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255 腳踹八轉大能

方源雙手撲空,連忙順勢舉臂,左右手齊抓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左手抓了個空,右手卻抓住了碧晨天的一條腿。
  碧晨天撤退受阻,另一條腿宛若惡蛟出洞,又狠又急,向方源的太陽穴襲來。
  這一擊勢大力沉,若是擊中,必定讓方源頭昏眼花,碧晨天逃脫再無關隘。
  但方源又在此刻,掏出愛意仙蠱,舉在眼前。
  碧晨天郁悶得想要罵娘,腿勢頓時一頓。
  方源爭取到關鍵的反應時間,忽然把頭往后一仰,整個身軀就在水中顛倒過來。
  本來他和碧晨天一樣,都是頭上腳下。
  現在他一手抓住碧晨天的腿,忽然變成了頭下腳上的姿勢。
  碧晨天見他這番變化,頓時心中一沉,暗叫不妙。
  這是因為,方源一手抓住他的腿,另一只手要拿捏愛意仙蠱,根本無法做出強力攻擊。
  但此時此刻,此情此景,方源卻有兩條腿可用。
  反觀碧晨天,一條腿被方源抓住,只有另外一條腿可以攻擊。
  碧晨天大驚之下,空出來的那條腿動向陡變,宛若穿花蝴蝶,靈動非凡,剎那間連續猛踹,在方源眼中直接形成了一片交織的腿影。
  但方源怡然不懼,他雙腿揮舞,同樣是腿影翻飛。
  兩人在河水里交手,勁力互撞,打的周圍河水掀起團團旋流。每一次腿腳交擊,都能在河水中迸發出砰砰的悶響聲。
  碧晨天到底只有一條腿可用,哪里及得上方源雙腿齊攻?
  交手過程中,時常遭受到方源的踢踹。
  碧晨天以守為主,心中憋悶無比:“我堂堂八轉蠱仙,居然落到如此境地。臭小子!只要我出了河面,喘息過來,就要你好看!”
  他雙臂急速揮動,帶動方源的身軀,向河面上竄游過去。
  但下一刻,方源眼中精芒暴閃了一下,一腿架住碧晨天的踢擊,另一只腳則照準某個關鍵部位,狠狠地踹了上去。
  “哦!”
  碧晨天被方源狠狠一踢,踢中了自己的襠部。
  一瞬間,他整個臉都僵硬住了,雙眼瞪得溜圓,口中所剩無幾的氣息,差點要全部噴吐出來。
  碧晨天不愧是八轉大能,忍耐之能遠超尋常,他硬生生地認主,同時雙臂飛舞,想要游上去,把頭竄出河面。
  砰!
  方源又是一腳踹中。
  碧晨天頓時渾身劇顫,這一次再也忍不住,口中連吐大串的氣泡。
  砰砰砰。
  趁著對方露出巨大破綻,方源連續猛踹。
  碧晨天滿臉通紅,雙眼充斥血絲,再不想要游上河面,而是反身,想要和方源拼命!
  “誰和你拼命?”方源松開手,又一腳,把碧晨天用力地踹出去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他也受到反向的力道,和碧晨天拉開了距離。
  碧晨天脫困,微微一愣后,連忙舍棄了方源,朝著河面掙扎上去。
  方源則掉頭,趁機遠離碧晨天,成功撤走。
  碧晨天的腦袋破出水面,連忙張開大口,不斷喘息。
  胯下的劇痛不斷地傳來,一**的強烈痛感,持續襲擊著他的神經,讓他的腦袋都有些眩暈感覺。
  “這個該死的家伙!一旦有機會,我要把你抽筋扒皮,挫骨揚灰!”碧晨天遠遠望著河面上,方源飛速游動,和自己的距離不斷拉大,而他自己已經鞭長莫及。
  方源成功地擺脫了碧晨天后,這才緩下速度,開始慢慢恢復體力。
  他感到腳底發麻。
  碧晨天的襠部,并不好踹。方源如此仙體巨力,雖然是他踹別人,自己的腳底板也感到麻木。
  很顯然,碧晨天對于襠部的防護,也照顧到了,木道道痕絕對不少。
  最后關頭,方源沒有和碧晨天拼命。
  他知道,依照碧晨天的手段,就算自己殺死了他,必定也會在他的瘋狂反撲中,遭受重創,甚至是同歸于盡。
  這點,方源自然是不愿意的。
  他沒必要和一個八轉蠱仙死磕。
  要知道,他有至尊仙體,前途廣大。而且他此行的目的,是影無邪。
  若是和碧晨天同歸于盡,豈不是要被影無邪笑掉大牙么?就算是碧晨天死,方源活,方源也必定遭受重創,直接失去了鏟除影無邪的能力。
  當然,還有一點比較關鍵。
  那就是殺掉碧晨天,方源也不能獲利!
