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222 鎮運天宮

茫茫云海的之上,一個人影駐足懸停,看著眼下云卷云舒,蒼茫大地,默然無語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此人身著青金甲,胡須垂至胸口,身材魁梧,面容蒼老,正是南荒仙人。
  “藥皇參見南荒仙使大人!”一位身影顯露出來,正是藥家的太上大長老,八轉蠱仙藥皇。
  南荒仙人側過身來,似笑非笑:“你我皆是八轉,稱呼仙友便可,無須如此客氣。”
  藥皇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:“論修為,南荒大人高我數倍。論輩分,在下乃是南荒大人的重重重孫輩,怎能無禮?”
  南荒仙人點點頭,嘆息一聲:“你很好,可惜,我等黃金血脈越發凋零。偌大的北原,長生天外,竟只有一位八轉蠱仙,是我黃金家族的成員!”
  鳳仙太子雖然也是宮家的人,但在南荒仙人眼中,不是血脈,仍舊是外人。
  “想我那一代,黃金家族中有四位八轉,其中更有一位,人稱虎神,有蓋世神威,是當世被看好,能夠沖刺九轉境界的種子。可惜陷落在了黑天之中。歲月如梭,黃金血脈的確是一代不如一代了。”
  南荒仙人眼中,透露出一抹深沉的失望。
  藥皇說不出話。
  這種批判整個黃金血脈的話語,藥皇都沒有資格,也就是南荒仙人才有資格評頭論足。
  事實上,南荒仙人說的也是事實。
  藥皇無從反駁。
  的確是這樣,北原的黃金家族,都已經漸漸腐朽,人才凋零,反而是散修、魔道中新星涌現,層出不窮。諸如百足天君、楚度,還有那柳貫一等等。
  “不過,此等情勢巨陽先祖亦早有所料。”南荒仙人忽然話鋒一轉,說出了令藥皇感到吃驚的話。
  “哦?巨陽先祖崛起于中古時代,他竟能預知此時情景嗎?”
  “先祖雖修運道。但智道造詣也絕對不弱。再者說所謂‘運’,本質便是變數,先祖開創運道,自然通宵世間變化至理。他在創建八十八角真陽樓后。便曾言語,此樓未來必倒,一旦倒塌,便是大時代的開始,天地變革的信號。”南荒仙人又道。
  藥皇吃驚不已:“竟是如此?”
  什么是大時代?
  能夠產生仙尊、魔尊的時代。便是公認的大時代。
  南荒仙人長長一嘆:“巨陽先祖苦心孤詣,布置種種手段,就是想陰澤后人,存留實力。讓他的后輩子孫們,在這個大時代中迎風敵浪,成為弄潮之人。再不濟,也要維護自身,保存血脈種子。”
  藥皇遲疑道:“我們黃金血脈再是不堪,也總不會連維存自身都做不到吧?北原仍舊在我們的掌控之下,就算我們不濟事。還有長生天在呢。”
  南荒仙人搖搖頭:“長生天再強,也不過是先祖的仙竅所化。而那天庭,卻先后有三位仙尊留下仙竅,并且歷代天庭成員,都捐贈了自家洞天。長生天的底蘊,如何能和天庭相比?就像這一次,中洲主動來犯,直接出動了三位八轉蠱仙,還有三座仙蠱屋。我們黃金血脈有這樣的實力嗎?”
  藥皇咋舌:“什么?中洲來犯?!”
  南荒仙人卻不再解釋,只道:“跟緊我。”
  話還未說完。他便一飛沖天。
  藥皇連忙緊隨其后。
  兩仙貫穿天罡氣墻,進入黑天之中。
  在南荒仙人的帶領下,藥皇直朝東南方而去。
  飛行一段時間,藥皇心中震動起來:“黑天之中。危機四伏,我雖然也常探險,搜尋八轉仙材,但從未像今天這樣,一路順風,根本毫無阻礙。難道說。南荒大人手中掌握著黑天的線路圖?”
  但事實上,線路圖這種東西,在太古九天中并不適用。
  蓋因九天中的云朵,都是在隨時變化當中的。固定的地方也有,但是非常稀少。
  中洲一行,已經算是非常順利,但仍舊遭遇了氣罡飛天豬群、烏毒蛇群等等麻煩。南荒仙人、藥皇兩位,卻是無災無痛,悠然安全,仿佛是在逛自家的后花園。
  “好了,就在此處。”南荒仙人停下了身形。
  藥皇也緩慢速度,飛到他的身邊,站定。
  他感到有些奇怪,周圍空蕩一片,連一絲風都沒有,怎么南荒仙人要專門停留在這里呢?
  下一刻,南荒仙人用行動做出了回答。
  他渾身爆發出沖霄的金光,宛若太陽碎片,逼得藥皇都要閉上雙眼。
  藥皇心頭一跳。
  黑天中晦暗幽深,這種放射強光的舉動,無疑是自招猛獸襲擊。
  但他警惕半天,也不見任何獸群來襲。
  “這還到底是不是黑天了?”藥皇納悶。
  片刻后,南荒仙人的仙道殺招終于催動完全,一道暗金宮殿,從虛空中浮現而出,顯露出雄闊偉岸的殿身。
  藥皇從未料想過,這里居然還藏著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他很快就辨別出這座宮殿的來歷,頓時神情激動萬分,口中低呼道:“這豈不就是鎮運天宮?”
