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194 武家紛爭

武獨秀緩緩地睜開雙眼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“又是新的一天吶。”她在心中呢喃。
  一只八轉仙蠱,在這間不大的屋子里飛繞。
  食道仙蠱——藥香!
  這是一只治療仙蠱,使得整個小屋中充斥了濃郁的藥香氣味。但是,武獨秀身上的腐朽氣息,也非常強烈,藥香根本掩蓋不住。
  兩種氣味混雜在一起,就算是蠱仙都有些難以忍受。
  過一天,便少一天。
  武獨秀知道,她離大限已經不遠。
  此刻,她躺在床上,看著小屋中的景象,心中卻滿是安寧。
  曾幾何時,當她還是一位六轉蠱仙,卻因為愛戀上一位魔道蠱修,遭受了家族的嚴懲。
  她被關押在這座小屋中,禁足五十年。
  沒有想到,這卻成就了她的仙緣。
  原來,在這座小屋中,藏有武家先人的大能傳承。武獨秀得之,暗中潛修,實力一日千里,飛速上漲。
  她甚至還通過這里的大能福地,秘密和情郎屢次私會。武家的蠱仙們,從未料想到,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,武獨秀公然違逆武家的規矩。
  那些年,武獨秀自得其樂,沉浸在無以倫比的幸福之中。
  那時候的她,是一個年輕貌美的傻姑娘,不知道人心險惡,看不出自己深愛的情郎,其實另有圖謀。
  時光荏苒。
  相隔數千年,武獨秀再次回到這里。
  她已經行將就木,大限將至,生命存在的時間以天論數。
  這位老人渾身上下都透著滄桑和疲憊,渾濁的目光中,仿佛躍過了千年光陰,回顧過去,曾經青蔥歲月里,在這小屋中的歡聲笑語,一點一滴都浮現在她的心頭。
  在這些回憶中,似乎永遠是春光明媚。
  小屋的窗戶打開,溫柔的風,夾裹著花香,還有青草的氣息,調皮地鉆入屋內。
  一位年輕的姑娘,貌美如花,青春靚麗,一雙眼睛清澈如水,動人至極。她在小屋中歌唱,打掃衛生,做許多凡俗中的家務,卻歡悅得很,雀躍不已。
  在那個時候,歡樂得來的是如此容易。可是當年歲漸漸增長,這種簡簡單單的幸福,就離人遠去了。
  至于那位情郎,武獨秀最早的初戀,她已經忘記了。
  印象模糊了。
  曾經帶給武獨秀的傷害,曾經讓她輾轉反側的不堪痛苦,折磨得她身心疲憊的憤恨,都已經隨風散去。
  吱呀。
  一聲輕響,小屋的木門,被人緩緩推開。
  武獨秀艱難地側過頭來,透過一道麻紗的垂簾,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  她并不感到意外,這是她的意思。
  她是武家的太上大長老,是執掌權柄數千年的至高人物,沒有她的意思,誰敢踏足這里?
  “你來了。”武獨秀艱難開口,語氣虛弱至極。
  但來者卻恭敬非常,跪在地上,深深一禮:“孩兒拜見母親大人。”
  此人中年模樣,相貌普通,體格強健,眼眉細長,給他整個人增添了一分陰鳩之氣。
  武獨秀開口:“喚你來,是想告訴你一件事。你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弟弟,那是我在東海所生。我會將武家的一切,留給你。而我自己的遺產,留給他。你明白么?”
  中年男子連忙叩首,額頭碰觸在地上:“孩兒知曉了。”
  “下去吧。”武獨秀沉默了片刻,這才繼續說道。
  “那孩兒告退!”中年蠱仙小心翼翼,他緩緩地站起來,弓著身體后退了幾步,這才轉過身去,走出小屋,然后輕輕地將屋門關上。
  他大氣都不敢喘,滿臉的恭敬之色,從未變過,直到一路返回,跨越數道大山,回到自己的仙蠱屋中,他這才變了臉色。
  “老娘糊涂了!”
  “臨死之前,居然要招回她的私生子!”
  “那個野種,好好地留在東海不就可以了嗎?為什么還要回來,和我爭奪家產?”
  中年蠱仙勃然大怒。
  “主人,且勿動怒,動怒傷身啊。”一位七轉的駝背蠱仙連忙相勸。
  中年蠱仙一腳將他踢倒,怒吼起來:“老娘一身本事,都在她風道仙蠱上。她居然要將這些仙蠱,都交給那個雜種。沒有了這些仙蠱,我空有八轉修為,又有何用?還不是要被巴家、鐵家、商家那些老鬼欺負嘛!”
  “說什么將武家的一切交給我,哼!我要這些資源有什么用?我要的是八轉仙蠱,是實實在在的戰力!拳頭硬了,什么東西得不到?”
