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244 哭喊

人要是拼命了,自然威脅性就暴漲上去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反觀血道魔仙趙普,卻是不愿意拼殺,只要耗去時間,他就能獲得勝利。
  所以一時間,趙普反而被趙憐云和余藝冶子兩人壓在了下風。
  然而,趙普的戰斗經驗,絕非中洲二仙所能比及。
  他滑溜無比,騰挪翻轉,趙憐云、余藝冶子愣是拿不下他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局勢向趙普發生了傾斜。
  余藝冶子首先攻勢虛弱下去。
  他中招遠比趙憐云更早,受創更多,終于因為失血過多,而眩暈昏死過去。
  “你的同伴說不定失血過多死了,你就是下一個。你的時間也不多了,還不快加緊攻擊?”趙普笑道。
  趙憐云氣悶無比。她心知肚明,趙普是故意挑釁,擾亂她的心境,但是她根本無法讓自己的心境平靜下來,越來越浮躁。
  她的雙眼不斷流血,視野中模糊一片,全是血色。
  更恐怖的是,不只是七竅流血,她的整個身體,億萬的毛孔中都向外滲透血珠。
  “可惡……可惡……”強烈的眩暈不斷傳來,趙憐云已經開始立足不穩,身軀搖晃。
  最終,趙普遙遙一擊,將趙憐云擊飛出去,落到地上后,滾了三下,停下不動。
  “可惡啊!”趙憐云雙手支撐著地面,想要爬起來,但她因為失血過多,渾身上下毫無力氣,虛弱至極。
  就連一個撐地起身的動作,她都做不到。
  “一切都結束了。”趙普環抱雙臂,慢慢踱步,走到趙憐云的面前,居高臨下地俯視她。
  血。
  不斷地從趙憐云的身上,流淌出來。
  很快,她的身邊就形成了一汪血泊。
  趙憐云倒在血泊當中,已經成為了一個徹徹底底的血人,就連她的雙眼都在流淌著血,其中還混雜著淚。
  “要結束了么……”
  “就倒在這里了。”
  “血……這一次我可是一點沒有害怕呀,鴻運。”
  趙憐云的心頭,浮現出往昔的一幕。
  那還是在王庭大戰期間。
  趙憐云失去了父親的庇護,又不想作為政治籌碼犧牲自己去嫁給魏家公子,只能暫時依靠馬鴻運。
  一場交戰中,趙憐云不幸被流矢射中大腿。
  血流如注。
  “我要死了,啊,好痛!老娘我要死了啊!”趙憐云躺在馬車上,嚎叫著,眼淚汪汪。
  “別吵啦,小云姑娘,你死不了。這么點傷而已。”馬鴻運一邊熟練地為她包扎傷口,一邊安慰道。
  “血,這么多的血!你不知道我暈血啊?!我還從未受過這么重的傷呢。”趙憐云唉聲嘆氣。
  “你啊,這么嬌氣怎么行?北原的人,受傷是常有的事。很多時候,傷疤可是榮耀和功勛呢!”馬鴻運道。
  趙憐云大翻白眼:“你到底會不會安慰人吶?唉,我怎么這么倒霉……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馬鴻運大笑,手上一下用錯了勁。
  趙憐云疼得大哭:“好痛啊!你輕點啊!還有,你笑個屁。老娘都受了這么嚴重的傷,你好像還很高興似的。”
  馬鴻運連忙擺手,卻仍舊笑個不停:“不是高興啦,只是覺得這樣的小云姑娘真是可愛。平時的時候,都老氣橫秋,讓人敬畏。現在的小云姑娘,才讓我覺得,是年齡比我還小的妹妹。”
  “你這個家伙,挺囂張啊……”趙憐云正待發作,冷不丁馬鴻運伸手撫上她的額頭。
  趙憐云一愣。不知為什么,心中升騰起了一股暖意。
  馬鴻運自顧自地道:“沒有發熱,就是好事。小云姑娘啊,可不能再這么嬌氣。受些傷,流些血沒有什么的。下次再這樣大叫大嚷,會讓人取笑噠。”
  回憶至此結束。
  “取笑嗎?”
  “現在的我,應該不會讓你再取笑了吧。”
  “你這個家伙……”
  “老娘為了救你,真的要把血都流盡了。”
  “想想真是奇怪,我居然會為了一個人甘心赴死呢。”
  “所以,就算是死,我也心甘情愿!”
