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64 馬鴻運之死

這情形有些好笑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三方不約而同地,對方源開口招攬。
  方源的位置太有利了,如果他在河中得手,不管投靠哪一方,都是巨大的優勢。
  但方源沒有回應。
  他已經累得無法開口。
  腳踩在河底,他挺直身軀,向前邁步。
  他知道,自己說什么都沒有用,只有親手擒拿住馬鴻運、趙憐云,才有和河外三方周旋,講條件的資格。
  距離在一點點的縮短。
  逆流河外群仙注視著方源的一舉一動,不斷有人開口,提高開價。
  有一個奇怪的現象。
  居然沒有人出聲威脅方源!
  因為大家都知道,方源表面上柳貫一的身份。這個柳貫一連耶律群星都能宰掉,本身實力出眾,更主動出擊,大大得罪劉家,可見性情兇惡,無法無天。要威脅這種兇犯,只會適得其反。
  “我要活下去,我要和鴻運永遠在一起!”趙憐云哭泣,在心中哀嚎,她一步步艱難前行,每一步幾乎都是一寸一寸的在前行。
  “我在這里,我就在這里。不要怕,小云,我一定護你周全……”馬鴻運臉色蒼白如紙,把著趙憐云的胳膊,眼前一陣陣發黑,每走出一步,都有強烈的眩暈襲擊頭腦,讓他自己都懷疑會不會在下一刻栽倒下去。
  “你們兩個還往哪里走?”方源的聲音,從馬鴻運的身后傳來。
  馬趙二人,渾身劇震,紛紛回頭。
  方源的雙手已經分別搭在馬鴻運、趙憐云的肩頭。
  “不——!”就在這時,馬鴻運仰頭怒吼,一推趙憐云,同時猛地向方源撞去。
  但方源怎可能讓馬鴻運得逞?
  之前對付影無邪、紫山真君失敗,已經讓方源頗為惱火。對付馬鴻運、趙憐云這一個凡人,一個假仙,他自然是手到擒來。
  一陣讓馬鴻運眼花繚亂的手法之后,這兩人就被方源分別用一只手制服住,一人一邊,被方源夾在腋下,動彈不得!
  馬趙二人反應過來,自然極力掙扎。但這個時候,傳來方源冷酷至極的聲音:“再動一下,我就殺死你最心愛的人!”
  頓時,馬趙二人渾身僵住,用驚恐無比的眼神看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的一句話,立即拿捏住了這兩人的軟肋。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一手夾著一個俘虜,繼續朝前走。
  危險的局勢,終于在這一刻,被方源硬生生地鉆出了一線生機。
  他仰望河外天空,對三方高聲道:“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!”
  “哈哈哈,小子,你很不錯。有我當年的風范,一切都可以談!”雪胡老祖大笑。
  “不要沖動,中洲能滿足你一切條件。”威靈仰也緊接著道。
  “無聊。”毛里球撇撇嘴,趴在地上,甩擺狗尾巴,悠悠晃晃。
  玄極子苦笑一聲:“柳貫一,你想要什么,你就開口……呃!”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異變陡生。
  馬鴻運忽然沒有了氣息!
  他死了!!
  群仙震驚,一片死寂。
  一時間,就連方源都愣住了。
  “我明明并沒有用力啊。不對,馬鴻運是被累死的!他攙著趙憐云一路前行,毫無節制地壓榨自己的精氣神,一再超越極限。最終,他不僅體力耗盡,就連精神都枯竭。被我夾住,渾身一放松,頓時就死了。”
  方源很快明白過來。
  這個異變,讓他猝不及防。
  馬鴻運死了!
  群仙大嘩。
  “該死!柳貫一,你竟然殺死了他,我要把你抽筋扒皮,讓你不得好死啊!!”雪胡老祖出離了憤怒,仰天咆哮,雙目赤紅。
  馬鴻運一死,他的齊天鴻運就當即消散了。
  也就是說,只有活著的馬鴻運,才有巨大的仙材價值。死了的馬鴻運,不過是區區一位五轉蠱師而已。
  這也是為什么,萬壽娘子一直都試圖活煉馬鴻運,而不是先將他整死之后,再慢慢地炮制他。
  就像當初的春夢果樹,運道仙材也有特殊性,若是有生命的運道仙材,必須保證其存活。煉制運道仙蠱時,需要運用活煉之法。
  “馬鴻運……”碧晨天、威靈仰等人失神落魄。
  “小臭蟲,你居然夾死了馬鴻運,你把他夾死了!!!”毛里球爆發出比雪胡老祖還要高的音量,它滿臉猙獰,露出尖銳的牙齒,無比暴躁,渾身炸毛,就差下一刻要撲上去,把方源生吞活剝。
  “馬鴻運居然就這樣死了?!沒關系,我還有趙憐云。”方源強忍心中震動。
  趙憐云淚流滿面。
  “鴻運!”
  “鴻運——!”
  心中最愛的人,就死在她的眼前。
  無以倫比的痛楚和悲傷,簡直是山洪海嘯,一下子將小小的她徹底吞沒!
