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69 血原武斗大會

北原,鳳仙洞天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八轉蠱仙鳳仙太子,靜靜地盤坐著,雙目緊閉。
  他的周身火光纏繞,似霓裳飄揚,絢爛多姿,似龍蛇飛舞,卓而不群。
  驀地,鳳仙太子張開嘴巴,向外吐出一顆小小的火焰珠子。
  火焰珠子隨風見漲,一個呼吸之后,就膨脹成了嬰孩腦袋大小的橙紅火球。
  火球圍繞著鳳仙太子不斷盤旋飛舞,時上時下,忽左忽右。
  須臾,鳳仙太子又張開嘴巴,再吐出一顆火焰珠子。
  片刻之后,鳳仙太子的身邊已經有了八顆火球,在呼呼飛旋,相互之間并不碰撞,各自以玄奧的軌跡,始終圍繞著鳳仙太子。
  就在這時,鳳仙太子猛地睜開雙眼。
  銳利無比的精光,從他的眼中透射而出,讓人不可逼視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八顆火球相繼自爆開來,化為零散的火焰,旋即消散在空中。
  “又失敗了么,沒有推算出任何方源的跡象。”鳳仙太子目光炯炯,緊緊盯著火球爆散開來的火焰。
  若是推算成功的話,這些火焰會在瞬間描繪出方源伸出的位置,以及他正在做什么的畫面。
  但顯然,鳳仙太子再次失敗。
  他一無所獲。
  “我到底不是智道蠱仙啊,僅僅模擬智道,看來是無法推算出方源的位置了。”鳳仙太子嘆息一聲。
  他受命緝拿方源,但苦惱的是,方源潛藏得太深了。很多時候,他都深居福地中,不出來。福地、洞天,只要不是融合了九天碎片的話,就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,和五域外界完全隔絕,就算是紫薇仙子也推算不出來。
  鳳仙太子主修變化道,更是不可能了。
  當然,方源也會外出。
  但他有見面曾相識,更有暗渡仙蠱。搭配他身上不少的暗道道痕,使得方源每次都能遮掩自身的行跡。
  “鳳仙大人,宮家來人,要求見大人。”這時,一位身著黃衣的女蠱仙,來到大廳,開口匯報。
  她貌美如花,雙眼水靈靈的,櫻桃小嘴,正是鳳仙太子的兩位蠱仙侍女之一——樂瑤。
  “宮家來人?哼。”鳳仙太子眉頭微揚,“不見。”
  “可是宮家的蠱仙,帶來了長生令。”樂瑤遲疑道。
  鳳仙太子冷笑一聲:“長生令又如何?它管得了黃金血脈,我又不是。”
  樂瑤微微撇嘴:“可是大人,你忘了,我們現在都是安插在北原的臥底。你表面上的身份,還是宮家的女婿,外姓太上長老呢。公然不遵長生令,恐怕不妥吧?”
  “哈哈。”鳳仙太子朗聲一笑,“樂瑤你只說對了一半。長生天的確不容小覷,它是九轉洞天,有著巨陽仙尊的底蘊,深不可測。在北原就如同中洲的天庭!但長生天這一次忽然下令,要結合黃金部族,各大正道超級勢力圍攻百足家,這是黃金血脈對外的統一爭戰。八十八角真陽樓的倒塌,百足家的成立,以及楚門的創建,連續挑逗長生天的底線。長生天這一次,絕不會下令來要求我動手。藥皇才是他們唯一的選擇!”
  鳳仙太子一針見血的分析,讓樂瑤眼前一亮,但她仍有不解:“那為什么宮家蠱仙,會專門手持著長生令而來?”
  鳳仙太子眼中閃過一抹冷光:“宮家這些人,這是狐假虎威,想利用長生令糊弄住我,讓我出面。宮家的心思,你又不是不知道,這些人還做著成為正道第一的美夢呢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,那咱們就不見了!”樂瑤笑起來,露出珍珠般的貝齒,笑容靚麗,宛若春景。
  一切果然如鳳仙太子分析的那樣,幾天后,長生令傳遍了整個正道的黃金血脈家族,最終落到了藥皇手中。
  藥皇用枯朽的老手,拿捏著長生令,悠悠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這長生令,終究還是要到我手中的。”
  聽他這樣自言自語,原來藥皇也早有覺悟。
  事實上,情勢其實很明顯。
  百足天君乃是八轉蠱仙,北原正道勢力聯合起來,要對付百足家,那么就勢必至少要有一位八轉蠱仙來對付百足天君。
  縱觀北原明面上的八轉蠱仙,百足天君首先排除,雪胡老祖是魔道,五行**師是散修陣營,冒犯長生天,已經被關押在劫運壇之中。只剩下鳳仙太子和藥皇。
  鳳仙太子出身是最大的硬傷。
  他不是黃金血脈,只是宮家的女婿!
