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75 劍心通明

血戰平原上空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廿二平之和陰婆之間的戰斗,牢牢吸引了雙方的眼球。
  陰婆乃是老字輩的魔道蠱仙,修行魂道,擁有仙蠱**,聲名早已廣傳北原。
  她行動起來,卷起陰風陣陣,身邊冤魂飛繞,身形如影似幻,讓人心中寒意森森。
  而廿二平之卻是正道后起之秀,當代廿二一族的劍子,行動迅捷,劍光縱橫間,如電似光。
  雙方交手數十回合,從起先的凡道殺招試探,到仙蠱運用,再到仙道殺招,已經打得如火如荼。
  場面上,陰魂陣陣,沾染大半片的天空。
  而代表著廿二平之的白色劍光,已經被包圍起來,盡管左沖右突之間,陰魂辟易,但大局上卻是陰婆逐漸占優。
  “陰婆不愧是魔道強者,修行多年,點起手來經驗十足,穩扎穩打。”汪大仙贊嘆道。
  楚度卻皺著眉頭,沒有說話。
  他心中思量:“陰婆乃是七轉蠱仙,卻不能立即擒殺廿二平之。觀之劍光,即便局勢越加傾斜,卻仍舊縱橫往復,沒有絲毫猶疑之心。可見廿二平之心中仍存求勝之念!”
  金曉大殿中,看到自家的希望之星,天才劍手落于下風,廿二一方面色緊張,雙目緊緊盯著戰場,一眨不眨。
  若是情況不利,他就會立即出手,將廿二平之救下來。
  不管什么規矩還有名聲,對于廿二一族而言,活著的廿二平之才最為重要!
  “嘎嘎嘎嘎……細皮嫩肉的小子,你已經無法閃躲,給我受死吧!”這時場中,忽然起了變化。
  無數的冤魂,從四面八法陡然一圍,將廿二平之身形所化的劍光,圍在中央。
  隨后,陰婆從無數陰魂中顯露出真身,伸出枯燥宛如干柴的手指,對著廿二平之遙遙一指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**術!
  廿二平之頓時雙目失神,游曳不止的靈活劍光徹底消散,化為他的真身。
  他漂浮在空中,像是癡呆了一般,面對撲面而來的陰婆,一絲動彈的跡象都沒有。
  “嘎嘎嘎!”陰婆得意大笑,張開大口,露出一口破漏不堪的稀疏黃牙。
  她伸出的手掌,猛地漲大數倍,五指纏繞條條陰氣,指甲銳利如針。蒲扇似的手掌,就要落到廿二平之的腦袋上。
  這一擊若是落實了,廿二平之毫無防備的狀態下,必定會被陰婆當場拍碎腦殼。
  “住手!”廿二一方大喊一聲,從金曉大殿中狂奔而出。
  但楚度對此早有安排。
  他看到場面上,陰婆牢牢地把持局面,已經算到若是要對廿二平之下殺手,陰婆必然會被正道蠱仙阻止。
  于是,他早已安排人手,蓄勢待發。
  果然,廿二一方飛奔出來之后,昊震就旋即發動。
  “無恥的家伙,明明是單打獨斗,你居然來插手?”昊震下場,一道電光暴射而出,照準廿二一方的臉面射去。
  廿二一方旋即身軀微微一震,渾身浮現出一套翠綠木甲,將他頭上腳下都包裹得嚴嚴實實。
  這套木甲自然是廿二一方的仙道殺招,防御效果十分驚人。昊震的電光犀利非凡,射在木甲之上,居然一點破損都沒有,反而讓木甲四處發芽,產生嫩黃新綠的葉子,似乎從中受到了不少好處。
  楚度頓時輕咦一聲。
  他心中詫異。
  讓楚度詫異的并非廿二一方的木甲,他的木甲北原聞名,乃是他自創而出的仙道殺招——病樹木春甲。
  而是廿二一方,狂奔出來,是要救下廿二平之的。
  但現在,他使出這一招,擋下昊震的電光,卻因此錯失良機,失去了最后挽救廿二平之的機會。
  楚度推己及人,暗中設想,若他是廿二一方,自家的天才,后起之秀有生命危險,自己便是憑著硬挨上一記電光,也要出手護住廿二平之的性命。
  但此刻,廿二一方選擇的卻是自保。這個行為,無疑說明了他拯救廿二平之的心情,并不急迫。
  這是怎么回事?
  “不好!”楚度心中戈登一下,連忙看向場中。
  他剛想要出聲,提醒陰婆,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  原本滿臉呆滯的廿二平之,忽然間雙目綻放出了銳利至極的神光。
  這個變化,頓時就讓陰婆狂笑的神情凝滯在臉上。
  陰婆心中警兆頓生,想要抽身回防,但已經遲了。
  一道劍光,驚艷至極,一閃即逝!
