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92 仙緣生意

“什么?”聽到樹下兩位蠱仙的交談話語,方源的耳朵頓時支楞起來。
  他直接從樹叢中鉆出來,出現在兩位蠱仙的頭頂上方,蹲在一棵大樹杈上往下看。
  對于方源現在變化的這種猴子而言,好奇心極強,這是非常正確的反應。
  兩位蠱仙連頭都沒有抬。
  但方源清楚得很,這兩位蠱仙早已經催動著偵查手段,也已經發現了方源。只是方源的見面曾相識,乃是八轉仙道殺招,完全凌駕于兩仙之上。
  兩仙不疑有他,繼續交談。
  其中一人道:“羅兄盡管放心,我也是聽聞白兔姑娘所言,才起了興趣,想接觸一下傳聞中的夢境,試一試自己的機緣。我焦雷子雖然只是一屆散修,但是凡事皆講誠信。既然答應了你,又定下了信道盟約,自然不會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來。”
  “正是因為焦雷子你有這樣的信譽,我們兄弟也才會和你接觸。否則的話,你連我的面都不會見到。跟我走吧。待會進入大陣入口,你就自稱是羅家中人,為我兄帶仙蠱而來。”羅姓蠱仙轉身就走,一邊走,一邊豐富。
  另一旁,自稱焦雷子的散修緊隨其后,悉心聆聽。
  方源坐在樹杈上,看著他們遠離,還跟上去,名目張膽地跳了幾棵大樹。
  直到兩位蠱仙消失不見,他這才停下身軀,左顧右盼,發出疑惑的叫聲。
  偽裝得極其逼真,盡展變化道宗師的風采。
  至始至終,這兩位蠱仙都沒有懷疑。
  “有點意思了。”方源縮回樹杈叢中,雙目精芒暴射,心頭上涌現出興奮之情。
  他意外地撞見了,兩位蠱仙的秘密交易。
  這兩位蠱仙好巧不巧,選擇在這座山峰上碰面,還偏偏落到了方源的眼皮子底下。
  這運氣還真是不賴!
  聽他們的話音,很顯然是防御蠱陣中的一位正道蠱仙,和外面的散修蠱仙焦雷子做了一場見不得光的交易。
  正道蠱仙為焦雷子領路,讓后者進入防御蠱陣之中,嘗試去觸機緣。
  對于焦雷子的想法,方源是嗤之以鼻的。
  “你以為這夢境是這么好碰的么……機緣?沒有特定的夢道手段,能有什么機緣?”
  “而那位正道蠱仙自稱為羅,恐怕就是超級勢力羅家之人了。”
  南疆正道超級勢力,共有十三家,分布于南疆各處,雄踞一方。其中羅家就是其中之一。
  “我是不是,也可以靠著這個渠道,去穿透防御蠱陣,接觸到夢境?”不可避免的,方源腦海中一道念頭閃過。
  他最后凝望了一眼眼前的大陣幻景,轉身便走。
  方源變化的猴子,在樹叢中迅速跳躍,攀壁下山,不斷跋涉。花費了大半天,他終于離開了原來的山峰。
  就這樣跋涉,攀過幾座山峰后,方源這才撤銷了變化,還原本來面目。
  他生性穩妥,超級蠱陣附近,若是冒然變化,獲知催動仙道殺招,都可能引來正道蠱仙的警覺和注意。
  “這個距離,應該比較保險了。”方源心中暗暗估量。
  他并不肯定,因為他對這座超級蠱陣,沒有任何的認知和概念。
  不過,就算被正道蠱仙發現自己的蹤跡,也沒有多大關系。
  “我就不信,這座正道超級蠱陣建立之后,那么魔道、散仙們不會前來試探!”
  方源所料絲毫不差。
  義天山大戰,像是一顆雷球,將南疆蠱仙界原本平靜的,波瀾不興的湖泊,炸得面無全非,炸出驚濤駭浪。
  義天山大戰,原本就涉及到仙蠱屋驚鴻亂斗臺,吸引了南疆各大勢力,無數蠱仙的注意。
  而后正魔蠱仙交鋒,影響了整個南疆蠱仙界。
  但最終,義天山上忽然爆發驚世大戰,一切都毀滅,參與大戰的蠱仙們全都陣亡。而義天山遺址上,卻莫名其妙地籠罩了一片巨大的外顯夢境。
  這讓南疆蠱仙們,想要去探查義天山的遺址都做不到。涉事的己方,不管是影宗、天庭或者方源,都默契地保持秘密,南疆的這些蠱仙還都是一頭霧水。
  自從正道優先出手,在此圍繞著超級夢境,布置出了恢弘蠱陣之后,魔道和散仙們都很不甘心,很多人都會到蠱陣方面刺探情報。
  正道蠱仙們屢次發現這些人的蹤跡,但只要他們不闖進蠱陣中,他們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。
  方源選擇了一處普通的山洞,在這里耐心等候了數天。
  他終于等到了焦雷子,離開防御蠱陣。
  焦雷子的行徑,并沒有隱藏。離開的方向,也是他之前來時的路。
  “焦雷子既然偽裝成羅家的蠱仙,出走時,自然要明目張膽,否則的話,就顯得心虛了。”方源目光緊緊盯住焦雷子,見他飛走,方源也立即遠離,跟了上去。
  兩人前后飛行了一陣子,焦雷子忽然速度減慢下來,停駐在一座無名的小山之巔。
  他回首看著方源:“閣下跟著我飛行了這么長時間,不知有什么事情?”
