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238 方源一打五(上)

盡管只是剛剛升仙,但白凝冰卻擁有一些尋常蠱仙不及的優勢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首先,她是十絕體之一的北冥冰魄體,最擅修行冰雪流派。和黑樓蘭的大力真武體類似,一身道痕超越同等情況的六轉蠱仙。
  其次,他成為了白相洞天的主人。繼承了白相真傳,掌握了白相遺留下來的全部蠱蟲,這些蠱蟲當中不乏七轉仙蠱!
  不過,八轉仙蠱卻是沒有的。
  白相的歷史地位,和黑凡還是相差一些。不過五相合力,卻是超過黑凡多矣。
  白凝冰的缺陷在于,她對手頭上的仙蠱,還有仙道殺招,并不熟悉,催動起來常有失敗,導致反噬受傷的危機。
  養用煉,用蠱乃是蠱師修行的三個重點之一。
  白凝冰想要熟練地運用這些收獲,非得耗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進行鍛煉。
  所以,距離實戰,還有很遠的一段路途。
  不過……
  在此時此刻,白凝冰的這個缺點卻被有效地遮掩了。
  因為她的身邊,還有影無邪、黑樓蘭、太白云生、石奴四位蠱仙同伴。
  正是因為相互掩護,才導致白凝冰有了從容的時間,去醞釀仙道殺招。
  方源對白凝冰的情報掌握有誤。
  一方面,他認為白凝冰和太白云生、黑樓蘭的狀態差不多,都是受到影宗的好處,才令自己的戰斗能力提升上來。
  另一方面,方源之前盡管運用多次氣運交感,偵查到了白凝冰,但卻不能因此知曉白相洞天等相關事宜。
  所以,方源大大低估了白凝冰真正的戰斗力量。
  若是方源知曉實情,或許他就不會選擇太白云生作為首要的攻擊目標,而是將目標先放在白凝冰的身上了。
  然而方源對于信道的手段,向來缺乏,又怎么知道白相洞天的事情。
  方源雖然是重生之人,但遠遠不是全知全能者。
  白凝冰的目光,竟然能令視野中的目標,不斷凝結冰霜,延緩動作。這是白相當年的手段。
  方源知曉古怪之后,立即采取措施,直接飛退,遮掩行蹤。
  甘草界壁中本來能見度就很差,方源施展手段之后,立即消失在了白凝冰的視野。
  白凝冰咬了咬牙,方源老奸巨猾,一下子就看出了此招的局限。
  “即便擁有那樣的底牌,也從不逞強么。可惜我們還專門為此,制定了針對的戰術。”白凝冰心中非常遺憾。
  方源在東海破壞超級蠱陣的那一招,威能之大,叫影無邪、白凝冰等人忌憚,甚至心寒。
  一路上,他們自然在討論,如何針對方源的這一手進行防范。
  方源卻一直沒有動用那一招,導致影無邪等人戰前準備,大部分都做了無用功。
  “可恨我繼承白相真傳的時日太短,這個殺招雖然有局限,但卻有相互搭配的其他殺招,可以進行彌補。”
  白凝冰催動這個殺招,已經勉為其難。若是在這樣的基礎上,再同時催動另外的仙道殺招,失敗的概率極大。
  白凝冰不是方源,方源可以一心多用,同時催動多個仙道殺招,但白凝冰這方面的素養很低。
  方源雖然暫時退走,隱蔽身形,但仍舊占據主動和上風。
  在這樣的情況下,白凝冰不可能冒險。
  一旦冒險失敗,他她無疑是自亂陣腳,沒有破綻制造出破綻來,讓方源去利用。
  白凝冰對方源十分了解,有這樣的破綻,方源絕對不可能放過。方源對戰機的把握,即便是白凝冰,都為之嘆服。
  “方源被我目光凍住,一旦他恢復過來,速度之快,即便是我的目光都很難跟上!”白凝冰心中思量。
  方源變化上古劍蛟,爆發出來的速度本來就很驚人,再加上劍遁和一身劍道道痕,七轉強者耶律群星都死在這個速度之下。
  白凝冰心知肚明,她之前這一招目光凍結之術,不過是打了方源一個不防備。
  現在方源有了防備,再施展出那種駭人的速度,這個仙道殺招的效果將降至谷底。
  “看來只有變招了!”白凝冰立即決定下來。
  她不能不變。
  之前,方源施展出了速度,差點一下子將太白云生殺死。
  如果白凝冰不主動求變,繼續動用仙道殺招目光凍結,下一次或許死的就是她自己!
  情勢危如累卵,白凝冰主動退到石奴身后,同時對影無邪低呼:“保護我,我要祭出那一招!”
  白凝冰和影無邪重新聯盟,又有大敵在外,雙方都交了一些底細給對方。
  因此,白凝冰沒有明說,但影無邪卻明白過來。
  他滿臉肅容,緩緩點頭:“好,就用那一招,你的安危就交給我們了!”
