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266 智勸雪胡老祖

堅持仙蠱在這一刻,終于煉成!
  逆流河外,眾仙親眼見證著這一切,一時間都陷入死寂當中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只見逆流河河水微微蕩漾,緩緩流淌。一位七轉蠱仙,少年模樣,白衣大袖,青絲如瀑,雙眼深邃,站在水中,身姿如風如松。
  “他真的煉成了堅持仙蠱!”白凝冰口中呢喃,神情復雜。
  “他做到了和元蓮仙尊一樣的事情?”中洲蠱仙們仍舊難以置信。
  “你們看,他已經不再前行,立足原地,逆流河卻再不沖刷他!”施正義手指著大聲地道。
  方源微微閉目,一半心神投注在自家仙竅當中。
  一只全新的仙蠱,此刻已經徹底成形,出現在他的仙竅里。
  堅持仙蠱!
  它形如石碑,體積頗大,竟有巨鯨似的體積。底寬上窄,四四方方,通體黑鐵之色,邊角鮮明直來直去。讓人一眼看去,就仿佛看到海邊萬年不倒的礁石,熔巖中千古不化的巨巖。
  真是一個非常奇特的仙蠱。
  當從體型而言,它便是方源有史以來,得到過的最大的仙蠱了。
  “七轉仙蠱么……”
  方源從堅持仙蠱散發出來的氣息,清晰地感知到了這只仙蠱的轉數。
  不是八轉,也不是九轉。
  方源反而為此歡喜。
  仙蠱不是轉數越高越好,這點不做贅述,任何一位蠱仙都心知肚明。
  七轉堅持仙蠱搭配方源的七轉修為,正是相得益彰。
  “這只堅持仙蠱,到底喂養什么?又有什么效用?我如何才能增加應用?”種種問題浮現在方源的心頭。
  他不去多想,收回心神,又將注意力放在外面。
  逆流河外,三位八轉存在仍舊虎視眈眈,其余蠱仙也都散發惡意,對方源蠢蠢欲動。
  “擁有堅持仙蠱,竟然真的征服了逆流河!”方源很快發現,逆流河在他的腳邊,宛若溫順的小貓小狗。
  之前帶給他的龐大壓力,徹底煙消云散。
  方源駐足于此,靜立不動,逆流河對他已經無效。
  不僅如此,方源還發現,自己已經可以在河中動用任何的蠱蟲,并且還能自由地開啟仙竅門戶。
  “好!”方源心頭振奮,首當其沖地便將馬鴻運的尸首,塞入自己的仙竅里面。
  馬鴻運的魂魄,也跟著進入方源的仙竅。
  他的魂魄,可是有著眾生運的運道真傳,這一點方源一直都記得。那是王庭福地的時候,馬鴻運、趙憐云雙雙被眾生運真傳庇護,各自獲知了一部分的真傳內容。
  “現在馬鴻運的魂魄落到我的手中,他掌握的眾生運真傳的部分內容,自然就是我的。可惜趙憐云身上居然有九轉愛情仙蠱,沒有俘虜了她。”
  對于方源而言,馬鴻運的魂魄有著不少利用價值,但他的肉身,雖然也不是什么肉凡胎,被多次活煉過,但也頂多充當一份蠱材。
  方源微微皺起眉頭。
  若是他能俘虜了趙憐云,此刻或許還能利用她,和外面的那些蠱仙談判。
  但剛剛,趙憐云因為愛情仙蠱發威,竟擺脫了險境,重新回到碧晨天、威靈仰的身邊了。
  “北原柳貫一,沒想到此次大戰,居然成全了你的威名。”威靈仰嘆息。
  “我要你死,我要你死!”趙憐云大叫,聲音尖銳無比,看向方源的雙眼充滿了仇恨和怨毒。
  她多么愛馬鴻運,現在就多么恨方源!
  “柳貫一,即便你成為逆流河主,又能如何?”雪胡老祖冷笑。
  “臭小子,挺有能耐。不過你也到此為止了,你殺了馬鴻運,讓毛爺我還未出手,就失敗了。你乖乖走出逆流河,毛爺我就一巴掌拍死你,給你一個痛快!吼!”狗尾續命貂雙眼兇芒畢露。
  “可惡。”方源暗暗咬牙。
  他現在是逆流河中的唯一一人,但情勢對他而言,并沒有多少好轉。
  他相當于被困在了逆流河中。
  雖然他煉出了堅持仙蠱,征服了逆流河,卻也不能因此占據主動,揚長而去。
  尤其是死了馬鴻運,失去了趙憐云,讓方源陷入到極為被動的地步。
  “三位八轉存在,眾多蠱仙強者,還有天意浩蕩……”方源環顧一周,發現自己四面楚歌。此番煉成堅持仙蠱,出的風頭太大,讓他成為了眾矢之的。
  “喝!”
  雪胡老祖忽然張開口,低喝一聲,噴吐出一口凜冽的冰冷寒潮。
  寒潮很快沖擊到逆流河山,逆流河水嘩嘩流淌,河面微微閃光,將冰冷寒潮直接逆反回去。
  雪胡老祖飛身避讓開來,緊緊盯著河水,冷笑道:“柳貫一你壞我大事,現在投降,獻上逆流河,我可以留你一命,充當我的奴仆。但如果你一意孤行,還想負隅頑抗,我保管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  說著,他又連連噴吐寒潮,攻擊逆流河。
  逆流河不斷地將一**攻勢逆反出去,但雪胡老祖都一一閃避開來,繼續威脅道:“柳貫一,你若指望逆流河護你安全,那你就打錯算盤。逆流河雖是天地秘境,威能廣大,但終究只是死物,逆反攻勢回去,就有損耗。日積月累,總有一天,河水會耗盡干涸,到那時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  隨著雪胡老祖的攻擊,逆流河果然開始了損耗,雖然只有絲絲縷縷,但照這樣下去,總有耗光的時候。
  方源大聲反駁道:“雪胡老祖,枉你是北原八轉第一人,真正破壞你煉蠱大計的,是中洲蠱仙。另外,說不定還有長生天埋伏設計。我不過恰逢其會,機緣巧合,出現在這里。你放著這些真正的大敵死敵不去對付,偏偏要對付我這樣的小人物?”
