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05 正道的游戲規則

床榻之上,方源緩緩地睜開雙眼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他吐出一口濁氣,發現自己仍舊躺在床上,周圍布置的一些手段,也完好無損。
  這里是南疆正道勢力共同鋪設的防御蠱陣,非常安全。但謹慎的性情融入了方源的骨髓之中,讓他每時每刻都會行事三思。
  他自重生以來,都是刻苦修行,殫精竭慮,沒有將絲毫的片刻時間,放在其他沒有必要的方面。
  這一次睡眠,自然也是如此。
  方源是主動沉入自己的夢境之中,在夢境中取材,獲取了不少夢道凡蠱的蠱材。
  “加以煉制的話,能收獲五六只的夢道凡蠱吧。”方源暗自估算了一下。
  他在夢道方面的進步,也相當的明顯。
  以前,一場夢境只能收獲少量蠱材,最多煉制出一兩只的夢道凡蠱。但現在卻不一樣,收獲大大提升,使得他煉制夢道凡蠱的效率也暴漲了數倍。
  當然,還有一個極其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魂魄。
  探索夢境,會令魂魄虛弱。
  因此,越是強大的魂魄,探索夢境的時間就越長,能夠承受夢境反噬傷害的能力就越大。
  值得說明的一點是:魂魄就算再強大,也只是提供了很基本的條件。強大的魂魄,并不能讓蠱仙在夢境中自由穿梭。
  魂魄和夢境之間,若是打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。
  夢境就仿佛是一片沙漠,魂魄進入其中探索,仿佛是在沙漠中迷路的旅人。魂魄越是強大,代表這位迷路的旅人身體素質更好,更能忍受饑渴,能在沙漠中煎熬更長久一些。
  但這并不代表,迷路的旅人能夠走出這片沙漠。他不能明確自己的方向,不能在沙漠中自己制造水和食物,不能將沙漠縮小,不能自己脫離沙漠……
  而明確方向,制造水和食物,改造沙漠等等手段,目前階段,只有夢境才能夠達到。
  為什么要強調“目前階段”呢?
  這是因為,各大流派境界達到一定高深的程度之后,就能觸類旁通,達到其他流派的效果。
  假以時日,炎道、土道等等流派,也能構建出別出心裁的仙道殺招,模擬出夢道的效果。
  但是!
  這里有一個大前提。
  那就是夢道必須完善,并且模擬夢道效果的蠱仙,也必須熟悉夢道,甚至擁有不俗的夢道造詣。
  而現在,夢道只是剛剛研究而已,各大勢力,無數蠱仙嘗盡了苦頭,并沒有多少能拿得出來的成果。
  夢道的蠱蟲雖然已經有不少,其中甚至還有野生的夢道仙蠱。但夢道這個流派,距離正式創立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  連開創都沒有,更別談完善了。
  開創一個全新的流派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  水道的蠱蟲出現了不少,太古時代、遠古時代、上古時代,都有無數的野生水道蠱蟲,甚至還有人煉制出全新的水道蠱蟲。但一直到了中古時代,靈緣齋的創派祖師爺女仙水尼,才統合成功,兼顧各方各面,正式創建了水道。
  所以,整個五域的蠱仙,都對夢道無可奈何,都知道這是一塊巨大的肥肉,但都無法下口。
  很多蠱仙都折在夢境之中。
  各域這種情況都有,南疆的蠱仙在前段時間,更是傷亡慘重。
  也正是如此,才讓南疆的正道蠱仙們認識到了事實,不得不減緩探索夢境的腳步,穩扎穩打,一步步前行,小心翼翼。
  很多蠱仙對夢境十分忌憚,就打起了歪門心思,仙緣生意正是在這種情況下,應運而生的。
  若是正道蠱仙擁有探索夢境的能力,怎么可能將這么巨大的利益,出讓給散魔兩道的外人呢?
  聯想到仙緣生意,方源從床上坐了起來。
  仙緣生意,對他而言,必須存在著,但同時他又不能參與過深。
  仙緣生意有不少的妙處。
  一方面,它能夠帶給蠱仙相當巨大的利益。另一方面,它能夠大大地緩解正道、魔道、散修三者之間的矛盾。
  若是正道蠱仙死死護住超級夢境,這會讓南疆的魔道和散仙們怎么想?
  “正道肯定是得到了巨大的好處,卻不分給我們。長期以往,正道越強,我們越弱,我們還有什么活路嗎?這可是關乎大夢仙尊的修行資源,誰不想成為大夢仙尊?憑什么正道就能占據擁有,沒有我們的份兒?”
  無非是這類的思想。
  這種思想,當然是很危險的。
  南疆的正道勢力雖然強大,但若是逼急了,散魔兩道聯合起來,搞不好又是一場義天山大戰,或者是類似北原的血戰武斗大會了。
  仙緣生意一做,這些散魔蠱仙們這才會明白:哦,原來夢境非常的危險,也不過如此。現階段,正道蠱仙們都無能為力,要不然怎么會做這種生意?把夢境主動讓給我們去嘗試?
