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208 愛情蠱(上)

迷迷糊糊中,趙憐云被帶到一個不大的密室當中。
  “這是哪里?”她張開雙眼,四處張望。
  這間密室非常安靜,有一種深入骨髓的靜謐,似乎深深地浸入這間密室的每一個磚塊,每一個寸墻壁之中。
  密室并不光明,一種晦暗的,宛若燭火的光線,如絲如綢,縈繞在其中,勉強讓趙憐云看見。
  “來這里。”從這光線中,傳出一個年邁蒼老的聲音。
  趙憐云依言,走向聲音傳來之處。
  走得近了,她發現了一個和聲音一致,仍舊是年邁蒼老的人。
  她便是靈緣齋的太上大長老。
  太上大長老用深邃的眼神,注視著趙憐云,又注視著趙憐云肩頭的那只愛情.蠱。
  她的目光微微動容,又很快平靜下來。
  “跪下。”太上大長老道。
  趙憐云只覺得這位老人,雖然年邁無奇,第一次見面,卻發現她有一種無上的威儀,平淡的語氣中,蘊含著一股讓人不得不服從的力量。
  于是,趙憐云低頭,她看到磚石地上有一個蒲團。
  她便雙膝跪在蒲團上,上半身直著,目光注視著眼前的老人。
  老人卻道:“看正前方。”
  趙憐云向正前方看,密室中的光線忽然明亮起來,趙憐云呀的一聲,不由地瞪大雙眼。
  因為她看清楚,就在她正前方的墻壁上,掛滿了密密麻麻的如石似玉的小牌。
  “這些都是命牌蠱,牌子上的每一個人名,都是靈緣齋曾經的仙子。從第一代,到至今……”太上大長老緩緩地道。
  趙憐云的呼吸陡然急促起來,她目光掃視面前的墻壁,這些命牌無數,讓她看得眼花繚亂。
  最左上角上,掛著第一個命牌,上面有第一代仙子的名號,正是水尼。
  第二代仙子,名為荀雨。
  第三代仙子,乃是惠心。
  ……
  她還看到墨瑤、憐香等等,讓她熟悉的名字。
  趙憐云看著這些名字,呼吸竟然變得越發有些困難。她就像是一個孩童,在夜幕中仰望天空,看著天上那些爍爍閃光的明星。
  她知道,這些人名,就是蠱仙界的一顆顆明星。靈緣齋的每一代仙子,幾乎都是名譽中洲的蠱仙!她們超凡脫俗,卓爾不群。她們像是一顆顆的珍珠,串在一起,承前啟后,交織出靈緣齋創派以來,悠久歷史上的數不盡的燦爛和輝煌。
  趙憐云看得有些癡,這時太上大長老驀地開口:“從今天起,你就是我靈緣齋的當代仙子。你的命牌蠱,將被掛在墻上的最末一位。”
  這一刻,趙憐云的心臟陡然間停頓了一下。
  她瞪大雙眼,看向身旁的老太太,驚喜中有交織無數的疑惑:“怎么會?我不是在做夢吧?按照靈緣齋的規矩,我還不夠格,我……”
  她說道這里,忽然想到了什么,然后她迅速轉移視線,看向肩頭的愛情.蠱:“難道是這只蠱的緣故嗎?”
  太上大長老微微點頭:“這就是愛情.蠱,你已經得到了愛情.蠱的承認。”
  趙憐云自昏迷,到蘇醒過來,就已經置身在這處密室當中。
  她并不清楚,愛情.蠱是什么模樣。但她知道,愛情仙蠱乃是靈緣齋的鎮派之蠱!
  “難不成這就是愛情.蠱嗎?!”趙憐云嬌軀劇顫了一下,聲調也走了樣。
  太上大長老再次微微點頭。
  趙憐云劇烈地喘息幾口氣,巨大的歡喜降臨到她的心頭,然后迅速漫溢出來,讓她感受到一種被巨大幸福砸中腦袋的感覺。
  但這種幸福來得太突然,太巨大,她甚至沒有喜悅的表情,而是流露出了一絲惶恐和不安。
  她害怕這一切都是假的,她擔心這一切只是她昏迷過后的夢。
  于是她瞪大雙眼,向太上大長老緊張地問道:“為什么?”
  這個為什么,包含的問題實在太多。
  為什么愛情.蠱會選擇她?
  為什么她就成了靈緣齋的仙子了?
  這一切發生,到底是因為什么?