  生死勝敗就在這一線之間產生。
  陰魂仍舊在盤旋飛舞,但陰婆卻已經從上到下,被劍光劈成了兩半。
  她難以置信地望著廿二平之,想不通為什么對方會忽然將擺脫了自己的招牌手段。
  “**術可是陰婆引以為仗,行走北原的大殺器,居然對廿二平之無用?”楚度一方眾仙失色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金曉大殿中,正道蠱仙們則是又驚又喜。
  “這是劍心通明,乃是劍圣真傳中的一記仙道殺招,專門用來克制智道等等手段的。歷代劍子都很少有人能運使。”廿二一方哈哈大笑,沒有放過這次良機,大刷廿二家的聲威。
  耶律小金聞言,不禁心想:“這么說來,廿二平之即便在歷代的劍子當中,都是出類拔萃的人?”
  他是耶律家的天才,后起之秀,可惜這一次對戰雪無痕失利。
  反觀廿二平之,卻是斬殺了七轉魔道強者陰婆。兩相對比,孰優孰劣,一目了然。
  “這個廿二一方,好生狡詐奸猾。明明知道廿二平之無憂,卻還要裝作慌亂的樣子,飛奔出來,想要搶救廿二平之。”仇老五在楚度身后,口中嘟囔,憤憤不平。
  不得不說,廿二一方演得真好。
  正因為他的表現,使得雙方蠱仙都下意識地認為,廿二平之處于絕對的危險當中。
  甚至就連陰婆,都被蒙騙住了。
  “不,或者說陰婆太過自信于自己的仙道殺招**術了。”楚度心中評估,“而這位廿二平之,也并非蠻勇之人,居然會裝作中招的樣子,哄騙陰婆上當。他最后斬殺陰婆的殺招,也大不簡單,威力極大,速度又極快,簡直防不勝防。應當是廿二劍圣早年,賴以成名的仙道殺招一劍命!”
  “趕緊回來吧。”廿二一方意氣風發,暗中卻急忙向廿二平之傳音。
  此戰廿二平之雖然殺了陰婆,但也身負重傷。
  他連忙抽身而退,當然臨走之前,將陰婆的兩半尸軀,也隨身帶走。
  其中一半尸體上,可是有著陰婆仙竅的。
  這是廿二平之的戰利品。
  楚門一方沒有阻止,這本來就是這場約斗的規矩之一。
  就像不久前,雪無痕取走了蠱仙劉灰的尸首一樣。
  不過雪無痕雖然三戰三勝,但是卻只殺了六轉蠱仙劉灰。而廿二平之雖然只是一戰,卻取了七轉魔道蠱仙陰婆的性命。
  因此,正道一方更勝一籌。
  楚度感受到了壓力。
  之前雪無痕帶來的一些優勢,如今已經被廿二平之抵平。
  下一場戰斗,他楚度又該派遣誰上場比較合適呢?
  楚度陷入猶豫之中。
  很快,這一戰的結果,送達到了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方源還在瑯琊福地之中,進行著修行。
  “廿二平之殺了陰婆?”方源稍微詫異了一下,就接受了這個事實。
  以六轉修為戰勝七轉,很多天才強者都能做到。
  但以七轉戰八轉,就極其罕見了。
  廿二平之……在方源的記憶中,并無此人印象。畢竟五百年前世,方源還處在凡人時期,對這個時間段的蠱仙界,還是北原蠱仙界并不太清楚。
  更讓方源感興趣的,反而是雪無痕。
  準確來講,是雪無痕手中的戰利品——那個蠱仙劉灰的仙竅福地。
  “蠱仙劉灰乃是土道蠱仙,渡過了兩次天劫,福地正可被我吞并。如此一來,我的修為也能提升上去,達到七轉程度了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立即回信。
  主動尋求楚度的幫助,向雪無痕主動表面自己要收購仙竅的意向。
  至于楚度在信中,邀請方源出山相助的事情,方源以自己目前正在閉關為由,委婉推遲了。
  “先提升到七轉修為,再參加這次的血戰武斗也不嫌遲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搖頭,便把腦海中有關這場血戰武斗大會的事情,拋之腦后了。
  他身上楚門的盟約,還是相當寬松的。即便楚門滅亡,方源一直不出面,都沒有什么關系。
  方源一切以提高自身的修為為主,其他的事情都是其次的。
  楚度那邊接到方源的回信。
  方源沒有前來,這讓楚度皺起了眉頭。
  “唉,若是柳貫一長老能夠前來,我就無須左右為難了。”楚度長嘆一聲。
  雪無痕就站在楚度的身旁,聞言好奇問道:“聽楚兄語氣,似乎十分推崇這位柳貫一長老。”
  楚度笑了笑:“他在信中還提及了你,希望你能將劉灰的仙竅賣給他。”
  雪無痕當即搖頭:“劉灰的仙蠱我從不指望,但仙竅中的資源卻是我的戰利品。我根本不知道這里面的價值,如何能賣?”
  拒絕的意思,卻是十分明顯了。
  ps:昨天熬夜好像又有點要感冒的樣子,今天不太在狀態。以后還是不熬夜了。晚上第二更稍晚一點,在10點左右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