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246 我愛他

“終于勝利了么。”好一會兒功夫之后,趙憐云才艱難地從血泊中爬起來。
  她的傷勢很嚴重,眼前一陣陣發黑。
  不過,萬幸的是,趙普已經死亡,因此趙憐云和余藝冶子身上的血盡流仙道殺招,也被解開來了。
  若是解開不成,趙憐云、余藝冶子無疑要和趙普一起喪命。
  呼、呼……
  另一旁,余藝冶子直喘氣,也靠著墻壁,站起身來。
  待他看到趙憐云時,這位少年蠱仙頓時一愣,變了臉色:“憐、憐云仙子,你的臉,不,你身上……”
  余藝冶子瞪大雙眼,言語都結結巴巴,不知道如何表達。
  趙憐云不禁奇怪,暗道:“我怎么了?”
  她連忙低頭看向自己,首先她看到的是自己的一雙手。
  一雙老邁,枯瘦如柴的手。
  趙憐云心中頓時咯噔一下,然后她發現,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,變成了一位老邁的婦人!
  她的背佝僂下去,渾身都是皺紋,老眼昏花,滿頭的白發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趙憐云滿臉震驚。
  她抓了一把自己的頭發,輕易間就抓斷了一把白發在手中。原本強健有力的發根,此時也淪喪盡了,變得極其稀松。
  余藝冶子沉聲道:“恐怕是愛****的作用。愛****耗用了你的壽命,才爆發出強大的威能,將趙普直接殺死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?”趙憐云呆住,神情相當迷茫。
  任是誰從大好的青春年華,一下子變成了老態龍鐘的狀態,心神都會受到強烈的震蕩。
  “就是這樣。”余藝冶子點點頭,忙安慰道,“不過你不用擔心,只有你催用了壽蠱,你就能重新恢復年輕的身體了。尋常蠱仙可能弄不到壽蠱,但是你不同,你是靈緣齋的當代仙子,門派一定會給予你壽蠱,作為支持的。”
  趙憐云沒有說話。
  她心中的情緒,相當復雜。有震驚,有失落,有難以置信,有茫然若失。
  她是天外之魔,但就算是穿越之前,她也沒有經歷過如此老邁的狀態。
  一陣沉默之后,趙憐云終于緩過勁來。
  “我要繼續前進!”
  “老態龍鐘也無所謂了,鴻運還在那里等著我。”
  趙憐云透過窗口,遙望遠處的第一雪峰,她的目光再次變得堅定起來。
  “你不能繼續了!!”余藝冶子大驚,連忙走到趙憐云的身旁,一把拽住她的胳膊。
  “愛情仙蠱的威力雖然強大,但卻并不穩定。說不定下一次,它仍舊要吞食你的壽命。這樣一來,你就會徹底死亡!”余藝冶子勸說道。
  “就算是死,又如何?”老婆婆趙憐云望著少年蠱仙余藝冶子,微微一笑。
  她笑的一點都不美麗,但余藝冶子卻呆了呆。
  然后,趙憐云輕輕地抽回自己的手臂。
  她明明沒有動用多少的力氣,但是余藝冶子卻感覺到好似一股無形的力量,沖擊著他的內心,讓他不由自主地松開了自己的手。
  然后,他靜靜地站在原地,看著趙憐云佝僂著背,邁著老邁沉重的步伐,向殿外走去。
  這景象平淡無奇,但余藝冶子卻感到了一種強烈的震撼。
  他甚至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,這一刻,趙憐云衰老的背影,深深地印刻在他的心頭。
  “這是一種何等的精神!”
  “為了心中所愛,而甘愿犧牲,不畏死亡和毀滅。”
  “趙憐云啊,沒有你,我肯定死在趙普的手中。”
  “也罷,就讓我跟隨你,大不了這條命還給你就是!”
  余藝冶子的年齡也不算大,心中熱血沸騰,下定決心之后,連忙跟上趙憐云的步伐,緊隨著她。
  虛竅中的仙元已經所剩無幾,趙憐云也擔心胡亂呼喚愛情仙蠱,會直接損耗了她不多的壽命。于是她選擇直接走下雪峰。
  如此一來,在逆命祭煉大陣的作用下,趙憐云和余藝冶子分開,她只身一人來到一座雪峰的峰巔。
  峰巔上仍舊有一處大殿,一片幽靜氛圍。
  “這里曾經發生過激戰!”趙憐云緩緩步入大殿,很快發現,大殿之中十分殘破,到處都是激戰后的痕跡。
  “是你,憐云仙子?”一個聲音忽然傳到趙憐云的耳畔。
  趙憐云微微一愣,旋即聽出來,這是那位水道蠱仙沐凌瀾的聲音。
  “這是大雪山福地中的第八峰,我和峰主笑飛飛展開激戰,如今兩敗俱傷。”
  “現在,我們都各自隱藏起來,盡力療傷休整。”
  “你要小心,不要中了她的暗算。她有一記仙道殺招,能令人不斷喪失記憶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一道奇光飛出,正中趙憐云的額頭。
  “糟糕!”沐凌瀾連忙大叫,“每一次忘記的時候,相關的記憶都會浮現在你的腦海中。用仙蠱防御,不要催動什么仙道殺招,那樣更危險。一旦你忘記仙道殺招的記憶,你就會遭受仙道殺招的反噬。堅持住,等我療傷,擁有一戰之力!”