  太上大長老卻沒有直接回答,而是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隨后悠悠地道:“你想必也讀過《人祖傳》吧,在其中的一章中,是這么講的。”
  人祖得到了愛情、勇氣和背叛,他不再因為恐懼而無法前行。
  他繼續朝前走。
  這一天,他走在路上,聽到身后有聲音傳來:“人祖啊,我可算找到你了。你慢點走,等等我。”
  人祖便停下了腳步,轉過頭來,看到一位雪民跑到了他的面前。
  “你有什么事情啊,雪民。”人祖好奇地問道。
  雪民嬌喘噓噓:“人祖啊,我總算找到了你。我是部落里最強大的雪民,雪民怕火,我偏要證明不是這樣的。我行走天下,已經征服了天上的光明華輪火,地下的青神石爐火,還有海中的驚濤升龍火。但是我最近聽說,這個世界上還有第四種火,叫**情之火。一旦燃燒起來,能把天下所有的生命都焚燒成灰燼。我不相信,我聽聞你剛剛得到了愛情.蠱,所以我想來試一試。”
  “愛情之火?”人祖感到好奇,他也是頭一次聽聞。
  于是他喚出愛情.蠱,問道:“蠱啊蠱啊,你能發出愛情之火嗎?”
  愛情.蠱便答道:“我既能又不能。”
  人祖和雪民都很奇怪,便問:“什么叫能又不能?”
  愛情.蠱解釋道:“我能,是因為要發出愛情之火,缺我不可。我不能,是因為單單有我還不行,還得至少有兩顆心。”
  “兩顆心?”雪民有些擔憂,她從胸口中掏出自己的心來。
  這顆心很大很強硬,散發著一股威壓。
  雪民道:“這是我的征服之心,可惜我只有一顆心。”
  人祖說:“沒事。我也有心。”
  人祖原來有一顆本心,但他將這顆本心交給了希望蠱。
  他后來又有了一顆孤獨之心,心中寄居著自己蠱。
  他還有一顆不甘之心。
  于是這一次,他掏出了不甘之心。
  不甘之心干癟癟的,又瘦又小,這是因為這顆心的心血都差不多淌沒了。人祖曾經在平凡深淵中,利用自己幾乎全部的心血,澆灌出了成就的草木。
  愛情.蠱飛到不甘之心中,又飛出來。飛到征服之心里,再次飛出來。
  它飛到半空中,開口說道:“好了,你們要愛情的火,就拿著兩顆心碰撞吧。”
  雪民和人祖便各自拿著征服之心和不甘之心,相互撞擊在一起。
  哧啦一聲,產生了火星。
  火星見風便漲,一下子燃燒成了火焰。
  愛情之火!
  愛情的火焰燒灼在人祖的不甘之心上,眨眼間就將這顆心燒得化為烏有。
  人祖傻眼。
  愛情.蠱道:“愛情自有代價,讓人心甘情愿。”
  雪民卻哈哈大笑:“人祖啊,幸虧你有兩顆心啊,不然沒有心,你就會死了。”
  然后雪民看向自己手掌中的征服之心。
  愛情的火焰籠罩著這顆心,卻讓這顆心越發光輝耀眼。
  雪民不在乎地道:“什么呀,這愛情的火,徒有虛表,沒有光明華輪火的炙熱,沒有青神石爐火的沉重,沒有驚濤升龍火的狂亂。”
  她說著,就將征服之心充分放在自己的胸懷中。
  然而接下來,她渾身都冒起了火焰,就像是雪花放在陽光下,開始迅速的消融。
  她大驚失色,連忙撲扇,企圖撲滅愛情的火焰。
  但愛情的火,是撲不滅的。
  最終,雪民完全融化,只剩下一顆心,熊熊燃燒著巨大的火焰。
  人祖非常吃驚,他感受到這位雪民的強大,但沒想到她就這樣徹底消失了。
  “愛情的火焰好可怕。”人祖驚嘆不已。
  愛情.蠱卻道:“愛情的結果,都因心而異。雪民的心是征服之心,而你的心卻是不甘之心,而且又被火燒沒了。所以才造成這樣的結果。其實愛情的火燃燒起來,也有好結果的。”
  愛情的結果不一,每一場的愛情都是一場冒險。
  人祖忽然想起什么,激動地道:“愛情.蠱啊,你剛剛說愛情能讓人心甘情愿。這太好了,我要和羽民相愛,讓他們心甘情愿地為我飛舞,為我救回平凡深淵中的女兒。”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聲音發出來:“父親,父親。”
  從征服之心上燃起的火焰中,跳出一個男孩來。
  他就是炎煌雷澤。
  炎煌雷澤投入人祖的懷抱,叫道:“父親、父親,原來我還有姐姐。我支持你,咱們一起去救姐姐吧。”
  人祖喜笑顏開,撫摸著炎煌雷澤的腦袋:“我的兒,你真是乖巧懂事!”
  人祖便帶著炎煌雷澤,重新啟程,不久后,他們又回到了羽民的聚集地。
  人祖捧出自己的孤獨之心,對羽民們說:“你們都有心嗎?”
  羽民們都答道:“我們都有自由之心。”
  人祖笑道:“那就讓我們相愛吧。我也有心,我還有愛情.蠱。”
  羽民們卻都搖頭:“自由之心會在愛情的火焰中燒毀。”
  追求愛情的過程,便是自由喪失的過程。
  人祖很堅持:“愛情的結果,因心而異。不要單看一顆心,我還有孤獨之心呢。”
  但不管人祖如何勸說,羽民們就是不同意。
  ps:愛情.蠱,這幾個字總是被屏蔽啊,我也是醉了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