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265 方源的堅持

“你若是認為,等到我們混戰,尋機脫身,那你就趁早打消這個主意吧。塵?緣?文?學?網我雪胡今日的目標,就只有你一個。你知不知道,我為了煉制鴻運齊天蠱,付出了多少的代價?你壞我修行大事,就是我生平最仇恨的人。我不把你殺死,難消我心頭之恨!”雪胡老祖陰森森地望著方源,一番話像是一波冰涼徹骨的冷水,澆在方源的心頭。
  但方源仍舊面無表情。
  他就像一個石頭,一個鐵做的聾啞人,任何的話語,不管是威脅還是引誘,都沒有任何的效果。
  時間流逝,方源在不斷前行。
  不知不覺間,狗尾續命貂毛里球的吼叫聲,低弱了下來。
  這頭巨大的紫貂,臉上的神情發生了變化。
  它用一種很古怪,充滿難以置信的語氣,望著方源呢喃開口道:“不會吧……”
  “不會什么?”玄極子感到奇怪。
  就在這一刻,雪胡老祖、碧晨天、威靈仰的臉上,也都發生了微微的變化。
  他們也感應到了什么。
  很快,在場其他的蠱仙也俱都動容,紛紛驚呼出聲。
  “唉?”
  “這是蠱蟲的氣息?但又有些似是而非!”
  “什么蠱蟲?不可能,難道他也有九轉仙蠱不成?”
  “不對勁。這不是仙蠱的氣息,或者說不完整,好古怪!”
  忽然,余藝冶子雙眼一亮,他猜到了真相,脫口而出:“這個情形,他正在煉蠱!”
  立即有蠱仙嗤笑:“怎么可能?在逆流河中煉蠱?”
  是啊。
  逆流河中無法動用蠱蟲,除非是九轉仙蠱。
  方源雖有智慧蠱,但留在了瑯琊福地,他根本無法動用任何蠱蟲,更遑論煉蠱。
  方源也感受到了體內的玄妙變化。
  他面無表情,心中卻是震動:“似乎……真的在煉蠱?這是怎么回事?隨著我每一次前行,體內的氣息便壯大一分。怎么回事?”
  雖然方源并不了解具體的原委,但是他卻明白,這似乎是他的轉機!
  情況已經糟糕透頂,不管怎樣,方源愿意繼續試下去。
  他繼續朝前走。
  一步又一步。
  他的步伐很穩定,面無表情,卻給人一種相當強大的感覺。
  “為什么他面無表情?”不知哪位蠱仙忽然開口問道。
  群仙這才反應過來。
  是啊。
  除去方源之外,其他跋涉之人,不是神情扭曲,就是痛苦萬分,不是瘋狂,就是哭泣。
  為什么方源,他始終面無表情?
  群仙沉默。
  他們都知道,問這個問題的人,其實內里更想問的是另外一個問題。
  那就是——
  “為什么這個柳貫一,他能堅持這么久?并且,他似乎還能堅持更久,甚至能永遠堅持下去的樣子!”
  這怎么可能?
  大家都被淘汰,都被逆流河沖刷出來。
  他怎么還留在這里,還一副留有余力的樣子?
  憑什么是他?
  為什么是他!
  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,所以蠱仙們沉默。
  片刻之后,隨著方源不斷的前行,他體內蠱蟲的氣息不斷壯大,已經到了一個極致。
  很快,方源的身上,從內而外,開始散發出一種潔白的光輝。
  “居然……真的發展成這個樣子了!”毛里球看到這一幕,雙眼瞪得溜圓,張口結舌,無法相信眼前的景象。
  “毛爺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玄極子忍耐不住,問道。
  “唉!事到如今,我即便說出來,也無所謂了。”毛里球發出深深的嘆息,臉上有一股深深的挫敗之色。
  “他的體內,正在醞釀出一只仙蠱。這只仙蠱的名字,就叫做堅持!”毛里球語出驚人。
  “堅持仙蠱?!”玄極子震驚無比。
  其他的蠱仙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  “《人祖傳》中有言,堅持仙蠱就是可以征服逆流河的關鍵仙蠱?它不是不存在嗎?”余藝冶子發問。
  “不,它存在。”碧晨天道。他是天庭蠱仙,知曉無數秘辛。
  “并且曾經就有人掌管過它,那個人,便是天庭之主,元蓮仙尊!”威靈仰補充道。
  “什么?!”眾人再驚。
  “只是堅持仙蠱的煉法,我們從未料到,竟是這樣子的。元蓮仙尊也沒有透露過。”碧晨天搖頭嘆息。
  “他當然不想透露。因為這可是他生平的一件丑事,嘿嘿嘿。”毛里球插言,任何打擊天庭聲譽的事情,它都頗感興趣的樣子。
  此言立即換來施正義的叫嚷:“胡言亂語,仙尊之名,豈容你詆毀?!”
