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68 修為暴漲

方源心頭一跳,終于明白自己表現得有些過火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不過這只是一點點的小失誤,不是什么大錯。
  “我們繼續前行,先定下盟約,再好好交流!”不是仙笑起來,態度比之前更加熱情。
  方源剛剛的表現,讓不是仙對方源的評價,直接提升上了好幾層。
  三人在道痕中艱難跋涉。
  越往前,道痕越是密集,阻力越來越大。
  當然,這完全是對不是仙、楚度而言。不過方源也很艱難,他必須表演出艱難的樣子,讓楚度、不是仙不會過分的懷疑。
  三仙歇歇走走,走走停停,短短的路程,耗費了他們足足一炷香的功夫。
  最終,他們來到一塊石頭面前。
  “又有新人了?”石頭忽然開口,一陣煙氣從石頭山升騰而起,旋即消散個精光。
  石頭已經化為一個干瘦矮小的蠱仙。
  他有山羊胡子,身高只及方源的膝蓋,一雙小眼睛精芒爍爍。
  “這位是瘋魔三怪之一,智道蠱仙秘謀人。”楚度適時作出介紹。
  方源心中啊了一聲:“此人竟然就是秘謀人!”
  表面上卻偽裝得很好,像是初次聽聞這個名號,當即行禮道:“你好,在下變化道柳貫一。”
  一天后。
  “柳兄、楚兄,你們幾乎來了就走,真的不多留幾天嗎?”在瘋魔窟的最頂層,不是仙最后挽留道。
  “不了。”楚度苦笑拒絕,“你也知道北原現在的局勢,我新立了楚門,和百足家聯合。如今正道勢力對我們這些散修外派,看不順眼,正在糾集人手,要對付我們呢。”
  不是仙長嘆一聲:“紅塵濁世,有什么好留戀的。權利名聲,死后又能留在手中嗎?《人祖傳》中,太日陽莽死后,魂歸生死門,棲息在安魂湖畔,名聲蠱是離他遠去的。唯有永生,才是我輩蠱仙值得追求的目標啊。”
  楚度面露堅毅之色:“我誓要將力道發揚光大,這是我答應了某個人的話。如果做不到的話,恐怕我會一生不安!”
  方源忍不住看了楚度一眼。
  他還是第一次聽到,楚度說出自己的志向。
  楚度此刻的誠摯神情,似乎也不是偽裝。
  “看來楚度修行力道,也有故事。”方源正想著,就聽到不是仙對他發問。
  “柳兄,你大有潛力可挖,為什么不干脆留在這里?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我此次前來,主要是為了締結瘋魔之約。如今盟約已成,我還有其他要事去處理呢。”
  不是仙實則更看重方源。
  主要是方源第一次踏足的表現,讓他有了深刻的印象。
  方源在這方面,比不是仙更有自信。
  他覺得自己,甚至能在倒數第三層道痕之地中,撒了歡的飛奔。
  不過那樣,就太驚世駭俗了。肯定會把瘋魔三怪驚得下巴都掉下來!
  “倒數第一層、倒數第二層,我沒見過,不好估量。但倒數第三層的確對我構成不了什么障礙。衍化蠱就在倒數第一層中,可惜瘋魔三怪在此把守,我根本不能獨自行動。”方源心中有些遺憾。
  總有一天,他會回到瘋魔窟,利用自己的優勢對這里展開探索。
  但現在,明顯不是時候。
  盡快提升修為,才是最要緊的事情。
  至于衍化蠱,就算方源拿到手,又有什么用呢?高達九轉的仙蠱,讓方源聯想到了智慧蠱,方源用不上,也不會用。得到了反而是沉重的負擔!
  “除了永生之外,其余的事情皆是俗物。柳兄,你處理完要耗費多久時間?”不是仙追問道。顯然他不想就這樣放棄方源這個好手。
  方源目光一閃,看向楚度:“其實我也是楚門中人,這一次黃金勢力圍攻楚門,我也當盡一份力。”
  楚度明知方源是拿自己托辭,但聽聞這話,還是感覺心中一暖。
  “唉,你們吶……罷了。”不是仙見勸說不動方源,只得放棄。
  方源和楚度和不是仙告別,迅速飛入天際。
  在回程的路上,方源詢問楚度,有關北原的大勢,以及楚門面臨的困難。
  方源也定下瘋魔之約后,和楚度的關系又深厚一層。
  楚度沒有隱瞞他,苦笑道:“這一次,我也感到壓力頗大。盡管我楚門和百足家聯手,但對方的實力,是我們的數十倍,甚至上百倍!不過好在對方人心不齊,各有地盤,能抽調出來的蠱仙力量比較有限。又是正道,講究規矩和顏面……我們還是有機會的。”
  “對方何時發難?”方源問出一個關鍵問題。
  楚度嘿嘿一笑:“早著呢。別看他們四處宣揚,如何叫囂,距離真正行動起來,還有一段時日。這些黃金家族之間,也各有矛盾和齷齪。他們考慮得東西,要更多,遠遠沒有我們魔道簡單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。
  楚度的一番話,讓他對北原的當今局勢,有了更加清晰的認知和判斷。
  楚度看了方源一眼:“這句話問的有些冒昧,柳兄,你的變化道境界已經是大宗師了吧?”
