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15 血戰落幕

龍公嘆息一聲:“是否有十轉蠱仙,我亦回答不了你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不過十轉仙蠱,我想應該是有的。因為這曾是樂土仙尊的親口斷言。”
  樂土仙尊乃是繼幽魂魔尊之后的九轉尊者。他生性仁厚,與人不爭,愛好和平,但和巨陽仙尊一樣,也沒有真正入主天庭。
  真正入主天庭,并且將自身的仙竅洞天融入天庭的,歷史上只有三位仙尊。
  從古至今,分別是歷史上第一位九轉尊者元始仙尊,開創智道的星宿仙尊,以及開創木道,擁有天元寶皇蓮仙蠱的元蓮仙尊。
  北原。
  血戰武斗大會終于迎來的最后一戰。
  楚度走下戰場:“還請指教。”
  在他的面前,站著一位女仙。她身著錦繡宮裝,裙擺拖地,一頭青絲高高挽起,玉吊金簪琳瑯滿目,肌膚雪白,眉毛修長,目光精銳,胸脯高聳,體材豐滿,雍容華貴,給人不可冒犯之感。
  正是宮婉婷。
  鳳仙太子的正妻。
  宮婉婷滿臉都是凝重之色,輕嘆道:“霸仙果然是名不虛傳,連敗劉轉身、藥元嬰兩位仙友。此戰不論結果如何,霸仙的威名,必將廣傳北原。”
  被提及姓名的劉轉身、藥元嬰兩人,都是面色不虞。但沒辦法,楚度的實力就是比他們更強。
  總體而言,血戰武斗大會乃是黃金部族們,牢牢地壓過楚門和百足家的聯合。
  但是臨到尾聲,楚度的登場,給了正道聯合勢力們一個響亮的耳光。
  霸仙之威,讓黃金血脈的蠱仙們心生忌憚。
  百場大戰,已經是最后一戰,迫不得已,宮婉婷走下場。
  這是雙方主帥的對決!
  “請。”楚度風度翩翩,身上雖然有著傷勢,卻仍舊從容不迫。
  宮婉婷妙目中閃過一抹異色,她笑了一聲:“霸仙果然豪氣干云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。一道紫光如刀似劍,向楚度電射而來。
  楚度斷喝一聲,不退反進,勇悍絕倫地沖向宮婉婷。
  一場好戰。殺得驚天動地。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斗了數百回合,不分勝負。
  從天上打到地上,血戰平原幾乎全毀。
  觀戰諸仙不得不后退三萬里,才能免受楚度和宮婉婷激斗的殃及。
  楚度威不可擋。攻多守少,宮婉婷則是攻少守多,姿態從容。
  如此激戰,又持續了上百回合,楚度渾身是傷,鮮血飆飛,宮婉婷亦是不再從容,凝重的目光不斷掃射,謹防楚度突擊,不敢有絲毫大意。
  觀戰蠱仙早已動容。紛紛評價,這場龍爭虎斗,已是七轉巔峰對決。八轉不出的前提下,北原蠱仙界恐怕數百年,都無后人超越。
  日落月升,從白天達到夜晚,雙方仍舊不分勝負。
  這種不間斷,全程都在交手狀態下的激斗,烈度非常巨大。
  到了第二天黎明時分,雙方的狀態都大幅度下滑。戰斗步入尾聲,生死勝負即可能就在下一刻揭曉。
  觀戰的蠱仙們,無不屏氣凝神,注視著最后的結局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。一道恢弘的光柱,忽然罩下,分開激戰中的楚度和宮婉婷。
  “差不多了,此戰就以戰平論斷罷。”八轉蠱仙藥皇,在高空中顯現出身形。
  他望向不遠處:“不知天君,是否贊同老夫此言?”
