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74 年輕

“小輩,吃我這招!”劉灰大吼一聲,渾身迸發出一股強大氣息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他伸出雙手,高舉過頭頂,恢弘的光芒從他身上升騰而起,在高空中迅速凝聚成一片彎月。
  彎月腰身纖細修長,蒼白作色,卻籠罩著一層灰蒙蒙的光暈。
  “好!劉灰長老終于有機會,使出他的那招灰石月了!”
  “此招聞名遐邇,乃是劉灰的成名手段呢。”
  “不錯。中了此招,便會渾身石化,最終化為石人。甚至就連仙竅也會被沾染,轉為石質,端的麻煩!”
  金曉大殿之中,正道蠱仙們紛紛開口,喜色浮現在他們的臉上。
  魔道一方,雪無痕只是被灰色月光照了幾個呼吸,便臉色大變。
  他頓時嘗到此招的厲害,再不敢大意,連忙催出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強烈的寒氣,縈繞在他的全身,冰霜攀附在他身體表面。灰色月光將冰霜轉化成石質,但是冰霜轉而又生,灰色月光卻是無法深入,直達雪無痕的**。
  “什么?他居然將攻伐殺招,用于自己身上?”
  “厲害!雪無痕這一手,舉重若輕,靈動至極!暫時抗下了劉灰老兒的招牌手段了!”
  “上啊,給我干掉他!”
  楚度一方,眾仙紛紛大吼,喜色連連。
  反觀金曉大殿中,剛剛歡愉輕松的氛圍已經消失殆盡,一個個心中升騰起不妙之感。
  “不會這一次,又輸給雪無痕吧?”
  “難道連劉灰長老出動,都拿不下他嗎?”
  “雪無痕籍籍無名,劉灰長老卻是早已經成名多年的六轉強者啊!”
  眾仙交流之際,雪無痕帶著一身厚重的石皮和霜衣,沖到了劉灰長老的面前。
  “老東西,年齡這么大,就該好好回家養老才是。給我敗吧!”
  雪無痕雙手一推,頓時掀起一股洶涌澎湃的雪花浪潮。
  正道蠱仙劉灰長老要時刻維持天空上的灰色彎月,雙手撐天狀,絲毫動彈不得,直接被這片雪花浪潮淹沒。
  雪無痕勝!
  劉灰戰死!
  全場訝然,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  “雪無痕在此戰之前,已經連勝兩場,身上有傷,狀態不佳。”
  “前兩場,他對戰正道小輩,都未能斬殺對手。結果反而在第三戰中,殺掉了劉灰。”
  “堂堂劉灰,居然折在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魔道小人物身上!”
  “天哪,真是難以置信。”
  “此人雖然只是六轉修為,但的的確確有七轉戰力。這里從哪里冒出來的家伙?”
  “這讓我不禁聯想到了雪胡老祖,這雪無痕同樣是冰雪流派,真的很像雪胡老祖年輕的時候。”
  “拿他和雪胡老祖相比,他還遠遠不夠格呢。不過,三戰三勝,他的名聲將傳遍整個蠱仙界。”
  不管是正道,還是楚度一方,都是議論紛紛。
  “小金,你出戰失利,勿要掛懷于心。這不是你的錯,而是對方實力真的很強。居然殺得劉灰!唉。”耶律恢弘寬慰身邊的年輕人。
  耶律小金撫摸著自己的右臂。
  他的右臂此刻還凍在一塊冰中,整個手臂已經被凍得烏青,劇烈的寒意時時順著骨骼、血脈,強襲過來。
  耶律小金品嘗著這種痛楚,自從落敗后,他回到大殿,低下的頭一直沒有抬起。
  對于耶律恢弘的話,也似乎沒有聽到。
  耶律恢弘看在眼里,心中一嘆:“到底還是年輕啊。不過這種挫折,對你而言也是很有好處的。知恥而后勇,未來的事情誰能說得清?說不定你將來的成就,還在他倆之上。關鍵是自己不要喪失了自信。”
  耶律恢弘想到這里,望了望戰場上孤懸于空的雪無痕,還有快要坐不住的廿二平之。
  “我這下可以出戰了嗎?”廿二平之急不可待,暗中傳音詢問身邊的長輩廿二一方。
  哪知廿二一方卻搖搖頭:“此人三戰三勝,身上傷勢累累,狀態不佳,你殺之正常,殺不掉反而弱你威名。況且,對方也不傻,怎可能繼續讓雪無痕留在場上?”
  果然,下一刻,楚度開口,讓雪無痕回歸到了己方當中。
  廿二平之冷哼一聲:“就算他不出場,我要輪到我了。三戰三勝,我至少要六戰六勝!”
  廿二平之騰的一下站起身來,對主位上的宮婉婷行了一禮,道:“小子請戰!”
  宮婉婷皺起的眉頭,這才舒緩了一絲。
  本來應當強勢獲勝的正道一方,反而被楚度方面,派遣的一個籍籍無名的小人物,打了三場敗仗。
  這不僅對正道蠱仙們一記當頭棒喝,讓他們都顏面無關,也是對宮婉婷的威信一種損害。
  宮婉婷心知,廿二平之乃是廿二家的當代劍子,自然沒有不允許的道理。
  廿二平之上場,高呼道:“誰人出來受死?”
