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73 不跪

正道眾仙剛剛坐定不久,散魔一方也齊齊開至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只見一大朵灰云之上,霸仙楚度昂然站在首位,身后兩方陣容。一方中有昊震、仇老五、李四春、汪大仙等。另一方則有百足忍、百足凌,還有黑家的一些熟面孔,四大太上長老亦包含此內。
  正道眾仙目光透過大敞的殿門,望過去。
  掃過敵方群仙,更多的目光最后集中在楚度的身上。
  幾個呼吸后,便有蠱仙笑道:“此戰我正道必勝無疑。什么楚門、百足家,如此陣容,也趕來冒犯我黃金一族?”
  “哈哈,此言有理。”
  “以我觀之,唯有楚度一人,需要戒備一二。”
  眾仙紛紛言笑,大殿中氛圍十分輕松。
  反觀另外一方,昊震、仇老五、百足忍等人,都是目光憂郁,臉帶愁容。
  看看場面就知道了。
  正道一方,出動了三座仙蠱屋。
  吒雷殿居右,金曉大殿居中,神光堂居左。
  而楚度一方的腳下,卻只是一片空空蕩蕩的灰云。孰優孰劣,一目了然。
  正道群仙在大殿中,風不臨日不曬,還有美酒佳肴。楚度一方卻是個個站在風中,干看著。
  正道蠱仙們談笑宴宴,士氣旺盛。楚度這邊,則是眾仙沉默,一言不發。
  唯有楚度面色從容。
  他智勇雙全,城府深厚,此行之前便早已料到這種情景。當下不慌不忙,對身旁一位蠱仙投去目光。
  此仙身材高瘦,懷抱雙臂,白眉白發,神情冷傲至極。
  楚度向他傳音:“雪老弟,你久居深山,苦練手段,擁有驚天的造詣,卻聲名不顯。此時正是揚名之際,我愿將血斗的第一戰交予你。此戰之后,我相信你不僅將名揚天下,更可能名垂青史。”
  雪姓蠱仙聞言,雙眼頓時爆發出駭人的精芒。
  “上一次楚兄邀我出手,小弟我煉蠱不得脫身。這一次,定叫天下識我雪無痕的大名!”
  雪姓蠱仙暗中回了楚度這么一句后,沖天而起,隨后又飛落到兩方中間。
  他仍舊是懷抱雙臂,一直沉默。
  金曉大殿中,眾仙手指雪無痕,紛紛笑言:“竟派遣個無名小輩,前來送死。”
  廿二平之剛要站起身來出戰,卻被身旁的廿二一方伸手攔住:“稍安勿躁,對方不過是六轉修為,無名之輩。你殺之,不足以威震眾仙。此戰不去也罷。”
  “啊?”廿二平之想了想,的確是這么一回事,便不再起身。
  “何人出戰,拿下首陣?”主位上,宮婉婷面帶微笑,問向眾仙。
  一位青年蠱仙當即站了出來:“在下耶律小金,愿意一戰!”
  宮婉婷猶豫了一下。
  她心想:“霸仙楚度非尋常人也,此次調兵遣將,竟派遣一位無名之輩,定非凡俗。若己方稍稍大意,首陣失敗,卻是不美了。”
  而耶律小金也是個年輕后輩,此次在長輩的陪同下,前來參加血戰武斗。也是和對方一樣,聲名不顯,沒有闖蕩出威名。
  這時,耶律家的蠱仙耶律恢弘,笑道:“我家這位小輩,雖然只是六轉,但卻是個戰斗天才,常常能在戰斗中有神來之筆。就算是我家太上大長老,也贊不絕口呢。”
  宮婉婷聽耶律恢弘這么一說,也不好駁其顏面,便應允道:“那我們接下來,就看看耶律家的男兒的英武了。”
  “耶律小金領命!”這位年輕的蠱仙轉身即走。
  邁過廿二家前時,他用飽含金芒的眸子,重重地掃視了廿二平之一眼。
  “你!”廿二平之被這一激,差點跳起來。
  但耶律小金已經走出殿門。
  自從廿二平之在鐵鷹福地一戰揚名之后,讓很多同樣年輕的正道蠱仙并不服氣,耶律小金就是其中一人。
  這一次,他也是想要在血戰武斗中展現神威,揚名立萬!
