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204 白兔投懷(下)

武遼并不理睬武安,他直接對著大殿的門深深一禮,高聲嚷道:“武安此人居心叵測,武遼求見大人,舉報此人!”
  武安的心,立即提到了嗓子眼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他害怕,他恐懼。
  他生怕眼前的這道殿門在下一刻,轟然打開,然后白兔姑娘被趕出來,雙眼垂淚的樣子。
  那他武安就完了。
  但是沒有。
  殿門靜悄悄的閉合著,似乎方源沒有聽到一般。
  但這怎么可能?
  這里不是普通的地方,而是超級蠱陣的內部空間,形成的一大片能夠令人居住的宮殿群落。
  方源又執掌其中的兩只關鍵仙蠱,對武家的區域可謂是洞若觀火,了若指掌。
  武遼、武安的一舉一動,他都能視察得清清楚楚。
  武遼之前的喊話,方源怎么可能沒有聽到?
  絕不可能!
  見到方源沒有理睬自己,原本信心十足的武遼楞了好一下。
  他知道,武安在前一段時間里,千方百計地想要求見方源,目的是什么,武遼也當然明白。
  武遼沒有阻止。因為他知道,人心是貪婪自私的,很多人和自己不一樣,就比如說上一任的武家七轉蠱仙。
  但后來,方源一次都沒有接見武安。
  發現這個事實之后,武遼非常高興。
  他以己度人,覺得方源既然拒絕了武安,必定是反感仙緣生意這種事情。
  “也是!像武遺海大人這等人物,如何在乎這點蠅頭小利呢?他初入家族,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名譽吧,在乎的是今后在武家高層中的發展。”武遼心中猜測。
  懷著這樣的想法,他前來求見方源,滿心以為方源會接見自己。
  但現在呢?
  殿門緊緊關閉,像是一堵墻,又仿佛是化作了堵在武遼心中的一座高山。
  武安哈哈大笑。
  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,一顆心從喉嚨處重新落回了原點。
  武遼的拜見,是一次最好的試探。
  武安頓時覺得,他已經懂得了方源的心意。
  武遼不信邪,再次高聲求見,殿門仍舊閉合,沒有絲毫反應。
  武安的笑聲更大,心中也篤定起來。
  他開口道:“武遼,你還是不要叫了。大人正在里面處理重要的事情,你這么打擾他,好嗎?”
  武遼的臉色鐵青一片,非常難看。
  武安冷笑一下,搖了搖頭。
  武遼很蔑視武安,武安也覺得武遼這個人太固執,一點都不通情達理,不是處世之道。
  “現在看來,這一招雖然行了險,但是效果很好啊。”
  “也是,白兔姑娘的底子本來就很好。當初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扮相,差點心肝兒都跳出了嗓子眼。恨不得將她納入懷中,狠狠地揉捏摸搓!”
  “見到白兔姑娘這樣的美人兒,只要是男人都會就范!武遺海大人,也是血氣方剛的男兒。而且他初得權位,美人主動獻身,更能滿足他的心理。并且,他之前是東海散修,白兔姑娘是南疆散修,散修和散修之間,當然相互了解,心心相印啦。更難得的是,白兔姑娘乃是貨真價實的處子之身。這男女見面,猶如干材烈火……嘿嘿嘿!”
  正這樣想著,下一刻,讓武安猝不及防的事情發生了。
  只見大殿巨門轟然敞開,白兔姑娘就站在門口的另一邊,出現在兩位武家蠱仙的眼前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這就出來了?怎么時間這么短?”武安詫異萬分。
  “一定是大人聽到了我的話,所以將這女仙送了出來。”武遼大喜,看向白兔姑娘的目光卻是微微一愣。
  即便他很厭惡反感,但此刻見到白兔姑娘的美貌容顏,心中不禁一蕩,不得不低頭承認白兔姑娘的美貌。
  “時間這么短,莫非是沒有成功!?”武安的心,頓時沉入谷底,目光發直,口干舌燥。
  但很快,他又看到白兔姑娘換了一件衣服,不是之前的帶有白色絨毛的簡陋獸皮衣裙。
  而且!
  更緊緊吸引武安視線的是,白兔姑娘的雙耳吊起來一對翡翠吊墜。吊墜呈現圓球形狀,十分飽滿。
  這是南疆的風俗。
  一旦姑娘嫁人,破了處子之身,就會佩戴上這種樣式的吊墜,示意男女和合,得到了圓滿。
  武安大喜,狂喜!