  此言一出,碧晨天、威靈仰頓時警惕萬分,微微后退。
  毛里球咧嘴:“臭小子挑撥離間,很有一套嘛。”
  雪胡老祖微微一愣:“柳貫一,你似乎忘了,你腳下的這條逆流河,本來就是老祖我的。你奪了我的天地秘境,同樣是我的死敵。又害死馬鴻運,徹底壞了我的希望。不殺了你,難消我心頭大恨!”
  方源連忙又道:“雪胡老祖,大家都是北原中人。在場當中,這大貂來自長生天。這些中洲蠱仙,源自十大古派或是天庭。他們都是正道,惟獨我們才是魔道。正魔不兩立,我們完全可以合作。”
  “是,我是奪了逆流河,也僥幸成為了逆流河主。但只要我們合作,我完全可以將逆流河借給你用。有我在,逆流河能比之前對你更有幫助。”
  “我的確也殺了馬鴻運,但誰都知道,我根本不是有意的。我只是輕輕一夾,馬鴻運就死了。他是勞累過多,精疲力竭,或許還有受到驚嚇太大,終于承受不住。沒有我,很可能他也會死,我只是被無辜牽連罷了。”
  “現在人都死了,鴻運齊天的效果消散,你找我報仇,我能理解。但是你要渡劫,就算把我殺了泄憤,能幫助你渡劫嗎?”
  說到這里,方源搖了搖頭,繼續道:“不僅不能,而且還會不利于雪胡老祖你渡劫。因為逆流河河水如此浩大,你費盡心力,將逆流河耗盡,又不能煉出鴻運齊天蠱來幫助你渡劫。”
  “雪胡老祖,你是有家室的人,也是梟雄霸主,北原魔道當之無愧的第一巨擘。你若折損于災劫中,哪怕是受重傷,都會讓北原、中洲的這些正道,你的仇敵們開懷。同時,讓萬壽娘娘心傷。”
  “大雪山福地雖然毀了,這一次煉蠱也失敗了,但只要有你雪胡老祖在,完全可以重建第二個大雪山福地,煉蠱不成,完全可以燒殺搶掠,獲得蠱材,重新煉制。”
  “這些正道蠱仙,不安好心,正好可以拿他們下手!”
  “我柳貫一,乃是北原魔道,愿意和你聯手,共創大業!!”
  方源一番話,侃侃而談,簡直是巧舌如簧。
  雪胡老祖聽了這么一番話,竟然覺得方源不是那么可恨了!
  皆因方源說的話,句句在理,雪胡老祖雖然憤怒仇恨,但至始至終都沒有喪失理智。更且方源完全是站在他的角度,為他著想,出謀劃策。
  雪胡老祖怎可能不心動?
  他是八轉蠱仙,經此巨大挫折,但雄心絕對未喪。今后還會煉蠱,那么蠱材從何而來?
  雪胡老祖下意識地就看了看碧晨天、威靈仰,還有狗尾續命貂這幾位。
  看到雪胡老祖的目光,威靈仰、碧晨天不禁又緊張幾分,毛里球則感到了自己被冒犯,渾身炸毛,嘴巴咧開,露出森寒恐怖的尖銳獠牙,對雪胡老祖毫不示弱。
  “這家伙,還是一如既往的狡詐!”影無邪心中惱怒。
  若擱在以前,他說不定,還會勸說雪胡老祖和方源合作。畢竟方源的至尊仙體,乃是影宗十萬年來苦心孤詣的成果,不容有失。
  但現在影無邪經過方源的不斷追殺,又親眼看到方源征服逆流河之后,他心中對方源的忌憚,已經膨脹到了極致。
  若有一絲機會,影無邪絕對會對方源下死手,殺掉這個恐怖強敵!
  但影無邪終究沒有出聲。
  他懷中的紫山真君,此時已經陷入了沉眠當中。
  等到紫山真君醒來,必定有一段時間的清明。
  現在對于影無邪而言,最要緊的就是保持低調,最好所有人都忘掉他。
  這是影宗力量最薄弱的時候。
  其實中洲蠱仙們也差不多同樣情況。他們雖然重得趙憐云,但此刻不敢冒然撤退。一旦撤走,說不定就被吸引了目光,成為眾矢之的。
  場面一時間僵持下來。
  比較微妙。
  雪胡老祖、影宗、中洲蠱仙、長生天、方源,這幾方誰都不敢亂動,都有各自的考量和立場,更關鍵的是都沒有一錘定音的強勁實力。
  雪胡老祖的態度,成了最關鍵點。
  眾仙都盯著他。
  雪胡老祖沉思了片刻,忽道:“可以。我們可以聯盟!”
  方源大喜。
  Ps:今天就一更。為了這個**,我修改了許多東西,導致接下來的思路有點混亂,請給我一點時間理清楚。端午節,祝大家節日快樂!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