  劫運壇、八十八角真陽樓、鎮運天宮,便是巨陽仙尊生前擁有的三座仙蠱屋。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被巨陽仙尊布置在王庭福地當中,劫運壇留在長生天里,而這座鎮運天宮,巨陽仙尊居然放在了黑天之中,隱形匿跡了無數年!
  “巨陽先祖將這座鎮運天宮放置在這里,一定是有深意。只是他用意何在?”
  藥皇心中正不斷揣測,南荒仙人已回頭看他一眼,道:“跟上來。”
  藥皇便隨著南荒仙人,一同進入到了鎮運天宮之中。
  “你們來了。”大殿之中,居然有人。
  他盤坐在蒲團上,并非意志凝聚,此刻睜開雙眼,目光如電,金芒四射。
  藥皇見到此人,渾身一抖,心中驚駭得掀起滔天波瀾:“巨、巨陽仙祖?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嗷嗚嗚!
  狼群嘶吼,追趕著三座仙蠱屋。
  這些狼體型修長。身姿矯健。它們有黑色的狼瞳和爪牙,都在散發著殘忍的兇芒。最奇特的是,它們渾身無毛,而是皮甲。黑光锃亮,非常堅固。
  這是一只夜天狼群。規模很龐大,有上萬頭夜天狼。
  每一頭夜天狼,都是荒獸。狼王是上古荒獸,更有一頭狼皇。有八轉戰力!
  “逃不了了,已被包圍。”
  “想不到狼皇身上,居然有隱藏行跡的八轉野生仙蠱!”
  “這種規模的狼群,在黑天中也不常見,居然被我們撞到了。”
  三位八轉蠱仙急速交流。
  靈威仰喝道:“向西北方向突圍!”
  角連營打頭陣,氣勢陡然上升,仙元瘋狂消耗,凝聚成沖天巨角。
  巨角所到之處,洞穿狼群陣勢,只一下就穿出個大洞來。數百頭的荒獸夜天狼慘死。
  仙蠱屋角連營沖入狼群之中,身后的攬雀閣、風滿樓緊緊相隨。
  一場大戰,驚心動魄。
  期間狼皇都親自出手,巨大的狼爪,宛若小山一般撞來,將仙蠱屋直接拍飛。
  好在仙蠱屋中各有一位八轉蠱仙坐鎮,三座仙蠱屋也各展威能,殺得狼尸遍野。
  狼群的圍獵戰術,已經達到了巧若天工的程度,三座仙蠱屋左沖右突。任是沖不出重重包圍。
  最后還是狼皇親自呼嘯,主動帶著狼群撤退,才讓這場廝殺結束。
  原來是狼群損失太多,狼皇不愿過度損失己方的力量。才主動退走。
  三座仙蠱屋都殘破不堪,大量的蠱蟲損失,其中還包括兩三只仙蠱。三位八轉蠱仙也都是一身汗,狼狽不堪。
  仙元的損耗,就更是一個龐大數字。
  “怎么越接近北原,就越是艱難?”
  “夜天狼群我們已經碰到了五支。不僅如此,還遇到了龍鱷、鬼靈狐……好像是無數獸群,都要獵殺我們似的。”
  “這些獸群也就罷了,關鍵是別再遇到黑白顛倒云。那一次,我這座風滿樓就差點回不來了。”
  “先休整,主要將仙蠱屋修葺一下。”威靈仰道。
  三座仙蠱屋剛剛停下,周圍數千里范圍,亮起了無數燈火。
  就好像是萬千鮮花盛開,淡紅色的火光細膩非常,宛若片片花瓣層層疊疊,火焰之中,卻是一抹深沉的黑點。
  “不好,這是黑天中的特有天象——黑燈,里面孕育的都是瞎火,不要亂看!”碧晨天怪叫一聲,連忙閉上雙眼。
  但已經遲了,許多蠱仙只是看了一眼,因此失去了光明。
  三座仙蠱屋中,驚嚎聲、慘叫聲迭起,響成一片。
  趙憐云的運氣很好,此刻的她正背對窗口,和余藝冶子對話。
  余藝冶子眼角撇到了一些黑燈瞎火,當即感到視力劇減,視野迅速模糊,連忙閉上雙眼。
  他是知機得早,很多蠱仙就不那么幸運了。
  有的蠱仙正趴在窗口四處觀望,一下子看了至少上萬朵的瞎火,頓時視野漆黑一片,再也不能視物。
  三座仙蠱屋慌忙逃離險地。
  好在黑燈這種氣象,并不像風雨,帶來實質性的打擊,仙蠱屋順利地沖出來,很快將漫天的黑燈遠遠甩在了身后。
  三位八轉蠱仙統計了一下,發現至少三人,徹底失去了光明,現有的手段如何都不能補救。有七位,視力下降得十分凄慘,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戰斗力,可以補救,但是代價不菲,一些治療仙蠱還得從寶黃天中轉運過來。
  “剛脫離狼群,想要休整,就正好碰到黑燈氣象發生,還位于最中央的位置!這也太晦氣了。”
  “等等,那是什么?”
  一大片蟻群,正遷徙而來。
  每一只螞蟻,都是蠱蟲。
  冥蟻蠱!
  “冥蟻開道,接下來必定就是魂獸大軍,十萬百萬。快,快走!”
  三座仙蠱屋剛剛停下來,就不得不繼續奔走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