  設想出夢境生意的,正是武家在這里駐扎的七轉蠱仙,的確很有思謀。可惜方源更強勢,有血脈關系,把這位七轉蠱仙排擠走了。
  方源需要穩定。
  越穩定越好!
  他需要一個安定的環境,來探索這里的夢境。
  所以,避免散魔兩道攻擊這里,仙緣生意就有開展下去的必要。
  但方源不能參與進去。
  因為這種生意,并不是所有的正道家族都參與進去了。
  這是相當關鍵的一點!
  簡單而言,就是分贓不均!
  武家等六七家正道蠱仙們,得了好處,其他一半的家族卻是沒有參與進入來。
  這種情況也很合理。
  蠱仙們都為利益動心,當然參加的人數越少,那自己得到的不就越多么?
  因此,導致一個結果——一旦這種仙緣生意被披露出來,但凡涉事的蠱仙一個都跑不了。肯定要被懲處,因為這就是正道的游戲規則!
  這是一個坑,方源當然不能陷進去。
  武安等人,想拉他入伙,但方源知道,一旦將來這種丑聞暴露了,他就算是兩只仙蠱的主人,武庸的弟弟,想要繼續留在這里,也是很懸的。
  方源當然不會冒這種風險。
  他千方百計地混進這里,為的是什么?不就是夢境嘛!
  尤其是,武庸此人并不是偏袒他的這個“弟弟”武遺海的。他的態度是什么,還要看具體情況。
  但只要方源自己不犯錯,又是這里的仙蠱主人,武庸將他調走的可能性就相當渺小了。
  方源將這一切,都看得相當通透。
  這要感謝他五百年前世。
  盡管他的修為不是很高,但是正道、魔道、散修他都混過,他有豐厚到無以倫比的人生經驗。
  這使得他在正道中,毫無武遺海本身散修身份的桎梏和局限。他對這里的政治局勢洞若觀火,知道若作為正道蠱仙,該怎樣玩這場人生的游戲。
  所以,他招攬了白兔姑娘。
  關鍵時刻,舍棄她,推脫自己不知道此事。
  關于仙緣生意中,分給自己的利潤,方源也都交給白兔姑娘。
  這個利益,他是絕對不能碰的。
  不像魔道、散修,見到一些天材地寶,都要喊打喊殺。正道不能這么玩,有些利益可以吃下,有些利益是不可以碰的。
  但若是拒絕呢?將白兔姑娘、武安拒之門外呢?
  那就更加不妥。
  方源若是這樣做,雖然沒有事情暴露之后的危機,但是卻惡了那六七家的蠱仙。這些人都是既得利益者,方源不做,沒有人牽頭,他們也不敢做。這些人對方源的感觀,自然就是極差了。
  方源剛到超級蠱陣這里,就將這些原本親近武家的政治盟友,都得罪光了。
  而那些始終沒有參加仙緣生意的其他家族,諸如巴家、鐵家、商家等等,更對方源虎視眈眈。
  方源若是這樣做,無疑是自損城墻,蠢到不能再蠢,傻到不能再傻。
  現在的結果就非常好了。
  仙緣生意繼續做,政治盟友皆大歡喜。巴家等人在旁邊看著,卻斬碎奈何不了滿是黨羽的方源。
  將來,若是事情曝光,方源把白兔姑娘推出來,犧牲掉,只說自己寵幸此女,沒想到此女膽大包天至極,居然背著自己干出此等事情來。他都被蒙蔽,全然不知。
  總而言之,方源是進退自如。
  至于那些利潤,方源只有舍棄了。
  他現在缺的并非是資源,至尊仙竅中修行資源,如今多得能叫絕大多數的七轉蠱仙自慚形愧!
  “接下來,就開始正式嘗試,進入這里的夢境罷!”方源準備行動。
  與此同時,在北原。
  血戰武斗大會,已經步入尾聲。
  百足天君、藥皇至始至終都沒有出現,但他們的影響力都是貫穿始終。
  楚度的臉色相當難看。
  情勢對他這一方,明顯很不利。
  昊震潰敗下場,右手捂住左肩。他的傷勢非常嚴重,整個左臂齊根而斷,傷口處是充斥異種道痕,想要治療相當的困難。
  “北原正道果然是底蘊雄渾。”楚度嘆息,他再次陷入到無將可派的尷尬境地。
  昊震滿臉仇恨,不甘地道:“楚度大人,我有一友,戰力比我還強,只是一直潛修,聲名不顯而已。”
  楚度又喜又疑:“哦?你何不早早薦之?”
  昊震一臉為難的表情,小心翼翼地傳音道:“只有一點不好,此人修行的是血道。”
  楚度頓時一臉肅容,毫不猶豫地否決道:“絕對不可!任何血道蠱仙,都是魔道蠱仙。眼下的血戰武斗大會,乃是我們正道的內斗。怎可以牽扯血道魔頭進來?”
  一旦牽扯進來,對方就能輕而易舉地污蔑楚度一方,乃是魔道份子。
  楚度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,就都化為烏有了。
  這就是正道的游戲規則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