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254 水戰八轉

若是有可能,方源也想用愛意仙蠱,換取其他仙蠱,更加適合自己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但在逆流河中,進行交易當然是不行的。
  因為任何蠱蟲都用不出來,也就無法用信道手段,約束雙方和平交易。
  方源想換其他仙蠱,碧晨天也拿不出仙蠱來。因為蠱蟲在逆流河中沉眠若死,不算仙竅中的,就算是寄生在蠱仙體內的仙蠱,也絲毫不響應任何的呼喚。
  所以,碧晨天手中并沒有交易的籌碼。
  碧晨天當然知道方源的顧慮,但是難道要放過這個機會,等到將來嗎?
  誰知道將來會發生什么?
  經過玄極子這么一搗亂,大雪山福地沒了,中洲的仙蠱屋角連營也沒了。中洲一方若是再戰,勢必要陷入更加巨大的劣勢。
  中洲蠱仙自身難保,等到脫離了逆流河之后,還不趕緊跑路么?
  所以,根本就沒有機會和方源做交易。
  現在做不成交易,再將來呢?
  方源是北原蠱仙,碧晨天自己是中洲蠱仙。雙方不是一個地方的,就算有寶黃天,方源這邊的情況,中洲根本控制不了。
  如果他提前和別人交易呢?如果他坐地起價,獅子大開口呢?
  還有其他更糟糕的情況。
  碧晨天也是個為慮勝先慮敗的性子,見到無法從方源手中哄騙仙蠱,他心中殺意便升騰起來!
  “我是八轉蠱仙,就算在這里無法動用道痕,單憑自身的道痕底蘊,怎么能差過一位北原七轉?”
  懷著這樣的想法,碧晨天撲通一聲,跳入河水當中,向方源游去。
  這一下子,他的惡意就相當明顯了。
  方源肚中冷笑一聲,不撤反進,也向碧晨天襲擊過去。
  碧晨天一見此景,心中頓時樂了,暗道:“這北原的蠱仙,說得好聽,是好戰成性。說的不好聽,就是沒腦子!”
  河水湍急,但雙方肉身早已超凡脫俗,很快就在中段遭遇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方源首先舉拳,向碧晨天狠狠砸了三拳。
  碧晨天乃是木道蠱仙,氣息綿長,目光精準,連續將三拳招架住。
  他頓時心中一驚:“此人年紀輕輕的樣子,怎么力氣如此巨大?難道是專修力道不成?”
  他感覺招架的手臂,陣陣發麻。
  但震驚的同時,碧晨天不忘用另一只手反擊。
  雙方你來我往,拳掌交擊,很快就又發展到貼身纏斗的程度。
  方源渾身皆是武器,頭頂、膝撞、肘擊種種攻勢,一一施展。
  碧晨天起先被壓入下風,但很快,就變得毫不遜色于方源。因為他本身底蘊雄厚,纏斗能力上佳,基本功非常扎實。只是成就蠱仙之后,很少有機會去運用,此時在實戰中,這些近戰能力不斷復蘇。
  至于方源,因為成仙的時間比碧晨天還要短得多,多年前,他就是一個在南疆、北原闖蕩的凡人蠱師而已,所以對貼身肉搏還是非常熟悉的。
  兩人時而在河水里交手,時而露出頭來,大口呼吸空氣,暫時罷戰。
  逆流河水很湍急,實際上兩人大多數的體力,都用來消耗于游泳方面,真正用來交手的反而并不多。
  而交手搏斗時,戰斗環境也非常復雜。
  因為時不時的,就會漂流而來一些巨木,或者野獸,讓交戰的雙方不得不避退。
  如此雙方交手數十個回合之后,都累得氣喘吁吁,明白彼此奈何不住對方。
  “這八轉蠱仙,果然底蘊雄厚。我原本還想是否能在這逆流河中,斬殺八轉,現在看來真是我想多了。”方源心中嘆息。
  碧晨天心中卻是充滿了震驚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?這人居然和我拼得半斤八兩?!”
