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90 踏足南疆

耳畔傳來呼呼的風聲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下方的草原大地,隨著方源的疾飛,往后迅速倒退。
  經過十多天的跋涉,巨大的青綠界壁,此刻已經出現在方源的前方。
  忽然,方源臉色一變。
  他感覺到身上暗渡仙蠱的威能正在迅速減弱。
  “又有人在推算我了!”方源心中了然。
  他連忙催起暗渡仙蠱,抗衡推算的力量。
  這種情況,方源之前就已經遇到了多次。最近這段時間,方源斬殺了耶律群星,又搶奪劉家兩處資源,劫掠一空不說,還把劉家的一位六轉奴道蠱仙劉勇也殺了。
  所以,方源在離開北原的過程中,碰到了多次針對他的推算。頻率比以前高多了。
  好在方源有智道宗師的境界,同時又有暗渡仙蠱護身。
  但暗渡仙蠱有一個弊病,就是催動一次,便要休息許久,方能繼續催動。
  方源必須考慮這一點,盡量避免想要用暗渡仙蠱的時候,暗渡卻無法催動的不利情況。
  養、用、煉——用蠱方面,博大精深,根據蠱蟲不同,就有不同的注意事項。
  劉家。
  三位劉家蠱仙立于蠱陣之中,仙元持續消耗,維持著蠱陣的不斷運轉。
  片刻之后,蠱陣停止,三位蠱仙偃旗息鼓。
  “又失敗了嗎?”蠱陣外,七轉光道強者劉長,拖拉著鞋拔子臉,語氣很不好。
  “有違劉長大人所托,我等慚愧至極。”三位劉家蠱仙低頭嘆息,臉色也不好看。
  劉長冷哼一聲,不滿地掃視眼前三仙,但最終還是語氣緩和下來:“也罷了。我們劉家沒有智道蠱仙,只有這個蠱陣可以達到智道推算的效用。接下來,我就去找田下心幫忙。”
  “恕我直言,劉長大人,我等推算不出來,不是因為蠱陣不濟,而是對方有強大的護身手段,十分克制他人的推算。”三位蠱仙中的首領,開口道。
  “竟然是這樣?”劉長臉色更沉了一分。
  他不禁在口中喃喃:“對方乃是變化道蠱仙,擅長的是上古劍蛟變化,怎可能有這樣的手段傍身?不過也說不準,變化道號稱是一道映萬道。但更有可能的是,柳貫一這魔頭身邊有他人幫助。霸仙楚度……他雖然放逐了柳貫一,但我卻不信他真的就袖手旁觀了。這些魔頭散修,沒有一個好東西!”
  說到這里,劉長就有些咬牙切齒,臉色也變得十分猙獰。
  柳貫一劫掠了劉家兩處資源要地,還殺了劉家的蠱仙,這讓劉家的面子往哪里擱?
  劉長受命追殺柳貫一,但現在這么多天過去了,他沒有絲毫進展。
  之前,他為了自己的妹妹安危,沒有及時追擊方源。這件事情在家族中,引起了很不好的反響,現在劉長承受的壓力非常的巨大,讓他恨不得下一刻就能撞見方源。
  “柳貫一你這個縮頭烏龜,到底在哪里?”劉長心中郁悶至極。
  他此時還不清楚,他在接下來的時間里,會越加郁悶。因為方源已經離開北原,去往他域。
  和劉長一樣苦惱的,還有耶律家。
  耶律群星死在方源的手中,耶律家肯定是要報復回來的。現如今,方源已經被逐出楚門,耶律家便立即展開行動,對方源展開了調查和追殺。
  他們派遣出來的蠱仙,戰力并不弱于劉長。但可惜的是,方源已動身離開北原了。
  方源順利地穿越了甘草界壁。
  這個包圍整個北原的神奇界壁里面,到處都是青綠的濃霧,濃霧中光影爛漫,仿佛一片片瘋長的草葉,如蛇海,如發絲,不斷纏繞,不斷糾結。
  方源的至尊仙竅,卻是穿梭無礙,一點阻力都沒有。
  穿過了甘草界壁之后,方源就進入了東海的蒼水界壁。
  等到他穿過了蒼水界壁,正是來到東海的地域時,他身上的氣息已經徹底發生了轉變,成為了東海的一位蠱仙。
  這也是至尊仙體的奇妙特點之一。
  方源到哪里,都能和周圍的環境完美融合,仿佛就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。
  不像是其他蠱仙,外域的氣息始終很明顯。渡劫時更加麻煩,必須回到自己的家鄉去渡劫,否則吸取了外域的天地之氣,會很糟糕。
  進入東海之后,方源沒有著急趕路,而是來到了青玉福地,暫時休整一下。
  這片福地,正是蠱仙劉青玉所留。
  他被方源斬殺之后,鴨子地靈也被方源成功掌控。
  再一次見到方源,鴨子地靈十分興奮,呱呱亂叫,上下蹦跶。
  方源溫言安慰幾句,讓鴨子地靈感動得流下淚水:“呱呱呱!”
  “我就知道主人沒有拋棄我!”