  “啊?還沒有。”方源答道。
  “即便不是大宗師,恐怕也是準大宗師了。”楚度一副我認定了的樣子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,反問道:“你是如何看出來的?”
  楚度嘿然道:“我是從你行走道痕之地的表現,推測出來的。境界越高,對于瘋魔窟的探索就有越多的幫助。不是仙對我的進步,大感驚訝。其實是因為我最近在力道境界上,得到了一個質變的飛躍。”
  楚度盯著方源,目光頗有深意。
  方源頓時知道他肚子里的話,無非是想問及仙劫鍛竅殺招的事情。
  畢竟,楚度只是利用招災仙蠱,蹭了方源一些便宜罷了。
  真正引動狂蠻真意的核心手段,方源一直保密,沒有向他透露分毫。
  方源知道楚度真正想問的是什么,但他故作不知,只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
  四個字說完,就再無下文,開始悶聲趕路。
  楚度眼中閃過一抹深切的失望。
  他對仙劫鍛竅一直覬覦在心,但此時局勢,這個仙劫鍛竅卻不是重點。
  所以楚度問得很含蓄,他知道方源這樣的聰明人,一定聽出了他的潛在意思。
  但方源的回應,卻只有四個字——原來如此。
  楚度立即明了,這是方源在回絕他。
  正如楚度提問的很含蓄委婉,方源的回答也是如此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代表著方源引動真意的手段,是非賣品,拒絕交易。
  “只能暫時放過了。”楚度心中遺憾,但更有理智。眼下的局勢,讓他要加深和方源的合作,而不是惡了這段交情。
  方源沒有和楚度一同回到黑凡洞天中去。
  在半途中,他就和楚度分別。
  方源一路往西南方向疾飛,數天后,他落到一處平淡無奇的荒丘之上。
  “雪松子的記憶,就是標注的此處。”方源環顧四周,確認自己來到了正確的地點。
  他開始催動仙蠱,片刻后仙道殺招催動成功,讓他發現了一處仙竅福地的準確位置。
  這仙蠱和仙道殺招,都是方源向百足天君商借而來。為此,他付出的代價不菲。
  不過,對于方源而言,也是物超所值了。
  “發現了!”方源雙眼驀地精芒一閃,當即喚出上極天鷹。
  上極天鷹承載著方源,盤旋幾圈之后,帶著他洞穿空間,降臨到一片陌生的福地之中來。
  這片福地的主人,生前主修土道,所以這片福地中到處都是黑色的爛泥。
  許多小小的泥怪,在這里打滾。
  時而一頭荒獸級的巨大泥怪,從泥漿深處翻騰而出,像是卷起黑色的巨浪。
  一個泥巴小人,頭上長著一顆青色小草,懸浮飄起,來到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“叭叭叭。”泥巴小黑人開口,對方源道。
  方源聽到耳中,卻是明白了對方的意思。
  他不禁將目光投向下方的泥漿當中,口中輕聲呢喃:“要成為這片福地之主,就要打敗五頭荒獸泥怪的聯手么?呵,真是小意思。”
  土道福地的認主標準,對于大多數六轉而言,是比較困難的。
  但對于方源而言,卻簡單得很。
  方源對土道并不陌生,事實上,由于前世的一段歷練,他的土道境界有大師級。
  吞并了這個土道福地之后,他的西漠之中,便憑空多出了好大一片的沼澤地。
  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里,方源四處奔波,不斷搜尋福地,吞并福地。
  上極天鷹展現出極大的利用價值,讓方源能夠輕易地進入福地中進行探索。
  這些福地的情報,基本上來源于方源俘虜的那些蠱仙魂魄。
  東方長凡、鄭靈、雪松子、黑凡洞天中的九位蠱仙、亂流海域中的多位蠱仙魂魄,還有一位大活人黑城。
  細細數一下,方源的蠱仙俘虜還真的不少!
  這些俘虜早就被方源搜魂了多遍,榨干了每一絲的情報。
  方源的修為突飛猛進,提前跨越了一次又一次的災劫。至尊仙竅的空間,還有資源也隨著他每一次的成功,一次次上漲一大截。
  方源的第一次天劫,早就被跨越過去。
  當方源再次回到瑯琊福地時,短短時間里,他已經是渡過二次天劫,距離最后的第三次天劫,也僅有三次地災的六轉蠱仙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