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70 求人

中洲,地淵深處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美酒佳肴,擺上莊園。
  “來,石兄,我早就聽聞你喜好美酒。這些美酒,是我專門搜羅過來,請你品嘗。”蠱仙楊峰端坐著,伸出手掌示意對面的貴賓。
  這位貴賓有一頭白色短發,一對金瞳閃爍著銳利的光芒,穿著一身勁裝武服,腰間系著藍銀腰帶,小腿小臂都有燦銀鎧甲。
  他狼背蜂腰,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彪悍勇猛之氣。只是他現在半倚半靠,姿態隨意灑脫,稍稍沖淡了一些他的壓迫氣場。
  蠱仙楊峰乃是七轉變化道蠱仙,中洲十大派中古魂門的好手,但是在這位貴賓面前,卻不可避免地被蓋壓風頭。
  因此這位貴賓,姓石名磊,乃是主修土道,兼修變化道,七轉巔峰,人稱仙猴王的中洲當世強者!
  “那我就不客氣啦。”石磊哈哈大笑,伸出手來,拿起桌案上的沉重酒壇。
  拍開封泥,頓時一股沖天的酒氣,仿佛是劇烈燃燒的火焰,洶涌澎湃地涌現出來。
  一瞬間,偌大的莊園,就充斥著濃郁至極的酒鄉。
  酒氣呈現赤紅之色,在酒壇口附近,縈繞不散,仿佛是一堆火云彩霞。
  石磊見之,眉飛色舞,交口稱贊道:“好酒!原來是傳聞中的赤帝酒。楊峰老弟,你居然能弄到這樣的好酒,手段不小啊。”
  蠱仙楊峰哈哈大笑:“不瞞石兄,我也是費了好大代價,才從古魂門中的庫藏里討要來的。說起來,也是沾了我門中先輩的光。三十萬年前,我派中一位蠱仙先輩,在煉蠱大會中,和東海蠱仙酒中帝皇結識,兩人煉蠱比試,約定哪一方得勝,就可收獲另一方煉制的作品。雙方連戰九九八十一天,各有勝負,總體不分上下。這赤帝酒正是酒中帝皇,輸給我派中先輩的東西。”
  中洲十大古派中的古魂門,沾了一個古字,可謂名副其實,門派歷史非常悠久,乃是十大古派之最。
  三十萬年前,那是中古時代。相繼出現了元蓮仙尊、盜天魔尊、巨陽仙尊。一位女仙蠱水尼,開創水道,創建靈緣齋,也在這個時代。
  “哦?”石磊起了興趣,“酒中帝皇,此人我知道,乃是八轉食道強者,在人族歷史上非常有名。他畢生精力,就是煉制出三皇五帝酒。根據傳聞,將這八種酒合而為一,就能獲得八轉仙蠱酒蟲。運用此蠱,能令八轉白荔仙元提煉成九轉黃杏仙元。此人死后,留下傳承。當今東海的蠱仙醉仙翁,就是此傳承的第一百三十七代傳人。”
  “石兄博文廣志,在下佩服。請!”楊峰舉起酒杯。
  石磊卻擺手道:“那酒杯喝太不過癮,咱們就直接用酒壇吧。”
  “好,石兄豪爽,在下奉陪到底。”楊峰大笑,一拍桌子,隨即應和。
  但石磊的手剛摸到酒壇上,忽然動作一滯,神色微動,轉頭看向門外空中。
  一只信道仙蠱已經出現在莊園上空,盤旋飛舞,卻下落不得。
  石磊金瞳一閃:“此乃我門派仙蠱,還請楊老弟你解開防護。”
  這個莊園,并非凡俗,結構精妙,布置恢弘,白玉地磚,寒氣森森,隱有龍魂呼嘯,乃是古魂門的仙蠱屋寒螭莊!
