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210 水道準宗師

南疆,超級蠱陣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巴圈風凝望著武家的方向,不甘心地道:“怎么回事?這個武遺海居然這么能耐得住性子,就在這里潛修,足不出戶了?”
  他感覺有些不可思議。
  武家的人,向來都是行事霸道,隔三差五,就要找找茬什么的。
  武遺海作為武庸的同母異父的弟弟,在當今武家的地位,可謂相當的高。居然悶聲不吭的選擇了潛修,平日里和其他蠱仙來往很少。
  巴德緩緩地搖搖頭。
  他沉聲道:“現在看來,這個武遺海,不簡單。”
  “甚至說,比之前調走的武家那位七轉,還要難對付得多。”
  巴圈風笑道:“怎么可能?他不過區區一位東海的散修而已。”
  樹翁巴德看向巴圈風:“如果只是一位普通散修,怎么可能將仙緣生意處理得如此出色?即便我們以此事發難,也動不了他武遺海。”
  “這些天來,我們也準備了不少招數,但此人居然都不接招,面對這種挑釁,竟然悶聲不吭,一一忍耐了下來。這種人物,比較起其他武家蠱仙,還要更危險一些。”
  巴圈風這才動容,他深吸一口氣:“連樹翁大人都如此看待他,看來此人的確有過人之處。不如我們出手,搗壞了這仙緣生意,逼他出手。”
  巴德緩緩搖頭:“不可能的,他是絕對不會出手的。我們要揭露此事,占據義理,仙緣生意肯定垮臺。但不傷及武遺海分毫,反而還要得罪了其他六七個家族,把他們的仇恨都吸引到我們身上。到那時武遺海漁翁得利,團結他們,形成的政治勢力將更加緊密團結。”
  巴圈風瞪圓雙眼,叫嚷道:“那我們該如何是好?”
  “等。”
  “等?”
  “等機會。”樹翁巴德徐徐道,“我們自己創造的機會,并不大。效果不明顯。那就只有等,等更好的機會出現。”
  巴圈風咬著牙:“這樣豈不是還要坐視武家騎在我們頭上嗎?等機會,要等多久啊,很可能漫漫無期啊大人。”
  樹翁巴德面色一冷。他沒有再說話,而是靜靜地看向巴圈風。
  巴圈風在他的目光中,感受到了無以倫比的巨大壓力。
  他一連倒退三步,垂眉低頭,滿身冷汗:“大人。我,我……”
  “你太心急了,小風。這些天,心態很不對勁。”巴德悠悠地道。
  “是,是大人。是小風錯了。”巴圈風乖乖認錯,一臉誠懇的模樣。
  “武家的確亡了一位八轉蠱仙,但是武家仍舊家大業大。其他家族都盯著武家,卻沒有人敢第一個動手,因為武家的虛實我們都始終沒有探查清楚。如果我們巴家第一個跳出來,碰到武家的鐵拳還擊。吃虧的是我們,得益的卻是另外幾大家。你明白么?”
  “是的,大人此番話,小風一定牢記在心。”
  “罰你禁閉,那武遺海不出來,你也就不必要四處走動了。”巴德面無表情地道。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巴圈風一臉苦澀,躬身應命,慢慢退走。
  方源此刻還在夢境中徜徉。
  外界的蠱仙,都以為他在潛修。一大部分蠱仙覺得。這是武遺海東海散修的習性,還未調整過來。散修、隱修之流,都喜歡潛修。
  另外的少部分,諸如巴德等。則認為這是方源故意為之,是為了應對他們的政治手段。
  沒有人會想到,方源居然在偷偷的探索夢境!
  夢境之中,已經到了關鍵時刻。
  龍公子已經在戰斗中,占據了明顯的上風,他對方源哈哈大笑:“你已經沒有任何的機會了。毫無勝利的希望。你現在投降,還能保全顏面。”
  方源傷痕累累,氣喘吁吁,咬著牙,并沒有說話。
  這場夢境,已經到了第七幕。
  方源在夢境中的修為也提升到了五轉程度。
  但對面的龍公子,比他修為還要高一籌,乃是五轉巔峰。
  不僅如此,龍公子的手中還掌握許多優秀蠱蟲,而他本身的龍人體質,不管是龍鱗的防護能力,還是龍血的恢復能力,都可以媲美普通的五轉蠱了。
  這種優勢,實在是太大!