  趙憐云的腦海中,念頭此起彼伏。
  “死吧!”趙普大喝一聲,舉起手掌,掌尖如刀,狠狠插下。
  致命一擊!
  這一擊若是插實了,就能像刺穿豆腐一樣輕松地將趙憐云的腦袋插碎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。
  趙憐云的身上,陡然迸發出強烈的光輝。
  光芒是如此的刺眼,讓趙普都不由地閉上雙眼,連忙后退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
  “為何有如此強烈的光芒?”
  “不可能!這股氣息……好強!”
  “啊啊啊啊——!”
  趙普不由地發出慘嚎。
  在光輝中,他的整個身軀動彈不得。很快,他就像是積雪消融在炙熱的陽光之中,徹底毀滅。
  關鍵時期,愛情仙蠱再次逞威,竟將趙普直接照死!
  北原,地溝深處。
  “影無邪,你還想往哪里躲?!”方源變化的劍蛟,在地溝中咆哮,聲音震蕩四野,充斥凌厲殺意。
  憑借著氣運交感,方源一路兼程,終于來到地溝深處。
  陰影中,一座巨城緩緩升騰而出。
  影無邪就站在巨城之上。
  “我可等你很久了。”影無邪開口,目光平靜,語氣淡淡。
  “哼!石奴已死,就憑你們四個,還是腳下的這座凡蠱屋?”方源冷笑。
  陰流巨城雖然規模宏大,外形雄闊厚重,但卻只是一座凡蠱屋,不是仙蠱屋。
  要形成一個仙蠱屋,可不容易。即便是影宗,擁有許多仙蠱,也不能隨意地將一座陰流巨城提升成仙蠱屋。
  若是有一座仙蠱屋,方源還會產生許多忌憚的情緒。
  因為仙蠱屋爆發出的威能,隨著仙元的數量而增長。方源就曾經利用巨陽仙元,操縱過驚鴻亂斗臺,在義天山大戰中綻放過絢爛的光彩。
  但陰流巨城只是一座凡蠱屋,對于方源而言,完全不足為懼。
  “那么再加上我呢?”第二個身影出現在陰流巨城之上。
  此人只是六轉蠱仙,但卻是方源的“老熟人”。
  正是影宗安插在瑯琊派中的內應,煉道蠱仙毛六!
  方源目光微微一沉。
  毛六本身的戰力,方源還不看在眼里。但毛六和方源都是瑯琊派的成員,雙方有信道的盟約制約。
  這就讓方源對付毛六,十分不便,稍有大意,就會遭受信道盟約的制裁,而身受重傷。
  不過,毛六的出現,方源也有心理預料。
  “殺!”方源龍尾一甩,直接撲上去。
  陰流巨城急速后退,與此同時,一道戰場殺招升騰而起,大量夜叉章魚圍攏而來。
  “你的身份已經讓方源投鼠忌器。拖延時間,再等片刻,我們便可再用四通八達。”影無邪拍拍毛六的肩膀。
  “大人,你去休整吧,這里由我來處理。”毛六對影無邪道。
  影無邪點點頭,下了城頭,身形旋即沒入陰流巨城當中。
  這是一場屠殺。
  盡管夜叉章魚數量更多,但皆不是方源的對手。
  上古劍蛟在包圍中,掀起腥風血雨,縱橫戰場,所向披靡。
  陰流巨城雖然就在視野當中,方源卻不敢胡亂噴吐劍光龍息,萬一打殺了毛六,就不妙了。
  反而自己會遭殃。
  說不定被影無邪等人一陣反攻,自己喪命在這里。
  影無邪等人雖然處于下風劣勢,但方源沒有盲目的樂觀。他知道自己是有優勢,但并不能構成碾壓之勢。
  尤其是能夠變化白相狀態的白凝冰,還有掌握了引魂入夢在手的影無邪。雖然前者只是六轉修為,后者的引魂入夢也是半吊子。
  “信道……什么時候我才能不受這個流派的制約呢?”
  方源苦惱。
  信道是他心中積壓的痛。
  方源也嘗試過努力,但始終欠缺一些機緣,沒有成功解決這個難題。
  毛六主持戰局,不求無功但求無過,執行戰術相當徹底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