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97 獨秀庸

方源審時度勢,他知道,現在還遠遠不是“武遺海”這個身份出場的時候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首先,他自己沒有將武遺海的魂魄,徹底搜刮,他本身的準備還不充分。
  其次,武獨秀還沒有死。
  武獨秀不死,方源這個武遺海的身份,就絕不能露面。
  八轉蠱仙!
  誰知道武獨秀有什么方法,來甄別“武遺海”是否是她親生?
  盡管這樣一來,“武遺海”會損失很多。但方源真正所需的,只是“武遺海”這個身份而已。
  這是他本來的目的。若是因為無謂的貪婪,使得他偽裝失敗,親手將這個大好良機弄丟,那才是最不值得的事情,該自己打自己十個巴掌了。
  最后,正道各家勢力都是潛在的危險,就連武家也包含在內。
  無風不起浪。
  武庸的確有可能,也有動機,來對付武遺海。
  方源若是提前出場,搞不好還會被武家的力量狙殺。
  “說起來,這個武遺海的身份,還真是有點麻煩。不過好在,我是重生之人,知曉一些前世五百年的結果,可以輔助我進行局勢的判斷。”
  就這樣,方源繼續潛修。
  他一邊針對武遺海展開持續不斷的搜魂,另一邊則關注著外在的情報。
  武獨秀的狀態,一天不如一天,整個南疆都傳得沸沸揚揚。
  而在北原,血戰武斗大會仍舊持續著。缺少了柳貫一,楚度一方起初被壓得抬不起頭來。不過很快,事態就出現了變化。由百足天君親自邀請過來的三位七轉散仙,連戰連勝,一度幫助楚度一方,和正道聯盟打成了均勢。
  劉家蠱仙劉長,四處放話,要柳貫一出來對戰,否則就是縮頭烏龜、孬種等等。
  不只是劉長再找方源,還有其他的勢力,諸如耶律家絕不會放過柳貫一。可惜柳貫一消失得無影無蹤,仿佛北原蠱仙界沒有這個人一樣!
  這些追查的勢力,各自郁悶暫且不提,中洲方面許多蠱仙的下場更慘。
  逆組織!
  這個被影宗蠱仙創建起來的地下組織,已經被天庭蠱仙策劃,十大古派出力,連根拔起,無一漏網之魚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誅魔榜上有名的人物,也十有**被十大古派追拿歸案,血道魔仙盡皆慘死,一些魔道或者散仙,考慮到罪行不重,被十大古派收納,成為奴隸蠱仙。
  大半個月之后的某天,武獨秀再次在小屋中,召見了武庸還有武家的幾位太上長老。
  回光返照之下,武獨秀口齒從未有過的清晰起來,她說道:“我平生有三大憾事。”
  “第一件憾事,未能除盡兇峽七鬼,只搗毀了他們的巢穴。”
  “第二件憾事,沒有尋找得到足夠的乾清一氣,煉不成八面威風蠱。”
  “第三件憾事……”
  說到這里,武獨秀頓了頓。
  “沒有見到我兒遺海。當年……我恨他的父親,親手殺了他,但不應該將怨念和憤怒,歸結到一個純真的孩童身上,他是無辜的。我想要彌補他,可是已經來不及了。”
  小屋中,靜悄悄,無人發出聲響。
  武獨秀嘆息一聲,竟獨自坐起身來。
  她艱難地半躺著,倚靠在床頭,對武庸虛弱無力地招了招手。
  武庸知機,立即掀開麻布的垂簾,邁前幾步,走到武獨秀的床前,恭敬無比地雙膝跪下。
  武獨秀看著自己的大兒子,良久,輕輕地笑出聲來:“庸兒,你很不錯,沒有讓娘失望。”
  武庸渾身一顫,抬起頭,已經是雙眼通紅,顆顆眼淚灑落下來。
  這一刻他真情流露,眼前這位老人,畢竟是他的親生母親!
