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241 血道魔仙

“你這是找死!”龍睛盯住石奴,方源有了一些怒意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石奴仰頭望著方源,大吼道:“主人,你們快走啊!快走!”
  “石奴,你的忠心,我將牢記在心。”影無邪深深地望了石奴一眼,扭頭而走。
  他帶領其余兩仙,迅速撤離。
  因為方源被石奴拼死糾纏,這一次,影無邪等人順利地走出了甘草界壁,正式進入了北原。
  踏足草原的那一刻,影無邪立即將太白云生從仙竅中喚出。
  后者已經從昏迷中蘇醒過來,只是他的傷勢仍舊非常嚴重,生命危機并未解除。
  結合四仙之力,他們立即催動了上古戰陣四通八達,轉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……
  夢境之中。
  戰斗已經結束了。
  突襲攻擊的魔道山賊全部交代了性命,無一生還。
  商隊中也好不到哪里去,傷亡慘重。
  山谷里橫尸遍野,血流滿地。
  “胡子大叔,你振作一點!快醒來啊!”年輕的方源趴在大胡子蠱師的身邊,望著他身上恐怖的傷口,滿臉驚慌。
  “快來人吶,快來人救救他!”方源高聲呼喊,聲音沙啞。
  但沒有人過來。
  方源連忙跑掉年輕公子的面前:“公子,胡子大叔是為了救你而受傷的,他快要死了,你快點救救他吧!”
  “他這人沒救了,傷口不是重點,關鍵是中了那毒蠱,我們都解救不了。”公子搖頭慘笑。
  “不,你有辦法的。你不也中了同樣的毒蠱嗎?”方源道。
  年輕公子面色一沉:“你是要我為了區區一個外人,耗費珍貴的蠱蟲?你可知道,這種治療蠱蟲使用次數很有限?”
  “可是胡子大叔是為了救公子你,才受了傷的啊。”方源據理力爭。
  “就算他不救我,我有父親秘密安排的護衛,也足以自保。”公子冷笑,向方源揮手,“你快滾,我的治療蠱蟲怎么可能用在你們這等小人物的身上?”
  方源狠狠咬牙,瞪視公子,雙拳捏緊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  “你這是要找死?”年輕公子的臉上涌起一層怒意。
  “方源……”這時,大胡子蠱師蘇醒過來,輕聲呼喚。
  方源渾身一抖,連忙掉轉身體,跑到大胡子的身邊:“胡子大叔,你醒了!”
  方源又驚又喜。
  “不要和公子作對,吃虧的只會是你。不要強求了,那種珍貴的治療蠱,怎么可能用在我們這等小人物的身上呢?”大胡子說到這里,自嘲地笑了笑。
  “可是,大叔你身上的傷……”方源非常難過,哽咽低泣。
  ……
  撲通。
  一聲輕響,石奴無力地雙膝跪在地上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他望著面前懸浮的劍蛟,發出笑聲,“我成功了!主人他們成功撤走了,哈哈……影宗不敗,幽魂萬歲——呃!”
  方源伸出龍爪,一把將他硬生生捏碎。
  松開龍爪,石屑和碎塊灑落一地,哪里分得清石奴的本來面貌?