  血戰武斗第一場,在雙方注視之下,即將展開。
  而與此同時,遠在南疆。
  “白相洞天的有關一切情報,我都告訴你了。當白相血脈的后代,成為蠱仙之后,這只白相仙蛇,就能引領你進入白相洞天。但白相洞天中,危機重重。因為巡天五相中的白相,正是魔道蠱仙,你此行務必小心謹慎。根據我影宗收集到的情報,白相此人生前說一不二,最反感有人忤逆他的意愿,行事十分霸道。唯有戰力入他眼界的蠱仙,才能和其交談交往。你此行進入洞天,不可一味強頂硬沖,大丈夫能屈能伸也。”
  影無邪對白凝冰詳細叮囑道。
  影宗方面對于五相賭約,早就暗中調查許久,想要往其中插一手。
  但是時間和機緣,都讓此項計劃進展緩慢。其中主要的原因,自然是影宗上下全力以赴去煉制至尊仙胎蠱了。
  影宗招攬白凝冰,也有一石二鳥的打算。一來,利用他逃脫宿命的身份。二來,則是為插足五相賭約做準備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:“我自有分寸。”
  影無邪不以為杵,仍舊微笑道:“這就好。去吧。”
  白凝冰默默取出白相仙蛇。
  白相仙蛇體型修長,渾身雪鱗,身姿優雅。雙目如玉,仿佛翡翠。頭部兩側,長有一對長須,飄飛如仙衣綬帶。
  它是一只五轉凡蠱,對白凝冰十分親切,應該是白凝冰身上北冥冰魄體的氣息吸引著它。
  白凝冰開始催動手段,祭起虛竅。
  虛竅虛虛幻幻,并不真切。但被祭起之后,便會由虛化實。
  這種手段,乃是影宗偷師天庭,學了個五六成,弊端不小。
  正因如此,白凝冰才無須渡劫,即可暫時擁有蠱仙的力量。所以,他只是一個假仙。
  離開了影宗一段時間,沒有對她身上的虛竅進行維護,導致她的虛竅已經失去了許多效用,使用具有時限。
  平時的時候,白凝冰以凡身出動,因此轉為女身。等到虛竅祭起來后,化為暫時的假仙,這時候身上的凡蠱效用被壓下去,令白凝冰還原成男兒身。
  時男時女,白凝冰自己也覺得挺尷尬。
  不過在場群仙,都沒有笑話什么。
  太白云生是因為仁厚,黑樓蘭梟雄性情,不在意這些,石奴則其實比較緊張,畢竟白凝冰此行,對于影宗接下來的行動影響很大。
  白凝冰身上開始散發出蠱仙的氣息,白相仙蛇感受到這一點,頓時渾身一個激靈,然后仰頭長嘯一聲。
  它的嘯聲,完全脫離了蛇類的嘶鳴,帶出一種高亢威武的氣息。
  然后白相仙蛇主動飛到白凝冰的腳下,承托著他,向高空飛升而上。
  黑樓蘭、影無邪等人駐足原地,仰頭觀看。
  他們不能去,不是白相血脈,去了會壞事。一切都只能依靠白凝冰自己。
  好在影無邪為了增大白凝冰此行的成功率,在此之前,特意趕往玉壺山,將冰魄仙蠱取給了他傍身。
  白凝冰這才在真正意義上,擁有了人生的第一只仙蠱。
  此刻,他踩踏在白相仙蛇的背上,俯瞰下方。
  但見青山座座,山霧重重,恍惚間,他的眼前浮現出白家寨的一幕。
  那是他第一次遇見這只白相仙蛇……
  元泉如沸水般汩汩翻騰。
  忽然間,嘩的一聲,泉水如浪,向上涌起一塊。
  達到一定程度后,這塊泉水分裂開來,四處飛濺。白相仙蛇飛出。
  “拜見大仙!”白家族長激動地跪倒在地上,同時焦急地叮囑,“白凝冰,你還不一起跪下。”
  “我從不向一只蠱下跪!”白凝冰冷哼一聲,身軀挺拔如槍。
  盡管白相仙蛇蠱散發著一股飄渺冰寒的氣勢,隱藏著森森殺機。但白凝冰毫無畏懼,一雙藍眸直直地凝視著白相仙蛇蠱的蛇瞳……
  “白家寨的家族秘典中記載,一旦蠱師得到承認,白相仙蛇蠱就會托著繼承者,飛升上天,得到天空中的秘藏。”
  “原來所謂的秘藏,就是白相的洞天。而能得到承認的條件,則是成為蠱仙啊。”
  很久以前的一個疑惑,終于在此刻解開。
  “不知不覺間,我已經走到這一步了。”白凝冰深吸一口氣,冰藍的雙眸仰望上去,“成敗無所謂了,呵呵呵,我只希望白相洞天之行不要太無聊,要足夠的精彩才行啊!”
