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62 超越人祖

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:在水中戰斗,大大影響了方源攻擊的連續性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因為他需要不斷地去往河面上換氣。
  這一點,方源并不如死去的沐凌瀾。后者是水道蠱仙,身上有特殊的水道道痕,能讓他在水底自由呼吸。
  反觀仙僵本身,卻是無所謂呼吸的。因為仙僵本身,就是個死人。
  “哼!”方源攻擊不下,忽然轉移目標,對準了影無邪懷中的紫山真君。
  影無邪心系紫山真君安危,連忙出手,想要救援。
  方源又陡然掉轉目標,手指直戳影無邪的雙眼。
  這一招,陰狠毒辣。
  只要戳中,方源就能順勢插入影無邪的腦袋,徹底壞掉影無邪的性命。
  影無邪心肝劇震,已經回防不及,頓時一片絕望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異變陡生。
  紫山真君忽然鉆出來,沖向方源的臉面。
  方源占據主動,自然有余力回防。他一把抓住紫山真君,同時企圖捏去拳頭,將紫山真君硬生生捏死。
  但紫山真君雖然是智道蠱仙,但智道道痕雄厚無比,深不可測,方源捏著他,就感覺像是捏著一條泥鰍,滑不留手,一下子竟然將紫山真君給擠捏出去了。
  紫山真君出了方源的魔爪,身軀靈動非凡,在水中暢游,雙翼更增他的靈巧,竟然讓方源接下來的抓擊,都撲了個空。
  然后紫山真君飛到影無邪的身旁,捏著他的衣領,奮力游動,竟然一下子就甩開了方源。
  影無邪又驚又喜,看向紫山真君,見他雙目清明,頓時知曉在這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,紫山真君竟然重新恢復了理智!
  “太棒了!”影無邪心中雀躍,有了清醒過來的紫山真君,他們倆完全可以重整旗鼓,將馬趙二人俘虜生擒。
  “快走!”紫山真君提著影無邪,順著河流,快速離開。
  他體型小巧,卻有著龐大的力量。
  “紫大人!”影無邪頓時明悟過來,果然很快,紫山真君又再次陷入瘋癲狀態。
  “唉!”影無邪深深嘆息,他知道紫山真君為什么要撤退了。因為他的狀況很不穩定。
  因為紫山真君的攪局,導致方源居然沒有鏟除得掉影無邪。
  并且,他下落了很長一段距離。
  和馬趙二人相距甚遠。
  雪胡老祖面色不愉。
  影無邪、紫山真君的退場,導致逆流河中只剩下了最后三人。
  分別是馬鴻運、趙憐云,還有方源。
  “此人是誰?明明是北原蠱仙,居然壞我大事?”雪胡老祖對方源顯露出深深殺意。
  黑樓蘭已經站在雪胡老祖的身邊,聽雪胡老祖問話,心中一動。
  方源和影無邪顯然有深仇大恨,此時不回答是不行的。
  黑樓蘭已經成為影宗中人,此時此刻,不能暴露方源的真正的身份,幸好方源還有另外一重身份,便答道:“他便是柳貫一。”
  “柳貫一?那個斬殺了耶律群星,修行上古劍蛟變化的魔道蠱仙?”雪胡老祖楞了一下,旋即反應過來。
  他知道柳貫一。
  雖然他在雪山福地中大肆煉蠱,但對北原的情況,也始終保持著關注。
  因為北原的八轉蠱仙,都是他煉成鴻運齊天仙蠱的阻礙。至于柳貫一、楚度之流,雪胡老祖還不放在眼里。
  但沒想到,他不放在眼里的某個小人物,卻在今天,此時此刻,壞了他的計劃。
  “哈哈哈,運氣果然在我們這一邊。”狗尾續命貂大笑,笑聲激蕩風云,音浪滾滾。
  碧晨天、威靈仰已經匯合,中洲蠱仙嚴陣以待。看樣子,他們選擇留下來等待機會。
  雪胡老祖、黑樓蘭、白凝冰站在一處。
  三方都處于同一起點,就等著馬鴻運、趙憐云被刷下來。
  “憐云仙子、馬鴻運,你們二位可以出來了。我中洲蠱仙就算犧牲了性命,也要護住你們周全。”威靈仰大聲道。
  “可笑!中洲的家伙,居然還想在你毛爺面前搶人?!”狗尾續命貂毛里球立即吹胡子瞪眼,感到非常不爽。
  玄極子擔心毛里球兇神惡煞,會嚇到馬鴻運,連忙補救道:“馬鴻運,你得到鴻運齊天仙蠱的承認,身負巨陽血脈,就是長生天的人。長生天乃是我等血脈源頭,巨陽仙祖的洞天。我們這一次來,就是接你回家的。”
  雪胡老祖冷哼一聲,卻是對方源威脅道:“柳貫一,你若能擒得馬趙二人,我便允你大雪山第三峰主之位。我雪胡一言九鼎,你盡可放心。你若立得此功,有我撐腰,你今后的修行將一片坦途。”
  被他這么一提醒,其他蠱仙又重視起方源來。
  方源喪失了斬殺影無邪的機會。
  沒有辦法。
  他已經盡力了。
  但是八轉底蘊之強,力道仙僵在逆流河中的優勢,更關鍵的是紫山真君的片刻清明,都促使他走向失敗的深淵。
  “失敗了!”