  遺憾的是,方源的境界不足,不能吞并這塊七轉仙竅形成的福地。
  方源在這里好生休整了一番,最主要的便是等待暗渡仙蠱恢復過來。因為這片福地自成世界,期間不管是誰來推算方源,都毫無效果,并且不會加劇暗渡效果的損耗。
  當暗渡仙蠱可以再度使用時,方源毫無猶豫,立即用在自己身上。
  補充之后,方源離開青玉福地,去往亂流海域一趟。
  轉折往返,在亂流中耗費了他許多時日,最終他成功地進入市井當中。
  市井中有不少的仙竅。
  方源利用上極天鷹,進入其中,將一小部分的福地仙竅,都吞并了。
  方源又往前跨越了兩次災劫,效果并不理想。剩下的仙竅,大多是水道。可惜方源的水道境界,只是普通而已。
  離開這里之后,方源卻沒有著急啟程。他仍舊縮在青玉福地之中,一段時間后,等到暗渡仙蠱快要再次恢復過來,他這才離開,繼續趕路。
  離開北原,進入東海,來自北原的那些推算,就越加疲弱乏力。每一次推算,對于方源身上的暗渡效果削弱的程度,越來越低。
  方源如今也已經和之前大不相同。
  不僅對天意有很深刻的了解,知道如何防范,而且他還有暗渡仙蠱,許多智道手段傍身。當然最關鍵的,還是修為、戰斗都上升了許多倍。
  比起義天山大戰之后,方源從南疆趕回北原的那會兒,簡直有云泥之別。
  現在,方源若是遭遇到一群上古云獸,他絕不會被追得四處亂跑,遭遇危險的不是方源,而是上古云獸了。
  回顧一下,方源也深深覺得:擁有至尊仙體之后,修為速度快得駭人。不愧是魔尊幽魂、影宗、僵盟等,耗費了近十萬年的精力和心血,醞釀而出的超級成果!
  當然,至尊仙體越是優異,方源和影宗之間的仇恨就越是深厚。
  這種仇恨不共戴天,讓方源對影無邪等人時常“牽腸掛肚”。
  可惜,影無邪等人滑溜得也很,方源始終沒有找尋到他們的位置。否則的話,方源就算舍棄大把的仙竅福地不去吞并,也要優先斬除這些心腹大患!
  數十天后,方源終于連續穿過了東海的蒼水界壁、南疆的瘴氣界壁,正式踏足南疆。
  有趣的是,不管是方源,還是影無邪等人,都不知道他們已經共處一域。
  “早就聽聞義天山大戰的遺址上,已經被正道蠱仙們聯合起來,建立了一個巨大的防御蠱陣。我還是先過去看看情況再說。”方源對如何進入超級夢境,也是毫無頭緒。
  他決定還是先收集情報。
  一路向西南方向疾飛。
  飛行的路程,當然是曲折多變的。
  考慮到天意,方源的路線若是筆直一線,那就是直接給天意在路線上提前布局的機會。
  “嗯?又有人推算我了?”飛行途中,方源發覺身上暗渡仙蠱的效果,開始減弱,不禁有些好笑。
  北原、南疆,相隔兩個地域,這讓方源被推算的危險大為降低。
  果不其然,在北原的萬豆田園之中,蠱仙田下心將一半的酬金退給了劉長。
  劉長的臉色相當難看,目光中更有些難以置信:“怎么?連你也不能推算出來?”
  智道蠱仙田下心苦笑搖頭:“智道推算,也不是萬能的。田某已經竭盡全力了,十分抱歉。”
  劉長離開萬豆田園的速度很慢。
  他非常苦惱。
  更有些迷茫。
  若是連當今北原第一的智道蠱仙田下心,都無法算出那柳貫一的蹤跡,誰還可以?
  “柳貫一,你最好祈禱,從今往后不要撞見我劉長!”劉長心中發狠,目光中冰寒至極,充斥殺意。
  不管他有再多的殺意,方源活得挺好。
  “唷,停止推算了。呵呵呵。等到這些人付出代價更大,苦頭越嘗越多,應該就能收斂一點了吧。”方源笑了笑。
  北原,大雪山。
  馬鴻運望著步步逼近的萬壽娘子,惡狠狠地瞪過去:“來吧。你這個毒婦!”
  萬壽娘子冷笑一聲,將雷球再次塞進馬鴻運的胸膛之中。
  啪啪啪!
  馬鴻運頓時渾身劇烈顫抖,被電得渾身冒煙。
  噗。
  萬壽娘子口吐鮮血,臉色蒼白:“怎么又是失敗?”
  她雙眼通紅,失敗了這么多次,之前的風姿儀態,已經漸漸消失。
  馬鴻運強撐精神,有氣無力地呻吟道:“我怎么知道?其實我也不想失敗。成功吧,成功一次,讓我死了吧。死了一了百了,再也不會受到這樣的折磨了!”
  說完,馬鴻運終于支撐不住,雙眼往上一翻,當場昏死。
  Ps:今天強化了一下細綱,又整理了一下bug。時間用的有些久了,第二更仍舊在10點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