  但是她不能叫,不能喊,她無法發聲了。
  她只能在心中悲呼、哀嚎!
  好不容易,費盡了千辛萬苦,才走到了這一步,才剛剛和馬鴻運見面不久,就這樣天人永隔了。
  這讓趙憐云如何是好?
  她眼淚狂流,悲傷刻骨銘心,比凌遲還要沉重的痛苦,讓她渾身劇烈顫抖。
  “不好。”方源連忙出手,想要將趙憐云敲昏。
  就是為了防止趙憐云悲傷過度,也死在當場。
  不過,就在方源手刀想要敲在趙憐云的脖頸上時,一道湛藍的光輝,從趙憐云的身上升騰起來。
  九轉愛情仙蠱!
  在最關鍵的時刻,它再次展現威能。
  “這股氣息……九轉愛****?!等等,不是說,逆流河中無法動用任何蠱蟲的嗎?”洪極子大叫。
  毛里球大翻白眼:“你是不是傻?天底下哪里有絕對的事情?逆流河乃是天地秘境,因為充斥奇妙道痕,才會令蠱蟲無法動用。但是若是九轉仙蠱的話,不是道痕,而是大道碎片,逆流河的道痕壓制不住,就會讓仙蠱逞能。”
  “救他,救活他,哪怕犧牲我的性命!”趙憐云狂喜,在心中瘋狂地吶喊。
  但是愛情仙蠱并不可控,湛藍的光輝帶著趙憐云一飛沖天,居然直接逃脫了逆流河。然后主動投到了碧晨天、威靈仰的身邊,速度之快,讓其他人猝不及防。
  而馬鴻運的尸體,則留了下來。
  方源將其牢牢把在手中。
  馬鴻運雖然死了,但是他還有魂魄,留在體內。
  但是雪胡老祖已經對這具尸體,失去了興趣。若是重新復活馬鴻運有用的話,萬壽娘子也不至于一直動用高難度的活煉之法了。
  毛里球更是對方源虎視眈眈,獠牙畢露。
  方源剛剛把握住了機會,但誰料異變陡生,讓方源又陷入到比之前更加危險的局勢當中去了。
  “如此意外頻發,恐怕是有天意作祟!”
  一瞬間,方源明悟過來。
  他落到逆流河中,一身仙蠱都不起作用,時間又過去了這么久,天意布局自然呈現出了威能。
  先是被卷入逆流河,其次是紫山真君、影無邪,最后是馬鴻運、趙憐云。
  天意!
  方源仰頭。
  這一刻,他四面楚歌。
  不僅是雪胡老祖、毛里球、中洲蠱仙要為難他,剿殺他泄憤,而且天意也無處不在,千方百計地要鏟除他這個當今天下最大的變數!
  “絕境么……那么,我該如何是好?”
  方源口干舌燥。
  但至始至終,他都面無表情。
  想不出方法,單單一位雪胡老祖,就是方源難以匹敵的對象。
  那頭巨大紫貂,更是深不可測,來頭極大,是巨陽仙尊當年的坐騎!
  更遑論其他蠱仙了。
  方源想不出方法,他只好繼續在逆流河中跋涉。
  耳畔傳來蠱仙們不斷的叫囂和咆哮。
  “柳貫一,你今日難逃一死。”
  “你作惡多端,終于多行不義必自斃,淪落到現在這樣的下場,真是蒼天有眼啊!”
  “殺了他,必須殺掉他,居然敢壞我等大事!”
  “你知不知道,你殺了你絕不能觸碰的對象。今日你必死無疑!!”
  “吼——!”狗尾續命貂仰天咆哮,掀起無邊音浪。若不是逆流河擋著,它早就向方源撲殺過去了。
  “沒有什么辦法了么……任由逆流河沖刷出去,單憑我現有的手段,逃脫的希望真的很小啊。”方源苦惱無比。
  他只能在逆流河中繼續前行。
  一步又一步。
  他早已經走到了最前端,每走一步,逆流河就順勢向前流淌一步,讓方源始終置身在河內。
  逆流河是沒有盡頭的。
  這是一種絕望。
  不過方源卻不以為意。
  “在我的一生中,經歷的絕望實在太多太多了啊。”方源心中嘆息。
  他的目光仍舊清明,仍然是面無表情。
  “現在的情況,似乎是只有等到這三方火并,我才能趁機離開了。那就只好在這河中堅持下去了。”方源心中盤算。
  一步再一步。
  時間流逝,沒有等到方源被刷下去的蠱仙們,漸漸不耐煩起來。
  “他究竟還有完沒完了?”
  “在逆流河中走再多,又有什么用?你總歸是要死的。”
  “給我出來,你這個膽小鬼!我要把你一巴掌拍死!”
  “你已經沒有希望了,柳貫一,引頸受戮,也不失一抹豪情。”
  蠱仙們有的嗤笑,有的冷看。
  在他們看來,方源就是在垂死掙扎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