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70 影宗方源和談

幽暗的石壁上,附著著點點的幽火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這些火光,個頭都不大,小的如螢蟲,大的也只是燈籠一般。
  它們散發著冰冷的綠焰,慘綠的火光,映照在紫山真君、影無邪、黑樓蘭、白凝冰的臉上。
  從逆流河大戰中首先脫離,他們就在紫山真君的帶領下,直接傳送到了這里。
  不過在那之后,紫山真君就再次陷入瘋癲的狀態當中。
  望著啃自己腳趾頭的紫山真君,白凝冰對影無邪冷笑:“這就是你的計劃?讓這個八轉大能,斬殺方源?”
  這一次大雪山福地之行,影無邪雖然救出了紫山真君,但是卻也損兵折將,石奴、太白云生都戰死沙場。
  黑樓蘭沉默。
  這樣的八轉蠱仙,怎么看怎么不靠譜。
  但礙于影宗盟約,黑樓蘭緘默其口。
  影無邪被白凝冰如此挖苦,卻是面不改色。
  他經歷多番挫折,如今已然養成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動的城府。
  他緩緩開口:“是我小看了方源,沒想到他竟煉成了堅持仙蠱,成為逆流河主。難怪天意選擇他為棋子。這種人物只可能被毀滅,不可能被打敗。”
  影無邪竟對方源毫不吝嗇贊賞之詞。
  盡管是死敵,但影無邪心胸開闊,承認方源的優勢和強大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,心中不由浮現出方源征服逆流河的那一幕,她沒有再開口刁難。
  狹窄的石洞,只剩下紫山真君大喊大叫的聲音,不斷地回蕩著。
  片刻之后,紫山真君忽然停住叫喊,小小的身軀搖晃了一下,旋即又站穩。
  他挺直了身板,雙眼再次涌現出清明之色。
  “大人,您清醒了!”影無邪大喜,連忙靠近。
  紫山真君手捂額頭,腦袋里迸發出一陣陣的劇痛,疼得讓他臉色都有些扭曲。
  “之前在逆流河時,我是強制清醒,所以時間較短。這一次不一樣,我清醒的時間比較充裕。過了多久?大戰結果如何?”
  “已是大半個月過去了。方源順著界壁,逃離了北原,我估計是進了東海。畢竟他在東海,還有些根基。至于大戰,還未有結果。中洲蠱仙意欲撤離,結果遭受雪胡老祖的追擊,危難之間,從天而降一座仙蠱屋。雙方已經打上了白天。”影無邪答道。
  紫山真君點點頭:“這一次,中洲蠱仙勢必兇多吉少,當初巨陽仙尊將北原當做老巢經營,怎可能沒有布置?單說長生天中的八轉蠱仙,就未現身過。”
  “大人,接下來,我們該如何行事?”影無邪問道。
  他曾經是影宗首腦,如今紫山真君蘇醒過來,自然是這位八轉大能領袖影宗,而他影無邪退居下來。
  紫山真君正要開口,這時洞中忽然傳來呼呼的風響。
  與此同時,周圍洞壁上附著的點點幽火,不斷撲閃,劇烈的搖曳,仿佛真的處于大風之中。
  紫山真君眼中精芒一閃:“這處洞壁,乃是我精心布置的退路之一。這些幽火被我精心栽培,形成一片天然蠱陣,不著斧鑿痕跡,防備他人推算。我瘋癲之時,這些幽火閃爍了多少次?”