  瑯琊福地,云城密室。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他的手中,一只夢道凡蠱剛剛煉成,還似乎帶著熱乎的氣息。
  他的修為還在六轉二次天劫的層次,暫時卡住,升不上去。因為記憶中的福地,已經差不多被他光顧遍了。剩下的雖然一些,但依憑他的境界,卻是不能夠吞并仙竅福地的。
  自從他意識到夢境對他的這種修行方式,有著無以倫比的提升作用后,這些天來,他就一直在煉制夢道凡蠱。
  這些凡蠱搭配解謎仙蠱之后,就能形成仙道殺招解夢。
  有此殺招傍身,方源能輕易洞悉夢境,瓦解它們,使得自己的流派境界節節攀升。
  解夢,提升境界,方源便能吞并更多的仙竅福地。
  福地吞并之后,修為飛速攀升,戰力暴漲。
  戰力暴漲之后,殺人更容易,獲得更多的仙竅福地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形成了良性循環。
  別提什么殺人有違道德,影響名聲什么的屁話,魔道蠱仙就是這么干脆直接!
  方源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好人。
  “血戰武斗大會已經開始了么……正好參加幾次,殺死幾位蠱仙,奪其仙竅吞并了,踏上最后一步,真正成為七轉蠱仙。”
  “東海那邊雖然有市井,井中有不少福地,但是太遠了。而且去過一次,天意已經知曉。”
  “還是繼續煉制夢道凡蠱,血戰武斗大會兩方殺出真火來,再去也不遲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便再次沉入夢境之中。
  綠樹蔥蘢,山路崎嶇。
  一個商隊,在山路上艱難跋涉。
  方源就是其中一員。
  他到底沒有退讓,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,完全可以擊敗甲等資質的天才弟弟。
  他也需要這樣的證明。
  但是古月族長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。
  他親自暗算方源,動了手腳,方源只能是一敗涂地。
  最終,他成了自不量力的代名詞,遭受各方刁難和唾棄。
  “丙等資質,完全沒有什么未來。”
  “就算戰勝了古月方正又如何呢?他可是甲等,整個山寨的未來都是他的。或者說,他就是我們山寨的未來!”
  “你這個做哥哥的真是一點度量都沒有,居然還為難弟弟。”
  成王敗寇。
  勝敗已定,是非都因此顛倒,黑白也因此混淆。
  方源近乎于被流放驅逐,只能參加商隊,一邊付出勞動,一邊盡量繼續修行。
  “停下,停下,我累了。這馬車實在太過顛簸,先休息一下。”一個年輕人的聲音,從馬車中傳出來。
  “可是大公子,我們距離下一個山寨還有很長的距離。一路上咱們已經休息三次了,再修行的話,恐怕天黑都走不出這個山。”商隊總管站在馬車外,點頭哈腰。
  啪。
  一聲脆響,一記電鞭瞬間抽到商隊總管的身上,將后者狠狠抽飛。
  “什么東西!”
  “這商隊是我家的,由我全權管理。你一個狗一樣的老東西,也趕來管束老子?”
  車簾被猛地掀開,從中走出一位面目猙獰的青年蠱師。
  “老奴該死,老奴該死。”商隊管家磕頭不止。
  整個商隊都下來。
  前面在問:“后面發生了什么?”
  后面也在問:“前面出了什么事?”
  察覺到無數的目光集中到了自己身上,青年蠱師的眉頭頓時又皺起來,叫嚷道:“看什么看,一群好吃懶做的東西,再看小心老子把你們的眼睛挖出來!”
  方源忙低下頭。
  “你,就是你!”青年蠱師忽然手指方源,“過來,跪下,給本公子當凳子。這是你的榮幸,本公子要下車休息一下。”
  方源抬起頭,緊抿雙唇,定定地望著青年蠱師。
  “我不跪!”
  “什么?”青年蠱師有點難以置信,他差點以為自己幻聽了。
  “你說什么,你剛剛說什么?你不跪?!”他指著方源的手指,都在微微的顫抖。
  他的表情很夸張,就好像是聽到了一個笑話。
  “哈哈,你不跪?!你一個奴隸似的螞蟻,你還不跪?!”
  然后,他又聽到方源的話——
  “是的,我不跪!”
  Ps:這章4000字,本來想分開,但想了想,還是不分最好。待會還有一章,會更晚一些。親愛的讀者們,別等了,熬夜對身體有害。明天起來看也可以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