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42 吒金艷陽槍

血道蠱仙!
  因為血海老祖等等歷史原因,以及血道的流派特征,五域中但凡修行血道之人,都被判定為魔道中人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之前,楚門和百足家的聯盟,對付黃金家族的聯合征討,楚度一方本可能引來一位強援。可惜此人修行血道,楚度立即拒絕,態度十分干脆,毫無任何猶豫。
  那是因為楚度想要建立正道勢力,一旦和血道搭上了邊,那就只能被劃分為魔道一方,讓楚度的一番心血付之東流。
  不過對于大雪山福地而言,卻沒有這等顧慮。
  因為大雪山福地,本身就是北原的魔道蠱仙的聚集地。它并不是一個家族,也不是一個門派。不管是家族還是門派,都有培養成員的特征,都有凡人成員。大雪山福地只是一個單純的利益結合體。
  趙憐云離開了十二雪峰之后,來到第十雪峰。
  鎮守這里的就是一位魔道蠱仙,姓趙名普,身著麻衣布鞋,頭無發,面容普通,個頭不高不矮。
  他就站在大殿的中央,而余藝冶子卻是連連后退,直至大殿邊緣處。
  后者渾身浴血,傷勢極為駭人。
  趙憐云見到這位同伴,差點都認不出他來。余藝冶子是一位外表漂亮的柔弱少年,但此刻的他就好像是剛從血海中滾打一圈,被人從無邊的血水里撈上來的一樣。
  “這個蠱仙的其他本事平常,但有一記血道仙級殺招,非常厲害!催發之時,首先是他周身血漿迸濺,然后會化為一道血液激流射出。一旦被血液激流接觸了肌膚,就算中招。之后,就會血流不止,隨著時間推移,流血情況會變得更加惡劣!你可千萬要小心。”余藝冶子一直在苦戰,見到趙憐云,連忙告誡。
  “我知道了!你先休整,我來對付他。”趙憐云挺身而出。
  “很好,又來一個送死的。”趙普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,雙臂環繞在胸,發出獰笑時,露出森寒尖銳的牙齒,頓時一股魔性和殺戮的氣息,撲面而來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鎖命銀鏈。
  趙憐云從之前,就開始一直在醞釀。此刻身上涌起大量的蠱蟲氣息,仙元消耗下去,一片銀色的光膜,籠罩住她渾身上下。
  咵拉拉……
  一連串的鏈條碰撞的聲音,從銀色光膜中響起。
  隨后,六道漫長的鎖鏈,從銀色光膜里飛射而出。六道鎖鏈,銀光璀璨,靈動至極,圍繞著趙憐云周身上下,前后左右一圈圈的飛舞,形成堅固的防護。
  趙憐云經過大量的特訓,之前不久又和趙大牛死戰一場,好似脫胎換骨,戰斗中一舉一動都有了殺伐果決之氣,再非之前的新嫩模樣。
  第十峰主血道魔仙趙普,卻是看著趙憐云催動殺招,竟沒有出手阻擋,一副做事不管,任由趙憐云發揮的樣子。
  趙憐云見此,立即又催動另外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流星雨落!
  仙元又耗費一批,在趙憐云的頭頂上空,大殿中高高的穹頂處,忽然形成了一片深藍。
  咻咻咻……
  無數的流星,從這抹深藍中暴射噴涌,漫天而落,宛若千軍萬馬齊齊射箭,景象蔚為壯觀!