  武遼則臉色蒼白,他的眼神也非常犀利,看到了白兔姑娘雙耳上的玉球吊墜。
  “成、成了嗎?”武安走上前來,小心翼翼地問道。
  白兔姑娘面泛古怪之色,卻仍舊點點頭,沒有說話。
  武安吐出一大口濁氣,閉上雙眼,巨大的壓力離他遠去,一下子讓他有些不適應,差點失力當場倒在地上。
  “但為什么這么快?”武安心中又泛起一個念頭,“不應該啊,難道武遺海大人在那個方面,也是個……雛兒?這種情況并非沒有,南疆就有不少這樣********修行的人。嘿嘿,若是這樣的話,今后我可以貢獻許多奇妙的蠱蟲,交給大人運用啊。不過,武遺海大人已經是七轉蠱仙,一身道痕,尋常的凡蠱恐怕效果不太大。”
  “這對玉珠,就是武遺海大人賜予我的。大人囑咐我關照二位,他今后將以潛修為主,二位大人各行其職,不要打擾他修行。”白兔姑娘又道。
  此言一出,武安立即用勝利者的目光,得意洋洋地看向武遼。
  武遼雄軀晃蕩了一下,后退一步,憤恨地看了武安一眼后,轉身就走。
  “武安大人,我們也走吧。”白兔姑娘道。
  “姑娘還是不要稱呼我為大人了,我武安哪是什么大人吶。今后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即可了。”武安的臉上浮現出十分親切,又不讓人覺得唐突的笑容。
  現如今,白兔姑娘的身份已經不一樣了。
  武遺海既然不僅臨幸了白兔姑娘,而且還賜予了玉珠吊墜,這是認可了她的妾侍身份。
  白兔姑娘感受到武安的態度前后變化,不禁心中更加五味陳雜。
  她開口道:“那么武安,武遺海大人有一些話,是特意帶給你的。”
  “請姑娘不吝賜教!”武安連忙臉色一肅。
  白兔姑娘語出驚人:“其實……武遺海大人,并沒有要了我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武安失色動容失色。
  白兔姑娘腦海中,回憶起之前的那一幕。
  當她主動投懷送抱,心緒紛亂無比的時候,一雙有力的手就把住了她的肩頭。
  然后,從兩只溫熱的大手上,傳出一股強有力的,不容許反抗辯駁的力量,將白兔姑娘推離出方源的懷抱。
  白兔姑娘臉色煞白,一瞬間,她覺得自己失敗了。
  但下一刻,她就聽到方源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:“我在東海的時候,一直是散修。散修的苦楚,我十分清楚。有的東西,雖然甜蜜,但要吞入腹中,是要付出代價的。想必此刻,你也有了這種覺悟。不過,我卻不想做這種趁人之危的事情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白兔姑娘就看見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,手中拿捏著一只蠱蟲。
  “這是衣蠱你先用上,再與我說話。”方源的聲音,再次傳來。
  白兔姑娘聽命行事,衣蠱化為衣裳,遮蔽了她的嬌軀。
  當她再度抬起頭來的時候,她看到方源正對她微微而笑:“我雖然加入了武家,但骨子里還是個散修,這恐怕一輩子都改變不了吧。這只蠱蟲,就算是散修對散修,同道之間的一點小小的關照吧。”
  白兔姑娘的心揪了起來,難以言喻的強烈感動,沖擊她的身心。
  一瞬間,她哽咽了,眼眶泛起了淚花,視線模糊起來。
  但就是在這模糊的視線中,白兔姑娘卻能感覺到方源的微笑,那多么溫柔的笑容,像是太陽一般照耀在她的心田,給與她巨大的溫情。
  “不過,你若是就這樣回去,恐怕也無法交代。你的來意,武安之意,我都清楚得很。所以,這件東西你也得接著。”方源說著,掏出一對玉墜。
  憑他之能,要造出這等凡物,只在一念之間而已。
  白兔姑娘滿含著淚水,接過這對圓珠玉墜。
  “從今天開始,你就是我的侍妾了。”方源笑著道。
  白兔姑娘輕輕的嗯了一聲,微微點頭。
  “仙緣生意,你們盡管去做。但是我不會接手,出了事情,我會幫一把,但不會正式出面。”
  “這是侵犯了其他正道家族利益的事情。畢竟整個超級蠱陣,是結合了大家的力量,才構建出來的。”
  “我初到南疆,立足不穩,需要的不是這些蠅頭小利。”
  “你如此聰敏,應該會明白的吧?”
  “嗯,我明白。”白兔姑娘連忙應答,聲調顫抖。
  “回去吧,把我的意思轉達給武安,還有他身邊的人。我的那份收益,就送給你了。”方源逐客道。
  白兔姑娘鼓起全身的勇氣,想要再看方源一眼。
  但她終于還是沒有能夠。
  她就這樣低著頭,轉身往回走。剛剛背對方源的時候,眼淚就一顆顆,宛若珍珠般滾落而下。
  情況比她想象中,要好得太多太多。
  武遺海這個名字,將深深地印刻在她的內心最深處。
  “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!”聽完了白兔姑娘的轉述,武安滿頭都是汗漬,之前的洋洋得意,統統不翼而飛。
  他下意識地回望方源的住處,目光中有忌憚,更有敬畏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