  方源不管是修為、蠱蟲,還是本身的人族體質,都被龍公子牢牢地壓在下風。
  雙方能夠打到現在,已經讓夢境中觀戰者們,感到非常的驚訝了。
  在這些人看來,方源的精神雖然值得嘉獎和稱道,但是此處戰斗的結果已經注定了。
  “現在的你,只剩下半成不到的真元,我看你拿什么來抵擋我的攻擊!”龍公子大喝一聲,向方源撲來。
  方源雖然狼狽,但目光一直保持著清明,頭腦中始終計算著時間。
  他經過前幾次的探索失敗,已經知曉,這一幕的夢境并非是需要方源打敗龍公子,而是拖延時間,拖延到足夠的時間。
  時間一到,就會有變化產生。
  “還剩七息時間。這一次,要拼一把了。仙道殺招——解夢!”方源心中低喝一聲。
  啪。
  來勢洶洶,器宇軒昂的龍公子,原本正邁著大步,殺向方源,忽然間被場上的石塊絆倒,跌了個狗吃屎。
  全場陡然寂靜下來。
  那些從開戰一來,就一直為龍公子叫好、吶喊的女蠱師們,也都閉上了嘴巴。
  “我怎么會犯下這樣的失誤?!”龍公子面冠如玉,此時卻是漲得通紅,羞怒至極。
  他連忙爬起來,吶喊一聲后,再一次向方源殺來。
  方源只能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,他的傷勢的確是太過于沉重。
  這簡直是坐以待斃,全場又想起了喧囂,無數人為龍公子吶喊助威。
  “上啊,龍公子!打敗這個不自量力的挑戰者!”
  “啊呀,這一幕我會深深的刻印在心頭的。龍公子如此英姿,若是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,該有多好。”
  “他若是能和我說上幾句話,我此生就滿足了。”
  男蠱師們在咆哮,女蠱師們則捧著自己的臉頰或者捂著胸口,嬌叫連連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解夢!
  方源只能再次施展這個手段。因為單憑夢境中他這種戰斗狀態,根本毫無反抗的可能。
  哧。
  一聲輕響。
  龍公子動作頓止。
  他原本邁著大步,準備摘取勝利的果實。但是現在,又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意外。
  或許是因為他的步伐邁得太大,也或許是之前交戰中,服飾早已損傷,總之這一次他的整個褲襠,都撕開來了。
  一陣風吹來,龍公子頓時感覺胯下好生涼爽。
  全場一片寂然。
  就連方源都有些意外,心想:“這一次解夢,效果真是比較奇特的一次了。”
  “啊——!”忽然有女蠱師尖叫出聲。
  全場嘩然一片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哈哈哈哈!”
  “龍公子的褲襠撕裂開來了。”
  “龍公子原來不穿內褲……”
  男蠱師們交頭接耳,女蠱師們則大多用雙手捂住臉頰,然后通過大大的指縫,偷偷觀看。
  看到的一幕有些讓她們失望。
  “原來龍公子的……這么小。”
  龍公子:“……”
  他渾身顫抖,劇烈的顫抖,臉上像是涂了一層紅漆,額頭上青筋直冒,臉色分外猙獰可怖。
  “啊啊啊啊!我要殺了你!!”心中的羞憤幾乎要將龍公子逼瘋,他兇殘地撲向方源。
  然而方源卻露出勝券在握的微笑。
  下一刻,七息時限到達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輕響,龍公子整個人詭異地自爆開來。
  一身龍血濺了方源一臉。
  全場再次尖叫起來。
  “龍、龍公子!”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!”許多女蠱師都當場昏倒。
  “龍公子難道羞憤至極,導致自殺身亡?”
  “一定是他。”有蠱師指向方源,“他一定動用了邪法,殺死了龍公子。他一定是血道魔頭!”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下一刻,觀戰者中的龍人們,居然也都接二連三,產生了自爆。
  一時間,全場都是飛濺的血與肉,幸存下來的蠱師們亂成了一片。
  方源眨了眨眼,有些擔心騷亂的人群會殃及自己的時候,夢境忽然發生了變化,產生了全新的場景。
  “呼。這第七幕總算是過去了。”方源長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這個第七幕,已經卡了他三天。按照這個夢境的特質,只要一幕幕通過了,接下來繼續探索的話,就無須重復進行。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在第八幕中失敗,退出了夢境。
  回過神來,他首先恢復傷勢。
  夢境對于魂魄的損傷,非常厲害。
  好在方源魂魄底蘊本就十分出色,再加上膽識蠱在手,這些魂魄之傷,根本微不足道。
  十幾個呼吸之后,方源的魂魄就恢復如初了。
  然后才是檢查此次收獲。
  “嗯,不錯。水道境界已經提升到了準宗師級了。”
  方源的水道境界,原本是很普通的,連大師都算不上。但這處夢境的主角,卻是專修水道。
  方源通過了這夢中七幕,水道境界也從原先的普通,飆升到大師級,現在第七幕剛過,已經搭上了宗師的邊。
  “看來這個夢境主角,本身的成就應當很高,絕不止于六轉蠱仙。”
  “水道境界有了,東海市井中的那些福地,都能吞下大部分。妙哉,妙哉!”
  ps:今天第二更要晚一些哦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