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261 沖刷

逆流河靜靜地流淌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越是上游,河面就越是平靜。
  然而在跋涉者的心中,逆流河卻流淌了進來,掀起萬千波濤,逆反任何繼續上游的思想。
  毀滅**不可怕,可怕的是毀滅思想和精神。
  當初的人祖,也在逆流河中敗北。如今這些蠱仙,似乎要重蹈人祖覆轍。
  “可惡,堅持不住了!”下一刻,余藝冶子終于到達了自己的極限,無法前行,被逆流河水很快地沖刷下去。
  然后是第二位中洲蠱仙,第三位……
  施正義力竭,昏迷過去,被逆流河水沖走。
  不真子萬分不甘,但只能看著自己越飄越遠。
  碧晨天等人的臉色,隨著每一位中洲蠱仙的淘汰,都變得更加難看。
  不久后,原本人多勢眾的中洲一方,就只剩下了八轉蠱仙威靈仰。
  能夠成就八轉,這份意志力真的非常驚人!
  威靈仰展現出了八轉強者的底蘊。
  至于那些被沖刷出河的蠱仙,都被碧晨天一一接應,順利歸攏,并沒有受到雪胡老祖以及狗尾續命貂毛里球的阻撓。
  “為什么我方的蠱仙都被刷走了,這些不想干的人,卻留在河里?”一些中洲蠱仙對影無邪、方源等人很看不過眼。
  “區區六轉,意志力的確驚人。不過我們都已經被刷出來,他們也快了。”一位剛從逆流河中淘汰出來的中洲蠱仙開口道。
  然而眾仙沒有等到方源或者影無邪等人力竭,卻看到了馬鴻運那邊出現了狀況。
  奮力潛游的馬鴻運,忽然嗆了一口水,差點因此被刷下去。
  “小心!”就連碧晨天都忍不住開口低呼。
  影無邪大喜,但下一刻,馬鴻運居然又重整旗鼓,繼續振臂劃水。
  一場虛驚。
  “是那個女娃呀,嘖嘖,意志力相當驚人。”毛里球卻是看出了當中的細節。
  原來就在關鍵的時刻,趙憐云竟然出力,幫助了馬鴻運一把,讓他重新穩定住。
  事實上,當逆流河恢復正常之后,河面平靜,對于體力的考驗并不大。尤其是到了上游,河水越緩越淺,但對意志和心念的逆反力量,卻是越變越強。
  “鴻運,咱們不能再分開了。”
  “你可知道,我為了再一次和你在一起,經歷了多少事情,吃過多少苦頭,失去了多少東西?”
  趙憐云已經說不出話,此時此刻,她也沒有余力去張口說話。
  她老邁的身軀,已經迸發出了讓趙憐云本身都感到難以置信的力量。
  趙憐云已經忘記了自己的體力和年邁,她********,想要和馬鴻運在一起。
  哪怕奮力游水,來不及看身旁的人一眼。
  哪怕無法說話,危在旦夕。
  “就算結果悲慘,我也要盡全力堅持下去。這每一分每一秒,只要和他在一起,一起并肩,不論做什么事情,處境如何,我都感覺到幸福啊!”
  馬鴻運、趙憐云繼續前游,雖然速度很緩慢,但情況穩定了下來。
  一場虛驚。
  碧晨天等中洲蠱仙,或是洪極子、玄極子兩位,都被嚇得心肝一陣亂跳。
  雪胡老祖則冷哼一聲,難掩失望之色。
  眾仙矚目的逆流河,每一次情形的變化,都牽動著在外觀看的蠱仙們的心神。
  哪怕他們當中,有貴為八轉的存在。就算是六轉七轉蠱仙,亦都是同等修為中的強者,一域的精英。
  “就算是仙僵之體,都感到了疲憊了嗎?”影無邪苦笑。
  他的頭頂上,趴著紫山真君,后者在扯動影無邪的頭發,不斷瘋叫打鬧,時而又大哭或者大笑。
  “我只是本體的一個分魂,在這個世界上,還沒有多久。”
  “但從我一現世,我就知道自己擔負的責任!”
  “現在,紫大人又瘋癲了。放任他不管,他甚至能被河水嗆死。我就是影宗唯一的希望。”
  “就算累死在這里,我也不能放棄。抓住馬鴻運、趙憐云,我才能有籌碼,拖延時間,爭取到紫大人重新清醒過來!”
  責任讓影無邪堅持下去。
  白凝冰咬緊牙關,胸膛不斷起伏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她甚至發出輕笑,臉上有些扭曲,雙眼透射出一抹狂熱。
  “精彩!”
  “正是精彩啊!”
  “在逆流河中,我體會到了從未有過的精彩。這是當年人祖走過的路!”
  “有意思,真的太有意思了!!”
  “就算是失敗,也不枉此行。就算是丟了性命,也值了!”
  黑樓蘭卻是怒容滿面。
  “怎么可以在這里停下?”