  楊峰便操縱仙蠱屋,放出通路,讓這只信道仙蠱飛到石磊手中。
  石磊察看一番后,面色微微變幻。
  別派之事,楊峰自然不好過問,舉起酒杯,默默品嘗赤帝酒。
  沒想到石磊主動開口:“北原蠱仙真是好戰能斗,黑家剛剛滅亡,北原蠱仙又開始打起來了。這一次,動靜更大。各個黃金家族聯起手來,對付剛剛建立的百足家和楚門的聯盟。”
  “楚門?”楊峰疑惑不解。
  “這是個最近剛建立的門派。北原楚度你知曉不?”
  “略知一二,力道蠱仙,人稱霸仙嘛。”
  “不錯,楚門便是他所創建。此人不可小視,居然憑借黑凡洞天,硬生生抵抗住百足天君的攻擊。他還暗中栽培出了多位力道蠱仙,勢力也不小。”
  楊峰皺起眉頭,消化了一下這個消息,他才道:“力道日暮西山,不足為懼。但這楚門創建,恐怕是北原第一例吧。這楚度也真是大膽!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石磊咧開嘴,“這一次可是要上演一場好戲。雙方已經約定,進行武斗大會。嘿嘿,北原還真是熱鬧啊,整天都有架打,我怎么就沒出生在北原呢。”
  “咳、咳。”
  石磊又一拍腦袋:“噢,差點忘了正事。天庭已經下令,命我們即刻攻打星象福地。”
  “怎么,天庭已經確定,那方源不會回來了嗎?”楊峰詫異問道。
  原來,天庭方面自從影無邪逃脫出去,紫薇仙子從未放棄,一直在努力推算方源的蹤跡。
  方源的真身位置沒有暴露,即便是鳳仙太子那邊也沒有什么進展。但是紫薇仙子卻是依靠一些些線索,結合自身的強勁實力,硬生生地算出星象福地來。
  星象福地坐落在地淵之中,就在古魂門的領土范圍內。
  紫薇仙子特意指派蠱仙石磊來完成這件事情。
  石磊卻是戰仙宗的太上長老,古魂門方面便派遣楊峰,配合石磊行動。
  石磊接令行動,按照紫薇仙子的設計,暗中守候。若是方源哪一天回到星象福地,他就會出手捉拿。
  可是等候了許久,方源的影子都沒見到!
  前不久,星象福地迎來災劫,方源狠下心來,不管不顧。
  紫薇仙子意識到了方源的決心,又推算出來,若是留著星象福地,會在將來對方源有不小的幫助。
  所以她干脆直接動手,下令石磊去將星象福地攻陷。
  靈緣齋。
  湖心山。
  鳳金煌的住處。
  “大師姐,你好厲害,連這種蠱你都能煉得出來!”秦娟雙手捧著蠱蟲,興奮地叫喊起來。
  鳳金煌肌膚若雪,金眉修長入鬢,嘴角微翹,帶著笑意道:“這也不算什么。”
  她有仙蠱夢翼,煉道境界如今已有宗師級。煉制三轉凡蠱,的確不算什么。
  “大、大師姐,不好啦!”這時,又一位蠱仙急急忙忙地跑過來,嬰兒肥的臉上有些慌亂。
  秦娟立即不滿地對來人道:“孫瑤,你好歹也是靈緣齋精英弟子,怎么這般沒有城府。”
  鳳金煌微笑道:“不用慌,有我在呢。說吧,什么事情?”
  孫瑤大大地喘了一口氣:“那,那趙憐云過來了!”
  “什么,是趙憐云?”秦娟變了臉色,她擔憂地望著鳳金煌,“趙憐云乃是天外之魔,又繼承了盜天魔尊的真傳,自從加入門派,就一直是大師姐您的對手。趙憐云一直想要和大師姐您爭奪靈緣齋當代仙子的位置,她怎么忽然主動來大師姐您這里呢?”
  鳳金煌臉上的微笑,也漸漸消失:“此事我也不解,走,去見見她,親自問問她,不就清楚了嗎?”
