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69 逆流護身印

片刻后,方源睜開雙眼,再一次催動殺招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這一次,一整段的逆流河水,都受到他的調動,掀起巨大的波瀾。
  群仙變色。
  就連雪胡老祖的攻勢,都因此停滯了一下。
  但下一刻,雪胡老祖仰天長嘯,爆發出更加猛烈的攻勢。
  “真是艱難。因為摻和進來的蠱蟲數量和種類都太多,導致各種問題頻發。不過這已經是我的能力極限。要做到精簡蠱蟲,非得要推算個數年,或者境界再往上提升一個層次。”
  方源心知肚明,這個萬我第二式,參與的蠱蟲太多,所以要考慮的因素也就跟著變得非常龐大和復雜。
  方源在嘆息進展艱難的時候,殊不知其他蠱仙心頭,已經滿是震動。
  他們雖然嘴上不說,但目光都在不斷地閃爍。
  “柳貫一,這個家伙……”
  “好快的進展!他居然真的能夠調動逆流河了。”
  “難以置信!他究竟還是不是人?居然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達到了如此程度。”
  “不,他絕不會成功。怎么可能會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讓他真的就設想出一個仙道殺招出?”
  毫無疑問,方源屢屢突破,進展快速,打破了群仙的修行常識。
  他們從未見過,一個人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創造出仙道殺招,并且一次次試行演練,都有巨大進步。
  但偏偏這一幕,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發生著。
  方源還在繼續。
  雪胡老祖、狗尾續命貂毛里球,都下意識地加大了攻擊力度。
  但是逆流河水太寬太闊,這么一番攻勢,也只不過削減了整體河流的半成不到。
  “再來一次!起。”方源滿臉認真神情,對著腳下河流伸手虛抓,口中輕喝。
  這一次,整個逆流河段都受到了影響,宛若一條修長的蛟龍,從沉眠中蘇醒,開始緩緩地舒展自己的身軀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?!”有人下意識地驚呼。
  整條逆流河開始飛揚起來,就像是蛟龍昂首,要升騰身軀,翱翔五域九天去。
  “想得太美了!”雪胡老祖咆哮,忽然雙掌往虛空一拍,頓時一道冰光暴射,正中逆流河中段。
  逆流河首次打擊,立即逆反,冰光好似遇到一面鏡子,被折射出去,射中地面之后,眨眼間的功夫,整個方圓萬里的草原就都凍結成了一片廣袤的冰原。
  寒氣四溢,天空飄雪,溫度驟然下降。
  北風呼號不止,整個這片天地都像是驟然換了容顏。
  這就是八轉之威!
  方源也不禁為之一驚。
  他待在逆流河中,暫時安全,其余蠱仙也在各自八轉存在的幫助下,獲得了庇護。
  影無邪滿頭都是冷汗,紫山真君再一次在最關鍵的時刻清醒過來。若非他出手護持,影無邪、黑樓蘭等人絕無幸免可能。
  “我們走。”紫山真君立即道。
  “可是這里……”影無邪還在遲疑,紫山真君便一展手掌,幾道光圈飛舞,套住影無邪等人,帶著他們一飛沖天而去。
  沒成想,影宗一方,竟是第一個撤離此地。
  紫山真君走的相當干脆,連招呼都不打一聲,叫在場的蠱仙都為之愣神。
  “大人,那可是至尊仙竅……”影無邪著急,向紫山真君傳音。
  “放心,我已經算出,他死不了!定能逃出生天。”紫山真君極其篤定。
  影無邪有些不大相信紫山真君的話,但一時間也不好明確地表示懷疑。
  然后,就在下一刻,他看到整個逆流河水開始綻放淡藍的光輝。
  藍光涌動,宛若云卷云舒,好似波浪滔滔。
  群仙目光都被吸引。
  只見方源佇立期間,大風驟起,青絲和衣袖一同飛揚。
  他雙目幽幽,口中輕喝一聲:“起。”
  頓時河水洶涌,群仙耳中響起一片嘩嘩聲響,又好似萬千人同聲吶喊,氣勢浩蕩非凡。
  隨即,藍光凝聚,逆流河縮減,眨眼間,就統統凝縮一體。
  龐巨的逆流河消失不見,統統濃縮到了方源身邊,化為一件淡藍色的長袍。
  這長袍,大袖飄飄,潔白如雪。袍面上,漣漪微蕩,竟都是逆流河面緩緩流淌的景象。
  不僅如此,雪袍表面,還有淡淡的云霧籠罩。又有一道虹光,湛藍清純,彎彎曲曲,仿佛是仙衣綬帶,盤繞方源的胳膊、后頸,又圍繞腰際一圈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萬我第二式——逆流護身印,終于在這一刻成功催動!
  “成功了?!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!!”
  “竟然真的利用逆流河,臨時創造出了一記仙道殺招?”
  群仙見此,無不瞠目結舌。雪胡老祖瞪眼:“老夫偏不信這個邪!”