  緊接著,影無邪直接向石奴命令:“就算是犧牲了你,也要護住白凝冰。”
  石奴對影無邪忠心耿耿,聽聞這話,立即點頭應是,沒有絲毫的逆反和猶疑。
  “放心,他中了我的目光凍結之術,按照你之前所說的至尊仙體的破綻,他若是沒有針對手段,必定需要十幾個呼吸的時間,才能完全恢復過來。”白凝冰自信地道。
  影無邪點頭:“如此便好。”
  他并不懷疑白凝冰的話。
  白相的手段,自然有獨到之處。要針對一個仙道殺招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往往是交手次數多了,對敵方屢次使用的仙道殺招比較熟悉,經過長時間的推算,才有可能得到針對性的手段。方源能有針對手段的概率相當的低下。
  不過就在這時,五仙的視野中,一道白芒猛地閃現而來。
  “小心!”
  “是劍光龍息!!”
  “防御,保護白凝冰還有太白云生!”
  一道道劍光龍息來襲,重現之前暴雨之勢,一時間讓影無邪等三仙手忙腳亂,疲于應付。
  白凝冰要全力醞釀仙道殺招,太白云生已經重傷昏迷。
  他們僅剩下的三仙,壓力陡然增大,被狠狠壓制,毫無還手之力。
  方源遠遠地圍繞著影無邪等人,張口吐息,迸發出一道道的劍光龍息,從四面八方射向影無邪等人。
  他的劍蛟身軀上,還覆蓋著薄冰。
  白凝冰的這個目光凍結殺招,效果不錯。當然,更主要的問題,還是方源的至尊仙體。
  盡管他變化成了上古劍蛟,但身上的道痕仍舊不相互掣肘排斥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有了弊端。
  類似白凝冰的目光凍結,打到方源的身上,就不會受到方源身上的道痕削弱,而能發揮出全部的威能來。
  幸虧方源變化成上古劍蛟,皮糙肉厚,否則單純的肉身,只怕就直接凍死了。
  方源一邊吐息,壓制影無邪等人,一邊積極回復。
  他雖然受到了目光凍結的影響,但是治療起來,也比較容易。
  因為道痕相互之間并不排斥,使得方源即便動用凡道手段,都能達到量變引發質變的程度。
  不像太白云生,受傷之后,很難治療。
  方源不斷噴吐劍光龍息,壓制影無邪等人的同時,也是一種試探。
  他很快發現:白凝冰被影無邪等人重重保護起來,毫無破綻。除非他以力正面破之,否則的話,沒有其他便捷途徑可走。
  “在醞釀仙道殺招么……”方源心中有些凝重。既然能夠被影無邪等人如此守護、重視,看來白凝冰醞釀的仙道殺招非同小可。
  所以,一恢復過來,就直接俯沖過去。
  他在甘草界壁中毫無限制,自由自在,速度爆發出來,就連方源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!
  簡直就像是一道白光!
  影無邪等五仙都來不及叫喊,方源就已經洞穿了他們的陣型,遠遠沖了出去。
  白凝冰驚出一身冷汗,差點催動殺招失敗。
  黑樓蘭遭受重創!
  她整個左臂都消失不見,甚至還殃及左邊的軀干,傷口觸目驚心,從外面可見肉身之中的血肉骨骼。
  血液宛若噴泉,很快在黑樓蘭的腳下積余了一大灘!
  傷口上見到道痕密布,根本止不住血!
  這樣下去,黑樓蘭將成為第一個陣亡之人。
  黑樓蘭無奈之下,立即轉化身份,幾個呼吸之后,她轉變成了仙僵。
  仙僵對于這種傷勢,還是可以承受的。鮮紅滾燙的鮮血,立即變成了慘綠色的仙僵冷血,血液雖然還在外溢,但流淌的速度下降了無數倍。
  “呵呵呵……”黑樓蘭單膝跪在地上,大口喘息,嘴角卻上揚著。
  她竟然在笑!
  另一邊,方源心中涌起異樣之情:“嗯?居然被暗算了!好一個黑樓蘭!”
  剛剛撕扯了黑樓蘭左臂的龍爪上,還殘留著血跡和肉渣。
  此刻這些血肉,都漸漸轉變成了一團血色火焰,附著在方源的龍爪上,龍鱗上,灼灼燃燒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血肉盛炎!
  這種火焰,以血肉為燃料,不斷燃燒。血肉不絕,火焰不止。沒有針對克制的手段,根本無法撲滅。
  并且血肉越是強盛,血火的燃燒就越旺,越盛!
  方源變化成上古劍蛟,反而正著了血肉盛炎的道兒。
  不過,方源的反應也極其迅速。
  他立即撤銷了變化殺招,重回人身。
  然后,他催動了一個宙道治療仙蠱——
  人如故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