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99 登場南疆

方源繼續說他的:“這個太上家老最好有些地位,最關鍵的是態度要強硬!因為在這個期間,武庸很可能會故意偏袒我,認定我就是他的弟弟,來否決這個提議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所以我們的人選,要能扛得住一位八轉蠱仙的強勢!”
  喬家太上大長老攤開雙手:“這個著實太難了。要知道,現在的武庸不僅是八轉蠱仙,而且還是武家的太上大長老,更繼承了武獨秀的仙蠱啊。”
  方源連頭都沒有轉過去,仍舊望著窗外。
  他的話在瞬間變得冰冷和強硬:“別告訴我你喬家沒有這樣的人。若是沒有,還對武家有什么圖謀呢?趁早洗洗睡,做做夢更靠譜些。而我武遺海也絕不會找這樣的家族合作!”
  喬家太上大長老微微一愣,他不禁再一次打量方源。
  站在他的這個角度,他只能看到方源的側臉。
  窗外,夕陽的紅光映照在方源的臉上,像是一層血。
  方源的臉色堅毅如鐵,湛藍的雙目熠熠生輝。
  “這個男人……呵呵,有意思。不愧是武獨秀之子啊。”喬家太上大長老心中感嘆一聲,口中答道,“那就依你的意思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武獨秀雖然死了,但是在她的葬禮上,卻上演了一幕有趣的情景。
  武獨秀在東海的私生子,武遺海冒了出來,想要祭拜他的親生母親。
  各方蠱仙,都靜悄悄地看著,沒有開口插言。
  畢竟,這是武家內部的事情。
  當中,自然也有不少蠱仙,看出了一些潛在的東西。
  但武家的太上三長老武樵出聲時,有數股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武樵似乎毫無察覺,一副我心為公的大義凜然。他可是武家的太上三長老!
  喬家居然能滲透到這種程度,就連方源都有些吃驚。
  當然,他是參與其中的人,知道更多,判斷更加清晰。不知道的人,并不了解種種因由,也無從判定武樵的立場究竟是什么。
  他究竟是為公為家,還是倒向喬家?
  武庸雖然意識到了這種可能,但也不能判斷明確。
  武庸開口:“也好,就在母親大人的葬禮上,為我弟認祖歸宗。想必母親在天之靈,看到這一幕,也十分欣慰吧。”
  他居然沒有反駁,而是直接應承下來。
  方源不禁深深地看了一眼武庸,這個家伙果然不簡單!
  喬家太上大長老也對武庸的反應,心中微微訝異了一下,立即將對武庸的評價暗暗提高一層。
  很顯然,武庸已經意識到,自己是無法阻止方源當眾認祖歸宗的了。與其一味反駁,喪失自己的威信和形象,還不如以退為進,允許此事。
  “諸位仙友在此,皆可見證,請仙蠱!”太上三長老武樵主動站了出來,這種事情他需要親自主持,防止萬一的情況下武庸等人動手腳。
  很快,武家取來仙蠱。
  武樵站在方源的面前,手持著一只仙蠱,開口道:“這是七轉血道仙蠱血脈,乃是我武家斬殺了一位血道魔仙,收繳過來的戰利品,正可驗證二公子你的身份。”
  此話一出,當場的許多蠱仙,都翻了翻白眼。
  血道不容于世間,危害太大。
  但事實上,各個正道勢力都在秘密研究。因為血道戰力的確容易速成。
  很顯然,這只血脈仙蠱一定是武家的研究成果。故意說成是什么戰利品。
  “請二公子滴出一滴鮮血來!”武樵繼續開口。
  方源的心不禁一緊。
  居然是七轉血道仙蠱!
