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72 宮婉婷

清晨。
  當第一縷晨光洞穿天際,照射到這里時,花草還沾著露水。
  一條血棘蛇熬過難捱的冷夜,鉆出洞口,貪婪地汲取著陽光的溫暖。
  尋常的蛇都是冷血,但血棘蛇卻不是這樣,它的血卻是溫熱的。
  血溫上升,讓它漸漸恢復了往日里的敏捷,蛇軀舒展開來,蛇信吐出,它開始覓食。
  這一天,它需要獵取足夠多的食物,然后消化掉,好來應付下一夜的寒冷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上,萬物都在掙扎,都在競爭著生存的每一分空間。
  別看血棘蛇外表猙獰可怖,其實它性情比較溫和,并不食肉,它的食物是血瑰。
  蛇信縮縮吐吐,很快,這條血棘蛇就發現了食物。
  一枚血瑰,它半透明,像是一顆小巧的玫瑰寶石,掛在一棵草的草尖上。它是花草間的露水,在晨光的初照之下,一定幾率變化而成。
  若是這枚血瑰躲過血棘蛇的獵取,熬過冷夜,連續七天七夜之后,就會化為一只小小的一轉血瑰蠱。
  血棘蛇很快游動過去。
  簌簌簌簌……
  濃密的花草叢中不斷顫抖,出現一條線的痕跡,幾個呼吸的時間,血棘蛇就跨域了上千步的距離,來到了這枚血瑰之前。
  蛇首昂起,正當它要張口吞食下這枚可人的食物時,忽然從天邊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。
  血棘蛇被嚇得渾身一顫,整個蛇軀都癱軟下來,竟然一絲力氣都使不上來。
  咚!咚!咚!
  巨大的轟鳴,猶如戰鼓,回蕩在這片天地之中。
  一座巨大的大殿,破云而出,如天地主宰般,降臨到這片平原的上空。
  這座大殿結構恢弘,氣象壯闊,殿身電蛇纏繞,無數雷霆如林如雨。
  在殿中,努爾鼓哈哈大笑:“吒雷殿果然是強大無比!這一次血戰武斗,我努爾家有此殿坐鎮,定然能殺得敵方狼狽逃竄。哈哈哈!”
  他是北原正道中,著名的七轉蠱仙強者,專修音道,戰績赫赫。戰力比肩關家的關丑、散修魔道中的自在書生、皮水寒。
  他頭小腹大,身材很不勻稱,眼珠子外凸,四肢干瘦如柴,皮膚蒼白,宛若病人,毫無血色可言。
  此刻努爾鼓操縱著吒雷殿,感受著此座仙蠱屋充沛渾厚的威能。
  這讓他非常興奮!
  和努爾鼓同行的,還有數位努爾家的蠱仙。
  其中一位女童,不滿地皺起眉頭,捂住耳朵,叫嚷起來:“好了,努爾鼓,你別催著雷音了。實在太吵了,你再催不止,我就將你變作蛤蟆。”
  努爾鼓原本意氣風發,聽聞女童的威脅,頓時氣勢消散無蹤。
  “姑奶奶,我錯了!”他連忙轉身,垂下腰,低下眉,連聲道歉。
  女童嗯了一聲,擺擺手:“小鼓啊,你要乖哦,這一次武斗大會,咱們努爾家不應當成為出頭鳥。藥家、關家,還有劉家,才是距離楚門和百足家最近的三位家族。我們出力太多,只會讓他們坐享其成。”
  “是,姑奶奶說的是。這一次小鼓聽憑姑奶奶您調遣了。”努爾鼓連忙拍著胸脯,保證道。
  其余努爾家的蠱仙,觀此一幕,差點都憋不住笑。
  按照血脈的輩分,這位女童蠱仙,還真的是努爾鼓的姑奶奶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女童戰力強大,更有一記招牌仙道殺招,努爾鼓自打小,就被他這位姑奶奶在他身上試驗這個仙道殺招。努爾鼓心里陰影極其龐大,早已經被虐出了姑奶奶恐懼癥。
  “嗯?宮家的人也來了。”女童忽然回首,目光在仙蠱屋吒雷殿的增幅下,輕易洞穿萬里之遙,看到了另外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同樣也是一座大殿,正是宮家的金曉大殿,黃金璀璨,華光盛采。
  努爾鼓看見金曉大殿門口,站著一位女蠱仙,頓時皺起眉頭:“怎么是她?”
  此女二八模樣,身著錦繡宮裝,裙擺拖地,一頭青絲高高挽起,玉吊金簪琳瑯滿目,肌膚雪白,眉毛修長,目光精銳,胸脯高聳,體材豐滿,雍容華貴,給人不可冒犯之感。
  “宮婉婷?”努爾家的女童微訝一聲,連忙囑咐道,“你們隨我一起出去。”
  努爾家的蠱仙,頓時飛出吒雷殿,落在殿口處。
  女童領首,首先施禮,語態親熱地道:“婉婷姐姐,別來無恙。”
  宮家女仙宮婉婷微微而笑:“原來是努爾倩妹妹,有禮了。”
  兩座仙蠱屋,懸停在血戰平原的上空,這是北原蠱仙界難得一見的景象。
  然而,接下來,第三座仙蠱屋的出現,讓這份景象更增壯色。
  神光堂!
