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243 血盡流

火焰棍子受了金光一擊,竟將這道金光完全吸收進棍身中去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金光在火焰棍身中迅速流轉了一遍之后,最后停留在炎棍的一頭,漸漸地轉變成了尖銳的槍尖。
  至此,炎棍徹底轉變成了一條赤金色的短槍!
  仙道殺招吒金艷陽槍,終于催動成功!
  “你的死期到了。”趙憐云吐出一口濁氣,滿臉振奮之色,她右手緊緊握住吒金艷陽槍,手臂緩緩高舉,瞄準對面的趙普,一時間意氣風發,士氣高昂。
  趙普一臉凝重之色,他雙目緊緊盯住趙憐云手中的吒金艷陽槍,交口稱贊道:“此槍厲害,溫度和光輝都內斂起來,一旦爆發,必定是恐怖的傷害。不過……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他話鋒忽然一轉,臉色流露出陰謀得逞的的笑容。
  他繼續對趙憐云道:“你不覺得,你現在有什么不妥之處嗎?”
  “嗯?”趙憐云這才感覺,嘴唇邊上似乎有什么溫熱咸濕的東西在流淌。
  她伸出左手輕輕一抹,頓時發現左手上竟是鮮紅的血液!
  她在不知不覺間,開始流血了。
  “這是?!”趙憐云的瞳孔頓時縮成針尖大小,身軀一顫。
  “這就是我的殺招——血盡流。呵呵呵。”趙普哈哈大笑。
  “不可能?你明明……”趙憐云正說著,忽然從嘴里不由自主地流淌出了一大片的血液,她的白色牙齒都被盡數染紅。
  “哈哈哈,你是想說,我怎么沒有仙道殺招催發的跡象么?其實我早就在催動了,只是換了一個方式而已。”趙普笑著。
  “難道說,是傳聞中的手法——拆招?”余藝冶子瞪大雙眼,失聲道。
  趙普向他瞥去目光:“小子,見識倒挺廣的。”
  蠱蟲養用煉,三大方面,都是博大精深的。
  煉蠱方面,有煉蠱的各種手法。用蠱方面,自然也是如此。
  涉及到仙道殺招方面,就有許多非同尋常的手法和技巧。比如說,焚天魔女掌握的連招。她能夠將兩種,或者以上的炎道仙級殺招,連續使用,達到更強的效果。
  又比如說,方源掌握的變招。奴力合流的萬我,本身是催發出海量的力道虛影出來作戰。但變招之后,方源就有了萬我第一式力道大手印。這個變招的本身,是以萬我為基礎的。但卻能做到萬我本身做不到的一些攻伐效用。
  而現在趙普運用的手法,是拆招。若是他直接催動血道仙級殺招血盡流,勢必會被警惕萬分的趙憐云發覺,提前破壞或者閃避。但是趙普將這一招拆分成幾個部分,在交手的時候,先后運用出來。當這些部分全部運用出來之后,就能達到血盡流的威能。
  這樣做的好處,顯而易見。沒有標志性的景象產生,讓人不知不覺間就中招,防不勝防!
  “可惡!原來他是一直藏拙,一直在偽裝,表面上是屢次進攻,沒有突破我鎖命銀鏈的防護,實際上卻是暗中施展陰謀,最終達到了目的!”
  這么一會兒,趙憐云發現自己不僅是嘴巴、鼻腔源源不斷地向外流血,同時耳朵也開始外溢出血液。眼睛也充斥一些淡淡的血色,這讓趙憐云的視野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。
  趙憐云心臟砰砰亂跳,她不由地想到余藝冶子的模樣。
  “我終究還是中了招數!”
  “照如此發展下去,我豈不是會和余藝冶子一樣嗎?”
  “真是狡詐!!”