  趙憐云連忙應是。
  她縮到墻角,催起仙蠱護住自身,然后靜候殺招發作。
  “可惡!”趙憐云心中惴惴不安。她知道自己的情況,自己剛剛成為蠱仙不久,一身戰斗大多來自于特訓期間。若是這個期間的記憶消失掉,對她而言是極其巨大的損耗。
  記憶開始浮現在腦海中……
  北原。
  馬家戰敗,被黑家招降。
  “想不到我們還能活著,小云姑娘!”馬鴻運一把將趙憐云抱起來原地轉圈,“哈哈哈。”
  “快放下我,你這個大笨蛋!”趙憐云叫嚷著。
  ……
  王庭福地之中。
  “你小子也真是好運氣,居然能當常家的女婿,哈哈哈。”趙憐云拍拍馬鴻運的肩膀。
  馬鴻運呵呵笑起來,撓了撓自己的頭發:“小云姑娘你放心,你幫助我那么多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  趙憐云大聲嗯了一聲,連連點頭:“那我以后就靠你了。”
  心中則暗自奇怪:自己怎么會有一些失落、酸楚的情緒?
  ……
  八十八角真陽樓內。
  “你居然是一個天外之魔!居然還潛藏在馬鴻運的身邊!呵呵呵,真是好膽色啊,好膽色。不過可惜……你遇上了我。”巨陽意志流露出濃厚的殺意。
  趙憐云如墜冰窟,心中嚎叫:“該死的,還有這么一茬?穿越的人就是天外之魔?這個世界也太坑了吧!完蛋了,這次死定了!!老娘我居然要死在這里了么。”
  但下一刻,馬鴻運挺身而出,站在趙憐云的眼前。
  他張開雙臂,將趙憐云護在身后。
  “小子,你想包庇一個天外之魔?”巨陽意志聲調一揚,神色變得冰冷。
  “什么天外之魔!我不知道什么天外之魔,我只知道她是小云姑娘,沒有她的幫助,我現在說不定已經被人打死了。”馬鴻運極力維護趙憐云,辯解道。
  趙憐云瞳孔猛縮,呆呆地望著眼前的馬鴻運。
  “即便是面對巨陽意志,這個家伙都能挺身而出么?”
  “為什么!”
  “我明明是天外之魔啊,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吶!”
  “你這個傻瓜,會死的啊。維護我,你要得罪巨陽意志,那可是你的老祖宗,你這個傻瓜啊!”
  就黑樓蘭看向趙憐云的目光,也泛起殺意。
  “不,小云姑娘是無辜的,你們不能傷害她!”馬鴻運堅持己見,一心要護住趙憐云。
  但巨陽特意不管馬鴻運,直接向趙憐云動手。
  “不——!”馬鴻運見機不妙,大喊一聲,情急之下,伸出雙臂,將趙憐云抱在懷中。
  這一刻。
  時間好像變得漫長起來。
  趙憐云縮在馬鴻運的懷抱當中,她的心臟開始砰砰亂跳。
  一種史無前例的安全感,還有溫暖,充斥她的心房。
  伴隨而來的,還有一種恐慌。
  這種恐慌,并非是性命垂于一線的情緒,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奇妙感覺。
  趙憐云發現,在這一刻,她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傻傻的馬鴻運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有男人會為她看星空,陪她一起對著山谷吶喊,為她療傷,為她獻花。但是,有誰能為她放棄生命?!
  在這個世界上,就連巨陽仙尊都排斥的天外之魔,有誰會傻到偏偏去維護?
  馬鴻運。
  馬鴻運!
  ……
  一段段的記憶,浮現在趙憐云的腦海當中。
  然后,又一段段的消弭殆盡。
  “不,不要!”趙憐云淚流滿面,悲愴無比地叫喊起來。
  笑飛飛的聲音傳來:“呵呵呵,中了我的仙道殺招,你心中覺得最寶貴的記憶,都會丟失。感到痛苦了嗎?沒有關系,忘記得多了,你就會輕松起來的,說不定你還會笑。呵呵呵……”
  記憶消失了,笑容果然浮現在趙憐云的臉上。
  “不要笑。這是笑飛飛名傳北原的陰險殺招,能讓人在笑中死亡。笑的時間越長,你就越容易喪命啊。”沐凌瀾連忙傳音警告。
  但趙憐云仿佛是癡呆了,笑得嘴角咧開,并且咧開的程度越來越大。
  “該死!”沐凌瀾知道自己必須出手。
  他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就是石破天驚的殺招!
  “啊!你居然……”笑飛飛因為對趙憐云動手,暴露了位置,猝不及防之下遭受了致命打擊,慘死當場。
  “憐云仙子,你要堅持住!”沐凌瀾連忙趕回來,對趙憐云施救。
  趙憐云臉上的笑容依舊,但神智恢復了清明。
  兩行渾濁的淚水,從她的眼眶中流淌下來。
  她此刻老眼昏花,一頭白發,蒼老無比,只能用蠱蟲來取代聲帶發出聲音。
  “該怎么辦?”
  “我幾乎忘記了和他的一切。甚至就連他的相貌都忘記了。”
  “我只記得他的名字。”
  “我只記得……”
  “我愛他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