  三女走出房屋,便見一位女子。
  此女身著一身白衣裙,如湖邊靜花,一頭黑發挽著,好似絲綢一般。柳眉籠愁,膚如凝脂,一雙眸子仿佛夜色融入其中,此刻流露出憂愁焦急之色。
  如此美貌,和鳳金煌不相上下,正是趙憐云!
  “趙師妹,不知你來我這里,有什么事?”鳳金煌主動開口問道。
  趙憐云猶豫了一下,旋即眼眸中盡是堅定之色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下一刻,她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  秦娟、孫瑤未料到這般變化,都齊齊一聲驚呼。
  鳳金煌也十分驚訝:“趙師妹,你這是做什么?”
  “我實在是走投無路了。求求你,救救馬鴻運!”趙憐云說著,淚水就順著柔嫩光滑的臉頰滾落下來。
  “馬鴻運,他是你什么人?讓你來主動求我?來,有什么事情你起來說,可別跪著了。”鳳金煌快步走過去,伸出雙手,要攙扶趙憐云起來。
  她還是很有大師姐的擔當和胸襟。
  盡管趙憐云和她爭奪仙子之位,爭的很兇。但現在當趙憐云跪地上求她時,鳳金煌并沒有居高臨下,而是主動伸出了雙手。
  但趙憐云沒有起身,她掙脫鳳金煌的雙手,哭泣道:“現在能夠幫我的,就只有你的,鳳金煌師姐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南疆,古月山寨。
  方源捏著雙拳,咬緊牙關,對穩穩坐在主位上的兩個人道:“舅父舅母,我父母的遺產你們二老已經得了。現在我就缺一些元石,你們二老就不能通融一下嗎?”
  舅母冷哼,尖聲道:“這話你可說錯了,你父母的遺產,我們可沒拿,都是你弟得了。你弟弟啊是甲等資質的天才,可比你有前途多了。我相信就算你父母還在,恐怕也會這樣做的。”
  “方源啊。”舅舅隨后開口,慢條斯理地道,“我知道你想干什么。不就是想要元石收購蠱材,用來煉蠱嘛。但你知道煉蠱多難嗎?風險多大嗎?你啊,你啊,實在是太年輕。不要抱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,好好行你的本份去。以你的丙等資質,不要再朝思暮想了。踏踏實實過日子吧。”
  已是寒冬季節。
  溫暖的房屋里,方源心中卻是一片冰冷。
  他一直佇立在原地,沉默良久,才開口:“我明白了。”
  他緩緩轉身,往屋外走去。
  身后,舅母尖酸地批評道:“這就走了?一點招呼都不打,還真是有禮貌!”
  舅父則微微帶笑,假意道:“方源啊,別急著走嘛,可以留下來吃頓晚飯。”
  方源沒有停留,他越走越快,步伐也越發堅定。
  原來舅父舅母的住處,他走在人跡罕見的街頭。
  已是深夜。
  雖然沒有下雪,但冰冷的空氣讓方源感到一陣陣刺骨的寒意。
  然后,他望向天空,暗暗握緊雙拳。
  天空中,群星璀璨,分外耀眼。
  星光映照在方源的眸子里,他的雙眸似乎也因此熠熠生輝。
  “既然讓我穿越到這個世界,一定是要有一番作為的。就算丙等資質又怎樣,我一定可以的!”
  方源沒有看到,在他的身后一個身影,始終靜靜地尾隨他,默默地看著一切的發生。
  夜空的星光越發明亮,將這個身影的面目照亮。
  赫然是另外一個方源。
  只是這個方源面貌已經徹底改變,目光卻更加滄桑。
  在他的目光注視下,整個夜空,整個夢境都由濃轉淡,仿佛是遮天蓋地的一層濃郁煙霧,開始漸漸消散,直至消散得一干二凈。
  真實世界中,方源緩緩地睜開雙眼,輕聲自語道:“想不到……前世過去的一幕,我還能再重溫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