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268 試演殺招

有了境界,方源當場就設想出了一個仙道殺招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因為是以萬我殺招為根基,所以這招便被方源稱為萬我第二式。
  但是這個殺招剛剛草創,距離運用,還有一段距離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雪胡老祖、狗尾續命貂毛里球兩位八轉存在,不斷夾攻逆流河,打得河水波濤起伏,逆反無數攻勢,河面開始逐漸下降。
  方源的所作所為,早已經觸怒了這些人的底線。更何況他不愿低頭,讓雪胡老祖、毛里球等都甘愿耗費大力氣,耗光逆流河,也要斬殺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視察了河面,心中估算:“照此下去,還有不少的時間。”
  他的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。
  逆流河不愧是天地秘境之一,承受著兩位八轉存在的夾攻,也只是緩慢消耗。
  當然,這其中也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雪胡和毛里球,都未全力動手。
  他們之間相互忌憚,并且碧晨天、威靈仰等中洲蠱仙也站在一旁,伺機而動。這些人相互牽制,相互防備,怎可能將全部的精力投注在方源的身上?
  正是因為這個復雜的場面,無形中替方源緩解了許多外在壓力,讓他能夠從容不迫地試驗殺招。
  第一次催動。
  方源小心翼翼。
  首先是堅持仙蠱,它一直在損耗紅棗仙元,讓方源能夠在逆流河中自由自在,不受天地秘境的限制。
  隨后是大量的水道凡蠱,一一升騰起來,在方源的仙竅中,圍繞著體態龐巨的堅持仙蠱,不斷上下飛舞。
  不久,大量的水汽升騰而起,隱約的藍芒在水汽中依稀綻放。
  然而很快,這些藍芒就消散掉,有的甚至由藍轉紅,原本冰涼的水汽,也迅速升溫,變得越來越熱。
  “失敗了。”方源立即停下。
  眼前的景象,超出了他的意料。
  這不是他預想到的景象。
  停下仙元的灌輸,啪啪啪,一陣微響,大量的水道凡蠱在半空中就都陡然爆裂開來,當場毀滅。
  方源沉下心來,不斷思考。
  按照他設想的,應當是藍光漸盛,水汽越涼,為何會出現紅光,并且溫度反而越高呢?
  方源不斷在腦海中推算,很快,得益于他的智道修為,他查找到了根源所在。
  那就是當中采用了兩種比較對立的水道凡蠱。
  方源立即將其中之一替換,在逆流河中,他能夠開啟仙竅,自然也能夠溝通寶黃天,想要收購一些水道凡蠱,是輕而易舉的小事。
  修改了整個仙道殺招,方源再次試驗行動,開始第二次催動殺招。
  堅持仙蠱始終在催動著。
  周圍的水道凡蠱,陸續升騰而起,圍繞著它不斷旋轉飛舞。
  先是水汽蒸騰,又是藍光渲染,很快就過了這一階段,方源開始催動仙蠱挽瀾。
  六轉力道仙蠱挽瀾。
  這是整個仙道殺招的第二核心。
  第一核心,自然是當之無愧的七轉堅持仙蠱了。
  方源小心翼翼。
  在催動了堅持仙蠱的基礎上,再催動挽瀾,是很具風險的一件事情。
  一旦調和不好,兩只仙蠱之間反而會相互干涉、損害,甚至有可能導致一只或兩只仙蠱毀滅。
  試驗仙道殺招,不僅是對蠱仙有著風險,對于參與其中的仙凡蠱蟲,亦是如此。甚至因為仙蠱本身,蘊含著大道碎片,若受反噬,損毀更甚。
  方源的小心謹慎,很快得到了回報。
  他遇到了麻煩。
  盡管挽瀾仙蠱漸漸催起,但散發出的玄妙力量,始終不能摻和到大框架里頭。
  “是哪里出現的問題?”
  方源停下來。
  又是一大批的水道凡蠱毀滅。
  試驗仙道殺招,必須付出這樣的代價。
  一個完整的行之有效的仙道殺招,從設想到試驗,蠱仙都要付出巨大的精力和資源。
  外界的攻勢連綿不斷,方源置若罔聞,他乃是至尊仙體,腦海中念頭活潑靈動,此起彼伏。
  再加上他智道宗師境界,智道道痕,智道手段,都促使他推算迅猛。
  這一次比上一次還要更快!