  這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  而且滴出鮮血,和驗證他整個身體不同,這很難動手腳。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依言行動,滴出一滴鮮血,交給武樵。
  武樵催動仙蠱,對準自己手心中的鮮血,照出一道暗紅色的光輝。
  沒有發現問題。
  方源頓時松了一大口氣。
  “幸好我的血本仙蠱修復好了,摻和進了見面曾相識之中,可以偽裝血脈。上一次騙過黑凡真傳中的布置,這一次又晃點了七轉血道仙蠱血脈。”
  幸虧它只是七轉層次,若是八轉的話,說不定就隱瞞不過去了。
  這點,方源是有運氣的。
  當然,武家通常也不會閑的蛋疼,將一只血道仙蠱提煉到八轉上去。
  煉制八轉仙蠱需要的仙材太過駭人,往往能將一個超級勢力的家當底蘊抽空,也未必能煉成。
  但這還不算完。
  緊接著,武樵又問了方源許多關鍵性的問題。
  有些方源知道,有些方源并不知道。他都實事求是地答了。
  這些問題當中,有一些陷阱,明明是沒有發生過的事情,當做發生了來問。
  但方源搜刮了武遺海的魂魄,對這些問題應付自若。
  真正的危險,就是面對七轉仙蠱血脈的探查,他已經渡過去了,這樣的問題并非難關。
  數百個問題相繼問完,武樵仍舊是面無表情。
  但是其余武家的太上長老們,有的微微點頭,有的交頭接耳,有的看著方源,面露微笑,就已經說明了方源順利通過。
  “其實本來還要驗證魂魄和骨相,可惜武獨秀大人已然去了,便作罷。”武樵的一句話,讓方源慶幸不已。
  幸虧之前,他沒有貪圖什么八轉仙蠱。
  若是當面對質,他的魂道、骨道手段可不怎么樣。十有**會露出破綻來的。
  “聽聞武獨秀死時,身化光螢,無一絲遺骸留下。就算是之前遺留的發絲等物,也隨之一同化去。真是死得干凈,死得好啊!”方源大感自己走運。
  接下來,武樵匯報武庸他自己的探查結果。
  不用說的,大家都親眼作證了。
  武庸點頭,其他的武家太上長老們也紛紛同意。
  于是,武樵又為方源當場煉出了魂燈蠱、命牌蠱。這些蠱蟲今后都要置放在武家的宗祠之中,算是方源正式認祖歸宗的標志。
  這一輪下來,方源才真正的以武遺海的身份,踏足到南疆蠱仙界中。
  之后祭拜武獨秀,方源大哭一場,秀了一場精彩的演技。
  武獨秀葬禮期間,武家并不適宜大擺筵席。但葬禮大典結束之后,方源仍舊是和許多武家的蠱仙接觸,雖然只是喝喝茶,閑聊一會兒,也讓方源收獲頗豐。
  當然,也有蠱仙提出和方源較量切磋,都被方源婉拒。
  他現在的身份可是高得很!
  本身是七轉修為,武家的太上大長老,八轉蠱仙武庸,就是他的哥哥。
  雖然這兄弟兩人都各懷心思,但至少從表面上看,的確如此。這份血脈關系,也是事實。
  七天之后,葬禮徹底結束,方源站到武家蠱仙的身旁,儼然一副主人模樣,和各位來賓貴客送別。
  這些南疆蠱仙也都記住了方源。
  很多人都將他列為不可招惹的對象之一,不是因為方源的修為,而是方源是武庸之弟這層親緣關系。
  武遺海的這個名號,徹底傳入了南疆。雖然說不上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但也差不多這樣了。
  三天后。
  清晨,旭日從天邊冉冉升起。
  方源站在有熊山的山峰上,靜靜地看著日出的美好景象。
  自從他認祖歸宗之后,他就被武家安排到了這座有熊山上居住。
  這里不是武家的大本營福地,方源也宣稱自己想要住在外面。有熊山也算得上一座名山大川,山上最多的野獸,便是各種各樣的熊。
  武家將這座山,直接劃給了方源,從此之后,這里便是他武遺海的地盤了。
  但是,武家卻一直沒有安排方源相關的職位。
  武家蠱仙都為太上長老,武庸是太上大長老,其下有二長老、三長老等等。名次不同,權柄也輕重不一,話語權更是不一樣。
  這一點,讓喬家太上大長老有些著急,十分關注。
  因為喬家之所以扶持和幫助方源,就是為了將他插入武家的權利高層,在武家中為喬家爭奪更多的利益。
  為此,喬家必須保證方源能夠掌握武家更多的權柄,如此一來,才好為喬家說上話,出大力氣。
  喬家的幫助自然不是無償的,方源已經在暗地里,和喬家太上大長老達成了種種盟約。
  不過方源卻絲毫不著急。
  他表面上是望著日出,實際上心中卻是惦記著超級夢境。
  正式身份已經得手了,該怎樣才能大搖大擺地,進入那座超級蠱陣當中,利用超級夢境,提升他方源的境界呢?
  方源正思考著這個問題,一只信道仙蠱飛了過來,帶來武庸的傳喚。
  如今,方源已經完美地認祖歸宗,整個過程得到南疆無數蠱仙的見證,就算是武庸也不能害其性命了。
  木已成舟,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。
  尤其是在武家的勢力范圍內,武庸更要反過來保護他這個“弟弟”。
  方源依照信道仙蠱上的領引,在一座大殿中,見到了武庸。
  武庸開口道:“你是我弟,剛剛認祖歸宗。按照家族的規矩,每一位新升的六轉蠱仙,都可領取一只六轉仙蠱。升上七轉之后,便能領取一只七轉仙蠱。你拿著這只信道仙蠱,且去族中的庫藏,挑選仙蠱罷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