  “死就死去,喊什么喊。”方源冷笑一聲,從石塊中撿起最關鍵的一塊。
  然后他飛出甘草界壁,重新回到了北原。
  將關鍵石塊往地上一拋,頓時里面的仙竅開始汲取北原的天地二氣,開始落仙竅,形成福地。
  方源沒有等待,而是催動仙道殺招氣運交感,查探影無邪等人的位置。
  這一偵查,方源頓時發現,影無邪等人已經距離自己非常遙遠。
  “哼!是用了之前的那個上古戰陣了么……不過這有什么關系?你們遲早都要死在我的手中。”
  “不過這個位置,好像是進入僵盟的那條地溝里了。”
  方源還原人身,微微皺眉。
  僵盟地溝的位置,他當然熟悉。那里還埋藏著北原僵盟的陰流巨城,可惜一直無人找到。影無邪等人進入其中,深究起來,也不奇怪。
  “南疆僵盟已經被搗毀,東海僵盟總部被圍攻,北原僵盟卻是一直潛伏在地溝里頭,無人發現。看來影無邪等人又會有一段提升了。”
  這是必然的事情。
  陰流巨城中有修行資源,也藏有原本北原仙僵手中的各種仙蠱。
  不過石奴已死,他們身上都有傷勢,接下來作戰,即便是在北原而不是界壁里,方源仍將占據優勢。
  石奴的仙竅福地已經形成,方源進入其中,發現無法收服地靈。他的境界也只是土道大師,并非宗師,吞并不了七轉福地,只能暫且作罷。
  夢中……
  聽說有一種草藥,能夠緩解胡子蠱師身上的毒,年輕的方源選擇偷偷脫離隊伍,在夜間攀援山壁,采摘生長在那里的草藥。
  山風冰寒,吹得他四肢冰冷。
  山壁陡峭,受不留意跌下去就是死無葬身之地。
  “一定要采到草藥,給胡子大叔治療!”
  “他救了我命,救命之恩,我豈能不報?”
  “堅持住,方源,不要害怕,呼呼……”
  喘著粗氣,方源艱難地伸手,幾番努力,終于夠著一株藥草。
  天亮時分,他背著滿滿一筐的藥草,破衣爛衫,狼狽至極地回到了營地之中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好了,這個夢境終于結束了。”方源從夢中蘇醒過來。
  至此,他終于擺脫了夢境的糾纏,徹底恢復過來。
  這個夢境也不是全無好處,里面的夢道蠱材,竟多得超乎方源想象。在最后一幕中,方源背著的滿筐藥草,竟都是夢道蠱材。
  “我若自己做夢,根本不會有如此巨大收獲。難道說,影無邪的引魂入夢,雖然可以用于攻伐,但實際上卻是采摘夢道蠱材的殺招么?”
  方源一邊飛行個,一邊在心中猜測。
  沒有了夢境的困擾,他再次展開針對影無邪的追殺。
  不管影無邪逃到天涯海角,方源都要將此心腹大患扼殺在萌芽狀態!
  大雪山福地。
  “憐云仙子,你不要再催動愛情仙蠱了。你已經付出了代價,無法再發出聲音。你這樣頻繁催動,下一次真不知道會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啊!”施正義勸說道。
  趙憐云搖頭,目光堅定無比。
  之前她在和趙大牛的苦戰危機中,愛情仙蠱爆發出了威能。但是這一次,愛情仙蠱并未吞噬仙元,而是奪取了趙憐云身上的某個東西作為代價。
  這個東西,便是趙憐云的聲音。
  激戰之后,趙憐云再也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音。就算是啞巴的嗯嗯呀嗨,她都無法發音。
  “鴻運還等著我去救!我不可能束手旁觀,一直在這里等候。沒有聲音,又如何?我可以通過蠱蟲,繼續和你們交流呀。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趙憐云向施正義傳音。
  施正義嘆了一口氣,無法再勸說什么,只能任由趙憐云施為。
  但是這一次,不管趙憐云如何呼喚,愛情仙蠱都是一動不動,毫無任何催發的跡象。
  趙憐云無奈之下,只得和施正義一起走出第十二雪峰的范圍。
  一旦出了這個范圍,趙憐云就被送到了另外一座山峰,和施正義分別開來。
  和之前不同,這座山峰上傳來陣陣激戰之聲。
  “誰在這里戰斗?應該是余藝冶子、不真子、沐凌瀾當中的一位吧?”趙憐云又驚又喜,連忙奔上山去。
  一路攀爬,很快,她來到峰頂的宮殿當中。
  血腥氣撲鼻而來,赤紅的宮殿中,一位漂亮的少年蠱仙,正在和一位大雪山的蠱仙進行苦戰。
  正是煉道蠱仙余藝冶子!
  “余藝冶子,堅持住,我來支援你了。”趙憐云忙傳音呼喚道。
  余藝冶子驚喜交加,連忙回道:“小心,這位是貨真價實的血道魔仙!”
  “什么?修行血道!”趙憐云頓時大吃一驚,滿眼忌憚地瞧向敵手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