  “我將武家交給你,很放心。”武獨秀繼續道。
  “娘。”武庸張開口,聲音沙啞,淚流滿面。
  武獨秀繼續道:“遺海那孩子既然趕不上最后一面,也是命,罷了。這些仙蠱,我都交給你。你也是修行風道,盼你能好好珍惜,發揚光大。”
  “娘,兒子不要娘的仙蠱,兒子只想要娘你繼續活著!”武庸哽咽抽泣。
  “傻孩子,人誰能不死?就算強如仙尊魔尊者,也如巨星隕落。永生,不過是癡人的幻想罷了。”
  說著話時,武獨秀身上的一只只仙蠱,從她的仙竅中飛出來,落到武庸的身上。
  垂簾另一邊的武家太上長老們,默默地見證這一切。
  雙方交接得非常順利。
  仙蠱的種種氣息,相繼隱沒在武庸的身上。
  武獨秀望著窗外。
  陽光正明媚,透過小小的窗口,揮灑進來。
  恍惚間,武獨秀仿佛看到陽光中,出現了一個人影。
  那個人影,不是她的父親或者母親,也不是她生命中,曾經熱愛的某個男人,而是她自己。
  那個年輕的自己,那個笑起來宛若陽光般明媚的姑娘。
  武獨秀。
  武獨秀。
  “呵呵。”武獨秀默念了兩遍自己的名字,然后輕笑出聲。
  她的身上開始透出光亮,從腐朽的枯瘦如柴的身軀中,飛出無數的白色熒光。
  熒光點點,是她最后肉與魂的消散。
  片刻之后,床榻上空無一人,曾經威名赫赫的八轉蠱仙武獨秀,將自身的影響力籠罩在南疆數千年的傳奇人物,終于在這一刻,徹底消失在世間。
  沒有留下遺體,魂魄也是一絲不存。
  “大長老啊——!”
  垂簾外,武家的太上長老們發出了哭嚎之聲。
  哭聲充斥在這座沒有主人的小屋中。
  萬分的悲痛,在哭聲中宣泄。
  武庸默默地流淚,他跪在地上,低垂著頭,像是一尊石像,一動都不動。
  許久之后,他緩緩地抬起頭,他已不再流淚,他的面色堅毅似鐵。
  他站起來身來。
  然后,他透過垂簾,望見攤到在地上,痛苦流淌,毫無一絲威嚴的武家的太上長老們。
  “諸位,還是暫忍悲痛吧。母親已去,而我們還要將武家的光輝,繼續籠罩在南疆的土地上!”武庸淡淡的語氣中,卻透露出一股尋常不見的威儀。
  太上長老們漸漸止住哭泣。
  武庸掀開了垂簾,緩步走出。
  太上長老們已經站立起來,紛紛意識到了什么。
  氣氛陡然莊重肅穆起來,只見這些蠱仙長老們一起向武庸躬身一禮,齊聲道:“我等拜見太上大長老!”
  一代傳奇武獨秀逝世,作為她的親生兒子,同樣八轉修為的武庸,成為武家的新一任太上大長老。
  消息正式從武家傳出后,以閃電般的速度,傳遍了整個南疆蠱仙界!
  南疆動蕩起來。
  武獨秀終于去了,讓不少蠱仙和勢力,都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武家原本兩位八轉蠱仙,如今只剩下一位,它究竟還能不能繼續待在正道魁首的位置上?
  武家掌管的修行資源似乎顯得有點多了。
  武獨秀一去,只留下平庸不堪,才具不足的武庸,他究竟能不能帶領武家,保持輝煌?
