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13 中洲蠱仙集結

中洲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某處山村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巨大的轟鳴聲,回蕩在山間。
  無數的泥石流,宛若雪崩一般,從山上往下滾落,浩浩蕩蕩。
  “快逃命啊!”
  “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……”
  “爹,你在哪里,不要丟下孩兒啊!”
  眼見天災降臨,原本靜謐祥和的小山村,已經徹底炸開了鍋,亂了套。
  雞飛狗跳,無數人四處奔逃,也有人癱瘓在地上,小兒啼哭,被母親死死地抱在懷中,不少人已經放棄了抵抗。
  在無人注意的情況下,一個身影浮現在高空當中。
  這是一位七轉蠱仙。
  他身著絲綢藍袍,長發披肩,身材并不魁梧,反而有些柔弱的樣子。
  此時,他皺起眉頭,看著眼前的泥石流,口中呢喃:“這場泥石流,來得分外古怪。”
  一般而言,泥石流之前,都會有罕見的暴雨,但最近這段時間,一直都是風和日麗。
  事實上,這里方圓數萬里的環境,都已經被這位七轉蠱仙暗中調控,可謂風調雨順,年年豐收。
  砰。
  山石忽然四處飛濺,從山中冒出了一個巨大的黃銅甲殼。
  七轉藍袍蠱仙懸浮在空中,看得分外明顯。
  他微微皺起的眉頭,此時舒展開來:“我道如何?原來是一頭泥沼蟹。”
  泥沼蟹乃是荒獸,它有山一般的雄闊身軀。它沒有眼睛,或者說眼睛已經完全退化,它渾身都被甲殼包裹,防御上毫無漏洞。
  它是荒獸中,泥沼里的君王。
  十對螯足,剛硬超凡,尤其是第一對螯足,分外粗壯,輕輕一夾。就能斷山石,剪蛟龍!其余的十八只螯足,即便比較瘦長纖細。但實際上,也都比百年古木還要粗壯。
  七轉藍袍蠱仙見到這頭泥沼蟹。雙眼微微一亮,心中歡喜。
  他是水道蠱仙,而這頭泥沼蟹的身上,卻是擁有土道、水道兩種道痕。斬殺掉這頭泥沼蟹,對于七轉藍袍蠱仙而言。就是一大堆的可用仙材。
  “不過泥沼蟹只是荒獸,若是再加以精心的培養,或許能生長成為上古荒獸泥羹沼蟹。泥羹沼蟹之上,還有泥衣沼蟹。泥衣沼蟹乃是太古級荒獸,我倒是不用奢望了。我的仙竅福地,可培養不出這等太古荒獸。不過泥羹沼蟹,卻是可以嘗試一下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七轉藍袍蠱仙便開始動手。
  他從寬大的袖口中,伸出手臂。
  他的皮膚很白,十根手指也是纖細修長。
  他的十根手指晃動起來。仿佛蓮花綻放,攪起一層層的斑斕光影。
  這是他特有的操縱蠱蟲的方法!
  很快,他的身上就升騰起無數蠱蟲的氣息,有凡蠱氣息,有仙蠱氣息,一股股的氣息相互疊加起來,形成四處散溢的復雜氣場。
  山中的泥沼蟹,雖然沒有雙眼,但憑借野獸的直覺,敏銳地感覺到了來自半空中威脅。
  泥沼蟹開始往山體中縮去。
  巨大的黃銅甲殼。很快就消失了一半。
  但這個時候,七轉藍袍蠱仙已經醞釀完畢,仙道殺招催發而出!
  嘩啦啦……
  澎湃洶涌的藍色浪潮,憑空而生。浩浩蕩蕩地向泥沼蟹沖刷過去。
  泥沼蟹身軀頗大,躲閃不及,被浪潮卷席。
  但潮起潮落,泥沼蟹卻巋然不動,它的身軀著實太過沉重。
  七轉藍袍蠱仙的嘴角處,卻綻放出了勝券在握的微笑。他的十根手指晃動更疾,一根根手指的殘影,停留在空氣中,讓人眼花繚亂。
  他的這記仙道殺招,并不平凡。
  隨著紅棗仙元的不斷消耗,原本淺藍色的浪潮,變成了蔚藍之色,浪潮澎湃浩瀚,比之前的規模擴大了三倍有余。
  潮水在七轉藍袍蠱仙的操縱下,如臂使指,形成一片巨大的漩渦。
  泥沼蟹深陷藍潮的漩渦中心,終于抵擋不住,被漩渦卷席。
  嘩嘩嘩!
  泥沼蟹龐大沉重的身軀,在浪潮漩渦當中,越轉越疾,好像是浮萍一般,完全身不由己。
  七轉藍袍蠱仙忽然雙手一握,殘留在空氣中的無數手指光影,驟然消散,浪潮忽然高高涌起,形成滔天的海嘯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巨響,數萬噸的水浪形成的海嘯,重重地拍擊在泥沼蟹的背上。
  泥沼蟹的背殼非常堅硬,但被這股海嘯一拍,原本平整的背殼表面立即凹陷下去了一大塊。
  泥沼蟹一動不動,被拍得當場昏死過去。
  七轉藍袍蠱仙朗笑一聲,右手輕輕展開,食指由下至上,輕輕一提。
  頓時平復下來的浪潮中,涌起一股,宛若是噴泉一樣,將泥沼蟹龐大的身軀,緩緩沖上空,升到七轉藍袍蠱仙的面前來。
  蠱仙打開自家的仙竅門戶,將這頭泥沼蟹收入囊中。
  “仙人!是仙人啊!!”