  他雙掌一翻,再向方源遙遙虛推。
  頓時一道絕色冰光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照中方源。
  方源早已嚴陣以待。
  冰光照中他的身體,但被逆流護身印全數擋住。
  逆流護身印微微一閃,那道威能恐怖的冰光,竟被逆反出去,朝著主人雪胡老祖奔殺過去。
  “成功了!”方源提在嗓子眼的一顆心,終于落回原處。
  仙道殺招雖然催動成功,但也必須通過實戰的檢驗。
  雪胡老祖的這一擊,無疑證明了方源這記逆流護身印的強悍!
  雪胡老祖躲避開來襲的冰光,望著方源的神情變得又兇又狠。
  “讓毛爺來試一試。”毛里球大叫。
  它龐大的身軀忽然消失在了原地,下一刻就直接出現在方源的身后。
  它將猙獰的右爪高高揚起,又狠狠落下。
  砰!
  一聲巨響,方源像是一顆炮彈,被狠狠地擊打出去。
  視野劇變,方源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后,被打到地面上。
  頓時又是一聲爆響,結成厚實冰面的地面,被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。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緩緩地從深坑中央站起身來,他面無表情,渾身完好無損,就連一絲皮都沒有擦破!
  逆流護身印化成的藍帶雪袍,也幾乎沒有什么變化,只是雪袍表面的水霧,消散了一大片。若再仔細觀察,雪袍上也似乎像是蒙上了一層灰,不再像之前那么明亮。
  毛里球看了看方源,又轉眼,看向自己的右爪。
  它的右爪鮮血橫流,皮開肉綻!
  方源沒有什么損傷,但毛里球竟然傷勢頗為嚴重。
  “嘶……”蠱仙中響起一片倒抽冷氣的聲音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仙道殺招?居然連毛里球都吃了虧!!”
  看到這樣一幕,就連碧晨天都是眼皮子狂跳。
  “他居然真的做到了!”玄極子啞口無言,臉上充斥著震驚的神色。
  “連太古荒獸的純粹爪擊,都能逆反?”雪胡老祖眉頭緊緊皺起來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?”已經遠在天邊的影無邪,看到這一幕,也感到好似夢幻一般。
  從未有過,八轉大能去攻擊一位七轉蠱仙,結果七轉蠱仙毫發無損,反倒是八轉存在損兵折將的例子!
  八轉、七轉之間,向來都是前者吊打后者。
  數千年來,也就出了鳳九歌這樣的變態,才情無雙,驚世絕倫,可戰八轉。
  但現在,當方源創造出萬我第二式,并成功催動之后,鳳九歌的殊榮已經不再獨享。
  從今以后,這樣的無上榮耀,將同時屬于另外一個人名。
  柳貫一!
  “中有鳳九歌,北有柳貫一么……”不真子口中呢喃,已是呆了。
  雪胡老祖輕聲一笑:“好小子,竟還是看輕了你。”
  他背負雙手,不再攻擊。
  但毛里球反而怒吼起來:“臭小子,你找死啊,敢讓毛爺我這么丟臉!!”
  太古荒獸向方源展開猛攻。
  方源不是它的對手,被它像拍皮球一樣,四處拍飛。
  但幾十下之后,方源毫發無損,風采依舊,而毛里球卻是氣喘吁吁,渾身鮮血淋漓。
  它每一次攻擊,都被逆反,相當于自己打自己。
  毛里球吹胡子瞪眼,心想:“這臭小子就是個刺猬,真是扎手,什么時候北原竟出現了這么一個怪胎?”
  方源見毛里球始終奈何不了自己,朗笑一聲,直接向中洲蠱仙們撞去。
  中洲蠱仙們仿佛像是受了驚嚇的鳥群,竟一哄而散。
  兩位中洲八轉留了下來,齊齊對方源出手。
  但沒有用!
  逆流護身印將他們倆的攻擊都逆反出去,砸在身后追趕來的毛里球身上。
  毛里球苦不堪言,被氣得渾身皮毛都炸起來,張口吐出漫天的紫霞,攻勢磅礴,籠罩方圓千里。
  這一擊,頓時惹來了大混戰。
  場面混亂起來,三方蠱仙都展開了廝殺。
  這是影無邪偵查到的最后一幕。
  他對紫山真君的果斷撤離,頓時感到萬分佩服。
  同時,他也明白了一點:經此一戰,柳貫一將名傳五域,震動天下,和鳳九歌并駕齊驅了!
  十多天后,一個頗為狼狽的身影,穿透界壁,來到了東海。
  正是方源。
  “終于擺脫那頭炸毛的家伙了。”方源感嘆不已。
  十幾天前,雪胡老祖、中洲蠱仙還有長生天一方,展開了激烈混戰,打得天翻地覆。
  方源從混戰中脫身,但被毛里球尾隨追殺。
  方源根本不是毛里球的對手,但等到他進入北原界壁之后,毛里球只能望壁興嘆。
  它是土生土長的北原猛獸,受到界壁制約。
  方源得以逃出生天,徹底甩脫了追兵。
  “回南疆去。”方源沒有停留,縱身赴入云中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