身乏術。他不可能自己親自行動,將整個黑凡洞天交由外人防守。
  因此,楚度雖然和方源剛結識不久,但因為彼此深切的盟友聯系,事到臨頭,楚度也不得不讓方源過來,將瘋魔窟的秘密暴露出來。
  “不,楚度的城府也相當深沉。或許他是故意暴露給我的,也說不定呢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又閃過一個念頭。
  如果他的這個猜想成立,那么楚度的用意,方源也有些猜不透。
  方源精于謀算,楚度同樣如此,能夠讓超級勢力劉家都無奈的霸仙,怎可能是一位單純的莽夫?
  當即,方源屏息凝神,向胖山試探問道:“據我所知,霸仙大人身上的盟約可有不少,而且分屬各類,并非單純的信道盟約,還有其他流派能夠達到信道的效果。”
  方源純粹隨口亂說。
  不過,楚度縱橫北原這么久的歲月,總要和人打交道,身上沒有盟約若說少了,可能性也小。
  不是仙撫須不語,臉上微微而笑。
  胖山開口,語調仍舊那么低緩,卻透露出一股充沛的自信:“不管何種盟約,那些流派,我的法子都能解決。因為我的這種仙蠱,名為‘在乎’。”
  仙蠱在乎?
  方源沒有遮掩心中的驚異,全部從臉色上流露出來。
  在乎仙蠱,幾乎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
  因為它是奇蠱榜前十之一。
  以前,更是在排位上高達第三。
  不過在義天山大戰之后,方源的身份真相大白,令世人皆知他是利用春秋蟬重生回來的未來之人。
  因此,春秋蟬的排名從原本的第七位,一舉上升到第三。
  原本第三位的在乎仙蠱,就順勢落到了第四位。
  奇蠱榜也在不斷變化。
  當然,前十位很少有變動。
  春秋蟬和紅蓮魔尊有關,后者卻是神秘至極,留給世人的信息在尊者中最是稀少。關于春秋蟬的傳聞,也是眾口不一。方源的實例,證明了春秋蟬的巨大價值,讓這只仙蠱在蠱仙心中地位大增,導致排位上漲。
  前十的奇蠱中,大部分和九轉尊者有關。
  排行第四的在乎蠱,就是無極魔尊找尋到《人祖傳》中記載的一處天地秘境“乎”,才在那里煉制而出。
  排行第五的是氣遁蠱。
  第六位斗轉蠱,源自樂土仙尊。
  第七位的通心蠱,源自星宿仙尊。
  而第一位的奇蠱,則是巨陽仙尊所煉。
  根據《人祖傳》中第四章,第二十四節的記載——
  人祖想要救出自己的兒女,卻在途中遭遇到了獸人,受到了恐懼蠱的影響。
  恐懼蠱讓人祖害怕一切,令他畏縮不前,再不能繼續進發。
  人族飽受恐懼的折磨,苦不堪言,便向自己蠱請教。
  自己蠱便道:“那就讓我吃了它。”
  人祖擺手:“不成,不成。我躲避恐懼還來不及,你若吃了它,自己的恐懼將伴隨我一生。你這樣做,太亂來了。”
  人祖又向思想蠱請教。
  思想蠱便告訴他:“人啊,你要克服恐懼,就要有勇氣。”
  人祖苦惱:“我原本有勇氣蠱作伴,它是信念蠱的朋友,但是后來因為我遇到了毛民,因為失敗蠱,讓它離開了我。”
  思想蠱說:“我教你一個方法,你把恐懼蠱藏在你的心底。然后繼續前行,勇氣蠱就會自投你的懷抱。勇敢的人并非沒有恐懼,他只是將恐懼深藏在心。”
  人祖更加苦惱:“蠱啊你是怎么想的呀?我正是因為害怕,才無法前進,所以才想獲得勇氣。你卻告訴我,要獲得勇氣,首先要我前進。”
  正當他們交談的時候,一只蠱蟲飛了過來。
  “是勇氣蠱嗎?”人祖歡喜了一下,又失望了。
  因為來的這只仙蠱,不是勇氣蠱,而是愛****。