  這些流星非常細小,好像是無數的暗器,一經射出,氣勢磅礴,宛若暴雨兜頭而下,讓人避無可避。
  趙普若是再沒有動作,只怕要被這些細小的流星射成篩子。
  他果然不敢再拿大,頭頂上忽然浮起一片偌大的血云,好似張開了一張大傘,牢牢護住趙普。流星射在血云當中,被其盡數遮擋,血云的體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縮小。
  趙普暗暗咬牙,雙腳一踏,身體宛若一道紅線,射向趙憐云。
  趙憐云心神一蕩,下意識地退后一步。
  而她身邊環繞著的銀色鎖鏈,已經比她更先動作,其中一道像是蛟龍出擊,射向趙普。
  趙普連忙閃躲,繞開這個方向,選擇另外一邊突擊。
  但幾乎與此同時,又一道銀色鎖鏈向他射過去。
  趙普迫不得已,只得又撤,再選方向。
  如此三番五次下來,趙普驚訝地發現,這些銀色鎖鏈能自主進攻,堪稱攻防一體,單條鎖鏈靈動非凡不說,總體而言,還能相互之間形成配合。
  “小女娃,你這防御殺招倒是不賴!”趙普攻擊無功而返,索性不再嘗試,退后一段距離,重新施展手段,補充頭頂上漸趨稀薄的血云。
  這是當然的。
  趙憐云身懷不少仙道殺招,這些手段都是靈緣齋,甚至是天庭方面,為趙憐云特意挑選出來。
  特別適合趙憐云這種初學者。不僅殺招容易操縱,而且即便失敗反噬的傷害也不大,更關鍵的是殺招本身非常優秀。
  頭頂上,流星璀璨,還在不斷傾瀉。
  趙普不斷補充頭頂上的血云。
  余藝冶子縮在一旁,正在對自己展開治療。
  趙憐云沒有答話,她在悶聲不響地繼續醞釀第三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只是她最熟練的,還是頭兩道殺招,分別為流星雨落和鎖命銀鏈,這第三招比這兩招要稍微復雜一些。
  平時訓練的時候,趙憐云只是多費一些功夫,就能催發出來。
  但實戰中,她卻發現,耗費的功夫要大得多。
  雖然現在她有鎖命銀鏈的保護,環境還算是比較安全,和訓練中差不多,但心境的確是很不一樣,讓她好幾次嘗試,都以失誤錯亂而提前告終。
  “又是仙道殺招?你難道不知道,仙道殺招不能輕易動用么?動用的次數越多,被發現破綻的機會就越大。就讓我好好來教教你怎么戰斗!”趙普獰笑一聲,再度撲上。
  但這一次,他沖到一半的路程,就將嘴巴張得老大。
  哈!
  一聲巨大的炸響,陡然迸發出來,趙憐云頓時感到渾身血液都狠狠震蕩了一下。趙憐云虛竅中,剛剛升騰起來了一小半的蠱蟲,都因此受到了干擾,再次落下去。
  其中,還損失了不少凡蠱。
  趙普乃是血道魔仙,卻有類似音道的手段,叫趙憐云猝不及防,就連一旁的余藝冶子療傷都受到了干擾。
  就這樣,趙普圍繞著趙憐云不斷攻擊,鎖命銀鏈護住趙憐云身家安全。
  但趙憐云想要催動第三記仙道殺招,一直都沒有成功,飽受趙普的各種各樣的干擾。
  趙憐云心中充滿了無奈,暗道:“這個對手的確如余藝冶子所言,其他手段都稀疏平常,這么就也攻不破我的鎖命銀鏈。但是他非常難纏,各種手段層出不窮,讓我催動殺招屢次失敗。不行,我得繼續堅持下去!”
  趙憐云堅定信念,********繼續嘗試催動仙道殺招。
  許是她被干擾了太多次,失敗的次數多了,反而磨練出了她的意志,堅定了信念。
  終于有一次,她雙目陡然暴射出刺眼的精芒。
  然后,趙憐云伸出自己的右手,張口向自家的右手掌心中一吐,吐出一連串的火焰。
  火焰停留在趙憐云的手掌中,起先只是一個火球,懸浮在右手掌心上。
  然后,趙憐云吐火不停,掌心中的火焰就開始膨脹。
  說來也奇怪,這團火焰不是整體膨脹,越變越大,而是向左右兩邊擴展。
  很快,趙憐云的手掌中就有了一條火焰長棍。
  火棍直至延伸到成人一臂的長度之后,就停止擴張。棍上的火焰原本灼灼燃燒,現在開始收斂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繚繞的火舌就都全數收斂起來,火焰凝聚成形,仿佛是赤銅澆筑的棍子。
  趙憐云閉上嘴巴,又陡然張開,發出一聲尖銳的喝斥:“吒!”
  隨著這道聲音,頓時有一道金芒,從她的口中射出,正中火焰棍子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