  趙憐云心神激蕩,對著趙普投擲出了手中的吒金艷陽槍。
  但趙普早已經嚴陣以待,對趙憐云手中的炎槍非常戒備,趙憐云剛有聳肩的動作,他就已經開始轉移。
  吒金艷陽槍并沒有鎖敵之能,但速度非常的快,和趙普插肩而過。
  趙普嚇了一跳,吒金艷陽槍一路洞穿大殿,直接射到殿外的空中,然后轟的一聲,爆炸開來。無邊的熱浪向四面八方,狠狠沖擊過去。刺眼的金光還有炙熱的火焰,在一瞬間,形成了小太陽般的圓球。但很快,這個太陽圓球就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如此威力,若真要射中我的話……”趙普一身冷汗,“幸好他們兩個都已經中招了。”
  “唉。”余藝冶子暗嘆一聲,走到趙憐云的身邊,開始和她并肩作戰。
  趙憐云有些沮喪,士氣低落下去。她倒是還是實戰經驗太少了,心境很容易就被影響。這個仙道殺招吒金艷陽槍,原本是她手中難得的一項優勢,但現在卻被她近乎浪費掉。
  “你身上的傷……”趙憐云擔憂地看向身旁的同伴。
  余藝冶子身上的傷勢,根本沒有任何好轉的絲毫跡象。
  趙普笑道:“你以為我放任你休整和治療,是故意放你一馬么。呵呵呵,只要中了我這一招,除非我親自給你解除,否則的話,尋常手段都是沒用的。你自己也嘗試過了,有什么效果嗎?”
  “不過我這個人,還是有仁厚的。我允許你們兩人投降,只要你們跪地求饒,將仙蠱雙手奉上,我便收你們二人為奴,繞你們兩條性命。”
  “休想!”趙憐云咬牙切齒,打斷趙普的招攬。
  趙普不以為杵,哈哈大笑:“戰局已定,你們還不認清形勢嗎?識時務者為俊杰,你們還正青春年少,死了就真的一了百了,活著還有希望。”
  余藝冶子冷笑道:“我的確無法治愈我身上的傷,只能任由血液越流越多。但是我也并非一無所獲。我已經推算清楚了,只要殺掉你,我們身上的傷就能不治而愈,自行解除了。”
  “嗯?”趙普臉色微微一變,他再一次上下打量了一下余藝冶子,“小子,我對你有些刮目相看了。”
  余藝冶子乃是天資卓絕的煉道蠱仙,在煉道方面造詣非常深厚,就連七轉蠱仙都常常和他探討煉蠱的種種內容,甚至是向他請教。
  余藝冶子不僅擅長煉蠱,而且推算蠱方也有一手。
  煉道、智道也是比較貼近,能夠相互配合的兩個流派。
  余藝冶子通過身上的傷勢,再結合趙普的各種表現,推算出了真相。
  “一定要在我們血液流干之前,殺掉他。他不死,我們就死!”余藝冶子向趙憐云傳音,語氣沉重。
  他們兩個的確已經被逼上了一條死胡同。只有返身無畏地殺回去,殺掉強敵,才能獲得生存下來的權力。
  “動手!”趙憐云低喝一聲,更加干凈利落。
  “狂妄自大的兩個小家伙,就讓你們來嘗嘗我真正的實力!”趙普大笑,勇悍絕倫地撲上去,以一敵二。
  雙方在大殿中交手,你來我往,一時間,打得難分難解。
  鎖命銀鏈不斷飚射穿梭,趙普頭頂上一朵血云,腳下一朵血云,閃避了三根之后,照準后面三根銀鏈,立即吐出一口血水。
  血水沾染上銀色鎖鏈,立即讓后者化為一灘污血。
  “煉八門,第三門,手門,開!”余藝冶子趁機撲上,雙掌對準趙普遙遙一拍。
  頓時兩道小巧的手掌光影,速度極快,正中趙普后背。
  趙普悶哼一聲,背上忽然鮮血迸濺,將傷口全部覆蓋。
  他臉色閃過一絲驚異之色,心道:“奇怪,這小子的攻擊威能怎么強了許多?”
  余藝冶子雖然是煉道蠱仙,但戰斗能力也不俗得很。
  只要給他一定的時間,他就能做出針對性的變化。尤其是他的仙道殺招——煉八門,可以根據實際情況,進行衍變,增添一些針對性的克制威能。
  余藝冶子和趙憐云心知自己絕無退路,一時間迸發出的戰斗力非常可觀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