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252 什么東西

義天山大戰結束之后,方源就曾經在路上測驗過這具身體的底細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他徒步奔跑,矯健如飛,快若奔馬。
  輕輕一躍,就有三丈。
  從五十八丈跳下,用頭部著地,只會感到頭皮一陣酥麻,腦袋有點暈。兩三個呼吸后,這些癥狀就會消散。
  并且力氣很大。耐力十足,連續奔跑了一刻鐘,都沒有感到任何的疲憊之感。
  還有五感強大,動態視覺,簡直優秀到了極點!視野極其廣闊。遙看萬步之內,一切景物,分毫畢現。
  劇烈運動之后,心跳很快就平復下來,每一次心臟的跳動,都沉緩有力至極。
  思考的速度,大大超越凡俗。就算到了智慧光暈之下,也能獨自支撐良久。就算是蠱仙,單憑肉身,也極少達到這種程度的。
  別說是一根鐵樹,就是鐵山撞過來,方源照樣活蹦亂跳。
  這是至尊仙體本身的素質,和蠱蟲無關,而是和自身身上的道痕有關。
  “在這逆流河中,我不能動用蠱蟲。其他人也不可以!”
  “但我的至尊仙體,卻是足夠強大。一身道痕,更是非同尋常。”
  方源想得深入,心情也跟著漸漸激動起來。
  “影無邪!”
  他甩動四肢,就像一條箭魚,朝著前方游去。
  整個逆流河十分湍急,但總體的大勢,是受到子陣牽引,向玄極子、洪極子所在的方位奔流而去。
  吼!
  一頭斑斕大虎,正用前肢爬在一塊浮木上。
  方源游到大虎面前,大虎原本無動于衷。但方源氣喘吁吁,也趴在了浮木上稍作休整。
  這塊浮木哪里承受得了一人一虎的重量,立即開始下沉。
  大虎著急,立即張開血盆大口,就要撕咬方源。方源冷哼一聲,雙臂一伸,一手按住虎頭,另外一只手捏起拳頭,砰砰兩圈,就將這頭大虎直接打死了。
  “幸好這里沒有什么荒獸,只有普通野獸而已。”
  若是面對荒獸,至尊仙體也是完全不夠看的。
  大雪山福地中,當然不缺荒獸。但是為了煉制鴻運齊天仙蠱,開啟大陣,防御來敵,大雪山福地中早已經整改過了。擁有荒獸的蠱仙,都將其收入仙竅當中去,不然憑白無故任由來敵斬殺,豈不是蠢笨的舉動?
  方源在逆流河中游曳,一心想要找到影無邪。
  大雪山福地崩潰,逆流河洶涌而出,因此方源并不知道,紫山真君已經蘇醒過來。
  他的心中,假想敵還是雪胡老祖。他初步估算,覺得影無邪和大雪山這一方有些聯系,但關系并不緊密。若非如此,義天山大戰時,怎么不見雪胡老祖出手相助呢?
  方源的分析和推理,自然沒有什么錯誤。
  但他信道手段缺乏,情報太少。
  “現在這種情況,我即便遇到雪胡老祖也有自保之力。因為逆流河中,不能動用蠱蟲,環境特殊!”
  “影無邪既然和雪胡老祖有關聯,若是錯過這一次機會,恐怕他們就要在雪胡老祖的庇護之下,不斷壯大。”
  “我若錯過這次機會,恐怕將再無追殺鏟除影無邪一行人的可能!”
  抱著這樣的想法,方源休息了一小會,便重新啟程。
  然后,他就見到了碧晨天。
  中洲的八轉蠱仙!
  方源都嚇了一跳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八轉蠱仙,并非雪胡老祖,而且還是中洲蠱仙?!”
  碧晨天很狼狽,他趴在一只巨龜的背殼上,渾身是傷。
  這些傷當然不是他在逆流河中撞的,而是之前交戰中所受的創傷。他是八轉蠱仙,道痕互斥,一旦受傷,想要痊愈就比較麻煩。
  可惜交戰中,他是處于劣勢一方,怎可能有時間治療自己?