  “我可是曾經借用過草莽仙蠱,為自己增添巨力。”
  “又用過仙道殺招木甲,刻印道痕在自己身上,使得自己平素時候,就能擁有強大的防護力量。”
  “還將自己的心臟,轉化為一顆木心,渾身血液已經轉變成綠血,帶給我強大的恢復能力。”
  “這些仙道殺招,還有仙蠱等等不算,我可是八轉蠱仙,渡過了不知道多少災劫,一身道痕絕對比七轉要多得多呀。”
  “但為什么,只能和眼前這人打個平手?”
  碧晨天瞪眼望著方源,那眼神就像看一個怪物。
  說起來,方源身上的道痕,的確不如八轉碧晨天,但實際上他的道痕積累,也超過了許多七轉蠱仙。盡管他才剛剛成為七轉蠱仙不久。
  真正能夠抗衡碧晨天的,是至尊仙體。
  至尊仙體并非尋常的人體,乃是有蠱蟲煉化而出。不管是碧晨天,還是威靈仰,都是人族繁衍出來的。但方源的這具身軀,卻是蠱蟲變化而得。
  所以為什么說,方源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這就是其中的一個原因。
  至尊仙體讓方源彌補了他和碧晨天之間的道痕差距,使得他和碧晨天打了個平手。
  方源決定撤退。
  雖然他并沒有吃虧,但他本身的意圖,是過來斬殺鏟除影無邪這個巨大的威脅的。
  之前和碧晨天交手,是想試試自己的斤兩,看看能不能斬殺掉這位八轉蠱仙。
  但事實告訴方源,他實在是想多了。
  既然奈何不了碧晨天,方源就只好收手。他不愿意和碧晨天耗下去,他此行的主要目的還沒有達到。
  方源想要離開,但碧晨天不同意。
  雖然碧晨天也同樣奈何不了方源,但是愛意仙蠱還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“就算我勝不了他,也要纏住他。若是接下來,遇到同伴,就能合力圍攻他。總之,不能讓他逃了!”
  “可惡的家伙。”方源很快就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想要撤退,但碧晨天的體力和速度并不輸給他,方源想要離開,但總是被碧晨天阻住,或者糾纏上來。
  這嚴重地影響到了方源的計劃。
  “既然如此,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方源眼中閃過一道寒芒。
  受到前方野獸尸體的阻礙,方源的速度微微一降,碧晨天趁機再一次撲上來。
  方源返身和他交手。
  雙方在逆流河水中拳腳相交,眼看又是一個不分勝負的平局,關鍵時刻,方源忽然伸手入懷,將那只愛意仙蠱掏了出來,舉在身前。
  碧晨天原本正要出拳,直搗方源肚腹。
  這一擊要是擊中了,方源就要氣息大亂,不得不游上河面,呼吸新鮮的空氣。
  此乃水戰的經驗要訣之一。
  但方源忽然間掏出愛意仙蠱,擋在碧晨天的拳頭前方。
  碧晨天大驚失色,連忙收拳,這一下頓時露出破綻。
  方源心中冷笑,抓住這個破綻,狠打猛沖,碧晨天失了先手,只得暫時招架,醞釀反攻。
  但方源忽然又舉起愛意仙蠱在前,碧晨天投鼠忌器,再次露出巨大破綻。
  兩次破綻疊加,終于讓方源確立了優勢,一腳向碧晨天的肚腹猛踹。
  碧晨天被狠狠踹中,立即張口,吐出一連串的氣泡。
  他的氣息再無方源這般長久,頓時改變策略,想要撤退逃到河面上去。
  方源哪里能讓他如愿,伸出雙手,如同巨鉗一般,一左一右同時夾攻,想要將碧晨天鎖在河水之中。
  碧晨天忽然扭腰翻轉,做了個極其高難度的逃脫動作。他全身宛若游魚,猛地爆發出一股力道,讓方源的左右手撲了個空。
  這個應對,就連方源都不禁暗贊一聲精彩。
  碧晨天雖然是中洲蠱仙,但八轉底蘊,真的是沒有短板。水戰方面,甚至還要稍稍高出方源一籌。
  要知道,方源前世五百年可是在東海中討過生活的。
  如此一來,碧晨天幾乎是瞬間就游到了方源的頭頂上空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