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67 瘋魔之約

數天之后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北原,瘋魔窟。
  “柳貫一,我們等你很久啦!”不是仙主動來到第一層,接應方源和楚度。
  三人一邊交談,一邊往更深處前行。
  方源發現,這一次的路線和他上一次前來時,又稍稍有了不同的變化。
  “難道最近的魔音,很是頻繁嗎?”方源開口詢問道。
  “的確是越來越頻繁了。所以我們前進的路線,也要跟隨時常變動。魔音一起,引發道痕錯亂。不僅會讓荒獸瘋狂,也會改變地形地貌。”不是仙解釋道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們見到了胖山。
  胖山從沉眠中醒來,睜開一絲眼縫:“又見到了你,楚兄。”
  他和楚度的關系,似乎很好。
  隨后,他又看向方源:“柳兄,你的本事我已知曉,定下瘋魔之約后,咱們再細聊。”
  方源便問:“如何和你們定下瘋魔之約?”
  “那就要下去,進入倒數第三層。我行動不便,就不陪你們去了。”胖山語焉不詳,解釋了等于沒解釋。
  “隨我來吧。”不是仙繼續帶頭領路。
  三仙繼續往下跋涉,越是深入,路線越是曲折變化,有時候明明直線距離很短,但偏偏要繞上一個巨大的圈。
  “相信我,在這里繞遠路,反而比走直線更加快捷。”不是仙笑著道。
  楚度也點頭,指點方源:“待會兒到了下去,可別太驚訝。”
  方源不免心生出更多的好奇和期待。
  半晌之后,通過一個洞窟,方源正式踏足瘋魔窟的倒數第三層。
  視野中,一片光華璀璨。
  各種顏色,五彩繽紛,從石頭上、泥土中、草木上瑩瑩放光。
  方源倒吸一口冷氣:“這,這都是道痕光暈!唯有準九轉的仙材,才能綻放出這等道痕之光。這里的道痕竟然如此濃郁,每一片土壤,每一塊石壁,豈不都是準九轉的仙材了?!”
  不是仙哈哈一笑:“柳兄這么說,也有道理。不過這些仙材道痕錯亂,是不能用的。”
  楚度看著方源吃驚的臉色,亦笑道:“當初我來到這里的時候,也和你一樣吃驚不小呢。”
  不是仙微微收斂起臉上的笑容:“這里的道痕濃郁至極,已經不單單只是散發出道痕之光那么簡單!而是形成了一種類似于戰場殺招的現狀。在這里行走,我們將舉步維艱。柳兄,你不妨試試看?”
  方源連忙搖頭:“不是仙你既然這么說了,我自然信你。我就不用試了。”
  不是仙望向楚度,微笑道:“柳兄你可比某人聰明多了,想當初,某位卻是不信邪,硬要往里面沖。我苦勸不住,結果讓某人吃了一個悶虧呢。”
  楚度摸摸鼻子,對方源坦誠道:“不是仙說的就是我。那一次受傷,我足足養了三年才徹底恢復。切不可小看這片道痕之地啊,這里堪稱是層層險阻,步步危機!教你一個竅門,盡量往自己修行的流派道痕上靠攏,那樣行走跋涉,阻力最小不過。”
  不是仙點頭:“正是此理。我乃律道蠱仙,要盡量走有律道道痕的地方。”
  “而我主修力道,卻是要靠攏這里的力道道痕。所以接下來的路,我們幫不了你,要靠你自己走了,柳兄。”楚度關照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。
  不是仙率先邁步:“我先走,柳兄可以好好瞧瞧。”
  方源便聚精會神觀看。
  不是仙每邁出一步,都是細心謹慎。起先,十步他走得輕松自如,動作也透著瀟灑。但十步之后,就艱難起來。二十步后,動作開始僵硬,仿佛無形的壓迫力量,重重地壓在他的身上。三十步后,不是仙出現明顯的汗漬。四十二步,他首次停下來,氣喘吁吁,回首對方源道:“柳兄,你看清楚了嗎?”
  楚度哈哈大笑:“不是仙!你別裝,你明明就是支撐不住了,還故意詢問柳兄,遮掩自己的窘迫。”
  不是仙被當眾揭了短,羞怒地道:“好你個楚度,我倒要看看你能一口氣走多少步路?能否有我的這般距離!”
  楚度冷哼一聲:“我怕你不成,你好好看著!”