  若是依靠鳳仙太子,戰勝了百足家,那么豈不正是應了五行**師的話了嗎?堂堂的黃金血脈,巨陽仙尊的子孫們,難道就不能依靠自己解決強敵嗎?
  所以長生天方面,最屬意的始終只有一人,那就是八轉煉道蠱仙藥皇了!
  其實,藥皇內心深處真的不想攤這潭渾水。
  這段時間,他還在忙著煉制起死回生仙蠱呢!
  被嚴重干擾,藥皇的心情自然很不愉快。
  啪。
  一聲輕響。
  藥皇將手中的長生令,隨手丟在了桌子上。
  “還是先找百足天君談一談罷。”藥皇長嘆一聲,收起仙竅,來到北原外界,沖入白天之中。
  片刻后,接到藥皇邀請的百足天君,猶豫了一下,還是決定先和藥皇會面,交談一番再說。
  兩位八轉蠱仙面對面,在白天中進行了密談。
  其實他們之間,頗有交情。
  很早之前,百足天君就為創建百足家做打算了,所以在當時身為散修的他,就和藥皇走的很近。
  百足天君想要在正道立足,但正道蠱仙只有兩人,鳳仙太子獨居一方,出身不正,和宮家的關系有不好。
  百足天君能夠親近的目標,其實也只有藥皇一人。
  后來,百足天君還和藥皇一起,斗過雪胡老祖。雖然雙雙戰敗,成全了雪胡老祖的名聲,但此事也讓百足天君和藥皇之間的關系更近一層。
  所以,雙方見面,并無火氣或者劍拔弩張的氛圍。
  “老友,怎么說?”藥皇首先笑道。
  “唉,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不瞞你說,我也是始料未及啊。”百足天君攤開雙手,他肚子里的確有一肚子的苦水。
  他原本的目的很單純,就是想要強攻下黑凡洞天。
  但沒想到楚度的個人實力,還有戰斗力,要超出百足天君之前的估計。導致事情一再變化,讓百足天君無法抽身。
  其中,北原蠱仙界的那些謠言,關于百足天君威脅論的話,基本上都是楚度安排人手隨意散播出來的。
  這點,百足天君心知肚明。
  明眼人都知道。
  但現在,事實是,百足天君和楚度這個放出謠言的罪魁禍首聯手,對付他根本不想的正道勢力。
  百足天君走到這一步,他很無奈。
  藥皇見到百足天君的這番表情,深刻理解他的感受,藥皇指著他,笑道:“老友啊,現在你明白了吧?身為一方正道勢力的首腦,這日子并不好過啊,很多時候哪怕我們是八轉蠱仙,也要身不由己。”
  “我以前羨慕你散修的身份,也勸說過你,不要建立什么正道勢力。你現在感受到了吧?”
  “感受到了。但我努力了這么久,好不容易有如此成果,我不甘心放棄。”百足天君直接坦言道。
  藥皇沉默了一下,這才開口:“我其實也不想摻和這件爛事。但身不由己,長生天的令牌已經落到我的手中。”
  百足天君長嘆一聲,心中既有欣慰,也有悲哀。
  欣慰的是,他和藥皇長期培養出來的交情,足夠深厚。悲哀的是,他和藥皇明明是好友,卻不得不開戰。即便他們是八轉蠱仙,也是身不由己。
  百足天君深吸一口氣:“那我們就只好做過一場了。”
  藥皇卻擺手:“這是遲早的事情,但現在不忙。我雖然總領此事,但藥家只是正道勢力之一,我上頭可還有長生天瞧著呢。他們摩拳擦掌,我們先打一場,解決不了這事情。依我看吶,就讓小輩們先鍛煉切磋好了,磨磨他們的火氣。”
  百足天君沉吟片刻,點頭道:“那就如此罷。咱們定下個日子,來一場武斗大會。”
  “好。”藥皇想了一下,“血戰平原位置不錯,就擇址此處,如何?”
  “甚好。”百足天君一口答應下來。
  兩位蠱仙交談了一小會兒,就定下了血原武斗的事情,然后雙雙下了白天,回歸各自家族。
  他們分別將血原武斗大會的事情,安排下去。
  一時間,北原蠱仙界再次熱鬧起來。
  一場嶄新的風暴,正在醞釀,隱隱有將整個北原蠱仙界席卷進來的趨勢。
  黃金部族的蠱仙們,各個摩拳擦掌,他們自覺地己方勢力渾厚,穩壓百足家和楚門的聯盟,因此士氣旺盛。
  百足家和楚門的聯盟,單論底蘊,的確是比不上正道勢力的聯合的。但是他們可以邀請幫手啊。
  百足天君乃是散修陣營,楚度則是魔道中遠近聞名的強者!
  距離約定的時期,還有一段日子。血原武斗的消息,已經風傳出去,就連中洲等外域,也有耳聞。
  雙方開始積蓄勢力,正道黃金家族開始精挑細選,選取精兵強將,而百足家和楚門則開始廣邀好手,積極準備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