  百足天君從云層中獻身。點點頭,道:“請上天一戰。”
  隨后,兩位八轉蠱仙在眾目睽睽之下,雙雙飛升,沒入到白天之中。
  很快,血戰平原上方的眾仙就聽到白天中,傳出來轟鳴和爆響,宛若是雷霆,又仿佛是獸吼。
  霸仙楚度吐出一口濁氣,眼下的局勢正合他心意。
  宮婉婷身份特殊,乃是鳳仙太子的正妻,楚度念著此點,根本無法下殺手。一旦殺了宮婉婷,絕對會惹來鳳仙太子。
  楚度孤家寡人的時候,未必害怕。但現在建立了楚門,卻是不同的概念了。
  而至于楚度本人,此次血戰武斗大會,表現卓絕,百足天君為百足家的后續發展考量,也不會讓楚度于這場武斗中隕落。
  就像藥皇和百足天君在武斗大會之前,就商量好的那樣,雙方的戰斗損傷,被成功地局限在了一定的范圍內。
  “嘶……好厲害,連白天都被打出了裂痕了。”
  “聽這樣的聲音,就知道戰況激烈無比。”
  “可惜我們無力洞穿天罡氣墻,前往白天觀戰啊。”
  雙方眾仙都未離去,紛紛交談。
  百足天君和藥皇的戰斗結果,決定了一切。
  整個血戰武斗大會的過程中,不管犧牲多少,付出多少,有多少顯赫的戰績,都比不上這一戰的結果。
  不管是哪一方,都是損傷慘重。
  不過,真正戰死的蠱仙,深究起來并不多。六轉蠱仙死了一些,七轉蠱仙陣亡的更少,最慘重的損失,便是方源斬殺的耶律群星。
  血戰越到后期,雙方反而形成了一種默契。
  當然,蠱仙受傷也是一件大事。
  因為道痕的緣故,難以治愈。往往療傷的費用,會讓一位蠱仙付出不菲代價。
  白天之中。
  百足天君和藥皇相對而坐,兩人之間擺放著一張棋盤。
  “請品嘗一下,我最新創造出來的金葉茶。”藥皇笑呵呵,推薦他的茶水。
  百足天君喝了一口,連連點頭,然后他取出一大袋子的零嘴。
  “這是我最拿手的炒蜈蚣。”
  兩位八轉大能,一邊喝茶,一邊吃著炒蜈蚣,一邊對弈下棋,好不愜意。
  藥皇感慨:“這炒蜈蚣味道鮮美,百嘗不厭,實乃人間絕品。”
  百足天君也贊道:“藥皇兄的金葉茶,卻是更勝銀葉茶一籌。看來距離藥皇兄煉成起死回生蠱的日子,也不遠了。”
  每一份茶、酒,都可以看做是一道未完成的食道蠱方。
  有時候,很多蠱仙切磋各自的煉道造詣,為了避免勞師動眾,或者照顧各自的顏面,都會上茶或者獻酒。
  蠱仙相互之間品茗,或者暢飲對方的美酒,即可明確對方的煉蠱造詣。
  當然,此法過于含蓄,很多時候只是一種粗淺試探,并不能說明彼此間的真正實力。
  藥皇新創的金葉茶,百足天君從中品味出了不一樣的味道。而且百足天君曾經嘗過藥皇的銀葉茶,兩相對比,就可以品味出藥皇煉道造詣上的進步。
  這種進步,很明顯是藥皇企圖煉制起死回生仙蠱,而在歷練中得到的提升。
  至于百足天君,他制造出來的零嘴,不是那么簡單的,也可以看做是本身煉道造詣的一種展示。
  但是百足天君最近這段時間,忙于建設百足家族,而后又攻伐黑凡洞天,煉道方面卻是沒有增長,所以炒蜈蚣仍舊沒有什么變化。
  但藥皇的目光,卻更多投射在兩人的下方。
  在他們的下方不遠處,有兩道身影正在交戰。
  一道身影是百足天君的模樣,另外一道則是藥皇形象。
  白天之下,血戰平原上空的那些蠱仙,聽到的響動,也是這兩道身影造成的。
  藥皇贊嘆道:“天君的分身手段真是越發高明了,居然連八轉層次都能模擬出兩三成的威能來。”
  百足天君笑著搖頭:“慚愧。這是日前,我攻打黑凡洞天不下,受挫而悟出來的仙道殺招。我曾經聽聞,長生天中收藏了盜天魔尊的仙道殺招——成雙入對,可令蠱仙分化出一個完全和自己戰力相同的分身出來。我的這些手段,還是和盜天魔尊不能相提并論的。”
  藥皇笑了笑。
  他聞弦歌而知雅意,百足天君提及長生天,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單純。
  藥皇解釋道:“天君勿憂。只要長生天中八轉蠱仙不出,單憑一道長生令,卻是調動不了我等的。”
  “況且任何一域的局勢,還不都是看八轉蠱仙之間的對峙情形么?”
  “如今北原,八轉蠱仙之中,雪胡老祖當是戰力第一。若是讓他煉成了鴻運齊天仙蠱,更是無法可制。但我日前觀望,發現大雪山福地守衛森嚴,即便我等,想要破之,也算棘手。”
  “我等之爭,不過是正道內斗。若是雪胡老祖煉成鴻運齊天蠱,北原局勢便會形成正消魔漲的情狀。”
  藥皇侃侃而談,百足天君微微點頭,認可前者對局勢的分析。
  本來八十八角真陽樓倒塌,就導致了北原格局大變,魔焰高漲。若是雪胡老祖真的煉成了鴻運齊天仙蠱,那就更不得了了。
  比起正道勢力的崛起,藥皇更不愿意看到的是魔道囂張。
  “好在這一次血道武斗大會,我方邀約了不少散仙、魔道,其中一部分陣亡在大會之中,另一部分戰后,便會加入楚門或我百足家,也算是放了血,助長了我正道實力。”百足天君笑著道。
  八轉蠱仙思謀深遠。
  一場血戰武斗大會,一方面是幫助藥家,削弱了其他黃金家族的勢力,另一方面則是借助百足天君、楚度的身份,削弱了散修和魔仙方面的大量實力,穩定北原蠱仙界的大局!
  不過提到楚門,藥皇皺起了眉頭。
  “這個楚門,需要整改。”
  “我們北原,絕不容許門派產生。”
  “楚度若是要楚門長存,必須將楚門改為楚家,否則的話,我正道絕不容許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