  話音未落,他就邁開大步,走入道痕之地。
  起初,他的速度比不是仙還要快,龍行虎步,看得不是仙臉色一沉。
  但很快,楚度忽然一步踏錯,道痕之光在他腳下猛烈一爆,楚度悶哼一聲,雄軀狠狠一顫,一口鮮血直接當場吐了出來。
  遭此重創,他氣勢頓消,沒有停歇,楚度強忍傷勢,接下來一步一個腳印,速度卻是慢如蝸牛。
  最終,他走出了三十**步,第四十步的時候,終于無力為繼。
  一口氣泄了。
  停了下來。
  “終究還是比不過你。”楚度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嘆息一聲。
  不是仙已經足夠驚訝,他瞪圓雙眼,看著楚度:“好你個霸仙,比較之前,足足進步了這么多!慚愧,我久居瘋魔窟,行走這里的次數比你多出數百次,占了這么大的便宜,也不過一口氣才能走出四十二步而已。”
  楚度嗤笑一聲:“得了,別抬舉我。我知道你沒有動用全力,是想給我留面子吧?”
  不是仙也不否認,嘿嘿一笑:“即便如此,你的進步也遠超我的想象。你還真是個修行力道的天才,霸仙……盛名之下果無虛士。”
  楚度朗聲一笑,擺擺手:“好了,咱們別相互吹噓了,接下來就欣賞柳兄的表現。”
  兩仙微微側身,轉過頭來,目視方源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待會我露丑了,可別笑話我。”
  “柳兄且放寬心。你初來乍到,主要是體會踏足這里的感受。別執著于什么步數。”不是仙說道。
  楚度卻笑道:“哈哈,你放心,柳兄,你的狼狽我一定會記在心中。我第一次可是一口氣走了二十二步,你若不及我的話,我會笑話你一輩子的。哈哈!”
  方源也跟著笑起來,氛圍十分和諧。
  但實際上,他的心中卻是一片了然:“這兩人是故意試探我呢。”
  “雖然楚度舉薦了我,但是對我探索這里的能力,還是沒有把握,所以故意安排了這一著。”
  “他們一唱一和,故意叫我單獨行走,就是想探探我的底。”
  “若是我表現太差,對他們沒有什么幫助,說不定連瘋魔之約都定不下來!”
  事關無極魔尊,又關乎永生之秘,方源下定決心,定要走出一個好成績,向楚度和不是仙展露出自己的實力來。
  方源眼蘊神芒,深呼吸一口氣,向前邁開一步,然后穩穩當當地落在地上。
  他選擇的這塊地方,自然是積蓄著變化道痕。
  下一刻,方源臉色微變。
  “哈哈。”楚度察言觀色,幾乎在方源臉色變幻的同時,他笑起來,“柳兄,光看是沒有用的。這下你感受到了其中的壓力了吧?”
  方源心中怪異無比,但臉色卻絲毫不漏出什么破綻出來。
  他沒有回應楚度的話,而是悶聲不吭,繼續前行。
  一步兩步三步……就這樣方源連續走了十幾步。
  方源心中的怪異感受,越發濃郁:“怎么回事?為什么我絲毫沒有感受到任何的阻力?我已經走了十多步,步步向走在普通的平地上。”
  這明顯很不正常。
  方源很快就猜想,發生這種情況恐怕是因為他的至尊仙體。
  “楚度、不是仙他們,之所以承受壓力,是因為道痕之間相互排斥。這里道痕眾多,而蠱仙本身也蘊藏大量道痕。”
  “所以盡管他們一步步,都走在滿是律道或者力道的道痕上,但周圍的道痕,近在咫尺,仍舊會排斥他們,壓迫他們。”
  “但我卻不一樣。這里的道痕,不是仙道殺招,沒有殺傷能力,對我影響根本沒有多少!”
  “當然,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測。真正的原因,或許不是這樣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思考,一邊行走,又走了好幾步。
  不是仙、楚度的臉色都發生了微微的變化。
  “這個柳貫一,好強!”不是仙心中震驚不已。
  “他已經快要走到二十步了,還如此云淡風輕,我當時第一次走,幾乎是步步泣血,竭盡全力,狼狽至極!”楚度回憶起自己曾經的經歷,和眼前方源的情況一對比,簡直是嚴重打擊他的自尊心。
  一個念頭不由自主地從他腦海中浮現出來:“難道說,這個柳貫一修行變化道,比我修行力道還要天才?境界還要更高不成?”
  其實方源已經盡量偽裝了。
  他裝得氣喘吁吁,勞累不堪的樣子。
  但他的表現,主要是以剛剛楚度、不是仙的表現為參照的。他們兩人已經行走了許多次,經驗豐富無比,也在盡量保持風度。
  方源雖然表現出了狼狽的樣子,但也只是弱他們一點罷了。
  最終,方源走到二十步,停下不走,笑道:“我和楚兄你走得差不多啊。”
  楚度飽含深意地望著方源:“柳兄是藏拙了。”
  方源苦笑道:“我是強撐,再走下去,我可就要當場吐血了!”
  楚度的笑容比他更加苦澀:“不瞞柳兄,我第一次走的時候,到了十步開外就開始吐血了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