  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,方源就找到了根源。
  堅持仙蠱、挽瀾仙蠱的力量,不能融匯一體,顯然是那些水道凡蠱數量和種類不到位。這些凡蠱就是在兩只仙蠱中間,起著溝通和融洽的巨大作用。
  方源思考片刻,將其中的一部分水道仙蠱數量減少,將另外一部分則稍稍增加,同時有添上其他一些種類的水道凡蠱。
  第三次催動。
  這一次,方源一路順風順水,將挽瀾仙蠱成功地增添到了整體當中。
  幾乎在成功的一剎那間,方源腳下的逆流河水泛起了波瀾。
  終于開始見效了!
  不過距離整個目標,還有一大段的距離。
  方源沒有停歇,眼前的情況,也不容許他停歇,他繼續試驗,不斷催動仙道殺招,導致身上氣息時強時弱,明晦不定。
  “這柳貫一在干什么?”
  “他身上時不時地浮現出各種蠱蟲氣息,看樣子,居然在試驗仙道殺招啊?”
  除去雪胡老祖、毛里球,其余蠱仙都在旁觀。
  方源試驗仙道殺招,每一次都會泄露出蠱蟲氣息,隱瞞不住在場的其他蠱仙。
  要隱匿蠱蟲氣息,非得是特殊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這種仙道殺招,往往也比較稀有,比如方源的暗歧殺,就份屬此類。
  方源能設想出萬我第二式,已經到達自身極限,不能在考慮加上隱匿蠱蟲氣息的效用了。
  不過這也無所謂。
  單憑蠱蟲的氣息,也很難判斷蠱蟲的種類。
  更何況方源臨時創造出的萬我第二式,復雜多變,涵蓋許多蠱蟲,不怕被人當場瞧出什么破綻來。
  第四次、第五次……
  方源不斷嘗試催動仙道殺招,有時候進展迅速,有時候反因為一些微小修改,導致又回到前幾步驟上去。
  方源毫無氣餒之情,面無表情,堅持不懈。
  “果然是在試演仙道殺招啊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這個柳貫一莫非是癡傻?臨時創造出仙道殺招來,他以為自己是仙尊魔尊嗎?”
  “就算他設想出了什么仙道殺招,我倒要看看他能否憑此,對付在場的所有蠱仙?”
  觀戰的蠱仙們議論紛紛,對方源的天真,嘲笑鄙夷。
  若仙道殺招真有這么容易創造,那還是仙道殺招嗎?
  但很快,有些蠱仙微微變了臉色。
  他們發現,方源身邊的逆流河正在發生一些玄妙的變化。
  “第二十一次。”
  方源伸出手掌,對準腳下的河面,微微用力虛抓。
  “起來。”與此同時,他口中輕呼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輕響,他腳邊的河面上忽然鼓起了一個大包。
  這大包自然全部由逆流河水構成,鼓起來后,旋即炸裂,河水四濺。
  殺招催動失敗!
  方源的鼻腔中,緩緩流下兩股鮮紅的血跡。
  “他的仙道殺招,對逆流河有效?”余藝冶子見到這一幕,雙目頓時綻射一抹刺眼的精芒。
  “不,更準確的應該這么講,他要利用這條逆流河,形成仙道殺招!”不真子脫口而出道。
  “哼,可笑。”玄極子冷笑連連,“想當初,我為了利用逆流河,設想出子母逆命祭煉大陣,足足耗費了我數年的光陰。柳貫一,你就算成為逆流河主,也未免太過托大,居然想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創造出相應的仙道殺招來?”
  顯然,幾乎在場的所有蠱仙,都不看好方源。
  但接下來,方源又開始施展。
  呼啦!
  這一次,他腳邊的河面上涌起了一個小小的土丘。
  土丘隨即崩潰,河水將方源澆個通透。
  方源面色驟然一白,身軀搖晃,這一次不僅是鼻腔,就連耳竅都流淌出鮮血來。
  “又失敗了,人如故!”下一刻,方源徹底恢復。
  “找找失敗的原因。似乎是最后的關頭出了點小問題……”方源陷入沉思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