  楚度一方剛剛上升的氣勢,頓時一沮。
  “小心,別看此子只是六轉,卻能斬殺七轉。”
  “他在鐵鷹福地之戰,戰績赫赫,十分兇殘,殺了數位蠱仙。”
  “就連尸毒老怪,都奈何不了他。”
  “他是廿二劍圣真傳的當代傳人,自然非同凡響。”
  楚度一方沉寂下來。
  面對廿二平之的挑戰,居然一時間,無人敢于應和。
  “現在的年輕人吶,還真是一個比一個生猛。”楚度揉了揉眉頭。
  “楚大哥,讓我去會會他。”雪無痕請戰。
  楚度哪會應允。
  他已經看出雪無痕處于虛弱的狀態,不僅是身上的傷勢,仙竅都因為之前劉灰長老的仙道殺招,許多地方變成了石質,資源損失不小。
  “放心,對于平之,我早有安排。”楚度笑了笑,安慰雪無痕。
  “陰婆,這一場就交給你了。”楚度對身后的一位黑袍蠱仙說道。
  這位駝背蠱仙,一直都手持拐杖,默不作聲。
  此刻聞言,這次從寬大的袖口中伸出干瘦到可怖的雙手,揭開自己的頭上的帽兜,露出蒼老扭曲的真容。
  “咯咯咯,就讓老身好好來疼惜一下你吧。”陰婆走下場,黃濁的老眼盯著年輕的廿二平之,閃爍著危險的光芒。
  “啊,居然是七轉魔道蠱仙陰婆。”
  “楚度好不要臉,我方廿二平之不過六轉蠱仙,他們居然以大欺小,派遣七轉成名強者!”
  “不成,得把廿二平之喚回來。”廿二一方也是心中大急。
  廿二平之可是廿二一族重點栽培的未來之星,他此行就是負責他的安全,若是讓他折在對方手中,他就是大大的失職了。
  但廿二平之面臨強敵,卻反而斗志越加昂揚。
  他仰頭長嘯,不顧廿二一方的瘋狂傳音,全身化為一股劍光,犀利無比地向陰婆沖殺過去!
  大雪山,第一雪峰。
  “說起來你可要感謝我呢。你沒發現嗎,你的修為已經提升上去,快要到達五轉了。”萬壽娘子手中捏著雷球,對馬鴻運道。
  馬鴻運瘋狂大叫,歇斯底里:“你這個變態!瘋女人!你還來電我,你折磨我這么多次,你還來!我寧愿不要這些修為,求你放過我吧。”
  萬壽娘子冷笑一聲:“怎么可能?”
  說著,送出手中的電球。
  啪啪啪!
  馬鴻運渾身顫抖,雙眼翻白,嘴型時而大張,時而緊抿成小嘴,時而成0形,并且嘴里時刻高呼。
  “啊嗚啊喔哦哦哦啊……”
  直到電光完全消散,他還在大聲慘叫。
  “又失敗了,這個家伙!”萬壽娘子臉上陰云密布,伸出手掌,啪的一下,狠狠地扇在馬鴻運的臉上。
  馬鴻運被她一下子扇得昏死過去。
  中洲,靈緣齋。
  大雨瓢潑,交織成密密麻麻的雨簾,天空一片昏暗。
  趙憐云被淋成了落湯雞,視野中一片模糊,強烈的眩暈幾乎讓她要昏死過去。
  但她死死支撐,拼盡全身的每一分力量。
  她雖然是天外之魔,有著前世的記憶,但是對于蠱世界的上層,尤其是蠱仙的想法,還并不了解,接觸的也相當稀少。
  在她看來,這是拯救馬鴻運的唯一方法。
  “這個天外之魔還真是有點傻。”李君影暗中關注著。
  徐浩搖搖頭:“我也沒有想到,她居然這么執著。已是十幾天過去了。”
  李君影回首,看向她的丈夫:“你有沒有想過,鳳金煌完全可以憑此將計就計,要求趙憐云放棄仙子之位,然后幫助她拯救她的情郎?”
  徐浩笑道:“怎么可能?依照鳳金煌的性子,是絕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。這兩個人吶,還是年輕人呢。”
  夢里的南疆。
  “疼疼疼!”方源痛得大叫。
  “小子,現在知道疼了?剛剛你若是跪下,就沒有這頓皮肉之苦了。”一位中年男子,大胡子,正手持著蠱蟲,對方源療傷。
  方源聞言,抬起頭,握緊右拳:“大叔,你這是什么話?有些原則,是不能破的。男兒膝下有黃金,怎么可以說跪就跪呢?!就算是死,我也不跪!”
  “如此不珍惜生命,看來我給你療傷,完全是無用功。不做也罷。”大胡子忽然變了臉色,顯露出他喜怒無常的性情。
  “哼,我又沒有求著你給我療傷!”方源強忍痛楚,站了起來,頭也不回,直接走出這個營帳。
  然后他沒走幾步,就摔倒在地上。劇烈的疼痛,讓他再次眩暈過去。
  等到他再次醒來,他發現自己仍舊在大胡子的營帳中。
  “你啊,還是太年輕。”大胡子喝著酒,“你的傷我給你治療了一半,留下另一半當做教訓吧。”
  方源撇了一下嘴,虛弱地反駁道:“大叔,謝謝你。不過我跟你說,我這不是年輕,這是原則!”
  ps:按照約定的第三更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