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60 堅持

逆流河外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雪胡老祖原本想要找碧晨天廝殺,沒想到這個時候,忽然來了狗尾續命貂毛里球。
  “這頭貂怎么會來這里?它不是常年窩在山洞中的么?”雪胡老祖心中驚疑。
  此貂來頭甚大,乃是昔年巨陽仙尊的坐騎。巨陽仙尊在晚年的時候,收服了它,目的不言而喻,是為了尋找延續壽命的方法。
  這頭狗尾續命貂一身道痕,極其雄厚,玄妙非凡。
  隨著它年齡增長,身后的狗尾巴就會隨著壽命的縮減而縮短。一旦壽命將近,尾巴就幾乎消失。
  所以,每當它感到壽命將近的時候,便吞食一頭太古荒犬。吞食之后,狗尾續命貂就會獲得這頭太古荒犬的壽命,身后長出狗尾巴,繼續生存下去。
  正因如此,巨陽仙尊逝去,而狗尾續命貂卻長存至今。
  這頭巨貂受到巨陽仙尊的恩澤,開啟了智慧,并且懂得自主運用蠱蟲,甚至是仙道殺招。
  它本身就是太古荒獸,又有智慧,還可催動仙蠱醞釀種種手段,實力之雄,深不可測。
  即便是雪胡老祖也都心生忌憚。
  雪胡老祖原本想要對付碧晨天,但現在狗尾續命貂這么一出現,立即讓他暫時打消了這個計劃。
  “沒想到居然被毛里球給救了!”碧晨天輕輕吐出一口濁氣,稍微放松下來。
  他同樣知道狗尾續命貂的存在。
  皆因這等太古荒獸,實在是太出名。如同中洲地域中的禍空,以及那頭孽龍帝藏生,皆是特殊存在,戰斗力處于八轉中的頂尖層次!
  雪胡老祖很快眼神一凝,他看到了狗尾續命貂身邊的兩位長生天蠱仙。
  雪胡老祖的目光,集中在玄極子的身上。
  他呵呵冷笑:“果然,孫名錄你是長生天的人!沒想到長生天早已開始對付我了。”
  他在之前就早有猜測,現在看到玄極子本人,立即證實了心中所想。
  玄極子向雪胡老祖恭敬一禮:“雪胡老祖,又見面了。在下乃是長生天八極子之一的玄極子,孫名錄之名,不過是在下游歷北原時的化名罷了。”
  雪胡老祖又冷笑一聲,卻沒有動手的跡象。
  因為玄極子的身邊,便是狗尾續命貂。
  倒不是說雪胡老祖就怕了毛里球,而是他心知此中關鍵,并不在彼此三者身上,而是在逆流河中。
  在逆流河中的情勢未分的情況下,不宜動手,讓第三方撿了便宜去。
  玄極子和雪胡老祖打過招呼,目光便緊緊盯住河中的馬鴻運、趙憐云。
  “毛爺,最前面的那兩人,就是我們此行的目標!”玄極子提醒狗尾續命貂道。
  碧晨天皺了一下眉頭。
  雪胡老祖的冷笑,更冰寒了幾分。
  但毛里球卻滿不在乎地撇撇嘴,一張巨大的獸臉,做出非常人性化的表情:“不著急!等著他們分出勝負吧。我們在逆流河外,盡管能用蠱蟲,但對逆流河無法下手。任何的仙道手段都會被逆流河逆反到自己身上,我何故自討苦吃?雖然逆流河逆反過來的每一擊,都會令其本身減少一部分的河水。但這么大的一條河,要打到它干涸,該何年何月?毛爺我才不干這么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!”
  說到這里,它頓了頓,繼續道:“放心吧,這些人呆不了多久。逆流河越是上游,就越考驗意志。嘿嘿,他們現在在逆流河中爭游,腦海中任何堅持下去的想法,也都會被逆流河逆反,任何的堅持都會動搖,最終被逆流河沖刷出去。”
  三位八轉的存在,相互忌憚,沒有出手。
  河外僵持著,蠱仙們都將目光投向逆流河。
  河中。
  馬鴻運、趙憐云仍舊處于第一位。
  紫山真君在第二位置,和馬趙二人挨得很近。
  影無邪、白凝冰、黑樓蘭處于第三位。
  接下來,便是方源。
  第五位本來是雪胡老祖和萬壽娘子,可是剛剛,雪胡老祖為了救治昏死過去的萬壽娘子,主動放棄了競爭,來到逆流河外。
  所以第五位,就是天庭蠱仙八轉律道威靈仰,還有中洲的數位蠱仙。
  紫山真君四肢劃動,并且還時不時的扇動背后的薄膜羽翼。
  馬趙二人,已經近在咫尺。
  “我要堅持下去。擒拿了這兩人,就有鉗制雪胡老祖,對付中洲的籌碼!”