  藥家的仙蠱屋。
  藥家蠱仙藥元嬰,飛出仙蠱屋,首先向宮婉婷招呼,然后才顧及努爾倩這邊。
  努爾鼓忍不住暗中傳音,對努爾倩嘀嘀咕咕道:“姑奶奶,這一次宮家絕對是有備而來。派遣出宮婉婷來,就算是總領長生令的藥家,也被壓下一頭去了。”
  努爾倩回道:“宮婉婷乃是鳳仙太子的正妻,誰能不敬?就算是藥皇在此,也要禮讓幾分的。不過這次藥家派遣出的人,居然是藥元嬰。此仙性情溫和,不擅打殺,擅于療傷。看來藥家這邊,也沒有出大力氣的心思。”
  單看這些蠱仙人物,即可對各家心思,有所揣度。
  宮家上一次在鐵鷹福地一戰,吃虧最多,宮家宮邇回到家族之后,就遭受了懲罰。宮家這次本來想鳳仙太子出場,可惜被鳳仙太子識破。宮家只好退而求其次,派遣宮婉婷出場。
  她和鳳仙太子乃是結發夫妻,七轉修為,本身戰力亦是極強,真正的大人物。宮家這次的主要目的,就是重振聲威。
  藥家派遣藥元嬰這個不擅打殺的治療蠱仙出來,正是藥皇的指派。藥皇原本就和百足天君有著交情,之所以掀起血戰武斗大會,主要是想給長生天一個交代,他的主要精力仍舊在煉蠱上面。藥家的一些好斗蠱仙,都被藥皇按捺下來,急得要跳腳,卻沒有任何辦法。
  而努爾家這次,主要派遣的便是努爾倩和努爾鼓兩人。努爾鼓性情急躁,好勇斗狠,努爾倩卻是穩重,年齡大,經歷豐富,十分可靠。關鍵還能制約得住努爾鼓。
  不過努爾家,這次也有銳意進取的心思。所以不惜出動了家族的仙蠱屋吒雷殿。
  但具體定奪的權利,都在努爾倩的手中。
  接下來,陸陸續續便有黃金家族到場。
  劉家、耶律家、單于家、蒙家、袁家、廿二家、慕容家、關家。
  一共十一家,俱都是超級勢力,橫霸一方的黃金家族,對北原蠱仙界的影響力都是毋庸置疑。
  本來還有兩家。
  一個是東方家,可惜此族因東方長凡而盛,也因東方長凡矢志重生的一己私欲而毀。
  真可謂成也東方長凡,敗也東方長凡。
  另外一個是黑家。黑家的蠱仙雖然存活不少,但是卻被百足家吞并,家名已滅,不再受到其他黃金家族的承認,甚至還會有不屑、唾棄和仇恨。
  “見過宮婉婷仙子大人。”和藥家、努爾家一樣,隨后而來的這些家族蠱仙,都主動向宮婉婷問好。
  對方自身的戰力,絕對是正道中的領袖人物,更關鍵的是身份,鳳仙太子的正妻!
  單憑這個身份,哪怕只是一個凡人,都值得這些蠱仙如此態度。
  “宮家居然將婉婷仙子這樣的大人物派遣出來,這招太狠,明顯是想壓過藥家一頭啊。”
  “宮家的人喜歡用鼻孔看人,平心而論,我倒是更喜歡藥家一些。畢竟藥皇大人,才是我黃金血脈。”
  各大家族的蠱仙們敏銳地察覺到,此次正道勢力中的暗流,都在暗中交談,期待著藥家如何應對。
  “宮婉婷仙子大人在此,我藥元嬰何德何能,可以掌管此令呢?”出乎許多蠱仙意料,藥家代表藥元嬰,居然直接將長生令獻上。
  宮婉婷卻是笑著推辭。
  藥元嬰第二次獻上。
  宮婉婷再辭,只是態度緩和許多。
  藥元嬰三獻,宮婉婷這才勉為其難,將長生令收下。
  并且一拿到手中,便將此令擺放在金曉大殿的門匾中央。
  宮婉婷又道:“請諸位血脈同流,來我殿中安坐。我宮家已備好薄酒和佳肴。”
  眾仙無不應允,無人拒絕。
  曾經這事,宮邇也邀請過,但沒有人買賬。宮婉婷卻不同,眾仙皆知她的背后就是鳳仙太子。即便是兩人夫妻不和的傳聞,已經流傳了很久,但眾仙卻是馬虎大意不得。
  各家眾仙,一一入座。
  藥家排左手第一,左右中,左為尊。
  努爾家派右手第一,因為他們此次帶來了吒雷殿。
  其余各家,也都是憑此次陣容實力,安排了座次。
  不想如此安排,導致一人極為不滿。
  “怎么我廿二家排在最后?宮婉婷如此看不起人嗎?”廿二平之氣憤填膺,對身旁的家族蠱仙長輩傳音道。
  此次來的人,卻不是廿二富,而是木道蠱仙廿二一方。
  他聞言后,干枯的手一把搭在廿二平之的肩膀上,期許且又鼓勵地道:“平之,你若是不滿,待會血戰武斗時,斬殺幾個敵手,屆時再提出換位,必定無人可阻,且又能彰顯我廿二家的威名。”
  “一方長老提點的是!就這么辦!”廿二平之暗捏雙拳,雙目锃亮,射出精銳之光。
  中間的主位上,宮婉婷不著痕跡地掃視一眼,見到廿二平之的神情,她在心中微微一笑。
  Ps:晚上臨時有事,先把第一更發上來。今天大推薦,加更一張,但要在夜里了。謝謝大家的支持!
  另外,修改了前文的3個bug,八轉鳳九歌,改為八轉戰力的鳳九歌。鳳仙太子主修變化道,之前的“炎道”已經修改。在同一章節,缺少一個“不”字,已經修改完成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