  在這里仙竅打不開,碧晨天的尸體完全是個累贅。方源總不能帶著尸體四處游動吧,就算勉強帶著,遇到影無邪怎么辦?就算不遭遇影無邪,遇到哪些中洲蠱仙,又該如何是好?
  七轉蠱仙斬殺八轉,的確是震古爍今的壯舉和無上的榮耀。
  但這種榮耀,在方源看來,屁都不如!
  他繼續向前方游動,尋找影無邪。
  “方源,是你嗎?”
  影無邪聽到這個聲音,立即回望過去,頓時臉上一喜。
  “靠近,我拉你上來。”他連忙呼喚回應一聲。
  片刻后,太白云生被影無邪拉到了一張巨型的荷葉上。
  “這是王蓮的蓮葉,能始終漂浮在水面之上。想不到你的運氣這么好。”太白云生感慨道。
  影無邪笑了笑,心想:“我有那方源有連運關系,怎可能運道不好?”
  不過很快,他臉上的笑容沒了,重現浮現出擔憂之色。
  他望著河流的前方:“現在的逆流河狀況古怪,我們不能脫離。當務之急,是和紫山真君大人匯合,說不定還能夠奪取馬鴻運和趙憐云,以及反殺了追殺我們的那頭上古劍蛟!”
  提及紫山真君,太白云生的臉上頓時浮現出崇敬之色,點頭道:“對,先和師傅匯合。”
  “阿嚏!”
  紫山真君狠狠地打了個噴嚏。
  他愁眉苦臉,唉聲抬氣:“唉,想不到我老人家剛剛蘇醒,就落魄到這種地步。唉,人老了,身子骨就不行了,稍微受點涼風涼水,就要有發風寒的跡象。”
  而在他屁股下面,是雪胡老祖的一側肩膀。
  雪胡老祖正劃動四肢,四處張望,不斷地在逆流河中尋找著什么。
  此時聽到紫山真君的話,冷哼一聲道:“你這家伙,明明坐享其成,還有怨言?你不是長著一對翅膀么?怎么不直接飛出逆流河?”
  紫山真君此時已經變回原形。
  就像方源從上古劍蛟,變回人身一樣,紫山真君乃是小人八轉蠱仙,之前變大,也只是仙道手段而已。此刻落入逆流河中,不得不變回小人。
  正因如此,他才能坐在雪胡老祖的肩頭。
  “你以為我不想飛走?但這條逆流河,此刻受到了某種巨大力量的牽引,十分混亂,我根本無法脫離河水。嘿嘿,給你布置蠱陣的人是誰?”紫山真君問道。
  雪胡老祖面沉如水:“孫名錄。”
  紫山真君哦了一聲。
  “應該是他了。這的確超出了我的預料。”雪胡老祖道,“他竟然是長生天的人!”
  雪胡老祖也是精明果決,此時此刻,不難猜測到孫名錄的陣營。
  因為中洲蠱仙已經一同被陷害,而偌大北原,誰能夠有這樣的大手筆,誰能有膽量對付雪胡老祖?
  除了長生天,就沒有第二個了。
  紫山真君嗯了一聲:“長生天出手,必定是圖謀馬鴻運,趙憐云也必不會少。他們一定在前面。”
  “我要先找我家娘子!”雪胡老祖道。
  紫山真君拍拍他的肩膀:“那就更應該往前方游,萬壽娘子當時就在馬鴻運的身邊,所以被逆流河卷走后,很有可能就在馬鴻運的附近。”
  逆命祭煉子陣,正綻射著絢爛的白金光輝。
  光輝直沖云霄,宛若巨柱,根本掩蓋不住。
  此刻,玄極子在蠱陣中央,全力操縱蠱陣,接引逆流河。而洪極子則在蠱陣之外,防備任何被光柱吸引過來的不速之客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