  有時候,愛情會主動尋來。
  愛****說道:“人啊,我在你這里聞到了希望和恐懼,我愛情的食物便是它們。”
  人祖喜道:“恐懼你可以拿走,但是希望是我的,不能給你。”
  愛****不肯:“只有希望和恐懼同時滋養我,我才能存活下去。人啊,那我就只好留在你的身邊了。”
  人祖對愛情蠱沒有多少好感,不是很愿意,但愛情蠱卻道:“你別忙趕我走,有我在,你就能喚來勇氣蠱。”
  果然,人祖呼喚幾聲,一會兒,勇氣蠱重新飛到了他的身邊。
  “啊,這是愛情的氣息。哦,還有恐懼。”勇氣蠱滿足地落到人祖的心中去了。
  它居然和恐懼蠱是好朋友,兩只蠱在人祖的心中盤旋飛舞。
  恐懼和勇氣,往往近在咫尺。
  人祖有了勇氣,終于恐懼大減,能夠重新上路了。
  “人祖啊,我要感謝你,因為你讓我擺脫了恐懼。”在人祖啟程之前,獸人來到了他的面前。
  “我這里有兩只蠱,一只是忠誠,一只是背叛。你選一個,當做我對你的感謝吧。”獸人說著,掏出兩只蠱蟲出來,一只手上各一個。
  人祖不知道選擇哪一個才好。
  愛****說道:“去選擇忠誠吧。你已經有了恐懼。”
  思想蠱卻說:“去選擇背叛吧。你已經有了勇氣。”
  人祖左右為難,對獸人道:“我可以先看看嗎?”
  獸人說:“完全可以啊。”
  人祖便接過忠誠蠱、背叛蠱,沒想到一到他的手中,原先的忠誠蠱變成了背叛蠱,原來的背叛蠱變成了忠誠。
  人祖感到很奇怪。
  獸人解釋道:“他人的忠誠便是對自己的背叛,背叛他人是對自己的忠誠。”
  自己蠱這時候開口:“人啊,選擇背叛吧。你既然要走自己的路,就需要背叛他人,甚至還需要背叛自己。”
  人祖這才決定下來,選擇了背叛蠱。
  獸人收起忠誠蠱,分別時他告誡人祖:“人祖啊,你有了背叛,就不能去一個叫做‘乎’的地方。在‘乎’這個地方,背叛就能傷害你。不在‘乎’的話,背叛蠱就傷害不了你了。”
  人祖點頭:“謝謝你,獸人,你的告誡我記下來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瘋魔窟中。
  胖山念頭一動,從其仙竅中飛出了仙蠱在乎。
  他對不是仙開口道:“我雖有在乎仙蠱,但還不夠。”
  不是仙撫須大笑:“我明白了!”
  他也取出一只仙蠱。
  “這是仙蠱‘不’。”
  兩只仙蠱各具奇形,緩緩漂浮到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胖山、不是仙又分別化出各自的一股意志,還有各自的一堆紅棗仙元。
  “有勞小友,將這些帶給霸仙。屆時,自會讓他后顧無憂,不受盟約反噬之害。”不是仙對方源道。
  方源都有些恍惚。
  兩只七轉仙蠱說借就借,干脆得大異尋常。是他們倆和楚度關系密切,還是本身受到了瘋魔窟的影響?
  兩團意志包裹著仙蠱和仙元,紛紛沒入方源的兩個袖口中去。
  方源行了一禮,臨走前問道:“敢問兩位前輩,若是今后在下欲借這兩只仙蠱,該當如何?”
  胖山沒有說話,睜開的一絲眼縫,又都閉合,似乎再次陷入沉眠之中。
  不是仙撫須微笑不語。
  方源心中一嘆,轉身離開。
  不是仙沒有相送。
  不過好在方源早已經記下路線,原路返回,有驚無險。
  Ps:今天就這么多了,缺的明天補。太累了,為了這短短的人祖傳蠱師,想得腦袋眩暈,簡直是心血枯竭。容我休息休息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