  焦雷子并沒有劍拔弩張的態勢。
  因為方源跟蹤的時候,主動顯示著形跡,讓焦雷子發現。
  又用態度蠱,表明自己的善意,讓焦雷子感知得到。
  焦雷子因此未有對方源惡聲惡氣,不過仍舊有著戒備。
  “打擾了仙友,實在抱歉。”方源行了一禮,十分客氣地道明了來意。
  焦雷子聽了方源的一番話,臉上神情緩和了下來。
  原來,方源自稱自己是山野散修,對夢境相當好奇。無意中聽了傳聞,說焦雷子有門道,可以賄賂正道蠱仙,讓自己混進防御蠱陣中去,親自接觸夢境,嘗試能不能觸發什么機緣。
  方源便在外守候良久,終于等到焦雷子出來,這才跟蹤上去。
  “原來這生意已經傳播出去了,就連你這樣的外人,都能輕松探聽得到。”焦雷子并沒有懷疑,自失一笑。
  “跟我來吧,你想要進入夢境中撞撞仙緣,這是人之常情。不過,我也不是關鍵的中間人,我帶你去見白兔姑娘。”焦雷子很是熱情。
  他雖然不認識方源,但是方源一身南疆蠱仙的氣息,做不得假。
  并且,南疆乃是五域當中,隱修最多的一域。這是南疆的風格,很多蠱仙從升仙到終老,都不為世人所知。
  不到一天的路程,方源就在焦雷子的帶領下,見到了白兔姑娘。
  這位女蠱仙二八芳齡的外表模樣,雙眼如紅寶石,可愛的圓臉,還有亮閃閃的大眼睛。嘴唇有些微微凸起,說話時語氣極快,突突突不停地往外冒詞。
  和白兔姑娘見面的情景,讓方源感到十分驚異。
  因為這位白兔姑娘,直接將一座凡蠱屋,放在山峰中,不少魔道、散仙,都從這個蠱屋里進進出出。
  “我這里專做夢境的生意,你是來對了!”
  “你要想進入夢境,我有最可靠的門路,就看你能付出多大的代價。”
  “付出的代價越大,自然你就能越快地進入夢境,說不定你就能早點遇到自己的仙緣!”白兔姑娘說到這里,大拇指翹起來,面對方源,反手指向身后的墻壁。
  那里已經掛滿了各種小牌子,牌子上寫著各個人名。
  “排號的又多了五位啊。”焦雷子看了,感慨不已。
  “你要知道仙緣是有多重要!”白兔姑娘繼續盯著方源說,列舉了好幾個歷史上的實例,然后又補充道,“三尊說的預言,你肯定知曉的吧。夢境,這可是關乎到大夢仙尊的機緣!想想看,你如果成為未來的大夢仙尊,會怎樣?就算只碰到一絲機緣,也絕對能改變你的現況啊。如果你不去做,不去嘗試一下,怎么知道自己不可以?”
  “是這樣子的。就算知道自己不可以,將來也不會后悔了。”焦雷子在一旁附和著,“能夠讓正道蠱仙們這么寶貝的夢境,我們能夠有這樣的機會,是多么的難得!”
  “是啊,現在是剛剛開始,所以正道方面管理不是特別嚴格。”白兔姑娘繼續道,故意激將方源,“等過一段時間的話,就不一樣了。這個生意做不長,機會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了!”
  “那要付出多大的代價?”方源裝作猶豫的樣子。
  白兔姑娘報出了一個數字。
  方源面現猶豫之色:“我再考慮考慮吧。”
  “那行,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!”白兔姑娘笑了笑,態度仍舊很是客氣。
  這時,一位女蠱仙走近柜臺。白兔姑娘的笑容頓時熱切了幾分,舍棄了方源這邊,迎接上去:“妙音姐姐,您是想來再撞一次機緣嗎?”
  那位女蠱仙點點頭,沉聲道:“我覺得,這一次換一個其他的地點,進入夢境,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收獲。”
  凡蠱屋中蠱仙真的不少,來來往往。也并非白兔姑娘一人招待,時不時的就有牌子被掛在墻上去。
  方源走出凡蠱屋,和焦雷子告別。
  “你可以再考慮一下,不過依我個人之見,還是盡早決定的好。不能拖啊。這種情況,你也看到了,你越往決定,就越會有更多的蠱仙排在你的前面。時間不能拖的。”焦雷子臨走前叮囑著。
  方源口中感謝不已,離開了此地。
  “怎么,那個人還沒有下決心?”白兔姑娘招呼完她口中的妙音姐姐,見到焦雷子問道。
  “他說要考慮一下,唉,我還以為自己能賺一筆舉薦費,好彌補一些損失呢。”焦雷子失落地苦笑道。
  “焦雷子你身家豐厚,何必在我這里哭窮?”白兔姑娘笑了笑,“不過呢,我看你帶來的這人,恐怕是山野中的隱修,本身窮酸,并無多少資糧。否則的話,怎可能立即走人?真有些身家的,第一次來,都要在這里逡巡流連一番呢。”
  焦雷子苦笑:“我身家怎可能豐厚?承蒙白兔姑娘謬贊了。說實話,這要價真的不菲,我也感到相當肉痛的。”
  白兔姑娘笑起來,露出白白的牙齒:“這是生意,講究你情我愿。要價高一點,自然是因為它就值這個價嘛。事關大夢仙尊的機緣,你說呢?”
  焦雷子點點頭,忽然下定了決心,沉聲道:“我再出一份資源,我要再試一次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