  能夠當面和傳奇太古荒獸叫囂,施正義勇氣可嘉,中洲不少蠱仙都不禁為他捏了一把汗。
  毛里球卻沒有惱怒:“小娃娃,你懂什么?仙尊魔尊,修為雖高,但都是人。是人就有感情,就有破綻,就有弱點。”
  “當初元蓮仙尊就是闖進逆流河,被困在河中,無法脫身。結果長期跋涉在最上游,導致體內煉出了堅持仙蠱。從此之后,他就征服了逆流河,成為了歷史上,逆流河的第一代主人。”
  “逆流河的第一代主人?”就連雪胡老祖都流露出吃驚的神色。這條逆流河落到他手中,已經好一段時間了,沒想到還有這等秘辛。
  “這么說的話……”一下子,群仙的目光都轉移到了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毛里球嘆息一聲,目光深沉地望著沐浴在白光中的方源,無奈地道:“沒有錯。按照這樣的情形發展下去,他就要煉成堅持仙蠱,成為逆流河的第二代主人了!”
  眾仙失語,就看著方源一步步朝前走去。
  他面無表情,不管走多少步,逆流河永遠流淌在他的腳下,仿佛是絕大的命運的嘲笑。
  但是他仍舊走著。
  他從前世五百年走來,不知要走到什么時候。
  但他知道,自己要去往何方。
  似乎……沒有人能阻止他。
  至少……如今的逆流中,已經無人可阻。
  前世五百年前。
  方源倚在竹樓上,看看山寨,又仰望背后的青茅山。
  雙手握拳,稚嫩的小臉上,滿是希冀。
  “是時候放棄過去了。”
  “穿越到這里來,這是我的福緣!因為在這里,可以實現長生。”
  “我要把握這樣難得的機會!不然,怎么對得起自己,對得起這份機緣?”
  “當然,目前階段,是提升我和弟弟的生活環境。嘿,那個小家伙……”
  開竅之后。
  演武場上,方源垂下頭,一臉驚怒。
  “被暗算了!”
  “是誰暗算我?不愿意讓我戰勝對手?答案不言而喻!”
  “哥哥,放棄吧,你不會是我的對手。因為天資不同,我們注定不同。”眼前的古月方正帶著快意道。
  方源轉頭就走,他的眼中全是堅定之色。
  “既然山寨不栽培我,舅父舅母甚至都故意排擠我,我留在這里有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難道在這里就可以變強,實現長生么?”
  “不如出去?”
  商隊里。
  大胡子蠱師死了,方源站在他的墓前。
  少年滿含淚水,哽咽地道:“胡子大叔,你安息吧。”
  “謝謝你臨走前的禮物。”
  “你說:小時候,你想成為頂天立地的人物,就像是正道的那些傳奇人物那樣。少年時,覺得成為一族族長也不錯。青年時,能夠成為家老就感覺很棒了。中年后,被家族流放,發現其實能養得活自己,養得起身上的蠱蟲,就能讓自己滿意。”
  “我不會這樣,讓夢想隨著年齡而萎縮。”
  “這個世界太大,而我們都是小人物……但我會加油的!會一直努力!”
  ……
  童年、少年、青年。
  青茅山、商隊,一路行走。
  壯年、老年,終究獲得壽蠱。
  南疆、西漠、東海、中洲。
  春秋蟬重生后,青茅山、三王山、狐仙福地、王庭福地、義天山、逆流河!
  一步步走來,一路風雨。
  碧晨天皺起眉頭,他盯著方源的身影,心中呢喃道:“這是何等的意志!他究竟為什么堅持?是什么能讓他如此堅持?”
  雪胡老祖冷哼,眼中閃過鄭重之色,再無之前面對一般七轉蠱仙的輕蔑:“這么說來,三十萬年前有元蓮,三十萬后有柳貫一……逆流河主啊。”
  毛里球望著方源身上越盛的光輝,無可奈何,齜牙咧嘴,爪子下意識地在地面上撓,撓出道道深痕。
  白凝冰、黑樓蘭俱都眼角狂跳,神情動容。
  趙憐云此刻悠悠醒轉,她望著方源另一個胳膊下夾著的,馬鴻運的尸體,她的眼淚奪眶而出。
  她在心中哭嚎:“鴻運,鴻運,你怎么可以離我而去。沒有了你,我在這個世界上,就是孤家寡人。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?你知道嗎?一個人的堅持是有多難!”
  一個人的堅持會有多難?
  在場的所有蠱仙,都能回答這個問題。
  因為他們當中,有的因為責任而堅持,有的因為仇恨而堅持,有的因為精彩而堅持,有的因為愛情而堅持……
  而方源的回答呢?
  他仍舊面無表情,毫無所動地向前進。
  我曾經吶喊過,漸漸的我不發出聲音。
  我曾經哭泣過,漸漸的我不再流淚。
  我曾經悲傷過,漸漸的我能承受一切。
  我曾經喜悅過,漸漸的我看淡世間。
  而如今!
  我只剩下面無表情,我的目光如磐石般堅硬,我的心中剩下堅持。
  這就是我,一個小人物,方源的——堅持!
  光芒驟放,不可逼視。
  堅持仙蠱,在這一刻,煉成!!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