  紫山真君眼中全然都是堅定。
  逆流河水不斷地逆反他腦海中的意志。
  他猛地甩頭,似乎要將心中的猶豫甩去。
  “九萬年前,天意來襲。我多加推算,才算出最后一線生機。自我封印,化身紫金石頭。不想仍舊被天意陷害,時常陷入失憶瘋癲的狀態。”
  “這近十萬年來,我多次蘇醒,歷經艱險,在影宗的幫助下,才屢次脫險,存活下來。”
  “如今本體雖然成功煉出了至尊仙竅,但卻被他人搶奪。”
  “本體又陷入在夢境中,朝不保夕。”
  “偌大的影宗,已經是風卷殘云。局勢已經不容許我失敗。我要堅持,直至抓住馬趙二人。”
  “要得手了!”
  紫山真君雙源驟亮,他和馬、趙二人已經非常接近。
  “糟糕,紫山真君要抓住馬鴻運和趙憐云了!”中洲蠱仙震驚。
  雪胡老祖,影無邪等人卻是滿臉喜色。
  “該怎么辦?”洪極子大叫。
  “涼拌!”毛里球翻了翻白眼,“除非他們出來。”
  “啊——!”但就在這個時候,紫山真君忽然仰頭大叫,雙手抱頭,瘋狂掙扎,滿臉痛苦之色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發生了什么?”
  群仙驚疑。
  “竟然在這個時候發作了。真是該死!”影無邪在心中狠狠咒罵天意。
  在關鍵時刻,紫山真君陷入瘋癲狀態,順流飛速而下。
  好在影無邪早就跟著紫山真君,就是防備他陷入瘋癲。他立即接住紫山真君,一行四人繼續力爭上游。
  如此一來,馬趙二人脫離險境,仍舊是第一位。
  紫山真君落下去,和影無邪等人,處于第二位置。
  第三位是方源。
  第四位是以威靈仰為首的一些中洲蠱仙。
  “威靈仰大人,全看你了!”碧晨天大喜。
  中洲蠱仙們也開始紛紛吶喊。
  紫山真君出了狀況,對于中洲而言,是大大的好消息。
  尤其是那些不知道方源真實實力的蠱仙,更覺得,此刻逆流河中,只剩下中洲八轉威靈仰。盡管威靈仰處于最后一位,但仍舊可以在最終獲勝!
  威靈仰把牙關咬得緊緊。
  潛游的難度越來越大,更關鍵的是,逆流河影響他心中的每一個思緒。
  任何想要力爭上游,堅持下去的念頭,都會受到逆流河的沖擊。
  很多的念頭都被沖垮,但其中卻有一個思想,像是在威靈仰的心中扎下根!
  “我要堅持下去!”
  “因為我是中洲的唯一希望。俘虜馬鴻運,救下趙憐云,我們就有凱旋而歸的機會了。”
  “我絕不能失敗!”
  “中洲的榮耀,天庭的榮光,不能在我的身上失去了色彩!!”
  威靈仰一如既往,向前方游去,表現得非常穩定。
  他身邊的數位中洲蠱仙,也緊隨他身后。
  這波蠱仙,已經是逆流河中最大的一股勢力,特別惹人關注。
  就連狗尾續命貂毛里球都道:“哦?這么看來,中洲的優勢很大啊。哼,天庭伸手還是一如既往的長啊。這個可不行,馬鴻運可是咱北原的人!”
  碧晨天頓時皺起眉頭。
  他看了看毛里球,又看看了面色如冰的雪胡老祖,心中頓時擔憂起來:“就算是威靈仰擊敗了其他競爭對手,搶奪到了馬趙二人,但出了逆流河又該如何是好?”
  碧晨天左思右想,也想不出脫身之法,只好繼續觀望下去。
  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  逆流河中的情況,卻沒有變動。
  馬趙仍舊是第一。
  影無邪等人第二。
  方源處于第三序列。
  而威靈仰等中洲蠱仙處于第四位。
  四波蠱仙的次序沒有變動,不過相互之間的距離,都發生了明顯的縮減。
  “哦?這些人居然都堅持下來,蹊蹺,怎么會有這么的人中雄杰?”狗尾續命貂毛里球嘟囔起來,“果然,大時代就要來臨了么。每到一個能塑造出尊者的大時代,都會有大量的人杰,如井噴似的涌現出來。”
  碧晨天的雙眼也在綻放精芒。
  他打量著中洲一方的蠱仙們,將他們的相貌牢牢記住心中。
  這些人的意志都非常堅定,不出意外成長起來的話,都必定是各個古派中的棟梁人物!
  “堅持!門派將保護憐云仙子的重托,交到我的手中。我絕不放棄!”不真子眉頭緊皺。
  “就像是煉蠱,不管過程多么艱難,結果多么難以預料,但只要堅持住,總會有收獲。”余藝冶子在心中不斷地鼓舞自己。
  施正義則是滿臉憤怒之色:“沐凌瀾大人都犧牲了,為了保護憐云仙子。我怎么可以退縮?加油!施正義!為了愛,還有正義,你絕不應該退縮!!”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他緊緊盯住前面的影無邪:“看如此密切關系,那個瘋癲的小人八轉蠱仙,恐怕是影宗之人。必須殺掉,統統鏟除!在這逆流河中,是我消除后患的絕佳良機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