  中年蠱仙越說越怒,連連在仙蠱屋中踱步。
  “主人,要不然我們直接把他做了!”七轉駝背蠱仙走上前去,手掌如刀,狠狠往下一切。
  中年蠱仙踱步的動作頓時止住。
  他緊緊地皺起眉頭,反問七轉駝背蠱仙:“你是說……”
  “不錯。太上大長老大人身下只有兩子,除了您之外,就是那個東海的私生子了。咱們把他做了,太上大長老的遺產,不都是您的了么?”七轉駝背蠱仙陰陰笑著。
  中年蠱仙連連眨眼,很快額頭上就冒出層層冷汗。
  “不行。”
  “若是讓我母親發現,我就吃不了兜著走!”回想道母親的手腕,中年蠱仙饒是八轉修為,也不由地心頭顫抖了一下。
  “還是算了吧。他不過是七轉,就算回到家族,又能如何?”中年蠱仙長長嘆息一聲。
  但駝背蠱仙并沒有放棄,仍舊覲言道:“主人啊,您切不可這么想啊。對方已經有七轉修為,再得到太上大長老的仙蠱,會怎么樣?”
  中年蠱仙冷哼一聲,恢復了一些傲意:“就算是擁有八轉仙蠱,他的道痕積累,也遠遠比不上我。不會是我的對手。只是可惜了那兩只八轉仙蠱了。唉……”
  駝背蠱仙陰陰一笑:“主人您之所以猶豫,無非是害怕此事失敗,讓太上大長老懲罰您。其實,我們完全可以不用自己出手。咱們家族之外,那巴家、鐵家、池家等等,都覬覦著我族的地位,無時不刻想取而代之。相信只要將那位路線消息放出來的話,一定可以吸引其他幾家出手。到那時,我們完全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啊。”
  中年蠱仙聞言,雙眼驟亮,交口稱贊道:“好計,好計。虛駝啊,你不愧是我的左膀右臂啊。將來我成為太上大長老,必定不會虧待于你的。”
  “主人,在下為您分憂解難,完全是在下的本職,也是榮耀啊。”駝背蠱仙虛駝雙眼泛紅,聲音哽咽。
  中年蠱仙拍拍虛駝的肩膀,沒有說話,滿臉欣慰之色。
  仙蠱屋中,君臣相宜,氣氛融洽。
  “主人,事不宜遲,在下這就去安排了?”
  “好,你去吧,你辦事,我放心。”
  離開了仙蠱屋,虛駝雙眼深處閃過尖銳的陰芒。
  “哼!費了老半天的口舌,終于將這武庸忽悠住,如此一來,即便我暴露出了這私生子的情報,時候被追查上身,也會最終得到武庸的庇佑,安全得很!不會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。”
  虛駝的真實身份,并非是武庸的奴隸那么簡單,事實上他是巴家的蠱仙。乃是巴家安插在武家內部,地位最高的內線。
  南疆格局和北原不同,也和中洲大異。
  南疆正道勢力中,武家獨占鰲頭。歷史上最強盛的時期,八轉蠱仙竟多達三人!基本上,武家都至少有一位八轉強者,鎮守家族大局。
  武家的強勢,由來以往。武獨秀大限將至,武庸才具不足,雖是八轉,但相較其他正道八轉,并不強勢。
  武獨秀的私生子武遺海,根據情報,卻有天才之姿。他在東海雖然是一直散修,但卻戰力強大,在東海蠱仙界也隱有威名。
  殺死武遺海,不僅可以削弱武家勢力,而且能打擊到武庸的名譽,甚至還有可能讓武家陷入內亂和猜疑之中。
  虛駝滿載希望而去。
  數天之后。
  三位蠱仙穿梭在瘴氣界壁之中。
  “公子爺,我們就快要穿過這瘴氣界壁了。這是最后的關頭,一旦我們走出瘴氣界壁,他們伏擊的機會,就會大大減少。”一位蠱仙老者凝重地說道。
  武遺海立刻了然:“張叔,你的意思是,接下來這段路程是最危險的!”
  “不錯。”蠱仙老者沉重地點點頭。
  另外一位青年蠱仙則道:“但只要咱們越過這個關隘,就是海闊天空了。只要公子爺見到您的母親,這一路上的辛酸、艱險和傷痛,都能得到百倍千倍的回報!”
  一提起自己的親生母親,武遺海流露出復雜的神情
  他嘆息一聲:“唉!什么回報,我其實沒有多想。我只是想看看我的親生母親,是她拋棄了我,又是她安排張叔,引領我走上修行之路。我想親眼見見她,見完她最后一面,我就走。我畢竟是東海成仙,乃是東海的蠱仙。”
  張叔笑道:“公子爺,您放心吧,太上大長老深謀遠慮,早就為你準備好了一切。你雖然是東海升仙,但我們武家卻有仙道殺招,可以洗滌你身上的天地二氣,將你從東海蠱仙,轉移成為南疆的一份子。以后你渡劫,盡可吸收南疆的天地二氣,不會有任何的麻煩。”
  “哦?有這樣的手段……”武遺海聞言頓喜。
  他在東海雖然傳出名聲,但終究是散修,體會到散修修行中的苦痛和弱小。若是能背靠一個超級勢力,武遺海心中自然是相當愿意的。
  他正想著,忽然間,一道劍光似的龍息,襲上他的面龐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