  “一百零七次。”白凝冰淡淡地答道。
  “恐怕其中,還有方源推算。他的偵查殺招,能夠遵循運道的奧妙,找到我們的位置。即便我們身處仙竅,也無法防范。”影無邪沉聲道。
  紫山真君點點頭:“方源此人不愧是天意栽培出來,對付我們影宗的關鍵人物。此人膽魄極大,才情驚世,意志絕倫,乃是萬年才出一位的絕代天驕。”
  堂堂影宗的紫,居然對方源有這么高的評價。
  但在場的三位蠱仙,都沉默不語,似乎默認了紫山真君的話。
  紫山真君接著道:“接下來,我們的計劃,便是與方源和談。”
  一語驚人。
  “什么,和談?”影無邪等人紛紛變色。
  “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紫山真君望了望三人。
  他對現在的情勢,了解透徹。這是因為在他蘇醒之初,影無邪就動用信道手段,讓紫山真君知道了一切影無邪知道的事情。
  “你們還是太年輕,知曉的東西還不是很多。現在我們的首要大敵,絕非方源,而是天庭。”紫山真君搖了搖頭,看向影無邪,“你以為營救本體魂魄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嗎?除了南疆的那片超級蠱陣,還有偌大的夢境之外,我敢保證,當你動手的時候,天庭方面必定會出來攪局!就像義天山上,他們駕馭監天塔,企圖破壞我宗大計。又像此次,他們前往大雪山福地,嘗試拯救馬鴻運。”
  影無邪面色一沉:“大人,此點我考慮過,但本體實在是危在旦夕,一直被困夢境,受到夢境的消磨,所以我才如此著急……”
  “正是因為如此,我們才更需要和方源合作。”紫山真君繼續道。
  “首先,方源的實力,已經厲害非凡,單憑那記仙道殺招,就可以對付八轉蠱仙。”
  “其次,方源乃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名登誅魔榜。天庭是我們共同的大敵。”
  “最后,我們合作,對雙方都有利。我影宗掌握著大量的修行資源,而他手中則有解夢的手段,正方便我們克服超級夢境的阻礙,救出本體魂魄。”
  影無邪緊緊地皺起眉頭,他努力放下心中的私人情緒,考慮此事的可能性。
  但很快,他就滿臉擔憂之色:“方源狡詐陰險至極,早已經視我們為心腹大患,千方百計地想要鏟除我們。如今他已經成為逆流河主,連八轉存在都奈何不了他。我宗迫切地需要解夢手段,但方源他對于修行資源的需求,卻不是那么迫切的。要讓他和我們合作,恐怕不太可能。”
  紫山真君點頭:“你此言很有道理,不過,你卻不知道至尊仙體是有重大弊端的。”
  “大人此言何意?您是指,至尊仙體上道痕不互斥嗎?”影無邪奇怪地問道。
  “當然不是。道痕不相排斥,這正是至尊仙體的最大優勢之處,利遠大于弊。我指的是真正的重大隱患!”紫山真君搖搖頭道。
  “居然還有重大的隱患?”影無邪吃驚不已。
  “我們原先的計劃,是煉成十轉至尊仙胎仙蠱。只有十轉的至尊仙胎蠱,才能真正稱得上完美,沒有任何弊端。但很顯然,最終煉成的只是九轉,那個重大的隱患此時并未彰顯,但絕對會令方源不得不和我們合作。”紫山真君道。
  至尊仙體還有巨大的弊端隱患!
  究竟是什么樣的弊端隱患,讓紫山真君如此篤定,能夠鉗制方源?
  影無邪等人都非常好奇,但紫山真君卻是打住,沒有細說。
  同時,紫山真君心中也有猜疑。
  “奇怪。”
  “從影無邪的情報中,我宗煉制至尊仙胎蠱,頗為倉促。并且和原本的計劃不相符合。”
  “究竟是什么原因,讓本體立即動手,如此著急呢?”
  “看來,聯絡方源的同時,我還得去光陰長河一趟!”
  東海。
  湛藍的海面上,方源快速地穿梭在漫漫白云之中,他目標直指南疆。
  “又來了!”疾飛當中,方源忽然面色一變。
  他能感覺到,身上的暗渡威能,在迅速地消耗。按照這樣的速度,很快就會耗光。
  很顯然,這是有大能在推算自己。
  左右無人,方源連忙落下至尊仙竅。
  進入仙竅當中,頓時隔絕內外,排斥了大能的推算,暫時解決了自身暴露的危險。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。
  自從逆流河大戰之后,他就遭受到接二連三的推算。
  柳貫一這個身份,是徹底的火了。
  不只是北原、中洲,更有東海、南疆、西漠的蠱仙,對柳貫一產生濃厚的興趣,想要推算出更多的情報。
  柳貫一只是假身份,根源仍舊是方源。
  如此一來,方源就承擔了全部壓力。
  縱然有暗渡仙蠱,也讓他時常停下腳步,躲入仙竅中休整。
  一路行來,方源暗中計算,遭受推算的次數,已經多達四五百次。
  這大大干擾了他的行程,使得他不得不走走停停,仍舊逗留在東海之中。
  若換做以前的速度,此時早已經人在南疆里了。
  “若非有暗渡仙蠱幫襯,只怕這種情況更加嚴重。”
  “不過,能引發出如此程度的轟動和關注,也實屬正常。已經有人將我和鳳九歌并列。”
  “之前推翻八十八角真陽樓和王庭福地,有影宗幫忙遮掩,并不覺得這種壓力。現在卻是徹底體會到了。看來,研究出一個仙道殺招,專門對付這種推算,也是相當有必要了。”
  方源是智道宗師,推算出一個仙道殺招來,也不是不可能。只是沒有逆流護身印,那般容易了。
  畢竟推演逆流護身印的時候,并非只是因為方源的水道境界,還有其他種種重要的因素。
  最關鍵的是仙蠱相當合適,起點根基很正,才能一路順風順水。
  而現在適合方源的仙蠱,卻是暗渡,偏偏此蠱并非智道,而是隸屬暗道。
  方源在暗道方面的境界,一點都不出眾。
  ps:身體狀態不佳,今天一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