  方源暗自咬牙。
  情勢對他而言,非常險惡。在河外的三位八轉存在,似乎只有雪胡老祖可以投靠。
  但是雪胡老祖身邊,可是有著影宗這群人物。
  “我若是離開逆流河,這三位八轉就能對我動手。我速度比不上回風子,盡管有萬我、見面曾相識,但逃脫三位八轉之手,恐怕希望很小。”
  方源對自己的實力,心知肚明。
  “不過,我若能擒拿了馬趙二人,卻是上佳的談判籌碼。中洲、長生天都會為此心甘情愿來交易,雪胡老祖更不用說,說不定到時候,我甚至能借助他手,幫助我鏟除影宗!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將目光緊緊盯住馬鴻運、趙憐云。
  他奮力上游,向他們兩人趕去。
  馬趙二人見到方源動向,方源的前方就只剩下他們兩個,方源的惡意昭然若揭。
  馬趙二人,只得咬牙,繼續向前游動。
  “堅持!”
  “我好不容易從大雪山逃脫一命,現在我可不想被抓回去!”
  “還有小云姑娘,她為了我變成這個樣子,我一定要拯救她!!”
  “所以,我必須要堅持下去。”
  “馬鴻運,你可以的,繼續加油!”
  馬鴻運咬緊牙關,拼死前游,他雖然感到疲憊至極,但心中卻有著強大的動力。
  方源的速度,比馬、趙二人還要更快。
  但是之前他和影無邪糾纏,倒在被逆流河刷下很長一段距離。
  所以馬趙二人,還是非常安全的,除非他們兩個首先出了狀況,支撐不住。
  時間漸漸流失,這一場奇特的比拼,終于步入了最后關頭。
  河外,大量的蠱仙默默盯著逆流河中三人的一舉一動。
  “嗯?”這個時候,趙憐云忽然神色一變。
  她在游動的過程中,忽然腳底碰觸到了實地。
  然后她下意識地踩著實地,就從逆流河中站了起來,腦袋和肩膀,都露出了水面。
  這個變化,讓她和馬鴻運都又驚又喜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洪極子驚訝萬分。
  狗尾續命貂打了個哈切:“少見多怪!逆流河的最上游,河水就是越來越淺的。你們沒讀過《人祖傳》么?當年人祖要走出逆流河去,就在最后一步上失敗了。”
  “竟是這樣!”毛里球說的很大聲,中洲蠱仙們也為之恍然。
  “不知不覺間,他們兩個人居然已經到了最上游。”
  “你們快看,他們距離上游的盡頭,也只有百步的距離啊。”
  “難道說,馬鴻運、趙憐云二人能夠打破紀錄,做出人祖都尚未完成的事情,硬生生地從這條逆流河中走到上游,走出來?!”
  “也未必吧。人祖當年可是從最下游開始,而馬趙二人不知討了多少便宜呢。”
  “就算如此,也實乃壯舉!”
  “不錯,他們的意志,真的非常驚人!!”
  蠱仙們泛起聲浪,一時間都在討論這個話題。
  就連毛里球都擠眉弄眼地道:“這么說來,這個馬鴻運還真不錯!居然可以沖出逆流河啊。嘖嘖。”
  玄極子、洪極子相互對視一眼,前者帶著驕傲的語氣道:“不愧是鴻運齊天仙蠱選中的人。”
  方源還在四肢劃動,不斷力爭上游的時候,馬鴻運、趙憐云已經開始走在逆流河中。
  幾乎所有的蠱仙,都將目光集中在了馬趙二人的身上。
  群仙都很想知道,這兩人是否能打破人族記錄,在某種意義上,超越人祖,從逆流河的最上游走出來!
  一步一步又一步。
  馬鴻運、趙憐云相互攙扶著,顫顫巍巍,步履蹣跚。
  他們極端疲憊,他們**已經麻木,但是他們仍舊在堅持。
  幾乎每走一步,他們的身軀就跟著搖晃一下,仿佛風中的柳條。若是下一刻,他們一頭栽倒下去,沒有人會感到奇怪。
  但就在這樣的狀態下,他們不斷前行。
  這種情景,帶給群仙心靈的震動。
  “這是何等的毅力啊!”
  “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嗎?”
  “兩個人相互扶持,風雨同舟,一同走過。不管結果如何,我都對這兩人敬佩萬分了。”
  河外的躁動都漸漸停息下來,隨著馬鴻運、趙憐云漸漸來到了上游的終點,群仙不由地屏住了呼吸。
  ps:重寫的時候,有了靈感,又增添了一些細節。現在看來是初步滿意了。**留在明天,很不好意思向大家說一聲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