  所以,母陣崩潰之后,他被逆流河卷席,身不由己,無法動用蠱蟲,身上傷勢就拖延了下來。
  不過幸好,他在湍急的河流中,遇到了一頭浮游的野龜。借助這只野龜,碧晨天終于有了喘息之機。
  方源發現了碧晨天,碧晨天也很快發現了方源。
  但碧晨天并不認識方源。
  因為方源此時的相貌,是至尊仙胎體!至于原來的肉身相貌,倒是被天庭暴露,如今在五域廣為流傳。
  碧晨天雖然不認識方源,但他雙眉皺起,相當的警惕。
  因為方源的氣息,表明他就是北原蠱仙。
  這也是因為至尊仙體。
  穿梭過界壁之后,方源的氣息可以在五域中任由轉變,去了哪一塊地方,就是哪一塊的蠱仙,能和各地域完美融入。
  “此人是誰?大雪山福地的各大峰主,都沒有他這樣的人物。不過,也也有可能是雪胡老祖暗地里招攬的。”
  碧晨天從龜背上站起了身,目光緊緊地注視方源,盯著他的一舉一動。
  在逆流河中,碧晨天雖然修為高達八轉,但蠱蟲催動不起,戰力相當有限。
  方源也警惕地看著他,沒有過多逼近。
  方源雖然有至尊仙體,但若是因此以為,自己是逆流河中的強者,那就是蠢透了!
  逆流河中蠱蟲不能催動,然而身體卻無礙,道痕可以發揮作用。
  方源的至尊仙體十分強力,是因為仙體身上的道痕。
  同樣的,若是一位蠱師用過黑豕蠱,為自己增添了一豬之力。那么相應的力道道痕,就刻印在這位蠱師的身上。這位蠱師若是落入逆流河中,不能動用蠱蟲,但仍舊可以憑借肉身,發出一豬猛力來。
  放在其他蠱仙身上,這些蠱仙在漫長的修行過程中,怎可能不運用一些類似黑豕蠱的蠱蟲,來為自己的身軀刻印上各種道痕呢?
  這當然是一定的!
  誰也不是傻瓜。這種道痕的優點,一目了然。
  方源有肉身上的優勢,其他蠱仙同樣也會有,只是程度不一而已。
  對于八轉蠱仙而言,底蘊雄厚,方源現在面對碧晨天,并不想與其開戰。
  “你是中洲蠱仙?”
  “我雖然是北原蠱仙,但我和雪胡老祖有仇。”
  “我見他大煉八轉仙蠱,并不愿意看到他成功,所以就潛伏在福地外,想看看有沒有機會破壞。”
  “你是他請來煉蠱的助手嗎?”
  方源一句句試探道。
  碧晨天的眉頭稍微疏解了一點,他答道:“雪胡老祖同樣是我的敵人。”
  “不久之前,我在大雪山福地中和他交手,沒想到忽然意外發生了。”
  “我身上的傷勢,就是雪胡老祖造成的。”
  雙方交談,互換了一些情報。
  方源這才明白,原來大雪山福地中,竟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!
  不過碧晨天的很多話,模棱兩可,方源得到的情報并不多。
  他們倆彼此之間,還不信任對方。
  這是當然的。
  只是淺淺的交流一番而已,人心隔肚皮。
  尤其是在這種蠱蟲無法催動的環境下,雙方都保持著最高的警惕。
  方源知道自己不能在碧晨天身上,得到更多的情報后,他選擇離開。
  他主動游離那頭野生巨龜。
  即便是交談過程中,他也沒有主動靠近,而碧晨天也沒有邀請方源上龜背來,稍作休息。
  碧晨天見方源主動退走,臉色更緩和了許多。
  但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小小的意外發生了。
  啪。
  一聲輕響。
  一個拳頭大小的東西,被河水沖擊,一下子撞到了方源的臉上。
  這個小東西軟軟的,就像是水母一樣,粘在方源的額頭。
  “什么鬼東西?”方源楞了一下,正想要一手將其扯開。
  但這個時候,他的耳畔傳來碧晨天的低呼聲:“你輕一點,不要弄壞了它!”
  “嗯?”方源心中微訝,能夠讓八轉蠱仙都緊張的,會是什么東西?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