  “娘親,你的血仇我還沒有報!”
  “我還沒有親手殺死那個男人!”
  “吼!”
  “給我堅持下來啊……”
  黑樓蘭渾身顫抖,迸發出難以想象的毅力。
  然而,隨著時間流水,終于再次有人堅持不住。
  “我的精彩就到此為止了嗎?”
  “我還有……大仇……未……”
  白凝冰、黑樓蘭雙雙力竭,被沖刷出去。
  不過她們的安全,無須擔心,雪胡老祖早已經在河外接應。
  如此一來,逆流河中就只剩下了區區六人。
  馬鴻運、趙憐云處于第一位。
  影無邪和瘋癲的紫山真君,處于第二序列。
  方源第三。
  威靈仰第四。
  “還有希望!”現在,雪胡老祖將希望都投注到了影無邪的身上。
  只要影無邪在河中擒拿俘虜落了馬趙二人,雪胡老祖一方就能占據主動,拿捏中洲碧晨天等人,還有長生天狗尾續命貂。
  但如果任由馬鴻運、趙憐云被沖刷出去,那么誰都有機會,到時候必定爆發一場混戰,終究誰能得逞,就不清楚了。不僅看各自的實力,還有看自己的運氣。
  “威靈仰大人,就看你的了。”碧晨天心中念叨,他雙手握拳,拳心里全是汗漬。
  狗尾續命貂卻是嘿嘿的笑。
  一雙碩大的眼睛,盯著河面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  “啊!我大天庭的榮光……”片刻之后,威靈仰仰天長嚎,萬分不甘,但終究到達了極限,被逆流河沖刷下去。
  中洲蠱仙們頓時一片驚呼,如喪考批。
  更有人難以置信地吼道:“怎么可能?威靈仰大人可是堂堂八轉蠱仙,怎么會輸給這些人?”
  “逆流河的上游,真的和修為沒有什么關系,主要還是看各自的意志。”有人解釋道。
  中洲蠱仙沉默,此話豈不是意味著,堂堂八轉天庭蠱仙威靈仰,意志比不上剩下的這些人?
  碧晨天緩緩開口:“你們別忘了,馬鴻運、趙憐云之前,可都是在大片浮土構成的山丘上休養力氣。根據情報,他們甚至還有野果可以充饑。逆流河泛濫傾瀉之時,他們早已處在最前列,而他們身后的這些蠱仙,都是要經歷更加長久的奮斗和努力,一身的體力和意志,都在這個過程中劇烈消耗。”
  中洲蠱仙們這才恍然。
  “說的對啊。”
  “威靈仰大人雖然失敗,但若是同一起點,他必定是最后的勝利者!”
  因為碧晨天的一番話,中洲蠱仙們的士氣重新穩定了下來。
  碧晨天面無表情,心中卻很沉重。
  “接下來,該如何是好?”碧晨天心中猶豫不決。
  對于中洲一方而言,他們的劣勢已經很大了。
  穩妥一點的選擇,就是立即撤退,保留自身力量。或者前往黑天,看看能不能和萬海龍流匯合,借助仙蠱屋,說不定還能再殺他個回馬槍。
  還有第三種選擇,就是留在這里,和雪胡老祖、狗尾續命貂爭奪馬趙二人。
  “還是等威靈仰回來,再議此事。”事關重大,碧晨天難以做主,畢竟他不是主導之人,威靈仰才是此行的頭領。
  然而就在等候的這段時間里,逆流河中再次發生了變化。
  “我……不甘!”影無邪仰頭大吼一聲,但旋即自身被逆流河淹沒,狠狠地沖刷下去。
  “終于要結束了么!影無邪,給我受死!!”方源在心中狂吼,他早已經在身后等待這一刻。
  他和影無邪狠狠地撞在一起。
  雙方在水中扭打糾纏,同時停止了前行。
  但如此一來,方源和影無邪,以及紫山真君就不可避免地,被逆流河沖刷下去。
  至尊仙體對決力道仙僵。
  毫無疑問,影無邪處于絕對的下風,頃刻間就被方源三拳兩腳,打得骨裂筋斷。
  但仙僵本身就是一個活死人,致命點唯有一個,那就是頭腦。甚至連心臟都不算弱點。
  方源曾經成為仙僵一段時間,自然知道這當中的關竅。但影無邪拼死護住頭腦,不管身體其他部位被方源如何摧殘,他都選擇保護腦袋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是一個聰明的選擇。
  因為一旦拖延了時間,方源被糾纏出了逆流河,那么就是影無邪反攻的時候了。
  別忘了,河外還有已經出去的黑樓蘭、白凝冰,更有雪胡老祖。
  在場的所有人中,唯有方源一人,是徹徹底底的孤家寡人。
  爭分奪秒的時刻!
  方源想要在沖出逆流河前,鏟除影無邪、紫山真君兩人。
  而影無邪則拼命拖延時間,茍延殘喘。
  方源一時間,竟拿影無邪沒有什么辦法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