  “謝謝仙人,仙人救了我們全村的性命。”
  “這位仙人還將山中的蟹妖給擊敗了!”
  這樣浩大的戰斗情景,早已將山村中的凡人們看得震驚萬分。
  直到戰斗結束,他們這才反應過來,一個個狂喜吶喊,或者倒頭便拜。
  七轉藍袍蠱仙關閉仙竅門戶,用淡淡的目光掃視了下方人群一眼,他輕輕一笑。
  原來在他和泥沼蟹交手的過程中,他分成了一部分心神,操縱浪潮,將滾落下來的泥石流統統卷走了。
  “不愧是中洲有名的水道蠱仙沐凌瀾。”這時,一個聲音從更高空的云層中傳來。
  七轉藍袍蠱仙沐凌瀾十指氣動,將漫溢山間的大水,悉數收起。
  然后他飛入云層高空,見到了另一位蠱仙。
  只見此仙身著白袍,國字臉,眉毛粗重,鼻梁高聳,一身正氣凜然,不可侵犯的氣質。
  沐凌瀾笑著一禮:“原來是施閣前輩到了。”
  施閣還了一禮:“也是剛到。沒想便有眼福,見到沐凌瀾你輕取泥沼蟹的手段。”
  沐凌瀾擺擺手,謙虛道:“我的手段,在前輩面前。只是小道,不足掛齒。聽聞施閣前輩,也已接到天庭命令,參加此次北原之戰。”
  施閣點點頭:“沒有錯。沐凌瀾你也在名單之中,我們不妨同行?”
  沐凌瀾滿臉欣然之色:“能與前輩同行。是晚輩的榮幸。”
  于是,雙仙結伴而走。
  留下一地的凡人,還久久地仰望天空,兀自喟嘆。
  沐凌瀾、施閣一路交談,倒不顯得寂寞。
  兩仙雖然都是七轉修為,但施閣成名已久,已經度過二次浩劫,而沐凌瀾卻是一次都未渡過。所以,主要是沐凌瀾請教,施閣指點。
  行了一段路程。施閣忽然降下云頭,緩緩懸停在高空。
  沐凌瀾不解,此處并非集合地點。
  施閣笑道:“慚愧,我有一子取名正義,最近剛剛渡劫,成就蠱仙。然而缺乏歷練,還有許多小孩氣。這一次北原之行,我打算將其帶在身邊,加以磨礪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沐凌瀾恍然,當即順著施閣的目光。注視下去。
  只見云層下方,有一小城。
  城中房屋不少,其中一座酒樓當中,一位說書人正講行俠仗義的民間故事。
  “好!殺的好!”聽客之中。一位少年郎,濃眉大眼,滿目純真,作農夫打扮。此時聽到故事中的主角殺富濟貧,不禁拍案叫好。
  他的喊聲突兀,音量又大。一下子震得窗欞都微微顫動。
  說書人被嚇了一跳,停頓下來。
  周圍的聽客都不滿地嚷嚷道:“叫什么啊?”
  “忽然一大聲,要嚇死人哩。”
  “吵什么吵,安靜聽書,不然趕你走啊,小泥腿子。”
  少年郎滿臉漲紅,撓撓頭,不好意思地四處作揖:“對不住,對不住了,各位。”
  聽客們見他立即認錯,態度謙恭,嚷嚷聲頓時減弱了許多,不再過多計較。
  少年郎訕訕坐下,忽然神情一變,又騰的一下子站起來,把方桌和板凳都推到了一邊,造成更大的響動。
  “又干嘛啊,你小子!”
  “臭小子,要找打!!”
  聽客們群起而攻,忽然間,少年郎渾身冒光,身形如箭,射破窗欞,飛上過來高空。
  酒樓頓時沸騰,無數人驚呼大喊,一片嘈雜騷亂。
  少年郎來到施閣、沐凌瀾兩仙面前,抱拳施禮,恭恭敬敬。
  原來他正是施閣的兒子——施正義。
  三仙繼續啟程,幾日后,來到一處山脈。
  一座仙蠱屋已經懸停于此。
  它是一座亭閣,小巧精致,懸梁之上掛著無數鳥籠,各種鳥類在里面嘰嘰喳喳。
  正是天蓮派的仙蠱屋攬雀閣。
  施閣見此,微微點頭:“早已聽聞風聲,此次攻打北原,將出動仙蠱屋。沒想到是天蓮派的攬雀閣,此閣擅收飛禽,移速極快,的確是上佳之選。”
  沐凌瀾附和道:“天蓮派乃是元蓮仙尊開創,擁有仙蠱屋最多,數量多達四座。天蓮派能派遣出一座來,也是合乎常理之舉。”
  施正義疑惑地問道:“天蓮派擁有攬雀閣、岳陽宮、天池,怎么還有第四座仙蠱屋?”
  沐凌瀾笑了笑:“小義有所不知,近些日子,天蓮派已經開創出了第四座仙蠱屋,只是暫且秘而不宣罷了。”
  施正義哦了一聲,心想:“沐凌瀾前輩出自靈蝶谷,此派最是擅長信道手段,他知曉一些秘聞,也不奇怪。只是天蓮派一派就擁有四座仙蠱屋,著實有些嚇人吶。”
  ps:第二更會晚一些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