  不僅是武家之外的蠱仙們,心思泛起來,就像武家內部,也有不少成員,對新任的太上大長老有些懷疑。
  還有關于武庸設伏,斬殺了他的同母異父的弟弟武遺海的流言,更在這一刻,被四處傳播,猛烈至極,仿佛是燒開的滾水水面上,咕嘟嘟四處亂冒的氣泡。
  青陽山。
  喬家的大本營就坐落于此。
  喬家的兩位蠱仙,佇立在山巔,望著武家的方向。
  兩仙的眼中云海重重,山風撲面,吹得衣袖翻飛。
  喬家太上大長老喟嘆出聲道:“武獨秀死了,武庸剛剛上位,就蒙上了弒弟奪寶的名聲,呵呵,這可是我們喬家的機會啊。誰都認為,我們喬家就是武家的走狗,其實這不過是我們喬家的生存之道罷了。武家動蕩,正是我們出手的良機。相比較其他家族,我們世代和武家聯姻,十分名正言順!”
  “武庸看似平凡,但我總覺得他并不那么簡單。就算他才具不足,也是一位八轉蠱仙吶。”另外一位蠱仙開口道。
  她二八芳齡的模樣,一身翠綠衣裙,遮掩不住她窈窕的身姿。她的肌膚細嫩如雪,一雙眼睛在濃密的睫毛的遮蓋下,好似泛著清澈的水。
  她是喬家的驕傲,崛起的天才,未來的希望,同時也是南疆的三大仙子之一——喬絲柳。
  喬家太上大長老笑了笑:“柳兒啊,這正是我找你來談話的原因。我們要繼續和武家聯姻。”
  喬絲柳嬌軀一顫:“我明白了,我愿意為家族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。”
  “很好,家族沒有白白地培養你。”喬家太上大長老大感欣慰。
  “只是我若和武庸聯姻,恐怕吃不住對方。他如今已是八轉蠱仙,更執掌武家的權柄……”喬絲柳遲疑道。
  “不是和他聯姻。”喬家太上大長老笑道。
  “那還能有誰?”喬絲柳疑惑不已。
  “武遺海。”
  “武遺海?”
  “不錯,前幾日,他已經主動找上門來了。”
  七天之后。
  武家在風神山上,舉辦了一場浩大的葬禮。
  各大正道勢力,以及著名的散仙強者,甚至是極個別的魔道蠱仙,都被邀請,前來觀禮。
  在眾目睽睽之下,武庸忽然發難:“左右,給我拿下這個家族叛徒!”
  “什么?!”虛駝大驚失色,想要反抗,早已經來不及。
  “主人,您這是干什么?!我可是你最忠心耿耿,忠心不二的奴仆啊!”虛駝叫喊得嘶聲力竭。
  “呵呵。”武庸冷笑,手指著虛駝,痛斥道,“好一個忠心不二的奴仆,虛駝!枉我這般信任你,你卻陷害我于不義,偷偷放出我弟的路線情報,吸引無數惡賊伏殺。可惜我那弟弟,我還未見過一面,就被你們這幫狡詐的惡賊,陰險之徒害了性命啊!”
  說到這里,武庸仰天長嘆,淚流滾滾。
  虛駝目瞪口呆地看著。
  他心中的震驚,難以用言語來表述。
  他還想狡辯,但旋即武庸就甩出了一大把的證據!
  證據如鐵般確鑿。
  虛駝辨無可辨,他這才明白,原來武庸早已經知道他的真實身份,只是按捺不發,一直等到了今天!
  武庸利用他,鏟除了弟弟武遺海,順利地得到了全部遺產,他成為了武家的太上大長老,他還要在今天,將一切針對他的流言蜚語都統統破滅。
  而虛駝就是他的犧牲出去的棋子。
  “今天,我將贏得一切!”武庸心中大笑,表面上手指著虛駝,命令左右,“把他帶下去!”
  各方正道代表都騷動不安起來,就連那些魔道和散仙的臉上都浮現出異色。
  武庸掃視一周,心胸大暢。
  正要開口說話,喬家的太上大長老出列:“有一件事情要恭喜武庸大人。您的弟弟武遺海其實并沒有死。他不僅沒有死,還在我喬家的幫助下,來到了這里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